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大图
    • 九月大图2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第六次会员大会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5)《巍巍青杠似父,悠悠赤水似母》 (上)

  • 时间:   2020-08-12      
  • 作者:   林晓华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150

《青杠巍巍祭忠魂》

    自从2019年227日在贵州土城青杠坡红军烈士陵园,在红军何木林儿媳林成英大姐陪同下,找到紧邻何木林墓碑左数第七列的外公谢成嬉烈士墓碑后,我只要有机会就去青杠坡,虽距今仅一年多,可我已四次参加青杠坡烈士陵的祭奠活动(因今年上半年武汉严重疫情我陪护在87岁老母亲谢秀珊身边照护除外) 。

微信图片_20200812165440.jpg     

    巍巍青杠坡烈士陵园,为何如磁铁般把我和心怀理想信念的人们,不断地、持续地从全中国各省市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大中小学的人们吸引而来,它究竟有何魔力?

我每次拾级爬上二百多台阶的青杠坡上高耸入云的"青杠坡红军烈士集墓",眺望左边连绵的桐梓窝和右边巍峨的尖山子,以及背后的居高临下的营棚顶,此三点构成的三角形攻势,我外公谢成嬉所在红三军团红四师坚守桐梓窝,红军何木林(江西会昌均门岭人)作为红三军团红五师营教导员也坚守此阵地,1935127日红军大部队已完成战术布署,28日凌晨枪声火炮声四作,敌我双方进入惨烈绞杀,血肉横飞激战。红3军团3个师,占领土城东北5公里的607.5至杨柳庄一线南面高地,以红5军团2个师占领青杠坡至一碗水一线北面高地,从南北夹击歼灭郭勋祺部;干部团在土城以东两公里处的白马山作预备队,对尾追之敌展开一场“歼灭战”。

28日凌晨,细雨蒙蒙,寒风刺骨。红35军团在彭德怀、杨尚昆的指挥下,从土城镇外水狮坝分两路向进占枫村坝、青杠坡地区的川军阵地发起进攻。敌郭勋祺部凭借偷袭占领营棚顶有利地形拼死顽抗,红军官兵拼死争夺,往复冲杀。战斗异常激烈,交战双方陷入胶着状态,成了一场名副其实的“拉锯战”“消耗战”。

更严重的是,红军从俘虏的番号中发现原来的情报有误,川军不是1个旅3个团6000多人,实为2个旅6个团12000余人,还有后续部队,且装备精良,战斗力很强。据当年在军委总部任作战参谋的孔石泉同志回忆:“我们在土城那一仗没有打好,因为对敌人估计不足。敌人的发报我们收到了,但把‘旅’翻译成了‘团’,因此估计敌人是两个团的兵力"。“旅”和“团”一字之差的情报失误,让毛泽东痛心疾首、刻骨铭心,但从来都不墨守成规的他迅速从不利战局中寻找有利因素,急令红1军团红2师火速返回增援,以求变被动为主动。在增援部队尚未赶到的两三个小时内,敌军的反攻更加凶猛,阵地一度被攻破。敌人抢占部分山头后,步步进逼,甚至打到了位于大埂上东南方向一个叫“漏风垭”的地方,而那正是中革军委指挥部前沿。山后就是赤水河,无险可守,战局于我十分不利。在这紧急关头,毛泽东果断命令陈赓、宋任穷率军委纵队干部团发起反冲锋。临危受命的干部团猛打猛冲,打得敌人失了神。但面对敌我双方"拉据绞杀",伤亡惨重。中央军委果断决定:撤兵青杠坡,西渡赤水河。

此役在后续的长征会议中总结其战术上的失败原因为:

一、轻敌一一 没有做到"战略上貌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将敌方黄埔四期的郭勋祺"川军模范师"主力部队,误认为桂军的"双枪军"(枪杆加烟杆)

二、信息不准。由于电报解读错误将敌方两个旅六个团,误认为一个旅两个团。

三、兵力分散。青杠坡战役前,将红一军团派往赤水方向打前战,青杠坡战斗告急后,紧令红一军团红二师回援青杠坡。

青杠坡战斗在战术上的严重失误,造成了红军三、五军团战斗力极大折损。连青杠坡山脚下红军医院所在地的"永安寺",已是重伤员都无法安置,连寺院中的和尚和主持,都帮忙抬运重伤员和刚牺牲的红军烈士。

此时,坚守桐样窝的红三军团红四师我的外公谢成嬉,在打阻击战保卫党中央迅速撤离赤水河(见《烈士英名录一一烈士牺牲地》记载)。如今,在他墓碑旁,紧郐他墓碑的是江西瑞金藉先烈欧阳勋伯、钟天红、杨衍邦、杨衍廷(红一军团无线电班战士),还有福建长汀的陈先多烈士灬,这仅是有后人的烈士,还有几千员无后人的年青烈士,他们从千里以外的福建江西一路冲破敌人的四道封锁线,一路战火硝烟,一路忍饥受冻,一路血染江河,冲杀到了遵义,好不容易盼来了遵义会议的曙光,他们却在黎明前的曙光中,倒在了千穿百孔的桐梓窝,他们的胸膛如峰窝般被敌人的枪炮打烂;他们的肢体被炸飞于青枝朽木之间;他们的鲜血汇入山涧溪流无声浸入山脚之下的赤水河……"

血染赤水,水更红

从青杠坡山水环抱的地理位置上来看,它是适合战术上打"伏击战",设葫芦型布袋阵的好选址,可战术上的轻敌,又使老犴巨猾的守敌郭勋祺部从背后占领营盘顶,至上而下对红军的布袋阵,来了个反包围。历史的教训我们要永远铭记。

但从战略上,此战的"失",将是彼战的""。彼及泰来,绝境求生,它为以后长征路上的"运动战""游击战"等毛泽东"十六字"战术方针的应用和实践,用鲜血和生命凝聚起惨痛教训为基石,开启了红军长征战略史上的全新辉煌。

青杠坡战役就是打开"四渡赤水"番多拉神龛的擎盖,是毛泽东名扬世界军史的"四渡赤水出奇兵"的开局序曲。它以先抑后扬的悲壮开篇,展开了战争史上罕见的国共两党高级别军事对垒(红军主力军团包括外公谢成嬉所在红四师模范师对垒守敌郭勋祺的川军模范师),和残酷的战场搏杀,又是一场决定大战略走向的智慧搏弈之开局……

      作者简介:

微信图片_20200806093558.jpg

      林晓华,57岁,女,上海人,中共党员,是江西省瑞金市叶坪乡红军烈士谢成嬉之外孙女。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在职研究生,曾任国务院《中国改革报》记者,责任编辑。曾任中美贸易战"中国服务贸易专家委员会代表团团长"。现为退休高校教师。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