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大图
    • 九月大图2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第六次会员大会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贺子珍: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

  • 时间:   2020-08-03      
  • 作者:   贺子珍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400

微信图片_20200803154520.jpg

1958年,贺子珍到南昌休养,曾与毛泽民的妻子,也就是自己的妯娌朱旦华谈及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


她说:“主席在延安经常接见一些外国记者,有男的也有女的。我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女子,哪里见过男女在一起长谈、握手、碰杯的场面。


有一次,主席与一个外国女记者碰杯。我火气一来,上去就把那个酒杯打掉了。事后,主席要我写检查,我就是不写。我说‘我走,我去苏联学习,我又不靠你。’


开始主席以为我说说而已,没有理我。后来见我收拾包袱动真格了,便来劝我。这时,我已下了决心,不管他怎么劝,我是四条牛也拉不回来了。”


说完,她酸楚地笑笑。她的人生悲剧就从此开场。


1959年夏,贺子珍应邀到庐山休养,殊不知是毛主席要接见她。


夜色中,江西省委第一书记杨尚奎之妻水静陪同贺子珍来到“美庐”别墅。当水静将贺子珍领进客厅时,抬头一看,不觉一惊,里面坐着的那个人竟是毛主席!


毛主席见她来了,站起身,微笑着同她打招呼,请她坐下,然后很客气地对水静说:“谢谢你。你可以走了!”卫士倒了两杯茶,一杯放在贺子珍面前,一杯放在毛主席面前。毛主席对卫士说:“这里没你的事了,你也走吧。”


屋子里于是只有毛主席和贺子珍,他们就隔着一张茶几,在两把藤椅上坐下来。


贺子珍做梦也没想到在这个时刻能够见到毛主席。她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痛哭失声,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毛主席见状,温和地说:“我们见面了,你不说话,光哭,以后见不到了,又想说。”他问贺子珍:“你这几年生活得怎样?身体都好吧?”


贺子珍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她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毛主席,说:“我好多了,你的身体倒大不如前了。”


毛主席说:“66岁啦,老了!忙呀,比过去打仗还忙!”


接着,毛主席问起贺子珍在苏联的情况。贺子珍讲了一些。毛主席听后,轻轻地叹了口气,说:“你当初为什么一定要走呢?你到了兰州,我打电报给谢觉哉同志,请他劝你回头,可你就是不回头。”


毛主席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凄然。贺子珍眼睛里充满着惆怅和柔情,眼泪禁不住又流了下来。她哽咽地说:“都是我不好,我那时太不懂事了。”


两个人沉默了好久。


毛主席告诉贺子珍:“娇娇(李敏,毛主席与贺子珍的女儿)有对象了,你见过没有?同意不同意?”


“我见过了。我满意。他们结婚,你同意,我也同意。”贺子珍回答道。


毛主席告诉她,等这次会议结束,回北京就为他们举办婚礼。


他们在一起谈了一个多小时。毛主席站起来说:“时间不早了,我们明天再见面,再谈谈。”


由于贺子珍听毛主席亲口对她说,第二天还要见她,所以信以为真,翌日起床后便在自己房间里等待着,直到水静和朱旦华领来一个工作人员。进屋后,这位工作人员就很有礼貌地对贺子珍说:“毛主席有事已经下山,请你也马上下山!”


贺子珍听说毛主席已下山,也就随着水静、朱旦华上车回了南昌。


中国古代名篇《千字文》有言“闰余成岁”,意即闰日积累成一岁,这是古人的历法术语,后通常比喻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毛主席与贺子珍22年的阔别重逢,仅有一个多小时的晤面。而且,庐山这次匆匆一别,竟成了他们的永诀。


1976年9月,毛主席弥留之际,李敏赶到父亲身边。这时毛主席已不能讲话,他向李敏作了一个圆圈的手势。李敏揣摩了很长时间,猜想可能是桂圆的意思,桂圆是贺子珍的小名。毛主席逝世时,贺子珍未能去北京。


李敏这才明白,父亲这是想问母亲的事,此时的李敏后悔不已,让毛主席带着牵挂离开了人世。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