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纪念九一八
    • 弘扬延安精神研讨会
    • 中秋佳节
    • 纪念毛泽东逝世43周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韩兢:高谋一着潜渊府 澹泊半生掩吴钩(上)

  • 时间:   2019-07-29      
  • 作者:   韩兢      
  • 来源:   胡山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525

——缅怀父亲“隐形将军”韩练成的传奇一生

1.jpg

上世纪中原大战,有一位军人救蒋介石于危难,深受赏识,被亲点列入黄埔系,称“赏穿黄马褂的人”。

一直到1996年,蒋介石之子蒋纬国还在发出慨叹:他,“是潜伏在‘老总统’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

1947年2月,解放军仅用三天时间,就把盘踞在莱芜的五万多国民党军队全歼,并活捉第二绥靖区副司令长官李仙洲。

19.jpg

蒋介石在设定这个战役之前,它不叫莱芜战役,而是叫鲁南会战。鲁南会战的设想是,以临沂为主战场,歼灭共军陈毅主力,在临沂这个地方进行决战。我父亲率领国民党整编第46师,加入了北线集团。

——韩练成之子韩兢

随后,韩练成将该重要情报,通过华东野战军的联络员杨斯德和解魁,传递给在临沂的华野指挥部陈毅和粟裕。根据这一消息,陈毅和粟裕率领华野昼伏夜出,到达蒙阴地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莱芜城。

18.jpg

莱芜战役过程中,根据上头命令要撤退,我父亲开会就说,马拉起炮,人背起背包,就走就是了。结果,我父亲非常喜欢的韩练成这个团(师)长就说,大家要准备一天。我父亲就说,这还有什么可准备的?不用吧!大家一讨论,结果都同意准备一天。父亲说,那么好吧,就准备一天。

——李仙洲之子李德强

23号凌晨,李仙洲集团就开始突围,我父亲在这个时候,突然就放弃了对整编第46师的指挥。

——韩练成之子韩兢

部队要出发时,韩练成说不行,总司令,你等我。我(如果)不回去,我那个团(师)就会乱掉了。我父亲说,好,你回去,我等你啊!结果,我父亲一等也不来,二等也不来。

——李仙洲之子李德强

李仙洲没有料到,因为要等韩练成而推迟了一天的突围,竟然损失了国民党的一个军,一个整编师,一个新编师5万多人。

八路军的两只脚和国民党的两只车轮子比吗,日月兼程,实际上就是为(形成)这个包围圈赢得了一天的时间,解放军的口袋扎紧了。

——李仙洲之子李德强

莱芜战役后,韩练成见过陈毅和粟裕,萌生了再入虎穴的想法。

韩练成孤身回到南京,在国防部召开的战役汇报会上,详细地把这次作战失利的原因归结是坚持了蒋介石和陈诚的错误判断、下级忠实地服从了上级的指令而惨遭失败。

蒋介石非但没有怀疑,反而称赞我父亲说:一俟跑出,即刻返京,极其忠勇可嘉。并且亲自下令调我父亲到国民政府参军处做参军。

——韩练成之子韩兢

参军处是国民政府最高军事参谋机构,蒋介石举行军事会议、研究战役时,韩练成就伴其左右。

30.jpg

杜聿明就到蒋介石那里去告状,说韩练成非常可疑。他讲,(他韩练成)不是共产党就罢了,如果是的话,我们的战略计划,我们的战报,都在他的皮包里面,而且他天天不离校长的左右,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这个仗还怎么打?!

——军事科学院原副院长糜振玉中将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授衔时,周恩来总理征询韩练成的意见:若以国民党起义军长论,可以授上将军衔,若以党内职务论,只能授中将军衔。韩练成毅然选择了后者。在国民党军和解放军的序列里,出现了同一个韩练成中将。

毛主席讲,蒋介石身边有了你们这些人,我这个小小的指挥部不但可以指挥解放军,而且可以调动蒋介石的百万大军。

——军事科学院原副院长糜振玉中将

蒋介石在败退台湾后,痛定思痛,在岛上办了一所“革命实践研究院”,集合国民党中一批精英人士,专门总结大大陆失败的教训。精英们一致认为,大陆之败,首败于情报。谈到此时,他们各个痛心疾首。

韩练成的特殊经历在西北无人知晓,周恩来委托西北军区副司令员张宗逊、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甘泗淇作他的入党介绍人,周恩来向张、甘交底:韩练成“是一个没有办理过正式入党手续的共产党员,他的行动是对党的最忠诚的誓言。”

3.jpg

韩练成,一九零九年二月五日生于今宁夏同心,一九二五年初从军北伐。在一九二七年进军途中救援过冯玉祥,在一九二八年东进作战中增援过白崇禧,在一九三零年中原大战中解救过蒋介石。一九四二年五月由周恩来介绍加入中共情报工作系统,一九四五年在海南掩护过琼崖纵队,一九四七年配合解放军华东野战军打赢了莱芜战役,一九四八年底撤回解放区,在河北平山中共中央社会部归队,一九五零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中将军衔、一级解放勋章。一九六五年底离休。一九八四年二月二十七日病逝于北京。

日前,由中国共产党北京市委员会党史研究室、北京中共海淀区委党校羊坊店街道党工委分校、北京歌华文化发展集团、中国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井冈红军人物研究分会联合举办的“不忘初心——追忆革命前辈”系列讲座第二期第四讲,在北京中华世纪坛剧场礼堂举办。该系列讲座活动旨在传承红色基因,发扬红色精神,弘扬红色文化。

本期讲座由传奇“隐形将军”韩练成之子韩兢主讲,题目为:《以韩练成将军的传奇一生为例谈信念、责任、权益、义务》。 

17.jpg

【韩兢简介】韩练成之子,1948年生于南京,中共党员,曾任宁夏回族自治区图书馆副馆长,中共珠海市委台湾工作办公室调研员,现为井冈红军人物研究分会授课团教师,江西干部学院红军后代授课团教师,北京太昊福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已完成长篇纪实文学作品《隐形将军》、《韩练成传奇》,进行中的作品有电影《她的枪》、电视连续剧《大谍无形》等。

25.jpg

右起:戴维、刘丹、李丹阳

中国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井冈红军人物研究分会会长刘丹,歌华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戴维,歌华文化发展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李丹阳,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人之一陈正人之女陈延生,井冈红军刘型后人刘求真,李聚奎上将之女李卫雨,彭拜烈士后人彭洁,中共隐秘战线领导罗青长之子罗振,欧阳毅中将后人欧阳海燕/施钧慧,罗舜初中将后人罗小明,孙继先中将后人孙东宁,黄霖后人罗解难,龙飞虎将军后人龙铮,王直哲后人王东哈,刘正平后人刘峰林,李万钧之女李珍等革命后代和二战和平文化中心倡议人胡山以及羊坊店街道、中华世纪坛支部党员和歌华传媒集团总部的党员等三百多位代表聆听了讲座。

近两个小时的讲座中,韩兢给大家讲述了父亲在经历从军北伐、抗战、解放战争和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为国家独立、统一、民主、富强所做的特殊贡献,剖析了“隐形将军”信仰坚定的心路历程,并希望能与大家一起感悟父辈那一代中国共产党人对信念、责任、权益、义务的诠释和追求。

“隐形将军”称谓的来历

1960年冬,韩练成还在军事科学院担任战史研究部部长。一天上午他因病休息,正在书房翻检资料,夫人汪萍推开书房门说:“李经理来了。”

韩练成一愣:“谁?”

门外传来一个很熟悉、而又很久没有听过的男中音:“桂林的李经理来看七哥。”

身着军大衣的李克农上将由一大尉扶着,已经到了门口。

韩练成大喜过望,转向夫人道:“你怎么还叫他李经理?”

汪萍也笑了:“我只记得过去的叫法,哪知道现在该怎么称呼?”

32.JPG

开国上将李克农

李克农感叹:“嫂夫人这一声‘李经理’,让我又想起过去的不少事情。”

韩练成知道李克农几年前曾重病一场,仍在恢复期,很关心地问:“听说蛮兄组织了几个老同志,一起在写过去的秘密工作史?”

李克农答:“是要抓紧了。趁着记忆力还能恢复的时候抓紧搞,还来得及。刚刚开了个会,碰了碰情况,顺便来看你和七嫂。”

韩练成和李克农相识于抗战时期的桂林,那时韩练成是第16集团军副参谋长,李克农是第18集团军办事处主任,他们是友军,时常有接触。韩练成对共产党的报纸、剧团在桂林的抗日活动都提供过实实在在的帮助。

1942年5月,韩练成在重庆秘密会见周恩来,由周恩来介绍,正式加入中共情报组织,和李克农的关系从朋友变成了同志。为便于联络,他和李克农之间有特定的称呼:李克农随朋友们的习惯称韩练成为“练兄”、“七哥”;而李克农有一个名字叫“曼梓”,又是南方人,韩练成联络他时称“蛮兄”。

汪萍一贯信任、支持自己的丈夫,从这时起,也曾多次从经济、物资、住宿、交通等方面帮助李克农、潘汉年和他们介绍来寻求帮助的同志、朋友。汪萍不善于处理那些复杂的社会关系,也从来记不住那些复杂的称谓,韩练成就只让她记住:这是“桂林的李经理”、“桂林的蛮先生”——谁知道过了多年,她就是看见了李克农肩上的三颗星,还是叫他“李经理”。

1949年1月,韩练成经香港返回解放区,到达中共中央社会部。中央社会部驻在河北平山一个叫东黄坭的小村庄,机关的同志们都分散住在村里的民房。部长李克农也在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办公、起居,他用的是三间北房,一明两暗,东面是他的办公室兼卧室,西面会客。韩练成就住在李克农卧室对面那间客房,和社会部机关的同志一起作息。这样一位当时还不是共产党员、又刚刚从敌占区来的国民党高级军官,一来就直接进入了党中央情报工作部门的核心,足见中央对他的绝对信任。大家都知道:他是周恩来直接领导的工作关系。在那一段时间,他先后受到了朱德、毛泽东、周恩来的单独接见。

34.jpg

天安门城楼上的李克农上将(右一)

虽然韩练成和李克农很近,但他从来没有问过:还有谁是和他一样的“这些人”。

眼看快到中午,汪萍走进客厅,说:“就在我家吃饭吧?我加了个菜。”

李克农拱拱手道:“烦劳‘后勤部长’。”转脸告诉随员:“这位就是我对你们常说起的,国军的将军夫人,我们八路军办事处的‘后勤部长’。”

汪萍笑了:“我哪里当过部长啊,叫我七嫂、七婶都好。”

餐桌上四菜一汤,汪萍说:“这个狮子头是跟叶妈妈学的……”

韩练成笑问李克农:“蛮兄,你知道她说的叶妈妈是谁?”

李克农不知道:“是谁?”

韩练成说:“是蒋委员长手下中统局长叶秀峰家的老太太!……不过,是他自己的妈妈,还是他太太的妈妈,我们没搞清楚。”

李克农哈哈大笑:“噢?我以为只有你是个隐形人,没想到七嫂更是深藏不露啊!”

韩练成来了灵感,一首小诗脱口而出:

《克农来访》

桂林、重庆、东黄坭,“隐形”至今未足奇。

夫人再设“后勤部”,上将仍作“李经理”。

这首诗,给了李克农,“隐形将军”的称呼也就在一个不太大的范围里被传开了。

“隐形”,不仅仅是韩练成将军在新中国成立前的工作状态,也是他其后的心理状态。他从不因为自己的特殊贡献居功自傲,即便被世人当作“起义将领”、“统战对象”,仍然绝口不提往事,严守机密数十年。直到他1984年去世,出于保密要求,他的讣告仍以“爱国将领”冠名。韩练成说,我在解放前为党工作,是由周总理直接领导的,周总理不说,我不说;中央没有公开的部分,我也不说。

早期接触共产党

1909年2月5日,韩练成出生在今宁夏同心县一个贫农家庭。1920年海原地震,家园被毁,一家迁到固原县城边,在城墙下一个窑洞里栖身。

1924年底,固原城里来了一位给黄埔军校招生的老师。军校招生需要文凭的,父母为韩练成借了甘肃省立第二中学毕业生韩圭璋的文凭,让他冒“韩圭璋”之名报考军校。韩练成记得很清楚,招生简章写明,要求学生在民国14年8月之前到黄埔军校报道。但这位老师只把他带到了银川,交给西北陆军第七师军官教导队。老师自己去了苏联,从此以后再无音信。

1926年9月,“韩圭璋”所在的陆军第七师被编为国民联军第四军。国民联军是实行孙中山“联俄、联共”政策的军队,以冯玉祥为总司令,军事总顾问是苏联的乌斯马诺夫,总政治部部长是共产党人刘伯坚。第四军的军长是马鸿逵,联军总政治部派来共产党人刘志丹出任政治处长,使第四军这支旧军阀部队的作风有了逐步的改变。

31.jpg

西北红军和西北革命根据地主要创建人刘志丹

刘志丹是陕西保安县人,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生。当时的黄埔生有直接从军作战的,一毕业就上战场了。刘志丹是派回原籍的北伐军,他所讲的北伐军救国革命的精神,给年轻的“韩圭璋”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

在北伐的进军过程中,“韩圭璋”作战勇敢,晋升很快。当时,联军的政治部举办了多次的政治培训,担任排长的韩圭璋曾多次见到刘志丹,解围西安一役,“韩圭璋”升任连长,参加了一次由刘伯坚亲自授课的集训。刘伯坚、刘志丹曾单独找“韩圭璋”谈话,都认为他是个革命的好苗子。刘志丹并为“韩圭璋”指定了加入共产党的两个联系人。

33.jpg

1998年10月,习仲勋、马文瑞曾撰文纪念刘志丹同志诞辰95周年,第一次在党报上公开了韩练成早期接触党组织的情况。)

1927年“四一二”政变,西北军也逐渐转变态度,开始联蒋清党,驱逐公开身份的共产党员。刘志丹等共产党人被“礼送出境”。 “韩圭璋”还没有来得及加入共产党,就和党组织断了联系。

“韩圭璋”被扣上了“红帽子”,被指为“共产党潜伏分子”,后由于冯玉祥的保护,韩在“清党”阶段很快被解脱,豫东、鲁西鏖战,“韩圭璋”屡建战功,升任五十九团团长。

16.jpg

在刘志丹返回陕北,组建党组织,组建红军开创根据地的时候,他以为“韩圭璋”当时已经入党了。在中央红军到达陕北以后,刘志丹就向周恩来汇报当年在西北军发展过党员的事儿,也提到过“韩圭璋”的名字。因此,在很多陕北的老同志当中,有不少人知道有一个叫“韩圭璋”的军官,是他们发展的留在国民党的地下共产党员。实际上,“韩圭璋”那个时候还没有入党。

解救蒋介石,赏穿“黄马褂”

北伐进程中,“韩圭璋”解救过冯玉祥的总司令部,给冯留下了很好印象。冯在《我所认识的蒋介石》一书中写道:“韩练成在北伐的时候,曾同我在一起共过患难的。”

冯部北渡黄河,韩调任独立骑兵团团长,拨归东路军前敌总指挥白崇禧指挥,白将本部一团骑兵与韩部合编为骑兵集团,以韩为司令。白的大度和那位团长的涵养使韩十分钦佩。两部骑兵配合默契、作风正派、纪律严明、英勇善战,韩本人驾御本部、协调友军的能力,也给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40.jpg

北伐时期的桂系白崇禧

10月,国民党政府军各集团军编遣时,冯玉祥向白崇禧要求“韩圭璋”带骑兵团归还建制。第四军缩编为陆军暂17师,马鸿逵由军长改任师长,韩改任中校参谋。

1929年1月国民政府军队编遣散会议中,冯、阎、桂系不满削减本系实力的编遣方案,与蒋失和。5月,冯玉祥通电讨蒋,自任“护党救国军西北路总司令”。但不到两个星期,其部下韩复榘、石友三、杨虎城、马鸿逵等部先后被重金收买,投蒋倒冯。马部投蒋后改编为讨逆军第15路军总指挥,驻守徐州。马鸿逵任第11军军长兼64师师长,“韩圭璋”64师独立团团长。

此时的“韩圭璋”作为年轻的中下级军官,政治上还很不成熟,缺乏独立的判断,国民党派系之间的争斗,让他感到苦闷、彷徨。

14.png

1930年初,以阎锡山、冯玉祥为中心的反蒋联盟形成了,中原大战爆发。5月底,蒋冯主力鏖战豫东,蒋介石在停靠归德(今商丘)火车站的“总司令列车行营”里亲自指挥。“韩圭璋”率独立团守备归德。独立团一共有三个营,一个营在城内,团部和另外两个营驻扎在城外。当时,蒋军有制空权,冯阎联军没有,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

45.png

左起:冯玉祥、蒋介石、阎锡山

5月31日晚,冯军郑大章骑兵军一支部队偷袭归德附近的蒋军飞机场,一举炸毁了蒋军全部15架飞机,所有的飞行员和地勤人员全部被俘虏

偷袭的骑兵完成了任务,返回途中路过火车站,看见停靠在站内的蒋介石的“总司令列车行营”没挂火车头,便围过去猛打。由于天黑,骑兵以为是一列货车,本想顺便抢些物资回去,万万没有想到车里竟然会是蒋军的总司令部!如果冯阎部队事先知道这里是蒋介石的总司令行营,就根本不会派小股骑兵部队去打飞机场,而会直接炮火覆盖归德火车站,那样的话,历史就会被改写了。

47.png

北伐时期的参谋长杨杰

在无法突围的“行营”车厢里,参谋长杨杰摸黑摇着电话向离火车站最近的部队大声求援,可只说到“敌军包围总司令行营……”线路便中断了。

“韩圭璋”清楚自己手上的兵力不足,知道总司令行营没挂火车头。他冷静地派兵布阵,除留兵警戒冯部援军、派兵奔袭敌军马场外,自己亲自率兵猛攻冯部,经过激烈的战斗,迫使冯部撤退,成功为总司令行营解了围。之后,他带着部队上了站台,卫队军官带着他进入列车行营,他生平第一次见到了蒋介石。

“韩圭璋”近视,带着眼镜。那个时候很多带着眼镜的青年军官,大多出自黄埔军校。蒋十分高兴,亲热地握着韩的手表示慰问,并自然地问起,“你是那一期的学生?”

韩当时不知所云,不知如何作答。杨杰参谋长提示:总司令问你是黄埔军校第几期毕业的。“韩圭璋”回答,自己本来是计划报考黄埔读书的,结果阴错阳差进了西北军官教导队。

39.jpg

北伐时期的蒋介石

蒋介石就问,你说本来准备报考黄埔,是什么时候呢?“韩圭璋”道,当时要求民国14年8月以前报道。蒋介石想了想,民国14年8月以前是黄埔三期,8月以后为四期,当即便下了一道手令:

“六十四师独立团团长韩圭璋,见危受命,忠勇可嘉,特许军校三期毕业,列入学藉,内部通令知晓。”

41.png

早期革命时期无数军人向往的黄埔军校

当时黄埔军校的学生在军队中颇为吃香,人们常戏呼黄埔学生为“穿黄马褂”。杨杰笑着说,韩团长,你这是被“赏穿黄马褂”,更当另眼相待了!

由于没有正式在黄埔军校第三期上过学,韩从来不在履历、自传中填写自己是“黄埔三期生”,但在国民党军队,尤其是黄埔系将领中,人人都认同韩是黄埔同学。

1932年,韩练成被蒋介石调入黄埔系,用回本命“韩练成”,西北军中的那个“韩圭璋”不存在了。

1935年春,韩练成晋升少将。同年秋,由蒋介石特批,进入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三期,系统学习现代战争理论

37.jpg

中共隐蔽战线传奇英雄郭汝瑰将军

1994年7月,著名“共谍”郭汝瑰(中共情报人员,解放战争时官至国民政府国防部作战厅厅长)有过这样一段文字:我在未认识韩练成同志之前,早就知道这位大名鼎鼎的“赏穿黄马褂”的黄埔军校第三期学生。1936年,我任国民政府陆军大学的上校兵学教官,讲授第一次世界大战史。陆军大学教育长杨杰要我兼任特别班第三期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史教官。他对我说:“我们特别班第三期学员,多是有作战经验的军官,他们有的地位较高,如冯玉祥副委员长,还有深得蒋委员长器重的,如‘赏穿黄马褂’的韩练成都要到这个班听课。”

投身抗战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副参谋总长白崇禧与韩练成做了彻夜长谈,把他调入桂系军队,1939年底,韩练成作为第170师副师长,参加昆仑关战役,被炮弹片击中左腿,负了轻伤。当时,共产党人夏衍办的《救亡日报》做了报道。此战之后,因为协助师长指挥有方,韩练成升任桂系170师少将师长。

蒋介石闻讯,非常高兴,就给了韩练成一笔5万块钱的特支费,名义上是拿去给太太贴补家用。韩练成事后知道,蒋介石笼络一位有价值的师长,用4万到5万块钱;笼络一位有价值的军长,是15万到20万之间。那个时候,少将师长月薪160块钱,5万元等于是他26年的薪水。中将军长月薪200块钱,20万就是他83年的俸禄。这就是蒋介石的“银弹”,很多战场上的敌人都是被这种“银弹”所打败的。韩练成意识到当年中原大战,西北军还没怎么交手,就垮掉了,应该就是蒋介石的“银弹”在发挥威力效应。

13.png

1939年夏,韩练成夫人汪萍和爱子光中、光华

那时国民党的官太太们只要有钱就大炒黄金、美钞,甚至倒卖药品。而韩练成夫人汪萍却没动过这笔巨款,全部交由丈夫支配。当时桂林是西南抗日大后方,各界人士集中,蒋介石花的这笔“特支费”,原本是想在其他军阀里插下“大钉子”而做的小投资,拿在韩练成手里就派了大用场,他大部分用于社交、联络感情,时常宴请各方人士头面人物(也包括八路军办事处主任李克农),部分直接支援了党的秘密工作。

1942年初,韩练成升任桂系部队第16集团军中将参谋长。不久,国防研究院成立,蒋介石点名要韩练成做研究员。韩练成以理性的思维,用研究院丰富的数据资料分析抗战。

韩练成自己研究分析,看到抗战4年以来,中国战场牵制了日本陆军35个师团,接近日本全国陆军51个师团的7成,其中有14个师团在正面战场对国军作战,有21个师团在沦陷区。国民党处在大分裂当中,其中革命派是宋庆龄、何香凝,坚持三民主义,坚持联合共产党一起抗战;国民党投降派,是其党的领袖汪精卫,1939年在南京建立了伪政府,带走了国军的70万部队,即后来的伪军。国民党的实力派蒋介石实行“安内攘外”的国策,坚持一面抗战、一面剿共的两面作战方针,其战略主导思想是“逐次抵抗”。

关于“逐次抵抗”,韩兢曾请教郭汝瑰前辈。郭老指出,当年日军看不起中国军队,他说咱们中国只有一个师能打仗。韩兢感到不解,抗战初期,中国不是有200个师吗?

郭老说,不是这样,能打仗的只有一个师。韩兢问,是哪一个师?郭老言道,不是哪一个师,而是只有一个师。韩兢着实困惑。

郭老说,这就是蒋介石的“逐次抵抗”,即针对日军的进攻方向,派上一个单位的部队(一个军或一个师)顶上去,没有迂回作战,没有包抄、侧击,也没有增援。当这一支部队被打残了、打散了,国民党军队就往后撤,再顶上去一个部队。就这样逐次抵抗,节节后退,国民党一共打了22场会战,最后退到西南。这就是“逐次抵抗”。

看清楚这一点的,有郭汝瑰、韩练成,当然像杨杰这样的战略家就看得更加清楚,他坚决反对“逐次抵抗”,主张游击和侧击。但是,蒋介石排斥杨杰,不让杨杰参与军务,让他去苏联当了大使。杨杰在苏联对中国抗战在物质上和兵力上的增援,做了很多工作,苏联援助了中国大量的坦克、大炮,包括在兰州上空的航空队是苏联的援华空军志愿队。

杨杰是一位非常好的军事指挥和参谋人员。1949年9月,杨杰到了香港,准备北上参加新政协会议。蒋介石亲自下令,让特务去香港,暗杀了杨杰。

韩练成在1942年抗战相持阶段的时候,他做了很多理性抗战分析,对日军、国民党军队和共产党军队都进行了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军队,包括地方游击队,只有50万人,却在沦陷区开辟了15个抗日民主根据地,1亿人口,他们的作战对象是日军的21个师团和62万伪军,分别占到日本侵华日军兵力的60%和伪军的90%。

48.png

毛泽东的《论持久战》

很多人说,韩练成有朴素的无产阶级感情,所以会在那个时候来投奔共产党。韩兢认为不对。当时,韩练成已经是国民党军队的中将了。他用一个职业军人的军事素养去分析抗战,纵观国内外各国各方都在进行的军事斗争,两面作战是大混战,是兵家大忌。在韩练成看来,在中国战场上,只有中国共产党坚持的是正确的抗日救国方向。他说,军人的天职是为国作战,他要去找真正坚持抗战的政党。

——(待续)——

2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