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
    • 七一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陈谢兵团挺进豫西始末

  • 时间:   2020-06-24      
  • 作者:   军旅警营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519

1947年6月,全国解放战争形势处于巨大变化的前夜。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已经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具备了由内线作战转入外线作战,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的条件。

蒋介石为了摆脱困境,调集精兵强将,重点进攻山东和陕甘宁解放区。其中,国民党军集中34个旅共 25万人,由南、西、北三面进攻陕甘宁解放区,延安的形势异常严峻。

微信图片_20200624111020.jpg

针对蒋介石集团的兵力部署,中共中央果断实行“中央突破”的方针,并迅速作出了“三军配合,两翼牵制”的战略部署。三军配合是:由刘伯承、邓小平指挥晋冀鲁豫野战军4个纵队实施中央突破,直趋大别山;由陈毅、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6个纵队及特纵组成一个兵团,在豫皖苏地区实施战略展开;由陈赓、谢富治指挥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第九纵队和第38军挺进豫西,在豫陕鄂边界地区实施战略展开。这三路大军以“品”字形阵势,互为犄角,机动歼敌。两翼牵制是:以彭德怀指挥西北野战军出击榆林,调动进攻陕北的敌人北上;以许世友、谭震林指挥由华东野战军4个纵队组成的东线兵团在胶东发动攻势,继续把进攻山东的敌人引向海边。

中共中央的战略决策标志着,人民军队在国内战争中长期处于战略防御地位的局面由此结束,全国性的战略进攻由此开始。

微信图片_20200624111034.jpg

陈谢大军强度黄河后挺进豫西,图为部队在过伊河

按照中共中央的部署,刘(伯承)邓(小平)大军率先行动。1947年6月30日夜,刘邓大军主力12万人突破黄河天险,挺进中原,千里跃进大别山,拉开了战略进攻的序幕。

就在这个历史时刻,晋冀鲁豫野战军四纵司令员陈赓奉中央命令,到达中共中央临时驻地——陕西靖边县小河村,参加中共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亦称小河会议)。此次会议进一步明确战略进攻的主要突击方向是中原,并作出新的部署: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后,以大别山为依托,纵横江淮河汉之间,威胁南京、武汉;陈(毅)粟(裕)大军进入鲁西南,突入豫东,依托山东作战;陈赓兵团则趁胡宗南陷在陕北,豫西敌军处境不利之机,以雷霆万钧之势,南渡黄河,挺进豫西。三路大军密切配合,在黄河以南、长江以北、西起汉水、东迄黄海的中原大地上,向敌人展开大规模的进攻。

对于陈赓大军挺进豫西,毛泽东同志作了重要指示:刘邓大军主力挺进大别山,搞得敌人手忙脚乱,到处调兵去堵;胡宗南又被牵在陕北,陷入绝境。豫西敌军不多,是个空子,师出豫西是有战略意义的。进去以后应当放手发展,东向配合刘邓、陈粟,西向配合陕北,东西机动作战,大量歼灭敌人,开辟豫陕鄂根据地。毛泽东还向陈赓讲了“破釜沉舟”的故事,鼓励陈赓以“破釜沉舟”的决心,打到豫西去。

根据小河会议的决定,中央军委于7月27日发出指示:“陈谢兵团组织前委,以各部首长为委员,陈(赓)谢(富治)韩(钧)3人为常委,陈赓为书记,谢富治为副书记。”同时决定:陈赓部队由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纵队(辖第10旅、11旅、12旅、13旅)、第九纵队(辖25、26、27三个旅和一个炮兵营)、第38军(辖17师、55师)及太岳军区第22旅组成,共8万余人。

陈赓部队组建之后,毛泽东又找陈赓谈话,关心地询问挺进豫西的困难,进一步帮助陈赓下定决心,夺取胜利。毛泽东指出:“现在豫西人民遭受封建势力和国民党的残酷统治,灾难沉重。你们去到那里要好好发动群众,依靠群众,把人民革命的高潮推动起来,这就一定能胜利。”

 一个伟大的战略决策,关系着全国的战局,促进着豫西的历史变革,决定着豫西人民的命运,牵动着豫西人民的心。

8月初,陈赓返回太岳,在山西阳城召开的兵团前委扩大会议上,传达了中央军委扩大会议精神和毛泽东主席的指示,讨论了渡河的部署,研究决定了挺进豫西的方案。兵团前委扩大会议后,陈赓立即到达四纵司令部驻地——山西省翼城县,一面了解部队的思想状况,一面部署渡河的各项准备工作。

经过一段时间的充分准备,万事俱备。各部队和干部大队整装待发,只等命令下达。8月10日前后,出发在即,各部队先后召开了挺进豫西的誓师大会。1947年8月12日,陈谢大军各部队分别从驻地出发,开始了挺进豫西的伟大进军。8月20日左右,东路左纵队如期到达济源县长泉渡口附近;西线右纵队也按时到达平陆茅津渡口附近地区。至此,从洛阳到陕县的300里黄河地段,已完全在解放军的控制之下。

8月22日夜和23日拂晓,陈谢大军各部队先后发起了渡河作战。西线右纵队冒着狂风暴雨和惊涛骇浪,以隐蔽的动作,在茅津渡以东的马家河底河段,于22日20时开始偷渡。这一天,从早到晚,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河水暴涨。入夜由太岳22旅组建的两支渡河突击队,冒雨抬着油布包到黄河岸边,几十架油包布首尾相接,像一条金色巨龙,一字排开。他们正根据旅部的命令,决心趁河水暴涨,敌人防范松懈之机,以偷袭加强攻,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晚上8时,旅部下达了起渡命令。第一批渡河的十几架油布包载着100多名突击队战士,一个个像脱疆的野马,飞向河心。老艄公稳稳掌舵,战士们镇定自若,迎着风浪,奋勇前进。伫立在北岸的指战员和将要跟进的各个梯队,沉静而又焦急地等待着对岸的消息。

十几分钟后,南岸登陆地带火光闪闪,紧接着传来了枪炮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不一会儿,解放军即突破敌军河防阵地,占领南岸,并向纵深发展,突击队员立刻在马家河底山包上,燃起渡河胜利的信号。北岸渡河大军(38军和22旅)在一片欢呼声中,一队接一队渡过黄河,踏上了三门峡的土地,进逼陕州城。继西线部队渡河之后,东线左纵队各部也在23日拂晓从垣曲至济源间各渡口渡过黄河,进入新安县。

在陕州河段守护河防的国民党官兵看来,豫西黄河沿岸地势凶险,水流湍急,黄河就是他们的“天然屏障”。又逢河水暴涨,波涛汹涌,渡船困难,黄河天险是“万无一失”。然而,这些在敌人看来是不可逾越的困难,一个个都被人民解放军征服了。

当陈谢大军一举突破黄河天险,国民党陕县河防队还在梦中,一个个当了俘虏。正在南关携同姨太太看戏的河防队长芦涌泉听到报告,呆若木鸡,不知所措。

人民解放军在东起洛阳、西至陕州城的300里地段,全部渡过黄河,并向纵深发展。它像一把钢刀,直插蒋介石集团在豫西的战略要地。

强渡黄河天险胜利标志着陈谢大军进军豫西的成功,揭开了人民解放军解放豫西的帷幕。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