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大图
    • 九月大图2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第六次会员大会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富贵于我如浮云”的铁军战士

  • 时间:   2020-07-09      
  • 作者:   陈南鸥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270

“富贵于我如浮云”一语出自《论语》:“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唐朝诗人杜甫也写过:“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叶挺军长把这句古诗赠给一个爱国华侨——陈子谷,指明了一个革命者应有的富贵观与价值观,具有深刻的含义。

2010年以来,我陆续跟随北京新四军研究会的一些团队寻访了当年新四军战斗过的地方。特别是2012年、2013年跟随一师分会寻访团走过了苏中、苏南两个地区,给了我极为深刻的印象。尤其令我万分感慨的是,在苏中、苏南的好几个新四军纪念馆里,都记载了我父亲陈子谷的踪迹。特别是在海安“新四军苏中廉政教育馆”里“矢志不渝”的专栏中,“富贵于我如浮云”的专题展板,记述了父亲于1940年,把从泰国继承的遗产20万元及募捐来的6万元,全部交给了新四军,解决了当时新四军两个多月的军饷和军部的冬装。叶挺军长在《抗敌报》上表扬他说“他是一个富贵于我如浮云的赤子”,还在一次会议上说“将来革命胜利后,我们要打一个金牌奖给陈子谷”。      

两次寻访,引发了我太多的回想与感悟。

我六岁的时候,父亲被错划为“右派”,发送到河北地质队,很少回家,从此见他面的时候很少了。这辈子我只见父亲流过两次眼泪。一次是“文革”中的1967年夏天,父亲的胳膊和腿上贴了十几处纱布回到家,一看就是被人打的。我走进里屋后,听见父亲在唱《五月的鲜花》(父亲说过,这是他在新四军时最喜欢的歌) ,同时听到了父亲的哽咽声;一次是陈老总去世时,父亲悲痛万分,流着泪写了一首诗《哀歌——敬献给陈毅副总理》。可见,新四军时期的战斗经历,在父亲的一生当中,有着多么重要的地位。

父亲1987年就离开了我们。他走之前和之后的很多年,我对“新四军”这个名词的概念及其对父亲人生经历的含义知之甚少。父亲20世纪50年代写的《皖南事变前后》和《上饶集中营》两本书,我连一个字都没看过。两次寻访之前,我真的很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使父亲对新四军的情怀如此之深?

我的祖籍在美丽的南澳岛。父亲出生在一个贫苦的盐民家里,三岁多卖给了澄海县泰国华侨富商陈峥嵘。陈峥嵘在曼谷三聘街做着中草药材和金箔的生意,生意兴隆且名气很大,曾是曼谷商会的会长,受到过泰国皇室的款待。他的长子因病去世,没有留下子嗣,于是买下眉清目秀、聪明伶俐的父亲继承长房长孙的位置,一心想让这个长孙成为家中的顶梁柱,把自己的生意传承下去,做得更强更大。父亲11岁时,陈峥嵘就开始教父亲卖金箔、做生意。

父亲却喜欢读书。当时泰国政府排华,学校里不允许教中文。家中的帮工倒都是中国人,父亲经常让他们讲述中国和中国的古代故事。给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岳飞的“精忠报国”,这四个字牢牢刻在他的心中并融入到他的血液当中。他对中国充满憧憬和向往,常常想着能回到自己的祖国读书。.

13岁的时候,父亲背着家人跑到码头,上了一艘开往中国的大船。临走前,他把店铺中归他管理的金箔整理好,并写好清单放回了柜台。这一盒子金箔大概是几两金子的重量,但父亲连一张金箔也没有拿走。虽然这次私逃父亲失败了,但是因为他的不为金钱所动的诚实,获得了他祖父的谅解,并为他能回到祖国读书提供了方便。

微信图片_20200709122920.jpg

1935年在日本参加左联的活动  前排左3陈子谷 左4林基路

中学毕业以后,父亲还是不肯回泰国做生意,执意留在中国,并考上北京的中国大学,后来又东渡去日本留学。在日期间,父亲和林基路、陈辛人、王阑西、邱东平、聂耳、林林、张香山等积极参加了“左联”的活动,得到了当时住在千叶的郭沫若的很多帮助和指导,培育了一批文化战线的生力军。1936年,日本政府驱逐了大批“左联”成员和中国进步学生,同时抗日的风潮越来越涌,父亲和邱东平等人陆续回国,来到香港,见到了他非常崇拜、敬仰的叶挺将军,对革命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到香港后,因为不听他祖父的话坚决不回泰国,他祖父一怒之下切断了对父亲的经济援助。这没使父亲妥协,这个热血青年,就是要放弃富贵、享受和百无聊赖的生活。为了抗日救国,父亲先后参加了十九路军、上海民先领导的救亡活动。七七事变后,于1937年9月,在邱东平的帮助下,辗转奔赴延安。1938年1月,父亲从陕北公学毕业,领到了有毛主席题词的结业证书,到了南昌新四军军部。

参加了新四军,父亲真正融入了革命战斗的队伍。初期,父亲在战地服务团第3大队当副队长,1939年4、5月间,因1支队需要敌工干部,他随邱东平到了1支队,在新6团工作,参加了多次战斗,最大的战斗就是九里贺甲村战斗。这次战斗后,1支队党委批准他入了党,钟期光同志专门找他谈了话。

  1940年2月,父亲和邱东平到皖南军部参加袁国平主持的“江南第一次对敌工作会议“时,收到泰国的来信,要他回泰国分遗产。虽然早已不需要泰国他祖父的经济支持,但毕竟他祖父给过他学业的帮助。所以,父亲也会有书信写给家中,让他祖父放心。正是因为父亲淳朴、正直的品行,让他祖父对他十分器重,在临去世之前,嘱附一定要有相应的财产由父亲继承。

  父亲本来并不想去拿这份遗产,但得到消息的袁国平主任和叶挺军长先后找他谈话,希望在国民党的经费压制下,父亲能到国外争取到一些资金的帮助。于是父亲以叶挺军长秘书的身份前往泰国募捐。

有两段记载:

    1.蚁美厚先生有一位叫做陈子谷的亲戚。陈子谷,原名年裕,1916年出生广东省南澳岛一个贫苦渔民的家庭……当时,正值新四军缺乏经费,新四军军部遂决定利用陈子谷赴泰继承遗产的机会以叶挺军长秘书的名义为新四军筹集经费。1940年初,陈子谷抵泰,曾在曼谷耀华力路香海酒楼举行小型座谈会,介绍新四军抗日情况,得到与会爱国侨胞的支持,纷纷解囊捐钱给新四军。蚁美厚先生因为是陈子谷的亲戚,两人私下见面,陈子谷对蚁美厚先生说:“新四军在皖南前线浴血抗日,很需要医药,天冷还需要御寒衣物,您就捐献医药、卫生衣和其他衣物吧。”蚁美厚先生由于与抗日进步力量有密切的联系和接触,对新四军多少有些了解,他就捐一笔钱委托陈子谷到香港购买药品、卫生衣和其他衣物赠送新四军。这段话摘自《蚁美厚生平》,可见这件事在许多华侨中也是有一定影响的。

    2.为了抗日买枪,叶挺将夫人的陪嫁、岳父的养老金都搭进去。叶挺的义举感动到部属。新四军华侨陈子谷,要回泰国继承祖父遗产,叶挺即任命他当军长秘书,派他去泰国募集抗战经费。

父亲从泰国回来,就把继承的遗产20万元及募捐来的6万元,全部交给了新四军。他自己在部队中过着与战士们一样每月只有3元5角薪贴的简朴生活。这期间,新四军地区还成立了东南华侨联合会,父亲就是该会的主席。

皖南事变后,叶挺军长被囚禁在“上饶集中营”期间,仍关心着自己的部下,也包括父亲。他在《囚语》13段写道:“闻陈子谷君被俘,禁锢于离余八九里之山岩中。陈君本旅泰华侨富商之子,本为国家民族的血诚,回国参加抗战。彼善日文,担任本军对敌工作部职务,以一无党派立场之书生,或不免党狱折磨之苦矣。”叶挺军长痛惜自己的将士,在上饶集中营把自己随身的照相机卖掉,买了几件衣服分给了大家,其中送给了我父亲一条蓝布长裤。

在上饶集中营,父亲先后被关到七峰岩、李村、石地、周田村(特别训练班)、最后到茅家岭。对他这种顽固不化的囚犯,打入十八层地狱,层层重刑。

1942年日寇向浙赣铁路金华一带进攻,上饶集中营向闽北转移。被囚在茅家岭的新四军将士,在5人暴动委员会(父亲是5个委员之一)领导下,于5月25日举行越狱暴动,走进崇山峻岭找到我党在闽北的游击队。

微信图片_20200709122931.jpg

我的父亲陈子谷、母亲张雁

有一段故事鲜为人知,这是母亲告诉我的。当父亲越狱后辗转到上海找地下党,开始是想通过潮州同乡会的泰国华侨,先解决吃住问题,稳定下来再找党组织。偏巧见到一个潮州人的夫人是母亲的姑姑。父亲见到母亲,就把自己的底细和盘托出。母亲当时是上海地下党成员,听完父亲的情况,赶紧跟组织汇报。党组织联系到了陈毅同志,但是汇报的人把父亲的名字说成了“陈谷子”,陈毅同志说:“什么陈谷子烂芝麻,他要是叫‘陈子谷’,你们就把他给我带回来,要是‘陈谷子’就算了。”上海党组织确认是“陈子谷”后,母亲的上级要求她扮成夫人护送父亲。母亲就去跟外公说,我要和对象去解放区。女儿要嫁人这么大的事,做父亲的必须见人。外公听说父亲是华侨,又在日本念过书,见到本人也一表人才,十分高兴。外公是清朝最后一次科考的同进士,并被清政府委派到日本早稻田大学读书,回国之后由从政到下海做生意,一路顺畅,当时在上海、北京、天津、苏州、大连等地都有他的生意,还和一些政要有比较好的关系。外公跟父亲说:“你们别去解放区了,我给你们10万块钱,你们就留在上海做生意吧。”当然父母是不会同意的,他们再次选择抛弃享受富贵生活,双双离开上海,到了新四军军部。

新中国成立后,1956年父亲又将他在泰国分到的最后一笔遗产折价近4万元人民币,全部作为党费交给中共北京市委。

从资产价值来看,不要说1941年父亲捐给新四军的26万元,就是1956年父亲上交的近4万元党费,如果按当时的房价,估计买几座四合院是没问题的(我记得1973年,我哥跟母亲说,有人3000元要卖给我们新街口的一座四合院)。那时候如果把这4万元钱留下来,再买些房子,估计到现在我家怎么也有亿万资产了吧。可母亲说,我们家都是无产阶级,哪能买房产呀!这就是父亲母亲的价值观!

以前我常想,为什么叶挺军长对父亲那么赞赏,给予他那么高的评价?为什么很多新四军老战士把父亲捐款作为佳话相传?为什么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各地的廉政教育馆把这个题材放在重要位置?抗战时期捐款、捐粮等等的人比比皆是,华侨回国抗日的将士也很多,父亲捐的不一定是最多、也不一定是最重要的一笔,可那么多的赞誉究竟是为什么?

寻访之后我终于明白了,因为父亲不仅是爱国华侨,也不仅仅是捐了款,他是为了救国救民,将他的全部毫无保留地献给了新四军的事业!这是一个爱国赤子捐出他可以享受荣华富贵和可以继续升值的全部家底。父亲走了与荣华富贵相反的道路,将自己完全彻底地投身于革命,真正是视荣华富贵“如浮云”!这种精神,多么需要坚守和弘扬啊!!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