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大图
    • 九月大图2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第六次会员大会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红二十五军长征到陕北

  • 时间:   2020-08-13      
  • 作者:   徐海东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159

7bd7f4617171483ab23dda997b42afbf.png

我军强渡泾水,经过数天的行军,便进入了陕北苏区的边沿。

这里是白区和红区交界的地方,部队翻山越岭走了三天,也没碰到一个村庄。背的干粮吃光了,全军两天没吃上东西,许多同志饿得昏倒在路上。这天下午,忽然发现了一个羊群,有500多只羊。一盘问,是羊贩子的。我们和贩羊的人商量一番,他便把羊卖给了我们。我们的部队就吃起羊肉来。没有盐,锅也少,有脸盆的用脸盆煮,没有脸盆的,把羊肉切成薄片片放在石板上烤;有的拿着羊腿放在火上烧。幸亏了这群羊,才使我们坚持到了陕北苏区。

开始进入了苏区,我们说话口音不对,有些群众不知我们是什么队伍,纷纷逃走。可是,当群众知道我们是红军时,就相继归来,分外亲切。消息传得很快,习仲勋、刘景范等同志先后找来了,并且召开了群众大会欢迎我们。来到陕北苏区,我们好像到了家一样。

和习仲勋同志会面后,又经过连续四天的行军,到达了永坪镇。在这里,我们和刘志丹同志会面了。志丹同志穿得十分朴素,沉静谦虚,看来,你想不出他会是黄埔五期的学生。他是陕北苏区的创始人之一,对革命事业忠心耿耿,深受陕北人民和战士的爱戴,人们都亲切地称呼他“老刘”。我们见到他,真是高兴万分。他也像我们一样,正热切地盼望着毛主席和党中央,可是也不知道中央确实的消息。

两军会合之后,红二十五军和红二十六、二十七军合编为十五军团。党决定由我任军团长,刘志丹同志任副军团长,程子华同志任政治委员。

红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军在永坪镇会师

1935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四周年,我们在永坪西南一个干部学校门前操场上,举行了红十五军团成立大会。两军合一,7000多人,真是人精马壮。周围几十里以外的群众,都赶来参加了大会;会场上红旗飘扬,遮天蔽日,许许多多的大字标语贴在临时搭起的席棚里,主席台的两旁贴着两张特别大的标语:

“两军亲密团结,携手作战!”

“迎接中央,迎接毛主席!”

会上,党的负责同志和我们军团几个主要负责同志都讲了话。

此时,敌人正对陕北苏区第三次“围剿”。敌人的兵力,除了原来就在陕北的4个师外,东北军的7个师也跟在我们后面赶来。红十五军团成立的第二天,我们就商讨反“围剿”的作战计划。两军会合之后,战士们说:“一定要打个漂亮仗。”我们指挥部的同志们,也是这样想:一定要打响第一炮。

我们在讨论作战对象的时候,有的同志提议先打驻米脂一带的井岳秀师,或者高桂滋师,出横山,与神木、府谷苏区打成一片,然后打出三边。经过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吃掉这两个部队,把握大一些。可是目前大兵压境,消灭这两个部队,对敌人的打击不重。还是先打东北军好,因为如果把东北军的主力搞垮一两个师,就会使陕北战局发生重大变化。

据情报:东北军七个师分成两路,一路是王以哲率领的三个师,从陕西向我进攻,一一〇师、一二九师已经到了延安;一一〇师留一个营在甘泉,军长王以哲带军部和一〇七师驻守洛川、富县;其余四个师在甘肃境内由军长董英斌带领,经合水向我进攻。我们决定:围攻甘泉,调动延安的敌人,拦路打它的埋伏。

经过三天的急行军,我们绕过延安,到达了延安南90里的甘泉附近。部队在甘泉以西王家坪一带休息。我和志丹同志带着团以上的干部,来到了甘泉北15里的劳山附近。一看地形,非常理想:甘泉北,有一条通向延安的公路,路两旁是连绵起伏的山岭,把延(安)甘(泉)公路夹在当中,像是一条口袋,而且,两边山上树木茂密,便于埋伏。如果把敌人放进来,真如同把狐狸装进口袋里。

劳山战役旧址

决心下定了。但是,我们考虑到敌人刁滑,必须埋伏在他们意想不到的地区。

回来后,指挥部的同志详细地商讨了部署,决定派一部分小部队围攻甘泉,大部队在劳山附近打延安来的援兵。估计:我军第一天包围甘泉,第二天延安的敌人可能起身,那么,第三天上午即可进入埋伏地区。

战斗按着计划开始了,围攻甘泉的第二天,我和志丹同志分头带领部队,进入了埋伏区。出发前,对参加埋伏的部队进行了严密的组织,又规定每人携带三天的干粮,进入埋伏地区后,不准生火,不准走动,指挥枪不响,任何人不得开枪。

等到第三天上午,却不见敌人的影子,我心里好急,暗暗想:何立中(敌人一一〇师师长)一向找着我们打,这回怎么耍滑头了,莫非走漏了风声?

我们正在着急,派出去侦察的便衣气喘吁吁地跑回指挥部,报告说:“来了,来了!”

指挥部设在西山上一棵大树下。我从望远镜里看到了敌人的先头部队。原来估计,敌人要是两路行军,必有两个团钻进来,如果再追一下,可以搞到他两个多团。谁想,敌人一露头,是四路前进。看来,何立中太欺负人了!

骄傲的敌人虽有防备,但他们把我军可能埋伏的地区估计错了。据后来抓住的一个参谋说,何立中骑在马上,过了他预计我们埋伏的地区后,向参谋长说:“我当共军会打我个埋伏呢!现在出了龙潭虎穴。”他正说这话的工夫,我军开枪了,道路两旁,机枪、手榴弹,立刻混响起来。几千敌人,像黄蜂窝挨了一棍,不知向哪里跑好,有一股敌人企图抢夺山头,被打垮了;有的企图往前突围,被军团部派出去的短枪团把路给堵住了。敌人开始顽抗,不肯缴枪,我们的战士连打带喊话:“缴枪吧,你们跑不出去了!”“放下武器一律优待!”

敌人这个部队里,有好多士兵了解我军的政策,在此情况下,纷纷缴了械。

这部分敌人,不愧是红军的“老朋友”,士兵们放下枪后,有的说:“我这是第二次向你们缴枪了!”有的说:“我是第三次缴枪了。”还有的发誓说:“我一枪没放。”他们像是纷纷表白自己的“功绩”。有的俘虏问我们战士:“你们怎么知道我们要来?”我们同志回答得很好:“我们指挥部特别邀请么!”

战斗只有六个多钟头,一一〇师全部被歼,3700多人做了俘虏,师长何立中和参谋长被打死。缴获的武器很多。

战斗结束后,我们在劳山附近休整。我七十八师师长杨森同志带队去羊泉侦察,又在那里歼灭了敌一〇七师四个营。

这两仗,把敌人“围剿”的气焰打下去了。敌人改变了战术,采取步步为营的“碉垒政策”。我军乘胜扩大战果,强攻榆林桥,又消灭了一〇七师四个营。这个团是东北军的主力,团长高福源(外号叫高包脖子)曾经当过张学良的警卫营营长。开始,从俘虏中就是查不出这个团长。后来有个同志看见俘虏中有一个穿得蛮漂亮,便故意诈他说:“你就是高福源!”这个俘虏连忙说:“我不是,我不是,我是理发工人。”说着嘴向旁边一歪,原来“高包脖子”就在旁边。

打完这仗,我们得到了中央红军的确实消息,知道毛主席离我们不远了。先头部队已经到了吴起镇。我们一面派人去迎接,同时对指挥部的同志说:“毛主席快到了,再打它一仗,作为见面礼!”

下一仗从哪里下手呢?一一〇师搞掉了,一〇七师搞垮了他五个营,米脂方面高桂滋、井岳秀两支部队放弃了瓦窑堡向北逃走了,附近敌人不多了。我们讨论了一番,决定把后方留下,部队立刻南下。

我们决定攻打张村驿——这是个小镇,敌人不多,周围四个围子有300多条枪,因对我们妨碍甚大,决定把它收拾掉。战斗刚开始,忽然从军团部后方跑来了七匹快马。军团政治委员程子华同志派人送来了信:毛主席今天下午到司令部来。

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消息啊!天天盼,天天想,毛主席到底来了!

我立刻命令部队暂时停止攻击。然后快马加鞭地往回奔。心急只嫌马跑得太慢。到底慢不慢?135里,当中还有两座山,三个钟头就赶到了。

已经是初冬了,赶到司令部时,我已是满身大汗。刚洗了一把脸,毛主席来了。一块来的共四个人,都穿着朴素的灰棉衣,哪一位是毛主席?不认识。子华同志是中央来的,他介绍后,毛主席向我伸出手来,亲切地说:“是海东同志吧。你们辛苦了。”

我用双手把毛主席的手握住,久久地望着他那可亲的面孔,不知说什么好。盼望了好久,总算见着了。

毛主席问了部队的情况,也问到同志们吃的和穿的。我们回答之后,毛主席拿出一份旧地图,问我们:“陕北的三次反‘围剿’怎么样了?”

我们把敌人的情况扼要地做了报告。毛主席看着地图,又问:“你们准备下一步怎么打?”

我们报告后,主席折起地图,亲切地说:“好吧,先按你们的部署,把张村驿打下来,咱们再共同考虑下一步的行动。”

我们跟主席一块吃完了饭,我临动身回前线的时候,主席向我说:“给你一部电台带着。”

这几年,我们的交通联络都是原始工具,哪里用过电台?我向主席说:“我不会用它。”

“不要你自己动手,”主席笑着说,“需要联络,你向电台工作同志说,他们会使用它。”

当晚,我离开主席回前方的时候,感到全身是力量。有中央首长的直接领导,对粉碎敌人的“围剿”更加充满了信心。

回到前方,立刻将毛主席和中央领导同志到来的消息传达下去,转告了毛主席对大家的问候。部队的情绪沸腾起来。这个问:“毛主席什么时候来这里?”那个问:“哪天能看见毛主席?”我说:“咱们把张村驿打下,大家一块去见毛主席!”

这几句话,比什么口号都有鼓动力。战士们喊着口号:“打下张村驿,去见毛主席!”一鼓作气,爬上了张村驿两丈多高的围墙。接着把张村驿附近据点都打开了,缴获了很多粮食。

战斗结束后,我向毛主席发了电报,报告了胜利。这是我做红军指挥员以来发的第一封电报。当天,毛主席回了电报,向参战的同志问候。

就在这次战斗之后,我们就和中央红军会师了,毛主席亲自指挥陕北会师的各路大军,在直罗镇歼灭了一〇九师全部和一〇六师一个团,彻底粉碎了敌人对陕北苏区的第三次“围剿”。

b27ce3d7e9ea3273b9019611ed2bf38e.jpg

来源:中共陕西省委党史研究室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