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大图
    • 九月大图2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第六次会员大会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梁兴初率“万岁军”抗美援朝征战记

  • 时间:   2020-08-14      
  • 作者:   孟红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189


1950年6月, 朝鲜半岛战争爆发。

10月, 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做出了抗美援朝的英明决策, 发布了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 同时任命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10月19日, 时任第三十八军军长的梁兴初第一批入朝作战。毛主席对第三十八军予以重托, 10月20日至11月5日之间曾八次电告“志司”给第三十八军下达作战任务。第三十八军是原东北野战军一纵, 是东野的主力部队。在国内战争中, 相对于其他野战军的兄弟部队来说, 第三十八军虽然战绩赫赫, 但要说全军排头, 那肯定会有许多部队不服气。如果没有朝鲜战争, 第三十八军就绝不会赫赫有名, 成为“万岁军”。

首次反击因误传情报导致出师不利, 总结会上遭受彭德怀责骂

在彭德怀主持召开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军以上干部会议上, 彭德怀问梁兴初准备得如何, 他“唰”地站起来回答道:“很好, 一声令下, 即可出发!”梁兴初的回答令彭德怀非常满意。然而, 第三十八军却在第一次反击战役中出师不利。

这次战役是从1950年10月25日打响的。第三十八军的任务是奔袭熙川, 歼灭伪第八师。经过军委讨论决定, 以该军第一一三师担任主攻;第一一二师迂回熙川以东, 包抄敌人, 断其后路;第一一四师为预备队。可就在这时, 已迂回到熙川以东的第一一二师发来急电, 告之发现“黑人团”。梁兴初大吃一惊, 考虑到美军装备好, 火力强, 因战情发生变化, 决定谨慎行事, 将第一一二师的情报上报给志愿军总部, 结果却贻误了战机。等29日下午第一一二师向熙川之敌发起进攻, 除肃清外围之敌约100多名以外, 敌伪第八师已溜掉了, 而且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黑人团”。后经查实, 这是相信了朝鲜人民军的误传。

彭德怀气得马上命令梁兴初赶快追击敌人, 他在电话中吼道:“梁兴初, 梁兴初, 你误了军机, 我饶不了你!你给我追!”梁兴初十分懊恼, 又有苦难言。他马上作出部署:“分兵两路南下, 第一一三师先打新兴洞, 尔后攻击球场, 逼近院里、军隅里;第一一二师拿下苏民洞, 攻占飞虎山, 直接威胁军隅里。”

志愿军第三三五团团长范天恩奉命率部长途奔袭苏民洞, 战士们冒着似雪非雪的冷雨, 跑步接近目标。经过激烈战斗, 一举抢占苏民洞。稍事休息后, 又一鼓作气拿下飞虎山主峰, 卡住了南逃之敌的退路!

敌人为了逃跑, 拼命要从第三三五团手中夺回飞虎山, 他们出动飞机轮番轰炸, 步兵在坦克的掩护下一次又一次地向飞虎山发动进攻。

志愿军第三三五团英勇奋战, 寸步不让, 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冲锋, 敌人的尸体像柴火垛似地堆起来了。就这样, 英雄们在飞虎山上整整坚守了5个昼夜, 把敌人死死地卡在了飞虎山以北。

第一次战役结束后, 在志愿军司令部召开的总结大会上, 梁兴初受到了他有生以来最严厉的批评。会议由志愿军副司令员兼副政委邓华作关于第一次战役总结和第二次战役计划报告。他首先通报了战果, 并特别表扬了第三十九军和第四十军。随后, 他话锋一转, 批评道:“……我们有些同志还不懂得把自己的主力插到敌人的侧背攻击, 包围歼灭敌人。特别是熙川战斗, 南朝鲜两个团本来已被我军截断了退路, 但一一三师则迟迟不发动进攻, 结果让敌人跑掉了……有些军动作太慢, 白天不敢行动, 主要是怕飞机, 夜里本来是歼敌的好机会, 结果由于对敌估计过高, 又不敢大胆地截断敌人的退路, 延误了战机。三十八军未能按时到位……”

邓华正说着, 满脸怒气的彭德怀吼道:“三十八军梁兴初到了没有?”当他看到梁兴初后, 怒骂道:“我问你, 你三十八军为什么慢慢腾腾, 我让你往熙川插, 你为什么不插下去?你是怎么搞的?”“人家都说你是一员虎将, 我彭德怀没领教过, 什么虎将, 我看是鼠将!老子让你们打熙川, 你说熙川有‘黑人团’, 一个‘黑人团’就把你给吓住了?这分明是临战怯阵, 哪里是抗美援朝!”

邓华见势, 忙解围道:“三十八军还是主力嘛, 来日方长, 这一仗没打好, 下一仗一定要打好, 一定要重振军威!”

“什么主力, 主力个鸟!”彭德怀余怒未消地打断了邓华的话。

梁兴初再也忍不住了, 回敬了一句:“不要骂人嘛!”

微信图片_20200814120152.png

彭德怀正在火头上, 梁兴初这一顶嘴无疑是火上浇油, 只见他用右手在桌子上猛地一拍:“不要骂?你梁兴初没有打好, 老子就是骂你!你延误战机, 按律当斩!骂你算客气的, 我彭德怀别的本事没有, 斩马谡的本事还是有的!”

此话一出, 整个会场顿时鸦雀无声, 噤若寒蝉。

梁兴初低着头, 不再吭声了。

过了一会儿, 彭德怀的气才消了。

散会后, 梁兴初还坐在那里发呆, 志愿军作战处丁甘如处长关切地叫他去吃饭。梁兴初一听便站起来往外走, 还气呼呼地说道:“彭总要杀我的头, 还吃什么饭?”

丁甘如忙劝道:“刚才彭总见到我, 知道我来找你, 便对我说, 你告诉他, 会上我可能批评重了些, 我彭德怀就是这个脾气, 不要因为挨了批就泄了气, 下一仗要打好!”

梁兴初不服气地说:“泄气?我梁兴初是铁匠出身!三十八军也不是纸糊的!下一仗不打出三十八军威风来, 我就不是梁兴初!”他停顿一下, 接着说:“老总批评人很厉害, 我当时有点不服气, 现在想想还是批评得对。三十八军没打好, 主要责任在我梁兴初, 我对不起三十八军的人。错就错了, 你告诉彭总, 请他不要再生我的气了。我梁兴初是有骨气的, 三十八军不会是孬种。我回去就召开军党委会总结教训, 拼出老命, 也要打好下一仗!”

这就是铁打的梁兴初, 摔个跟头马上站起来。果然, 在随后进行的第二次战役中, 他淋漓尽致地发挥了自己的指挥才能, 打了一场中国军事史上值得大颂特颂的漂亮仗。

再度出击智勇作战立大功, 彭总嘉奖令上写下“38军万岁”贺词

为了粉碎美军妄图鲸吞朝鲜的“圣诞攻势”, 志愿军党委遵照毛主席的决策, 确定集中9个军, 在东西两个战场发起第二次战役。

第二次战役即将打响了。按照彭德怀总司令的部署, 准备采取示弱于敌, 诱敌深入, 分散敌人兵力, 最后各个歼灭的战术。

韩先楚副司令员亲自来到第三十八军, 对梁兴初说道:“你们军先打德川, 整个战役从你们这里开刀, 拿下德川非常重要!毛主席曾多次电示, 要把在西线迂回的任务交给三十八军。彭总相信三十八军能打好, 所以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们, 听到没有, 德川你们一定要打下来!”

为保险起见, 韩先楚准备派第四十二军一个师过来助战, 被梁兴初拒绝。他对韩先楚发誓道:“打德川我们包了!”

这时, 彭德怀打电话过来询问部队情况, 韩先楚向彭总报告了梁兴初的决心。彭总在电话那边说道:“梁兴初的口气不小嘛, 可不能赶得敌人放了羊, 我要的是聚歼!”彭总的声音很大, 大家都听到了。

梁兴初斩钉截铁地回答道:“军中无戏言!保证完成总部交给的作战任务。”

在11月25日发动进攻前的晚上, 梁兴初突然把军侦察科长张魁引找来, 劈头就问:“你敢不敢插到敌后去?”

在张魁引给出满意的答复后, 梁兴初便指着军用地图对他说:“这里是德川, 这里是宁远, 你带一部分人从它们中间插过去。要携带电台, 沿途随时向指挥部报告敌情、地形, 最后要插到德川以南武陵里, 炸毁大同江上的武陵公路大桥, 时间不得迟于26日上午8点!”


当晚, 张魁引便带领一支精干的小分队出发了。他们一路过关斩将, 克服各种意想不到的困难, 创造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 终于在26日早晨7点20分插到武陵里, 成功地将大桥炸成两段, 堵住了敌人的退路。

次日, 梁兴初命令第三十八军主力兵分三路出击。上午9时, 德川城北、城东高地均被第三十八军占领, 伪第七师5000多人被包围在德川河谷一个只有十几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带之内。梁兴初见势大喜, 命令各部一齐向伪七师开火。经过7小时的激战, 取得了全歼伪七师师部及所属第五、第八联队, 缴获各种枪、炮、汽车, 并生俘美军顾问团上校团长等辉煌战果。

就这样, 第三十八军孤军深入敌后, 迅速从德川打开了战役缺口。彭德怀看罢第三十八军的战报, 连声说:“三十八军打得好!打得好!”

随后, 为迅速扩大战果, 彭德怀又命令第三十八军再接再励, 于当夜出发, 进到嘎日岭、兴德里一带, 准备消灭东援、南逃之敌;尔后以一个师进逼价川, 除牵制该处敌人外, 军主力应于28日向价川以南之三所里及平原里迂回, 攻击军隅里、价川之敌。

27日黄昏, 在梁兴初的命令下, 第三十八军从德川出发, 第一一三师插向三所里, 第一一二师向价川前进, 第一一四师直扑嘎日岭。

嘎日岭在德川以西、山高林密, 地势险要。在这海拔810多米的山岭上, 仅有一座宽10多米的险峻山垭, 一条东西走向的公路穿过其中, 是第三十八军主力向军隅里进军的必由之路。如不占领, 敌人就会在这里卡住我军前进道路。即使我军能插到三所里, 也会因缺少主力配合而难以支持。

梁兴初通盘谋划后, 决定首先抢占嘎日岭。当志愿军第一一四师赶到距嘎日岭两公里的地方时, 敌人已靠机械化优势占领了嘎日岭主峰。经侦察, 上面是土耳其一个加强连, 因为衣着单薄, 抗不住岭上刺骨的北风, 此刻敌军正在烤火取暖。

梁兴初闻报果断决定, 采用偷袭方式占领嘎日岭高地。于是, 他立即向第一一四师下达此项命令。

志愿军第一一四师团长孙洪道带领一个连从公路北侧爬陡坡奔袭主峰, 另一个连则由政委王丕礼带领, 赤脚在雪地里行走, 迅速接近火堆。山上的敌人做梦也没想到志愿军已经悄悄摸上来了, 一阵激烈的枪炮声响过之后, 志愿军第一一四师突袭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干净利索地全歼了敌人, 占领了嘎日岭主峰。与此同时, 抄小道的那个连恰巧撞上坐车西逃的一个土耳其加强营。于是, 孙洪道团长指挥战士们在兄弟部队配合下, 只用个把小时就将他们报销了。

与此同时, 志愿军第三十八军第一一二师击退了企图增援土耳其旅的美骑兵第一师的两个营。至此, 美第八集团军东援德川、阻我西进的计划被我三十八军粉碎了。

在第一一四师攻打嘎日岭之时, 第一一三师的勇士们正迅速向三所里迂回前进, 志愿军战士们身披白被单, 走在吱吱作响的雪地上, 在朦胧的夜色中一路疾行。经过两天两夜的作战、行军, 他们已极度疲劳, 有的边走边打瞌睡, 但步子却不停下, 继续随队前进。到天亮时, 他们已走出100多里, 离三所里只有30里了。正当快要到达三所里时, 几十架美国飞机从大同江飞来, 在志愿军行军队伍上空不停地盘旋。此刻, 时间已不允许多做停留, 否则就不能按时穿插到位。

就在这危急关头, 第一一三师师长刘海靖大胆地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命令大家去掉伪装, 大摇大摆地继续前进。没想到这一招果然灵验。头上的美机以为是从德川溃逃下来的伪军, 低空转了几圈就飞走了。大家见飞机走了, 情绪更加高涨, 加快脚步, 终于先敌5分钟到达三所里, 关死了三所里这扇大门。

彭德怀得知这一消息时, 十分兴奋地说:“好!告诉他们, 要像钢钉一样钉在那里!”

敌人不甘心失败, 企图夺回三所里, 双方展开了激烈战斗。

第一一三师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 又乘敌人不备之时炸掉了公路大桥, 致使敌经三所里南逃、北援的企图统统化为泡影。

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见此路不通, 便又命令部队向另一个出口龙源里进发, 孰知志愿军第一一三师早就堵住了这条道路。美军司令麦克阿瑟闻讯恼羞成怒, 急忙命令美军全线撤退, 同时急调部队北上增援, 企图对第一一三师南北夹击, 在第一一三师扼守的龙源里、葛蚬和第一一二师坚守的松骨峰、北堂站等地冲开缺口, 夺路南逃。

梁兴初面对敌人的南北夹击, 沉着镇定, 发布命令, 决不让美国佬从我军手下逃跑。在第一一三师把守的龙源里、葛蚬阵地上, 志愿军战士机智勇敢, 等敌人坦克一接近阵地, 便将捆绑在一起的手榴弹塞进坦克履带里, “轰”的一声把它炸成一堆废铁。前面的坦克堵住了后面的卡车, 于是这部分敌人就被堵在南北仅20公里的山间公路上, 乱成一团。志愿军指挥员一声令下, 枪炮声骤起, 直打得敌人四处乱窜, 哭爹叫娘。

在三所里、龙源里大战方酣之际, 梁兴初命副军长江拥辉率第一一四师主动出击。该部迅速攻占了风章洞等地, 并分割包围了美第二十五师、第二师及伪军第一师各一部。第一一二师师长杨大易也奉命率部插向双龙里, 围追堵截美第二师和美第八集团军炮兵部队。该师官兵打得机智灵活、勇敢顽强。在战斗中, 他们发现美第二师的车队正沿山路向南开来, 便马上占领松骨峰东南侧高地, 居高临下发起攻击。他们首先用机枪打毁敌人第一辆汽车, 使敌人汽车队趴在公路上动弹不得。然后派两个班的兵力冲入敌阵, 打炸结合, 接连将敌人十几辆汽车烧毁, 堵住了后边长长的车队。敌人急红了眼, 为了夺路南逃, 在飞机、坦克、炮火的掩护下, 连续向我军阵地发起冲击。敌人把整个山顶都炸翻了, 到处一片火海, 战士们高喊“为祖国争光”的口号, 与敌人殊死搏斗, 一次次把敌人消灭在阵地前。松骨峰战斗打得十分惨烈, 从死在松骨峰阵地近万名敌人尸体中, 人们仍可以看到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志愿军战士。他们有的紧紧抓住敌人的机枪, 有的把牙齿嵌进了敌人的皮肉里……这一幕幕悲壮惨烈的战斗情景, 后来被魏巍写在《谁是最可爱的人》那篇著名通讯中而流芳千古!

就这样, 梁兴初指挥第三十八军在不断与敌遭遇的情况下, 一夜长驱145里, 一举攻占西线美第八集团军的心脏———三所里。第二次战役, 第三十八军立了大功。此役, 第三十八军共毙伤敌7000余名, 俘敌3000余名, 其中美军1000名, 缴获各种火炮239门、汽车1500余辆, 歼敌总数约占志愿军歼敌总数的33%, 占西线战场歼敌总数的48%, 为第二次战役的胜利奠定了基础。他们既圆满完成了志愿军司令部交给的从左翼突破、打开战役缺口的任务, 又大胆穿插, 坚决堵住敌人的退路, 保证了整个西线作战的胜利。

当战报传到志愿军司令部时, 彭德怀大喜, 脱口而出:“我们的战士太好了!太好了!”邓华说:“这次西线大量歼敌, 三十八军可是起了关键作用!”洪学智说:“上次他们没打好, 受了老总的批评, 这次憋足了劲儿, 要打出个样子来。这支部队是老部队, 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

彭德怀仍然激动不已, 大声宣布:“我们要通令嘉奖他们!”并立即坐下来亲笔写嘉奖令。当参谋正准备拿去发电时, 彭总又把电报要回来, 稍加思索, 挥笔在后面加上“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第三十八军万岁!”

当梁兴初看见嘉奖令上面的“第三十八军万岁”时, 激动得流下了热泪。梁兴初和他的部队终于一战成名, 奠定了中国陆军部队中的老大地位。


战斗结束后, 记者李庄《被人们欢呼为“万岁”的部队》的文章, 于1951年3月12日在《人民日报》发表后, 全国人民都知道三十八军是“万岁军”, 梁兴初是“万岁军军长”。著名作家魏巍采访了指挥松骨峰战斗的营长王宿启, 根据战士们英勇杀敌的事迹写了长篇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后来我国文艺工作者以第三十八军的战例为素材拍摄的电影《奇袭》, 也极受观众欢迎。

在第四次战役中, 第三十八军担负西线战场的阻敌任务, 为保障东线横城反击战役的胜利, 拚死阻击美军的进攻。这一路都是美精锐部队, 包括美骑第一师、美第二十四师、英第二十七旅、韩第六师、希腊营等。在火力兵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 第三十八军官兵以血肉之躯苦苦拒敌。当时的台湾报纸就幸灾乐祸地称这一仗为“火海洗人海”。在左右友邻部队都撤过汉江后, 第三十八军仍独守南岸, 终于完成了保障东线进攻的任务。在接令后撤不久, 汉江就解冻了, 差点全军覆没。这一仗几乎将第三十八军的精锐打光了一半, 是其军史上最惨烈的一仗。

第三十八军参加了朝鲜战争一至四次战役, 然后奉调回国休整。1952年, 第三十八军再次入朝, 前往中部战线担任守备任务。在当年的秋季攻势中, 第三十八军负责攻取白马山。因战前一个参谋叛变投敌, 导致军情泄露。结果这一仗打成了艰苦的攻坚战。当面之敌韩九师极为顽强, 双方反复拉锯, 白马山打成了红血山。经9天苦战, 第三十八军伤亡6700余人, 仍然没能攻占全部高地, 不得不撤出战斗。韩第九师也伤亡9000余人, 几乎打光。这一仗成全了韩第九师, 战后被韩国国防部授予“白马部队”称号。后来的韩国总统朴正熙时任韩第九师参谋长。其后不久, 第三十八军撤回西海岸守备, 再次奉调回国, 结束了其“万岁军”的朝鲜征程。

(厡载《党史文苑》2010年11期,作者孟红)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