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大图
    • 九月大图2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第六次会员大会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三)八路军三大主力在山西

  • 时间:   2020-01-07      
  • 作者:   山西日报      
  • 来源:   黄河新闻网     
  • 浏览人数:  4462




微信图片_20200104094906.jpg

  微信图片_20200104094842.jpg             

  保卫娘子关战役

蒙定军,时任第38军第17师参谋处第三科副科长

九月中旬,日本侵略军以三个师团八九万兵力沿平汉铁路两侧向南进犯,部署在保定以北平汉线上的孙殿英部一触即溃。此时,平汉铁路前线总指挥刘峙乘火车仓皇南撤到豫北,华北前线部队,指挥无人,蒋介石命第五十二军军长关麟征为临时指挥官,指挥张耀明的第二十五师、郑洞国的第二师和赵寿山的第十七师坚守保定,第十七师布防于保定以北之漕河防线,但一部分兵力分割给友邻部队使用。日军首先向第十七师阵地进攻,经过激战,阵地反复易手,敌不能前进。敌人遂兵分两路向第十七师的左翼友邻部队防地进攻,阵地被突破。关军两师南撤,九月二十四日保定失守,第十 七师与关麟征失去联系,且有被日军包围之势,赵寿山师长与旅、团长研究之后,撤至阜河一线继续阻击敌人,并与敌展开白刃格斗。两次战斗毙伤敌数百人,自己也有重大伤亡。

十月初,沿平汉线南犯之敌,在进攻石家庄的同时,以一部兵力西进,企图夺取娘子关,与由晋北南下之敌会攻太原。此时,保卫娘子关对于稳定华北战局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当时在娘子关一带有孙连仲的第二十六路军、冯钦哉的第二十七路军和曾万钟的第三军。第十七师奉命归冯钦哉指挥,但冯指挥部位置不定,电台无法联系。蒋介石派黄绍竑为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担任娘子关前线指挥官。当时,奉阎锡山、黄绍竑命令,第十七师防守娘子关、旧关一线。由于日军向西推进的速度较快,与我向娘子关前进的第十七师距离较近,赵师长接受防守娘子关外围的任务后,即率领部分兵力主动出击,敌在获鹿附近滞留了两天。第十七师趁此机会在雪花山、乏驴岭一带进行了部署。娘子关外围没有既设防御工事,雪花山、乏驴岭又均为石山,构筑工事困难,只能用麻袋装土做成掩体,在拥有优势装备的日军进攻面前,第十七师的防御任务是十分艰巨的。

左翼为第一○二团第二营向井陉县城实施佯攻。中路在第一○一团张桐岗团长率领下,于雪花山麓(石板片附近)与敌增援部队一千余人相遇,我趁敌正在休息,立足未稳,立即发起冲锋,官兵奋力冲杀,白刃肉搏,毙敌尸横遍野,敌不支,向东奔窜,我跟踪追歼。至午夜,我连下施水村、板桥、朱家川、井陉南关车站。缴获大炮、机枪、骡马及战利品很多,其中山炮、野炮有数十门。正当我军在井陉车站扫荡残敌,清理战场时,忽报敌已占领雪花山阵地,并以强大炮火向井陉车站猛射,已逃窜之敌也反扑过来,对我出击部队十分不利。在此危急时刻,赵师长立即调集出击部队,向占领雪花山之敌发起反攻。至十四日拂晓,敌继续向雪花山增加兵力,我伤亡逾千,且火力弱,仰攻不易,而敌机亦不断向我前沿阵地扫射轰炸,我军遂向乏驴岭转进。十四日晨,赵师长将防守雪花山疏虞的第一○二团团长张世俊就地处决,以正国法。在坚守雪花山战斗中,第一○二团共产党员、连长张登弟坚守阵地,英勇奋战,全连壮烈牺牲,无一生还,英雄事迹,可歌可泣。

至此,第十七师在井陉、雪花山、乏驴岭面对日寇精锐部队,浴血奋战了九昼夜,为保卫太原赢得了时间,同时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此时,全师旅以下指挥干部仅剩旅长一人、团长二人、营长以下干部不及三分之一,士兵仅剩三千多人。已处于不补充难以再战的地步,赵师长曾五次迳电蒋介石请求补充,只答复“应听候阎、黄正副司令长官指示办理。”阎锡山明知第十七师损失奇重,不但不给补充,反而借补充之名,要将第十七师之炮兵营归他所有。后经赵师长据理力争,阎才放弃了扣留炮兵营的企图。第十七师在指挥乏人,战斗兵员极少的情况下,不但得不到补充,反而再次受命担负掩护其他部队后撤的任务。第十七师为了纪念雪花山和乏驴岭战斗,以后成立了一个剧团,名为《血(雪)花剧团》,并编了一首战歌,歌词是:“我们在乏驴岭上,誓与阵地共存亡,我们在雪花山上,血花扶着我们的刀枪,井陉车站夺大炮,娘子关外毁车辆”以鼓舞士气。

此次战役,由于指挥混乱,有的部队消极怯战,不能紧密配合,且单纯防御,死守阵地,没有取得应有的战果。第十七师由于抗战坚决,作战勇敢,将士伤亡奇重。该师开赴保定前线时,一万三千多人,娘子关战役后,仅剩三千多人。

摘《晋绥抗战》,中国文史出版社,1994 ( 2000-04-10 )


                                       太原会战


综述(一九三七年九月至十一月)


太原会战包括有:天镇战役、平型关战役、忻口战役、娘子关战役、太原保卫战。

中国方面第二战区以各一部在蔚县、平型关间及天镇、阳高进行抵抗,以主力在大同附近集结,准备在聚乐堡与日本侵略军决战。日军自九月五日向西进攻至二十四日,仅二十天,便占领了天镇、阳高、大同、集宁各城市和大片地区。天镇作战失利,追查责任,第六十一军军长李服膺伏法。

日军蒙疆兵团之一部于九月二十一日陷商都、丰镇,续向集宁进攻,其主力攻陷应县、山阴、左云、右玉、平鲁、凉城等地,再向内长城线进攻,以策应第五师团作战。二十八日突破茹越口,中国守军第二零三旅旅长梁鉴堂殉国。日军进陷繁峙,威胁平型关守军后方,第二战区各部遂于三十日夜撤向五台山、代县之线,平型关战役结束。

日军主力于十月八日后相继攻陷崞县、原平,十三日开始向忻口阵地攻击。中国军队坚守阵地,进行反击,激战至十四日,第二十一师师长李仙洲负伤,独立第五旅旅长郑廷珍及继任李继程接连阵亡,至十六日,前总指挥兼第九军军长郝梦龄、第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麒壮烈殉国,官兵伤亡极重,战势呈胶着状态。

日军陷石家庄后,长驱南进。仅以其第二十师团之一部向娘子关进攻,策应其第五师团之攻势。十一日后进攻井陉、砭驴岭,中国守军第三十八军第十七师迎击。十四日突进苇泽关、旧关,被第一军团、第三军包围,消灭甚多,困守数据点,赖空投补给。惜中国军队火力不足,未能将其全歼,围攻至二十二日,日军仍负隅顽抗。

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命傅作义守卫太原。忻口各部队为免于被围,于十一月二日夜开始撤退,转移太原北郊,终以东山失陷,乃渡汾河西撤。娘子关方面撤下部队到达太原,日军已对太原形成包围,只好分路南移或西渡汾河。

参加太原会战的中国军队,于会战结束后,其第十五军、第十七军等部转进于晋东南高平、阳城等地;其第十四军、第十四军团等部转进于翼城、沁水一带。晋绥军各部转进于晋西山岳地带,与日军继续进行不间断的战斗,直至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为止。

八月二十日阎锡山被任命为第二战区司令长官。

八月二十五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布《关于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的命令》。

八月三十日第八路军先头部队第—一五师一部在陕西省韩城县芝川镇渡过黄河,开赴抗日前线。

九月三日日军混成第十五旅团侵入山西省天镇县永嘉堡。

九月五日日军向天镇中国军队开始大规模攻击。

九月七日中国军队第六十一军第三九九团坚守天镇县城。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和彭德怀、徐向前等到代县太和岭口与阎锡山会晤。日军越过天镇县城西进。

九月十一日第八路军改称为第十八集团军。日军占领天镇县城。

九月十三日日军独立混成第一旅团占领大同。中国军队各部均向内长城城转移。日军突击广灵洗马店中国军队第七十三师防线。

九月十五日晋绥军独立第三旅章拯宇在广灵、灵邱交界处的白旷、苟庄子一带阻敌前进。

九月二十日日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第四十二联队占领灵邱。

九月二十二日日军第二十一旅团向平型关、团城口发起猛烈攻击,遭到中国守军的顽强抵抗。日军第二十一联队从浑源到达羊投崖,受到中国军队阻击。

九月二十四日第七集团军总司令傅作义到达东山底村,协助杨爱源指挥平型关作战。杨爱源、傅作义与第八路军第—一五师高参商定,由第七十一师配合第—一五师攻击平型关之敌。

九月二十六日日军第二十一联队脱离棚子沟战场,向平型关转进,以支援在平型关正面未能取得进展的第二十一旅团。在蔚县的第四十二联队主力亦于当日到达平型关正面投入战斗。预备第二军郭宗汾部受到团城口、鹞子涧、东西泡池日军的压迫,退回速回、涧头北山。傅作义受命指挥平型关中国军队作战。

九月二十八日阎锡山行营由太和岭口移驻繁峙县童子崖村。日军第二十一联队加入平型关正面攻击部队。日军混成第十五旅团攻占茹越口,第二零三旅旅长梁鉴堂力战殉国。独立第二旅驰援不及,日军进占铁角岭。日军混成第一旅团占领朔县。中国军队程继贤第四三四团在攻占鹞子涧的战斗中,全团自团长以下千余人壮烈殉国。

九月三十日日军混成第十五旅团占领代县。阎锡山令平型关及内长城线中国军队全线撤退,并命令王靖国第十九军守崞县,姜玉贞第一九六旅守原平,以掩护中国军队在忻口布防。阎锡山行营转移至五台县。

十月二日日本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混成第一旅团占领宁武,混成第二旅团与混成第十五旅团向原平进犯。中国军队独立第八旅奉命撤离平型关阵地转移五台山。团城口方面之第六十一军和第七十一师相互掩护撤往砂河,南入五台山。

十月八日日军攻占崞县,第十九军守城部队伤亡惨重,团长刘良相、石成文阵亡,余部转移至崞县东南山区。

十月十一日日军侵占井陉。第一九六旅旅长姜玉贞率残部五百余人由原平突围出城后,中弹殉国。日军在忻口防线下王庄前进阵地与中国守军接触。娘子关战役总指挥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竑到达娘子关前线。

十月十三日日军对忻口守军展开全线攻击,在中央地区强渡云中河,占领南怀化,与第九军展开激战,左翼占领阎庄,与左翼第十四军在大白水村展开激战,右翼强渡滹沱河,与右翼第十五军在东西荣华展开争夺战。中国援军第三十五军、第六十一军相继到达忻口前线。日军占领绥远武川县。娘子关前线日军攻陷旧关,续攻雪花山。

十月十五日中国军队第二一七旅与第二一八旅攻击中泥河、东泥河。日军集中坦克三十余辆、炮百余门,在空军掩护下向忻口左翼大白水阵地猛攻,守军李默庵、刘毅两师奋勇迎击,战况激烈。忻口以西之南怀化陷落。

十月十六日日本华北方面军命令第一军以一部突破正太线中国守军阵地进入榆次,以便于第五师团攻占太原;命令第一零九师团一部列入第一军指挥,协助攻占太原。日军攻占包头。

十月十九日日军第二十师团川岸文三郎除以右纵队攻击娘子关外,以左纵队沿测鱼镇、石门口大道抄袭娘子关侧背。第八路军第一二九师第七六九团夜袭日军阳明堡机场,炸毁敌机二十四架。

十月二十二日日军萱岛支队到达忻口战场,增援第五师团。连日来敌机轮番滥炸红沟、南怀化间中国守军阵地,并集中炮火轰击。

十月二十五日日军第二十师团左纵队攻占平定县东四村,第四十一军在东四、马山一带受创。

十月二十七日日军第一零九师团第一三六联队一个大队增援忻口。中国守军第四十一军第一二二师撤至白羊墅,第一二四师在平定西郊与敌遭遇。

十一月二日中国军队奉命自忻口全线撤退。历时二十三天忻口战役,歼灭日军达三个联队。

十一月四日北路日军突破石岭关。阎锡山率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部、山西省政府撤离太原。

十一月六日日军开始围攻太原。

十一月八日日军侵占太原,傅作义率第三十五军及其他守军突围向西山转移。

十一月十日日军进占平遥。

来源:太原道


       抗战老区记者行

    

开栏语

八年抗战中,山西是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的中心和八路军总部及三大主力师所在地,是我党领导全国人民英勇抗日的主战场之一。在党的领导下、八路军的率领下,三晋儿女为抗战胜利作出了巨大牺牲和突出贡献。抗战期间,八路军从入晋时的4万人,发展到百万大军,山西是我党领导的八路军在抗战中的铸剑、亮剑之地,发展壮大之地,从胜利走向胜利之地。为挖掘散落在山西民间的抗战故事,本报6月25日派出12路小分队,沿着当年八路军挺进山西的光辉足迹分赴全省各地深入采访,并从今日起推出《烽火三晋——抗战老区记者行》栏目,以时间为顺序,以山西抗战大事记为脉络,通过一场战役、一个故事、一个人物、一段经历,由小及大、窥斑见豹,重温和再现那段波澜壮阔的抗战历史。让我们和记者一起走进山西抗战老区,走进当年的革命根据地,拂去历史的尘埃,聆听抗日烽火中发生在三晋大地上的一个个气壮山河、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

中共中央北方局移驻山西

红色记忆

就在会议召开当日,万余日军集结太行山区,准备又一次发动大“扫荡”。11月3日,从黎城出动的2000余名日军直扑根据地中心,会议被迫结束。彭德怀等与会人员撤离南会村,转入反“扫荡”作战。

巍巍太行山,清清漳河水,犹记抗战烽火遍连天。6月25日,记者踏上被后人誉为“太行山上‘小延安’”的左权县麻田镇,穿越历史时空,聆听烽火岁月中中共中央北方局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铿锵足音。

穿过村中一条窄巷,一棵千年古槐枝繁叶茂,北方局旧址掩映其间。

在他的娓娓道来中,时光回溯到战火频仍的革命岁月——

针对敌人一整套新阴谋,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深入调查,缜密研究,与之针锋相对的斗争策略逐渐成型。11月1日,中共中央北方局在南会村召开扩大会议,北方局委员、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亮出了粉碎敌人阴谋的绝招。

彭德怀说,过去我们对伪军伪组织一概打击是不对的,等于把这些人推向了敌人阵营。正确的做法是,推动其进步,使他们做到对敌应付而对我真诚。据此,会议旗帜鲜明地提出了“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中国人爱护中国人”的口号。

“这次会议虽然没有开完,但敌后抗战的各项斗争方略和基本任务已然研究确立。”赵天年激动地说,正是在会议精神的指领下,华北军民迅速掀起敌后斗争的新浪潮。八路军在敌后,除抗日根据地之外,又开辟了新的阵地,那就是向敌后的敌后进军。

群山环抱,奇峰突兀。风光旖旎的上麻田村西山脚下,麻田八路军总部纪念馆巍然屹立。

“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等首脑机关进驻麻田的这几年,正是抗战最为艰苦卓绝的岁月。日军的疯狂‘扫荡’、实行‘三光’政策,加之旱灾、蝗灾不断,天灾人祸纷纷向根据地袭来。”纪念馆解说员原海峰感慨地说,就是在这样艰难困苦的环境下,中共中央北方局领导根据地军民开展广泛的游击战争,加强根据地民主政权建设,实施整风和大生产运动,最终战胜困难,走向胜利,创造了不朽的历史功勋。

彭德怀牵“龙王”上山

来源:山西日报   图:本报记者范非  文:刘瑞强


“密云遮星光,万山乱纵横,黄河上渡过了抗日英雄们。”1936年2月20日夜,陕西清涧黄河河口。一支头戴红五星的队伍,乘着木船和羊皮筏子向着对面山西石楼驶去……伴随着河面冰坨的撞击,渡船驶向河中央……对岸晋绥军的防御工事突然发出了猛烈的枪炮声。冒着枪林弹雨,越过惊涛骇浪,红十五军团先遣支队的勇士们迅速上岸攻占敌人的碉堡……待到旭日东升,阎锡山吹嘘“固若金汤”的河防,被撕开几道大口子,红军的千军万马源源不断地挺进山西。

 打到山西去,开通抗日前进道路,同日本直接开火,在河东发展抗日根据地。1936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举行会议,讨论东征山西的方针和准备工作。随后,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签署命令,渡河东征,抗日讨逆……

 2月20日到5月5日,在“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的义旗之下,红军从晋西打到晋中,从晋中打到晋南、打到晋西北,转战59县,横扫大半个山西。《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布告》公开宣告:“一切爱国志士,革命仁人,不分新旧,不分派别,不分出身,凡属同情于反抗日本帝国主义者,本军均愿与之联合,共同进行民族革命之伟大事业。”

 <span font-size:18px;"=""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color: rgb(102, 102, 102); font-size: 16px; line-height: 2.5;">一些区、镇、乡、村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建立党的组织,成立了农民协会、水手工会、抗日救国委员会,组织了抗日义勇军……许多热血青年勇敢地冲破封建统治的牢笼,纷纷报名参加红军,走上了武装抗日的光明大道。

 中国共产党以实际行动,和各阶层人民的抗日救亡运动汇合起来,并且成为整个救亡运动的主体,使亿万人民看清了共产党是真正爱国、爱民和抗日的。

 历时75天的红军东征,在山西播下了抗日的火种,为之后八路军挺进山西抗日前线,及创立敌后抗日根据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经营山西是对日作战的重要步骤,没有山西即不能设想对日帝进行大规模作战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是夜,日寇炮轰宛平,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

 忍无可忍,中国守军宋哲元第29军奋起抗击,中国人民全国抗战由此开始。

 生死存亡,民族大义。7月8日,中共中央发表通电,向全国人民呼吁全民族实行抗战。并郑重声明,取消红军番号,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随时奔赴抗日前线。第二次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

“七·七”事变后,华北战局危急。八路军三个师不待改编就绪,即誓师出征。1937年8月22日至9月30日先后由陕西省三原、富平经韩城地区东渡黄河,挺进山西抗日前线。

“一个月拿下山西,三个月灭亡全中国。”日寇狂妄,攻势凌厉。9月兵锋直指晋北,并将恒山山脉当作侵吞冀、察、晋三省的“战略中枢”来夺取,造成了向太原纵深进击的态势。而此时阎锡山指挥下的第二战区国民党军队,亦已钝挫锐气,根本无法阻滞日军的进攻。

“更有人和胜天时,地利攻守相攸关。”此时的毛泽东和中共中央,经过对敌、友、我三方面情形和未来战争发展趋向的科学分析,按照“洛川会议”确定的战略方针,为八路军未来作战指明了方向:真正执行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广泛发动群众,组织义勇军,建立根据地。“但如部署得当,能起在华北(主要在山西)支持游击战争的决定作用。”

1937年11月8日,太原沦陷。在华北战场,以国民党为主体的正规战争结束,进入了以共产党为主体的游击战争阶段。

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八路军在晋东北、晋西北、晋东南、晋西南四个地区实行战略展开。晋察冀、晋西北、晋西南、晋冀豫各抗日根据地的先后创建,形成了八路军在山西进行抗战的基本格局。

千山万壑,铜壁铁墙。山西成为抗战之重心:东可瞰制平汉,远达伪满国境;下太行可以东进平汉,跨津浦,远达北海之滨;南出豫北,跨陇海,驰骋黄、淮、江、汉;北越平绥,挺进内蒙古草原;向西连接陕甘;由山地推向平原,又可以进而与冀、察、绥、豫、鲁连接,再与华东、华南沟通。

雁门关前长城怒号,风陵渡边黄河呐喊。

山西,作为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武装实行抗战的“立足点”、发展抗战的“出发地”和坚持抗战的“根据地”,是抗日战争最先开始、最先发展和最先胜利的地方,是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据以指导华北抗日游击战争的神经中枢。在这震撼世界、关系中华民族前途命运的伟大历史时期,山西以极具特殊的战略地位、极具奉献的人力物力支援、极具残酷和悲壮的斗争,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拉开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伟大胜利的序幕!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