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
    • 七一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雨一直下

  • 时间:   2020-07-09      
  • 作者:   张光勇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404

“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向一直战斗在基层的同志致敬!

                                                                                                                 ——题记

527961547785415fb98609bc1879aaf3.jpg

雨一直下

 

这段时间天气很怪,一直下雨。晨起出门时,晴空万里,过不了多久,乌云密布,雷声响起,雨淅淅沥沥地下起来。

   从不喜欢带伞的我,常常措手不及,被淋成像落鸡汤似的。幸好平时注重锻炼,身体倒也结实,每每遇到此类情况,谈笑面对,淡然处之。

   回到办公室,用手抹去脸上的雨珠,用帕子拭去头上不断滴下的雨水。坐在椅子上,喝一口凉水,静静地望着窗外的蒙蒙细雨。

   天上飞起的雨水,像无数蚕娘吐出的银丝,荡漾在半空中;雨从空中洒向各个角落,像一颗颗晶莹的珍珠,闪闪发光;雨水落在对面屋顶的瓦片上,溅起一朵朵水花,像一层薄烟笼罩了四周。雨一直下,没有停下的迹象。

   罗围村的户人家,一直住在滑坡地带。在两年前按政策已经在坡上为他们修建了安全住房,可他们一直不愿搬走。他们说在这儿已经生活了几十年,是祖辈留下的遗产,是他们的根、他们的魂,他们放不下、舍不得。这户人家一直是镇村干部的心病,每逢天降大雨,特别是连续降雨,镇干部、村干部揪心,害怕。揪心的是山体滑坡,害怕的是群众的生命安全。没有人过多的想到被追责,因为在任何处分面前,群众的生命才是最宝贵的。

    雨越下越大,像天上的银河泛滥了一般,从天边狂泻而下虽然在早上出发前已经给村干部打了电话,要求他们必须赶到现场,想尽一切办法劝说户人家搬走,并随时观察山体滑坡情况。

    家人一直很固执,已经反复做过多次思想工作,没有任何实质效果。村干部曾经组织人员帮他们把所有的东西都搬走了,可一回头,他们又自行搬回去住了,这一次肯定又不行。

    雷声突然响起,吓得我打起了寒颤。管不了这么多了,无论如何也要到现场去看一下,今天必须把家人搬走。长此下去,早晚会出事。

    狠下心来,叫上快退休的一位老同志,他原来是镇党委的班子成员,因为年龄问题,退下来两年,从来没有闲过。用他的话说,自己在乡镇已经干了一辈子,忙才是习惯,闲会出毛病。前两天,他因为胃不好才从医院出来,我叫他休息几天,他硬是跑回来上班,一直在处理安全维稳工作。没办法,那户人家他很熟悉,一直在这个镇上工作。

    我到办公室叫他的时候,他正在吃胃药。望着他满头白发,那一条条曲折不均的像是墙上斑驳的印迹,两只小小的眼睛像海水一样湛蓝,毫无沮丧的神情。我不忍心叫他,一直望着他。他知道我的心思,放下药瓶子,喝了一口水,说了一句,“走吧!”,我笑了笑。他用手指了指窗外,雨越下越大,说:“我还不知道你,肯定担心山体滑坡吧!”。一直有这么一个习惯,只要天下雨,我们都要去村上看看,在我们一起搭班子的时候都是这样,这个规定动作已经有很多年了。“你身体吃得消不?”我轻轻问了一句。“走吧!死不了,这么磨叽。”他有些不耐烦了。

老天爷故意作对,大滴大滴的雨水如子弹一般射来,打得树叶子哗哗地响,落在人身上也有些疼。我们匆匆穿上雨衣,急急忙忙钻进车里,像风一般驶去。

一路上,车上的雨刮“呲呲”地左右摇摆,挡不住空中飘来的雨水。驾驶员凭着多年来的经验,紧紧地握着方向盘,眼睛眨也不敢眨。老同志在电话里使劲狂叫:“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有危险没有?”他着急地在给现场的村干部打电话。这是他一贯的风格,个子不高,嗓门挺大。“风大、雨大,电话听不太清,好像还是没有搬出来。”老同志焦急地说。听着空中飘来的雨拍打玻璃的声音,我一句话也没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没过多久,远远的看见几个人影在雨中晃动,雨水把他们包围在其中,狂风吹来,摇摇欲坠。我们急急忙忙下了车,向现场走去,一步、两步,雨雾模糊了我的视线,扬起脚步,有那样的星星点点散落于脚边,跌落于手心,绽开一朵朵迷蒙的花。老同志脚一滑,摔倒在路边,往下滑出去好长一段。驾驶员急忙跑上去,使劲把他扶起来,还好,没什么大碍,老同志说不感觉疼痛。

在村干部的带领下,我们一行人急匆匆地跑到这户人家里。家里只有两个老年人,年龄70几岁。他们端端正正地坐在屋中间,仿佛听不见吼叫的风声,看不见倾盆而下的雨水。嘴里一个劲地说:“没危险,我们不搬。”我没有跟他说话,在屋里四处走动,看看四周的墙壁,头上的屋盖。走到厨房,发现上次用白纸贴住的缝隙明显加大,白纸已经开始分成两半。明显裂缝加大了,已经十分危险了,必须马上撤离。

我急急忙忙返回堂屋,大声吼道:“不用再争执了,必须马上撤离。”所有人听到吼声,全部不说话了,唯有屋外的风声、雨声咆哮着。老人惊恐地回头看着我,像是被吓住了,因为我平时声音不大,和风细雨。老同志二话不说,背起老年人就往外冲,“一个同志给我打伞,一个同志背另外一个老人,其余同志拿东西。”大家三下五除二,硬是把两个老人强行背到车上,拉到了山顶。

大家正在新房里为老年人收拾房间时,一声闪电袭来,震耳欲聋,如排山倒海之势。刚才下山去观察的村干部急匆匆地跑回来,脸色苍白,结结巴巴地说:“跨了、跨了,房子跨了,好悬。”我们倒吸了一口凉气,面面相觑。老人惭愧地说:“我差一点害了你们,真对不起啊!”老同志微笑着说:“没事,只要你不怪我们就行,刚才动作有些粗野,对不起哈!”

我们帮这户人家收拾好房间,完全安顿好以后,已经很晚了。

雨一直下,风呼呼地刮着,我们打道回府。在路上,才发现老同志摔得不轻,脚上的血伴着雨水,流进了万木丛中,流进了人间大地。

第二天,老同志住院了,因为重感冒。没过多久,老同志离开我们了,因为胃癌晚期。我们只知道他得的是普通胃病,因为他一直这么说的。

那天我去为他送行,他家属转交一封信给我,信中说,他很遗憾已经不能再和我们并肩战斗了,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下雨天。

天突然下起了雨,雨中模模糊糊走来两个老年人的身影,嘴里一直念着:“好人啦!好人啦!”

 

 作者:作者张光勇简介

微信图片_20200708220500.jpg

张光勇,中共党员,中共重庆市长寿区双龙镇党委书记在业余时间酷爱文学创作

在《人民网》《人民日报》《旗帜网》《中华魂网》《主人公网》《中国红色国学文化网》中国新闻头条《重庆杂文》《重庆行政》《今日头条》《巴渝文化网》《长寿日报》《在河之东》等发表时评、散文、诗歌、小说数十篇(首)。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