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
    • 七一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一)中国共产党的航空梦

  • 时间:   2020-05-17      
  • 作者:   东北老航校研究会      
  • 来源:   密山市东北老航校纪念馆     
  • 浏览人数:  8239

为了迎接今年“5•18国际博物馆日”,密山市东北老航校纪念馆和东北老航校研究会携手,联合推出《老航校文博》线上系列展览,2020年博物馆日的主题是“多元和包容”,“东北老航校纪念馆与东北老航校研究会”携手相牵,彼此包容,资源共享,呈现更加多元化的展览内容。

中国共产党早在建党初期,就敏锐地意识到航空救国和建立空中武装力量的重要性,在人民军队尚未诞生之前便开始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培养航空人才,为创建人民空军做准备。经过25年漫长而艰苦的奋斗历程,终于在1949年8月成立了航空战斗部队,十月参加了开国大典的空中阅兵,并于11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宣告成立。回顾这段苦难辉煌的建军之旅,我们发现中国共产党针对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主要采用了三种不同的建军途径或策略:

创建空军三大途径1.借巢育鹰 、2.筑巢育鹰  、3.化敌为友。

微信图片_20200517093409.jpg 

  一,借巢育鹰

  一个“借”字体现了共产党在弱小时期面对强敌所展现的高度智慧和高超的斗争艺术,就是借助友邦或敌方的航空学校为平台,为我培养航空人才,先后派出多批人员进入不同航校,既培养了人才又在敌要害部门安置了潜伏人员:

 第一批:1924年,中共派共产党员刘云、冯达飞、万鹏、郭一予等人和进步青年唐铎、王翱、王勋进入国民党广东航空学校第一期学习飞行,1925年被送到苏联深造。 

 第二批:选派共产党员常乾坤、徐介藩、李乾元等人赴广东航校第二期学习飞行。1926年5月派他们去苏联学习航空。同年刘云等人发展唐铎、王翱、王勋加入中国共产党。

 第三批:1927年4月,选调在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的党团员王弼、岳少文、蒋余材、罗国器、饶均等12人进入苏联空军航校和地勤学校学习。

 这些同志是大革命时期派出的最早学习航空技术的同志,由于大革命时期后的残酷环境,部分同志为中国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如刘云,冯达飞,李乾元等同志,李乾元同志还是作为苏联航空志愿队的飞行员,在与日本人的空战中牺牲了。部分同志根据组织的安排,赴新的岗位继续战斗。还有个别人叛变革命,如王叔铭。最终前三批派往苏联学习航空技术的同志中王弼,唐铎,常乾坤三人成为终生为中国航空事业工作的种子。

第四批:1935年9月,从在苏联学习的中国学员中选派共产党员刘风、王连、李凡、王春、刘武、孙毅卿等7人,进入苏联契卡洛夫航校学习飞行。郑德同志于1930年入广东航校学习,1935年入党。

 第五批:1936年- 1938年前后,中共地下党安排魏坚、吴恺、梁帮和、杨劲夫、张开帙、郭佩珊、顾光旭等人秘密考入国民党成都、南昌、中央航校学习飞行和航空机械。

 第六批:1938年2月,从延安抗大挑选4名、摩托学校选派14名八路军干部和西路军余部25人,共43人,进入新疆军阀盛世才的航空队学习航空技术。

 第七批:在以后的各个不同时期还陆续派出或吸引进步青年参加国民党各个航空学校学习航空。

  二、筑巢育鹰

  一个“筑”字体现的是中国共产党独立自主创建航空学校,开展航空教育的活动。这个过程历了三个阶段:

 1)1938年9月中共迪化八办航空训练班的成立。

周恩来同志特别指派我党有飞行资历的地下党郑德同志带领有特殊使命的社会部人员赴新疆盛世才航空队工作学习。郑德担任了八办航空班班长。

开办航空训练班原是不得已的事,是被新疆军阀盛世才逼上了梁山后,在迪化八路军办事处组织起来的学习航空技术的单位。

原因是:1937年5月西路军余部400余人到达迪化(现新疆乌鲁木齐)后,我党时驻共产国际代表陈云、滕代远等人接到中央援接西路军残部的任务后,立即与新疆军阀盛世才协商,将这400人换上盛世才的军装,由盛世才发军饷,改编成新兵营并逐步安排进盛世才的部队、军校学习各种军事技术。当时盛世才有一支航空队,有十几架苏联飞机机。陈云、邓发从新兵营挑选了吕黎平等25名同志,陈云回延安后又从延安抗大抽调严振刚等四人4人,摩托学校夏伯勋等18名干部共同进入新疆航空队学习飞行和机械维修,1938年3月3日开学。中共又从延安派出第二批人去新疆学习航空,共选派了17人。据吴元任将军回忆,他们一行17人乘车从延安出发,到达西安七贤庄八路军办事处后经过筛选,淘汰了11人,只剩下6人到达迪化,他们是:吴元任、李春华、林征、周元清、叶远枝、任平。

此时,两个在人民空军建军史上的重量级人物也来到迪化。

王弼:(1899.8.3~1977.8.31)生于江西永修流坽村。1923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0月赴苏联莫斯科,入中山大学学习。1927年9月起先后进入列宁格勒空军地勤航空学校和莫斯科茹可夫斯基空军学院工程系学习,期间曾在苏联空军部队工作,历任少尉、上尉机械师、准校工程师。      

常乾坤:1925年入黄埔军校三期学习,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考入广州航空学校,任区队长,同年赴苏联,先后入红军中级军事航空理论飞行学校和航空领航员学校学习。毕业后任苏联红军独立大队中尉领航员、准校领航主任。1933年入苏联茹科夫斯基空军学院航空工程系学习。

这两位大革命时期入党的老党员,在苏联各级航空学校及空军学习、服役12年之久,是我党长期重点培养的红色航空专家。当日寇的铁蹄践踏中华大地之时,当日寇的铁蹄践踏中华大地之时,他们怀揣航空救国之心,强烈要求回国参加抗日斗争,用平生所学帮助共产党建立强大的空中武装力量。中央原来打算把他们二人派进盛世才航空队担任教官,可是遭到盛世才的百般拒绝而未能进入航空队工作。盛世才虽然表面上伪装进步,但暗地里对共产党一直心存芥蒂。平时对中共学员严密监视,不许宣传共产主义;不许发展党的组织;在航空队学习的43人都是用化名学习。他们在盛世才的极限施压下没有言论和行动自由,盛世才想停飞就停飞,中共学员完全没有话语权。中共驻迪化八路军办事处要求派第二批人员进入新疆航空队学习的要求,同样遭到盛世才的断然拒绝。无奈之下邓发只好在中共中央驻新疆办事处将从延安和苏联到迪化的同志组成航空训练班,让他们边学习边等待时机,争取进入新疆航空队。1938年底,李凡、王琏、王春从苏联航空学校学成归来,也编入航空训练班。1939年5月上旬刘风从苏联航校毕业也来到迪化,这时的八路军办事处云集了从苏联回来的王弼、常乾坤、李凡、王琏、王春、刘风等航空专业人才;从延安来的郑德、林征、吴元任、周元清、叶远之、李春华、任平、王占山航空干部和学员等文化素质较高的精兵强将。

在八路军驻迪化办事处航空训练班里。由郑德担任班长,王弼任党支部书记。常乾坤、王弼担任航空理论教员,在中共驻新疆代表处的直接领导下独立自主开展航空教学工作。由此,在我党我军的历史上开天辟地第一回,掀开了“筑巢育鹰”的第一页。

这里需要详细介绍一下郑德同志的革命历程。

郑德:1927年在广东航空学校第五期学习飞行,1932年参加128淞沪抗战,作为宣侠父梅龚彬的地下党成员,曾担任联络叶挺的工作,曾在延安摩托学校、抗大担任过教员。1937年到香港为新四军购买器材时认识黄杰(郑德牺牲后,黄杰和徐向前结婚组成家庭),经组织批准与黄杰同志结婚,生有一子。

微信图片_20200517093422.jpg

 郑德 黄杰合影

微信图片_20200517093430.jpg

黄杰母子 

由于他早年学习过飞行,又有丰富的隐蔽战线斗争经验,所以,周恩来亲自点将派郑德担任新疆八路军办事处航空训练班班长。从第二批进疆人员的经历和选拔标准来看,与第一批18人是不同的,显然中央另有深意。

办航空训练班是由共产党自己培养的航空专家开班授课,一切都得从零开始。首先是缺乏教材,从苏联带回来的教材极其有限,只好千方百计地搜集各种航空资料,经阅读整理后一边翻译,一边编写。常乾坤编译的有,《飞行原理》、《空中射击学》、《空中领航学》。王弼编译了《航空发动机原理》等教材。这些教材资料日后在延安开办航空工程学校、东北成立民主联军航空学校(东北老航校)甚至人民空军成立后初建的航校都长期沿用了这批教材,在航空教学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迪化八路军办事处航空训练班,成立两年多时间,虽然只进行了航空理论学习,由于没有飞机和机场等等必要的物质条件,无法开展飞行实际操作,最后分批撤回延安。但是这些同志大多数成为新中国航空事业的骨干。

微信图片_20200517093437.jpg

1940年中期至11月,航空班学员、干部分别撤回延安。郑德、王弼、常乾坤、刘风、王琏等人回延安时,由郑德等人乘车先行出发,结果被国民党查扣。郑德、李凡被反动派残酷杀害。王天趁敌不备逃回延安,王春不知去向。郑德李凡等人的英勇牺牲是我党在空军创建前的又一重大损失。郑德牺牲时留有遗书给黄杰,“勤于革命,事业勿懈,则我虽死犹生”。黄杰后来与徐向前结为伉俪。

微信图片_20200517093445.png

蒋介石手谕原件

微信图片_20200517093452.png

蒋介石手谕誊写件

  

八办航空训练班虽然只是理论学习,但它一改从前“借巢育鹰、借鸡下蛋”的被动做法,开创了中共独立自主开办航空教学的先河,培养了一批航空人才,是一次伟大的航空教育实践。

八路军新疆航空班是完全在中共领导下,由自己培养出来的中共航空专家任教,组织和开展航空教学。从苏联航校刚毕业的中共航空人员这次是在中共的航空专家教授下又对航空理论进行了的系统再学习,使他们的知识水平得以新的提高。延安来的八路军学员也学习掌握了一些基本的航空理论知识,为以后在东北老航校的学习和飞行打下了重要基础。在东北航校打破常规,直上“九九”高练机首飞成功的学员就是曾在八路军新疆航空班学习过的八路军学员吴元任。八路军新疆航空班虽然时间不长,人员不多,没有飞行条件,缺乏飞行实践,但它的意义很大:它集中了中共十五年来派往苏联学习航空的四批航空人员所留下来的全部航空精英;从以前我党一直是“借巢育鹰”,借助外界航校条件外派人员学习航空,这次是“筑巢育鹰”,独立自主创办航空教育组织,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培养航空人员;我们自己的航空专家积累和撰写的航空理论教材也为以后的延安航空工程学校和东北老航校的建设做出尝试,奠定了重要基础条件。航空班的常乾坤、王弼和刘风、王琏、林征、吴元任在后来中共成立的系列航空组织机构中,在东北老航校和空军建设中都成为核心领导成员和重要骨干。王琏后来成为朝鲜空军上将司令,王田回朝鲜任朝鲜空军参谋长。是新中国航空教育事业的一个起点,是我军在通往空军航校教育征途中迈出的第一步。

    2)筑巢育鹰第二阶段

    1941年3月10日安塞第十八集团军工程学校。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亲自认命由从苏联学习回国的王弼任校长,从部队选拔重要指挥员丁秋生任政委。从八路军各部调集教员学员100余人。在安塞郊区附近找到一排窑洞并作为航校的校址。

微信图片_20200517093500.png

八路军总司令部旧址——筹备航校的地方

 

接着,他们又选定延安至安塞之间一块称为“小扁沟”的平地作为机场。王弼、常乾坤亲自翻译并编写教学大纲。航校沿用了在新疆迪化编写的教材,又新编写了《空气动力学》、《轰炸学》等教材。同时着手选调学员。学员需具备三个条件:一是中共党员,具有3年以上军龄,政治表现好;二是具有高小以上文化程度;三是身体健康。最终从八路军120、129师招收100余名战斗骨干作为学员。刘玉堤、马杰三等人就是这时被选调的。这个学校后因为苏德战争爆发,苏联无暇顾及而停办,但是工程学校的学员干部最终保留下来,成为东北航空学校的骨干。

 3)筑巢育鹰第三阶段

 1946年3月1日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

 东北老航校成立后不仅在编制序列、组织架构上延续传承抗大体制,更重要的是在政治思想方面全面传承抗大的红色基因并在建校创业的艰难岁月里发扬光大,形成了“团结奋斗,艰苦创业,勇于献身,开拓新路”独具特色的老航校精神。  

(此专题待专门论述)

  三、化敌为友我军瓦解敌军,化敌为友的政治工作原则,在人民空军建军道路上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共产党强大政治攻势和政策感召下大批汪伪空军、国民党空军、日本航空人员倒戈、起义,投奔光明。起义行动直接带来航空技术人才以及航空器材。在人民空军初创时期,国民党空军系统共有4000余名官兵、两航起义员工2000余名、128架飞机起义,为成立人民空军奠定了技术人才和物质基础。其中有

1)1945年8月20日蔡云翔等人驾机起义,带来八路军第一架飞机。

2) 1945年10月成立沈阳航空队,成建制的收编日本归降的航空技术人员300多名。

3)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空军上尉飞行员刘善本驾机起义,被任命东北老航校副校长。

4) 1949年开始行成国民党空军的大量起义,11月9日在党中央周恩来同志领导下,军委航空局和香港地下党策动两航起义,12架民航客机飞抵北京、天津。

密山市东北老航校纪念馆

东北老航校研究会

(整理发布)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