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纪念九一八
    • 弘扬延安精神研讨会
    • 中秋佳节
    • 纪念毛泽东逝世43周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3)邓华司令员在志愿军总部的日子里

  • 时间:   2019-05-21      
  • 作者:   刘波邓穗张宏      
  • 来源:   志愿军后代群     
  • 浏览人数:  370

 

【编者按】近日美帝国主义的反华势力蠢蠢欲动,不少国人再次回忆抗美援朝的往事。昨天刊登了采访邓华上将之子邓穗的《上甘岭战役是父亲邓华指挥》的一文,不少人来电点赞,美帝国主义在战场上得不到利益,在贸易战场也一定得不到。今天刊登系列文章,将表明如今的和平、幸福生活都是靠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团结奋斗、浴血奋战、英勇牺牲换来的。请大家阅读当年的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司令员邓华将军的一些往事(本文依据大型文献纪录片《邓华上将》手稿编撰),分为(1、组建十三兵团班子、抗美援朝开战前的谋划、指挥横城反击战)、(2、建言停止第六次战役、建言就地停战谈判、指挥上甘岭战役)、(3、西海岸抗登陆、巧于秒算的知识型将军、指挥金城反击战)三个部分连载,您就能明白今天的和平与幸福生活是靠志愿军打出来的!编辑陈龙狮


微信图片_20190518224309.jpg

邓华上将 ,1910.4.28-1980.7.3,享年71岁

 

七、西海岸反登陆

 

1952年12月初,新当选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率领三军高级将领飞到朝鲜战场视察,回国后发表声明“要以行动,而不是语言”来打破僵局。艾森豪威尔是搞登陆发家的,二次世界大战任西欧盟军统帅,以成功的指挥诺曼底海峡登陆闻名于世。有消息透露,敌人将于1953年2月发动大规模攻势,以结束朝鲜战争。

1952年12月4日,回国汇报朝鲜战争情况的邓华向毛泽东递交《关于朝鲜战局形势与明年的方针和工作任务》的报告。6日,毛泽东阅邓华这一报告。……这报告其中讲到美军有可能在我侧后登陆并分析几种可能登陆地点处……毛主席批注:“决不能许敌在西海岸登陆……”。就在艾森豪威尔离开朝鲜的第二天,7日晚,毛泽东约见邓华。他强调指出:应肯定敌人登陆,肯定从西海岸登陆,肯定在清川江至汉川间登陆。时间可能在春季,也可能更早些。我们要立刻做好准备,绝对不许敌人登陆上来,敌人登陆上来就消灭他。毛泽东语重心长嘱咐邓华:“最好你亲自去,你去了,我放心!”“你们是在大炮底下,没有你们在朝鲜,我在这儿也不安稳!”12月20日。毛泽东签发《准备一切必要条件,坚决粉碎敌人登陆冒险,争取战争更大胜利》指示,中共中央任命:志愿军代理司令员、代理政治委员邓华兼任西海岸指挥部司令员和政治委员。

邓华将“西海指”设在价川西南10余公里的泉洞。这儿是个大铁矿洞,濒临清川江,正处在海防纵深地段。

邓华判断敌人登陆的时间,可能在3、4月间冰雪解冻以后。要求各部队必须于3月上旬完成一切反登陆准备工作。

邓华和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带着“西海指”作战处处长杨迪等人,从一个军到一个军、一个师到一个师,边看边议,对整个朝鲜西海岸的反登陆防御作战进行了现地战役勘察,和西海岸指挥部一起研究,明确了战役意图和决心,确定了战役部署和协同作战计划,防御阵地工事构筑、后勤保障等,2月5日召开了师以上干部作战会议,研究和部署反登陆方案。会上,他充满信心地说:“如果敌人敢于冒险登陆,一定要在我们面前遭到惨重失败,胜利一定是我们的。”

图片6.png

严冬季节,地冻三尺。志愿军指战员热火朝天地苦干,平均每天有50万人参加施工,经过4个月的紧张施工,在朝鲜东、西海岸构筑了总长720公里、纵深10多公里的以坑道和钢筋水泥工事为骨干的阵地。挖掘坑道8000多条,堑壕3100多公里,构筑钢筋水泥永久工事600多个,每个山头都筑成了环形工事。前沿部队囤积了够吃半年以上的粮食,储备了十几个基数的弹药,足以抗击敌10个师左右的兵力在我侧后登陆。到1953年4月底,我反登陆准备工作已完全就绪,整个西海岸的反登陆的防御体系也已形成。

邓华高兴地宣布:“我们可以放手作战,无须再有后顾之忧!”

1953年1月,正面之敌向我发动所谓“空、坦、炮、步协同作战实验”,“联合国军”第三任总司令马克·克拉克上将邀请了一批记者和高级军官去参观,结果邓华指挥我防御部队将其打得大败。这次失败的实验,让新任总统艾森豪威尔大失颜面。

 

 图片4.png

1953年春,邓华指挥反登陆作战准备时视察西海岸海防。

 

4月份,邓华看准了时机,他命令在正面防御的各军,按预定作战计划,采取主动出击。开始有选择地向敌人连以下目标实施阵地进攻。我军连续在正面进行战术反击作战和偷袭等各种样式的作战,共歼灭敌人14000多人。

美国的参议员指责美军在正面进攻的失败是“角斗士比赛”。那么,如果敌人胆敢发动登陆进攻,那就是疯牛向铜墙铁壁上撞,一定会粉身碎骨的!

当年邓华指挥的反登陆作战,今天已成为人民解放军贯彻“能战方能止战,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重要战略思想的经典战例。

艾森豪威尔企图向朝鲜西海岸和东海岸实施大规模登陆作战,一举结束朝鲜战争的美梦破灭了。美方不得不要求恢复停战谈判。1953年4月26日,双方代表回到谈判桌旁来。中断了6个月零18天的停战谈判,重新恢复。

 

八、巧于妙算的知识型将军

 

邓华是一位知识型的儒将。

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面对从未交战的陌生对手,志愿军能够深刻洞察对手的弱点,做到胜在敌先,棋高美军一着,关键就是在战术变化上比美军强。在志愿军的战术创造上,邓华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邓华关于美军战术的研究、志愿军战术经验总结,至今仍然是军事科学领域的重要文献,具有重要的价值。相反,“联合国军”在战役中的被动,也与美军战场指挥员战术上的盲目性有极大关系。这也可以看出双方高级指挥员的差距。

邓华在戎马倥偬中以惊人的毅力和效率,写下了大量的军事论文等,如:《对美军作战的初步经验》、《论朝鲜战场之持久战》、《关于积极防御作战的若干战术问题》、《反登陆作战战术问题的研究》、《抗美援朝战争经验的介绍》等十几篇军事论文。他在指挥志愿军作战的间隙,经常轻车简从,深入部队做调查研究,掌握第一手资料。这些论文,是他对抗美援朝战争最新经验的思考,是理论联系实际、探索现代战争规律的智慧结晶。有许多的真知灼见。

邓华在《抗美援朝战争经验的介绍》中,感慨地谈到:“现代战争是科学的、复杂的,武器从飞机、大炮、坦克直到毒气、细菌(仅油料即一百多种),这些都是高度的科学技术;兵种是从步兵、炮兵、装甲兵、铁道兵、工程兵直到空军和海军,没有能够掌握现代技术并能指挥诸兵种协同作战的干部,要战胜敌人也是不可能的。要有掌握现代技术装备的能力,仅靠勇敢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抗美援朝战争是一场现代化的战争,我们的敌人是世界上最现代化,又有海空军绝对优势的美国军队。”

为什么邓华能帮助彭总运筹帷幄?武器装备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相比较,可谓天壤之别,志愿军却能以弱制强,从容应对。靠的是什么?除了勇敢精神,更多的是靠知识,靠科学的力量。邓华不是《亮剑》中李云龙式的将军,而是知识型的现代将军,他长于运筹计算,能将志愿军有限的资源变效能发挥到极致,足以同强大的美军进行较量,并取得胜利!

邓华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写的这些军事论文,五十年代曾由中央军委总参谋部汇集出版,各军事院校亦相继翻印,作为学习和研究现代化战争不可缺少的资料。

1989年,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对邓华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的军事论述,重新搜集整理,汇编成《邓华论抗美援朝战争》在军内出版发行,使这些用志愿军伤员的鲜血和志愿军烈士生命换来的宝贵经验,得以重见天日。

 

 

九、指挥金城反击战

 

1953年6月17日深夜到18日凌晨,南朝鲜当局在沦山、马山、釜山、尚武台4个战俘营,以就地释放为名,强行扣留了2万7千名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将他们补充到南朝鲜总统李承晚军队中。他们明知这样做将会引出严重后果,但他们认为:“如果因释放反共战俘而带来停战谈判破裂,那更是我政府所希望的。”

得知这一情况,邓华十分气愤,他对彭总说:“我看李承晚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狠狠地揍他两家伙,他是不会老实的。”

此前,经过夏季,美方接受了我方关于战俘遣返问题的方案,于6月8日达成协议。但是,李承晚却极力反对,公开叫嚷“要单独干”,“打到鸭绿江”。有鉴于此,邓华决定,组织一次以打击南朝鲜军为主的战役。邓华说:“要告诉部队,不要以为打李承晚没有什么油水可捞,我们这叫做‘杀鸡给猴看’,谁不老实就打谁,惩罚谁!”

6月20日,彭德怀从北京抵达平壤,准备去开城参加停战签字。在同邓华等人通电话后,于当日22时,起草电报向毛泽东请示:“为加深敌人内部矛盾,拟再给李承晚伪军以打击,再消灭伪军15000人”,并称“此意已告邓华妥为部署”。毛泽东于21日回复:“停战签字必须推迟,推迟至何时为宜,要看情况发展才能作决定,再歼灭伪军万余人极为必要。”

 

惩罚的地点选在三八线的一个突出部,位于金城以南,西起金化东至北汉江地域,向朝中一方伸出宽25公里,纵深10余公里的部位,是敌4个师重兵防守的阵地。从日后防御作战的军事角度设想,这个突出部明显地有利于对方,不打掉这个突出部肯定要留下隐患。邓华选定这个地方,正有着深远的战略考虑。邓华给新任二十兵团司令员杨勇打电话说:“这可能是一台压轴戏了,如果发展顺利,就可以向纪念堂扩张,给朝鲜人民多占点地盘,反正是最后一仗了,多占一点是一点。”

1953年7月13日黄昏,在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室里,邓华精神抖擞、胸有成竹、沉着果断地指挥着志愿军转入阵地战以来最大的一次战役行动。其时天空黑云密布大雨欲来,地面我志愿军强大的炮火震撼山川大地,抗美援朝战争的最后一次战役——金城反击战骤然打响。志愿军1000余门火炮突然猛烈轰击,其中卡秋莎火箭炮部队两个师,连打了3个齐放,项刻间对方阵地山崩地裂,一片火海。第二十兵团各部和第九兵团第二十四军同时向南朝鲜军4个师25公里防御正面发起强大突击,1小时内即全部突破其前沿阵地。

经过3天激战,24万志愿军指战员已在金城地区将战线向南推进了15公里,歼灭了南朝鲜军4个师大部。从17日开始,金城前线各部顽强作战,打退了美军和南朝鲜军共7个师大小反扑1000余次,到了7月27日,整个战役取得了拉直了战线,歼敌5万3千余人的重大胜利,连同其他战线各军和朝鲜人民军作战,歼敌总数达7万8千余人,收复阵地192.6平方公里。

1953年7月,我军发动的金城反击战役,是我军从战略防御转向依托阵地主动向敌人发动大规模进攻的战役。这是我军在战略防御中一个质的飞跃。也就是说,开始由被动防御转向主动进攻。金城反击战役的重大胜利,使我军从敌人手中夺取了战略防御作战的主动权,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伟大的转折、伟大的胜利。在敌我双方防御作战中,经过敌我双方长期的较量,敌人相对来说,在地面的火力、空中的飞机占有优势,我方相对来说是弱方,我军在依托阵地的战略防御作战中,以劣势装备夺取了战争的主动权,这大概在世界战争史中是没有先例的。

金城反击战役胜利进行中,邓华代司令即向准备在停战协定上签字的彭德怀司令员,报告胜利的喜讯。彭德怀十分高兴地说:“我看根据我们现在第一线各方面的准备情况,特别是弹药准备很多,以及敌人不敢将西线美军大量东调到东线来支援南朝鲜军作战,我军可以乘胜再组织一至几个进攻战役。”金城战役标志着,志愿军越打越强,装备也得到改善提高,已足以再打大规模的阵地进攻仗。

1953年7月27日上午10时,在开城板门店,朝、中方面新建的停战签字大厅内,朝、中代表团首席代表南日大将和美方“联合国军”代表团首席代表哈里逊中将,分别代表双方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随后,朝鲜人民军金日成元帅在平壤签字。彭德怀在开城签字。美军“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上将在南朝鲜汶山签字。

志愿军将士们纵情欢呼:“朝鲜战争停战了!抗美援朝战争我们胜利了!”

7月31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在平壤举行隆重的授勋典礼,彭德怀、邓华等志愿军领导人应邀出席。

为了表彰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伟大的历史功勋,表彰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人的卓越贡献,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授予彭德怀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共和国最高勋章——一级国旗勋章和金星勋章,授予邓华共和国最高勋章——一级国旗勋章,至此,朝鲜方面授予邓华共和国最高勋章——一级国旗勋章达到3枚,一级自由独立勋章也达到3枚。

 

 图片5.png

1953 年 10 月 27 日, 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再次授予邓华共和国最高勋章— — 一 级 国 旗 勋 章 。至 此 ,朝鲜方面已授予邓华一级国旗勋章3枚,一级自由独立勋章 3 枚。这是邓华授勋后在主席台上留影。

 

从志愿军入朝鲜前的准备,到朝鲜战争初期的5次战役;从开启停战谈判的序幕,到战略防御阶段的重大决策,邓华都贡献了独到的军事和政治智慧,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战争后期,他担任志愿军代司令员长达两年之久,直接指挥了著名的上甘岭战役、西海岸抗反登陆作战和对敌的最后一战——金城反击战役,并结合军事实践,撰写了一系列的军事著述,这不仅体现了他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才能和军事理论素养,也在较高层面上丰富了我军的军事思想。

两年零九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中,在彭德怀、邓华等志愿军领导人的正确部署、正确指挥下,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以其英勇不屈、敢于战斗、敢于胜利的大无畏革命英雄主义气概,用劣势武器战胜了当时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一流武器的以美国为首的16国“联合国军”,共毙、伤、俘敌71万人,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从中朝边境鸭绿江边打回三八线,打出了新中国的国威、军威,创造了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和世界为之瞠目的光荣卓绝的战绩, 有力地保卫了中国的和平、亚洲的和平与世界和平。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后,正如彭德怀总司令向历史庄严宣告的那样:“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抗美援朝战争的辉煌胜利,极大地增强了中国人民的民族自信心、自豪感!中国的国际地位空前提高,中国的经济建设、社会改革有了相对稳定的和平环境。此后,帝国主义再也不敢轻举妄动欺侮和侵犯中国!

1954年3月,中央军委调邓华回国,仍让他保留志愿军代司令和代政委之职。

 图片6.png

1954 年春, 邓华在朝鲜桧仓志愿军总部留影


从朝鲜战场载誉回国,征尘未尽,邓华立即投身于和平时期部队的练兵备战,他有强烈的使命感,要把朝鲜战争中我军与强军较量的经验、教训尽快用于建设一支现代化国防军的实践之中。1954年4月6日至12日,他任东北军区代司令员和中共东北军区党委书记,同时兼任中共中央东北局副书记。同年9月初,彭德怀正式请辞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职务,中央军委任命邓华为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这是党中央对他为抗美援朝战争所作贡献的最高褒奖。10月,他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分工主管作战方面的工作。1955年3月,他兼任沈阳军区司令员。同年9月,他被国务院授予上将军衔。为表彰他在长期革命战争中的贡献,并被授予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各一枚。

 

 2.jpg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