• 九月大图
    • 九月大图2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第六次会员大会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系列报道23:《百年风雨》写人生

  • 时间:   2020-08-14      
  • 作者:   石嘉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279


记我的爷爷石伯瑞的故事


我是一个商业工作者,从没有写作过什么文学作品,更谈不上的历史题材作品,蒙发为爷爷写人生传记也并不是完全出于偶然,前几年曾有过此种想法,但只是想想而已。随着退休下来这种愿望却越来越强烈,爷爷年龄一年一年增大,二○○七年四月间,因爷爷生病住院,其病情变化,医院下了病危通知。

我和家人在护理爷爷的同时,把后事都准备好了,但经过医生的精心治疗,家人的精心护理,爷爷顽强的生命力又使得他渡过“鬼门关”,就连医院的大夫都认为是个奇迹。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把几年前想为爷爷写传记的念头又动起来了,开始给他谈我的想法,但他本人很淡漠,不太愿意提起往事,我也理解爷爷,他一生经历复杂,磨难颇多。人们在回忆往事时,常爱说“往事如烟”。这个词中包含有很大的消极情感,但也有一定的道理在内,在漫长的人生经历过程中,人们所作的一切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都如同过眼云烟一样飘浮而过,慢慢地会在记忆里消逝,就连伟人、名人也莫过于此。但我从无意间看到的爷爷所写的几十首诗中看到他并非是消极的人,诗中内容包含了极大的积极向上的思想,而且所写诗篇都是他在八十五岁至九十五岁之间写成的,不论诗写的是否水平高低,但在这个年龄段的老人能有如此心胸和细微的观察力,又有积极向上的精神包含于内。

做为晚辈,年龄差距达一半之多,确感我不写此传愧对于老人,也愧对于我自己和家人。在我的坚持下,慢慢地说服了爷爷,他愿意谈他的人生经历,他已是102岁的高龄老人,要想把事情说的头头是道,说的清清楚楚也是不现实的,我只好用和他谈话、拉家常的形式用录音机把内容录下来,再把这些七零八落的内容按时间顺序整理。然后按他讲的事,顺着中国近代历史发展的脉络寻找与爷爷有关的历史事件的书籍和党史、文史资料,寻找爷爷当年的战友和战友的后辈,从书籍、史记和所能找到的相关人士那里挖出与爷爷有关的中国当时政治文化历史背景资料,也在网上查到了一些相关内容。有了这些关键的素材做铺垫,加之我和爷爷共同生活几十年,也只字片语地听了不少他和婆婆讲的过去历史的故事,才动笔写作。

因爷爷是个跨两个世纪的老人,经历的事情较多,跨越年代较久远,而且他解放前又是在国民党军队和家乡为共产党的隐蔽战线上的地下党工作者,文字资料不多,尽管我主观上本着尊重历史、实事求是的原则,力求符合史实。但客观上又有一定局限性,在寻找资料的过程中,得到了我五爷石宝珊、堂兄石阳的鼓励和帮助,爷爷战友陈廷杰烈士之子陈全建先生和我女儿、女婿的支持帮助,得到了我朋友杨东明先生的儿子杨阳在中央党校读研究生的机会,杨阳以研究生身份带我到中央党校档案馆查阅了与我爷爷有关的中央文件和资料。又联系上了爷爷战友马子实烈士之子马忠孝先生,马先生还专程由杭州到汉中,在留坝与我爷爷探访交流一次,从中我又间接地了解了一些史料,我又专程去勉县拜访了我爷爷当年在三十八军时的老战友,在解放战争期间同时在中共汉中地下党二十九据点为党工作的地下党员,后又同一天被国民党胡宗南部抓捕、关押、转押到绵阳后,又同时被解放军解救出狱,幸免遇难的张夫五老先生,张老先生给谈了很多往事,有西安事变前后的故事,还有抗日战争期间的战斗故事,以及于解放战争期间在汉中、勉县为党工作的故事,这些事都与我爷爷所干的事有关联,也是一个百岁老人真实的人生经历,我给它起名的叫《百年风雨》记录下我的爷爷石伯瑞风雨人生。

我的祖父石伯瑞是1930年底在汉中参加了38军51旅,曾先后任司务长、排长,1935年6月中旬随部队转移到陕北,1936年参加了西安事变,1937年7月参加了华北抗战,1938年2月在部队行军途中在中共地下党员陈真伦的介绍下秘密参加了共产党。 下面请分享爷爷的故事:《百年风雨》回忆文中用第一人称。   

                                                                                            石伯瑞之孙石嘉             

 

杨虎城部38军和共产党游击队的一次成功合作

 

1941年8月三十八军驻河南巩县,军长赵寿山下令,从我军中抽调精锐部队四个步兵连(其中就有我祖父带的一个连),一个重机枪连(注一:连长杜志杰),编成一支游击部队,由团附樊侠生(另一位团附记不清姓名)率领北渡黄河,在晋南三角地带展开游击战,领了一个月主副食款项,轻装出发,从枣树沟渡口上船、过黄河后,先驻小高镇,经研究白日里派便衣队,由近及远的进行搜索敌情,对驻地白天里只准人近来,不准人出去,夜间出发转移异地向敌人迫近,约十余日后到达新乡县附近,虽曾多次转移防地,但苦于捕捉不着敌情,到八月下旬又转移于小高庄附近,我们见到了共产党第二区王区长、王区长对杜志杰说:“马正知支队长(注二)回来了,可能有情报,最近据我所得的情报,日寇将要发动第十六次大扫荡,会配有汉奸清乡,你们即使换便衣,但因口音不同到时间搞不好会没命哩。快到马支队长那问问有啥情况”。我和杜志杰去老马那,他第一句话说:“来的好,我正想找你们来谈哩,今天我得到一个真实而紧急的情报,今晚由木兰店出发的日寇两位高级军官携家眷乘汽车到焦作,乘飞机经北京回国,今晚我们两军合作,打个漂亮的伏击战,我军的地形熟而武器差,你军武器较好而地形不熟,所以望共同取长补短,共同合作,才能完成这个光荣任务,情况就是这样,快回去弄饭吃,吃了休息一下,黄昏时候出发,马支队长带着他两百多名有经验的游击战士同我军的五个连分七路向王村隐蔽前进,到达王村已是入夜时分,这里月光半明半暗,村北一片平地,平地中有一道由西向东横穿的公路,公路中段有深约二尺凹道,公路两侧均长着1.5米高的秋禾,老马担任驻左翼伏击队,我军担任驻右翼伏击队,我军配备是一个步兵连和一机枪排,排成一线式,听枪声为号令,开始急速射击,见敌人汽车停止就自行停止射击,再由老马和樊团附登车检查…….待至午夜时分,暗淡的月色下,我看见由西端公路上开来了三辆小卡车,看得清清楚楚,虽是凹道,但车辆上部分全能看清,车行到凹道中段,马队长发出鸣枪令,全线射击,红红的子弹飞往汽车,第一辆车先停,二、三辆车也不动了。我们自动停止射击,三分钟结束了战斗,樊团附、马队长带着战士们上车检查,搜出了两个军官名片才知道他们是侵华战车总队长三村三国及妻女各一人,此三人虽身负重伤未死,还用手指着战士们的步枪,再指向她(他)们的身上,意思是叫我们的士兵用步枪把他们打死,我们先叫他(她)们下车走,竟然哭而不走,我们樊围附想起日寇对我全国人民的残酷无仁道的曽行,随下令枪毙了他家三人,另一个是日军侵华的战车队总队长,三井三国和三个司机,均死在车内,除两三个日军士兵急急逃走外,其余全部死於车内,马支队长开玩笑的说:“跑掉的两三个士兵让他们回去放个信儿,也叫日寇头头们知道我们国共两党合编的游击队的厉害呀”!杜志杰向樊团附建议车子上所有武器弹药全由马支队长收用,他们武器比较差,准备下次又并肩打游击,马支队长说:“谢谢你们的好意”!接着叫我们快快向小高镇前进。马支队取下车上装的武器弹药,烧了汽车也赶回到小高镇,他催我们赶在拂晓前到达枣树沟渡口过黄黄河。免遭天明后敌人骑兵追袭之苦,当东方升了红太阳时,我们已安全渡过了黄河,完成了军长命令我们过黄河打游击的光荣任务。这支国民党编制的部队(杨虎城部38军)在抗战时期这种合作是非常普遍的,这仅是讲一个小插曲 。

(注一)杜志杰是汉中市南郑县新集人。

(注二)马正知队长是河南小高镇人,八路军领导的晋南三角地带的游击支队长,他们领导的游击队集合起来能编一个师。

 

附件:石伯瑞同志生平


 图片4.png

102岁的石伯瑞同志

石伯瑞,1905年农历4月初8生于勉县黄沙镇。

1912年在黄沙就读,1918年至1926年在家协助祖父经商。1925年至1926年7月在黄沙小学任教;1926年8月考上由中共西北地区创始人之一刘含初任校长的西安中山学院,1927年“4.12”政变暴发,刘含初被蒋介石通缉,学校停办;1930年底在汉中参加了17路军51旅,先后任司务长、排长;1935年随部队到陕北;1936年参加了西安事变;

1937年7月19日随17师开赴抗日前线,1938年2月在山西省阳城县横河镇秘密参加中国共产党,抗战胜利后因回家乡安葬双亲与部队和地下党失去联系,多次寻找党组织,1946年3月参加汉中地下党29据点,任游击队长。

1949年10月30日被汉中国民党绥靖2处逮捕,先后在汉中、绵阳关押,多次受到严刑拷打,后被解放军解救出狱,解放后先后在汉中专署税务局、留坝县建设科、张良庙锅ㄏ、陕西省庙台子铁ㄏ、留坝县火烧店供销社、张良庙博物馆、县文化馆工作直到76岁时离休。

2008年9月2日凌晨6时去逝,享年104岁。

 

备注:《百年风雨》作者简介

图片3.png 

作者石嘉系石伯瑞之孙,汉中石油管理局退休干部,男,汉族,1955年3月12日生于留坝县张良庙内。

1971年初中毕业因受祖父所谓历史问题被视为“黑五类”子女,不到16岁发配到留坝县南河公社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1972年底参加工作,一直从事商业经营和管理工作,曾任中国石留坝分公司经理,留坝县商业局局长,后调任中国石油汉中分公司,任销售科长。自幼酷爱读书,尤喜读历史类、传记类和记实类书籍。

1985年获国家经委颂发《全国厂长、经理合格证》,政工师、经济师。现为陕西文学创作研究会理事、西安事变研究会、杨虎城暨17路军军史研究会研究员,省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汉中市红色文化协会副秘书长。

《百年风雨》是作者的处女作,不仅描写了自己祖父一百多年来的风雨人生;也真实地反映了一百多年来中国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向读者揭示了许多因历史原因而鲜为人知的历史事实。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