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
    • 七一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2)纪念新登战役胜利七十五周年

  • 时间:   2020-06-25      
  • 作者:   张建华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173

攻坚歼顽的新登战役

1945年5月,新四军苏浙军区执行党中央发展东南的战略决策,部署第四纵队两个支队渡富春江与第二纵队(浙东纵队)会师。由十一支队先渡江,接着十支队渡江。为防范国民党顽军挑起事端,派一纵队一支队、三纵队七支队在富春江以北地区接应。派副司令员叶飞随十支队渡江去浙东,以副司令名义统一指挥浙东、浙南部队。5月19日,四纵队十一支队在第二纵队的接应下,在富阳县的汤家埠顺利渡过富春江后,叶飞立即率领四纵十支队从孝丰出发,向富阳前进,准备接着渡富春江。

然而,当叶飞率领四纵队十支队到达临安、新登、富阳三县边界地区时,顽军情况有了较大的变化。顽军第七十九师在我四纵十一支队渡富春江前后全部进占新登地区,大肆构筑碉堡,切断了我浙西与浙东的联系通道,使要接着渡江的四纵队十支队行动受阻。苏浙军区为控制富春江两岸,确保浙东浙西联系畅通,决定集中一、三、四纵队的3个主力支队及一纵特务营,在叶飞的指挥下,乘顽军七十九师立足未稳之际予以打击,占领新登县城,打破顽军的部署。这就是著名的“新登战役”。“新登战役”是新四军在渡富春江途中被迫发起的反顽自卫战,进而拉开了浙西第三次反顽自卫战的序幕。

微信图片_20200624112530.jpg

 新登战役经过要图

5月下旬,一纵一支队、三纵七支队、四纵十支队及一纵队特务营等参战部队,从临安县境出发,分三路向以新登县城为目标发起攻击。右翼为四纵十支队,由临安三口进入新登境内,经何阜殿向永昌攻击前进;左翼为三纵七支队,从临安翻桃花岭进入富阳县境内,经下台门抵铁坎,再经肥皂村、大墓庙、上唐,进攻方家井顽军;中路为一纵一支队,从临安翻青树岭过富阳县的徐家坞、铁坎,再经新登县的邵家、骆坞殿边,向大岭、小岭顽军发起进攻。29日傍晚,新登战役打响。新四军采用夜战和集束手榴弹摧毁碉堡,经过三个整晚的激战,就攻克了新登县城北面外围顽军的所有据点,于6月1日攻到新登城下。指挥部向一纵一支队下达攻克新登县城的命令后,担任主攻的一支队二营,选择北门为突破口,于1日晚,发起攻城。

顽军在新登城内驻有一个加强营的兵力,企图依仗碉堡、坚固的城墙等地理优势负隅顽抗。一个多小时的攻击,双方还胶着着。二营速调来重机枪想压制敌堡火力,在架设时不幸踩响了敌人埋下的地雷,枪毁,人员伤亡重多。二营集中所有火力封锁敌火力,掩护架人梯的方法攀登城墙,终于在2日凌晨攻克了新登县城。

微信图片_20200624112606.jpg 

新登中学内小黄山上的“新登战役遗址”纪念园。

微信图片_20200624112614.jpg 

纪念园中的烈士名录

顽军第三战区前敌指挥、第二十五集团军总司令李觉,闻失新登城,一面令七十九师拼死抵抗要夺回新登城,一面命令突击纵队第一队从分水赶来驰援新登。6月3日上午,顽突击一队赶到新登,在西山村设立司令部,即对我军展开反扑。突击一队是国民党军中的精锐部队,全部美械装备,自动武器多,辖5个战斗营及工兵连等直属分队,每个营辖步兵四个连及重机枪连和迫击炮连,一个营约千人,突击一队相当于一个小团。6月3日上午,一纵司令员王必成正在与一支队的支队长、政委等领导研究下一步破敌部署时,忽有报告虎山前线今敌火力异常。一支队政委罗维道知道支队长刘别生正患病,便主动立即赶赴前线指挥。午饭后,放心不下前线战况的支队长刘别生,便带着有关人员也赶往虎山前线指挥。当刘别生在虎山北麓骑马石附近柴丛中观察敌情时,不幸被顽军机枪击中,在送往新登的途中壮烈牺牲,是年不满30周岁。指战员们抱着为刘支队长报仇的怒火,一次次地击退顽军的疯狂反扑。

       见面前的敌情有了变化,叶飞令四纵十一支队速渡富春江返回新登准备参战。为打击顽军的嚣张气焰,是日晚上,新四军发起夜袭西山、桃花岭、大湾岗战斗。经激战,一夜三捷,捣毁了西山村突击一纵队司令部,副司令王理真受伤,司令胡旭旴侥幸逃脱。此时,从缴获的文件和俘虏口供中获知,国民党第三战区已作出大举向我进攻的部署,已调集15个师45个团,总兵力5.7万余人,形势非常严峻。如何迎敌,在哪里反击顽军,叶飞召集王必成、陶勇、廖政国三位纵队司令员开会研究。最后因新登地区不利于我发挥运动战,决定放弃新登、临安,大踏步后退,诱敌深入,寻机再战。6月4日晚,新四军以四纵十一支队为断后,主动地、有计划地撤离了新登。

新登战役,我新四军战胜了兵力近三倍于我,武器装备更胜于我的顽军19000余人,共摧毁顽军碉堡300余个,歼灭顽军七十九师一个团及“突一队”两个多营,俘顽军719名,毙、伤顽军1500余名,缴获迫击炮两门、重机枪15挺、轻机枪45挺等大批弹药、军用品。我军也付出了血的代价,计受伤638名,牺牲一支队支队长刘别生等查到姓名的烈士270余名。

 

      新四军苏浙军区首长巧妙地利用紧急撤离新登的行动,不断制造我军是溃退的假象,让顽军认为我军真的是伤亡惨重,溃不成军了,在孝丰部署了第三次反顽自卫战。6月19日至23日夜,我军对顽突击一队、七十九师、突击二队实行了穿插分割,继而将他们各个击破,取得第三次反顽自卫战的胜利。此役,其毙伤七十九师参谋长罗先觉,五十二师副师长韩德考、突击一队司令胡旭旴以下3500余人,俘虏了2800余人,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彻底粉碎了顽军聚歼我苏浙军区主力、驱逐新四军出江南的狂妄企图。

新登战役显示了富阳、新登两县人民,在中共富阳县委、县抗日民主政府的宣传、发动下,对新四军抗日的坚定支持。两县人民积极投身支前,做向导、挑粮食、运弹药、救护伤员,还有一批爱国青年加入了新四军。两县人民为新登战役的胜利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微信图片_20200624112952.jpg

上云山,一营教导员江淦衡烈士在此牺牲。

山前的工厂是曾经支援一支队粮食的陈姓保长的后人,在刘别生烈士的儿子刘新帮助下建立的。如今是当地的明星企业利税大户。

2020年6月10日撰稿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