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大图
    • 九月大图2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第六次会员大会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回忆我的父亲傅钟将军

  • 时间:   2020-08-13      
  • 作者:   傅晓钟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526

IMG_9348.JPG

中华魂网讯(记者思水源)2020年8月12日8点,在北京西直门宾馆,记者有幸采访到了开国上将傅钟的儿子傅晓钟同志。

微信图片_20200808193247.jpg

因为在九点将进行纪念开国上将傅钟诞辰120年的活动,于是记者抽空请傅晓钟同志向我们延安红云的朋友们讲述他父亲的故事。

我在会场上,立即将傅晓钟同志的讲话录音整理好,先睹为快,同时给延安红云平台投稿,但愿能上。未经本人校对,请谅解。

IMG_9345.JPG

首先,我代表久病住院的妹妹傅乐乐,向组织这次父亲诞辰120周年纪念活动的主办单位——《人物传记》杂志社。广东省东莞市耀凯精密有限公司,内蒙古广达将军笑酒业集团,向支持单位八路军研究会,向北京开国元勋文化研究会,向各位与会的同志们,朋友们,表示我们已近耄耋之年的兄妹二人最真诚的感谢! 

父亲傅钟辞世已经整整31个年了。刚才,各位嘉宾充满缅怀之情的发言令我感动不已,特别是乌可力大哥那篇《尘封往事藏惊雷》的发言,把我的思绪也带入了三十多年前的另一件尘封的往事。

那是1988年1月14日的上午,我在当天的《人民日报》上看到了一条消息:1月13日,蒋经国先生在台北病逝。我立即把报纸送到了父亲的手中,父亲看完这则新闻后,潸然泪下。半晌,父亲说了一句话:“经国先生走早了。”

父亲是1921年秋天加入的中国共产党,他老人家一生忠诚于党,遵守党的纪律,严守党的秘密,很少与家人谈起他的历史过往。可是这一天,他却突然与我谈起了他与蒋经国先生的旷世之缘。父亲告诉我,1926年1月中旬,他和邓小平同志、李卓然同志受党的指派,带领二十多位共产党员,结束了五年多在法国勤工俭学的艰难历程,取道德国,最后进入了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

可能由于此前父亲的身份是共青团旅欧支部书记,同时还担任了中国共产党旅欧总支部书记的职务,所以,父亲到了莫斯科中山大学后,即担任了中国共产党莫斯科东方大学党支部驻莫斯科中山大学支部局副书记,支部局书记是一名苏联人,始终没有到位。父亲在中山大学7个月的时光,实际上全权履行了支部局书记的工作。邓小平同志直接插入了学员一期七班学习,小平同志还担任了支部局的组织委员。

莫斯科中山大学是国内国共合作的产物,所以,根据我们党驻莫斯科共产国际代表团的指示,中山大学支部局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配合国内斗争形势的需要,做好国共两党学员的团结工作。在第一期340名学员当中,国民党的学员占了绝大多数,而且有相当一批人是国民党高官权贵的子女,其中最大的官二代就是蒋经国。

在父亲傅钟和小平同志,乌兰夫同志,还有中山大学学生会主席、中共党团书记俞秀松同志的共同努力下,终于在1926年9月,把蒋经国发展为中国共产党的秘密党员。蒋经国的入党,对于做好国共两党学员的团结工作,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1927年国内发生了“4.12”反革命政变不久,根据苏联方面的安排,蒋经国几经辗转,于1928年被送进了列宁格勒托尔马乔夫红军军政学院学习。期间,蒋经国因学习成绩不错,特别是他的关于实施游击作战的学术研究报告受到了苏方的高度重视,根据斯大林的指示,红军军政学院遂将蒋经国吸收加入了苏联共产党。

父亲告诉我,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由于我们党对蒋经国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事始终不做揭秘,所以,现在我们所能看到史料上,都是认定蒋经国是联共党员。今天,乌可力大哥把这个尘封了九十多年的惊雷炸响了,我谨此为这声惊雷作一个补充,也算是对父亲诞辰120周年的一个纪念。

今天,我终于可以告慰父亲,告慰邓小平同志,告慰乌兰夫同志,告慰俞秀松同志了。前辈们当年在莫斯科中山大学秘密发展蒋经国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不朽的历史作品,终于昭告天下了!这也是我们晚辈不忘初心,传承红色基因的责任的使然和历史的必然。

父亲在莫斯科中山大学担任了七个月的支部局书记后,1926年9月,我们党根据国内斗争的需要,指派父亲到苏联列宁格勒托尔马乔夫红军军政学院学习了四年时光的军事和军队政治工作。1930年夏天,父亲回国来到上海后,即在由周恩来任书记的中央军委工作,父亲的职务是中央军委委员。1931年夏天,父亲进入了鄂豫皖苏区,从此开启了他在人民军队52年历史的军队政治工作生涯。

纵观这52年的不朽历程,父亲曾经担任过鄂豫皖苏区政治部秘书长,红十师政治部主任,红十二师政委,彭杨军事政治学校代理校长兼政委,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副主任,八路军野战政治部主任,抗日军政大学政治部主任,八路军政治部副主任,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副主任。在人民军队政治工作的领域里,父亲创造了两项“迪尼斯”记录。

一是资格最老。在毛主席亲手创立的人民军队中,只有毛泽东、张国焘和父亲傅钟三个人,是1921年入党的中国共产党的党员,而父亲则是唯一的一位几乎穷尽毕生心血从事人民军队政治工作的资格最老的共产党员。

二是任职最长。1937年12月,中共中央总政治部改称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政治部。从 1938年1月开始,父亲即担任了八路军政治部副主任的职务,到1982年9月父亲从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的位置离任,担任了中国共产党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在这四十五年另九个月的时间里,父亲先后与王稼祥,任弼时,刘少奇、罗荣桓、谭政、肖华、李德生、韦国清和余秋里等九位主任搭过班子共过事。上述这些领导,与父亲都建立了很好的工作关系和私人感情。他们有一个突出的共同感受,都说傅钟同志有思想,有水平,讲政治,顾大局,作风正派,做事干净,从不倚老卖老,从不凭位擅权,是我们的好战友好大哥。

父亲身上闪现的一位老共产党人的宝贵品质,曾经受到了毛主席的高度赞赏。1945年5月23日,在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上的代表发言阶段,父亲的长篇发言《增强党的团结,反对山头主义》,列举了张国焘在鄂豫皖苏区和红四方面军中拉山头,搞宗派主义的罪行,说明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给党和革命事业带来的危害,阻碍和影响了党的团结。所以父亲强调,要解决个人与党的关系,依靠党依靠人民,才能稳如泰山,万事好办。如果不是这样,只说大山头,小山头,其结果把山头背在背上,把自己压的又是驼子,又是瞎子,举步维艰,阻碍前进,这方面必须要警惕。父亲的发言,获得与会代表的热烈掌声,更是受到了毛主席的高度赞赏。毛主席说:“傅钟同志在这里讲了一篇很好的话,我全篇都赞成!”

几十年后,父亲的老战友,原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魏传统将军为父亲填词一首,词中说道:“七大会上,为团结,奋把山头反,博众赞。”对父亲的这段历史功绩做了客观的记述。

父亲辞世后,父亲的老战友,原解放军南京军区空军政委李中权将军也曾赋诗一首。在父亲诞辰120周年之际,我用这首诗,作为本文的结束语:

长征万里克强敌,革命一生忠于党。副职终身作助手,盖棺定论好上将。

尊敬的各位来宾,我和妹妹傅乐乐,共同代表已经远去的父亲傅钟和母亲刘筱圃,再一次向大家的到来表示深深的谢意!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