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庆八一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粟裕等四位将军访谈侧记

  • 时间:   2019-04-20      
  • 作者:   孙连科      
  • 来源:   睢县图书馆      
  • 浏览人数:  261

  • 1978年仲春,河南省委宣传部、河南省人民出版社联合召开了文化工作会议,会议总结报告中要求睢县县委、睢县人民政府,收集、整理睢杞战役资料,并根据收集到的资料,写成有关形式的文章。会议开到县,要求宣传部长、文化局长、文化馆长参加。我以文化馆负责人的身份参加了会议。会议结束回到县里,经县委领导研究决定,此项任务由我完成,并在组织人员及活动经费上给予支持。这个材料组以我为组长,成员是胡进才、曹新啓。从1978年初夏开始调查、收集工作。先后对参加过睢杞战役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24军、26军2部分高、中、下级指挥员作了采访座谈。最后,于1979年2月19日,去北京有关军事机关,分别采访了军事科学院外军部长粟亚将军、海军司令员叶飞上将、装甲兵总部参谋长严振衡将军和军常委粟裕大将。

  • t01d3f586f067ad9136.jpg

    2月19日晨,一到北京火车站,事先联系好的军科院的军用吉普车就把我们接到了军科院招待所。一见面,粟部长非常热情,特别抽出师级研究院秦右三同志,专门负责我们在北京的采访活动。当天上午已做好准备的粟亚部长就与我们开始了交谈。

    粟部长在1948年6月27日至7月6日睢杞战役时任华野一纵一师一团团长。他记忆力特别好,把在战役中参加的一些战斗,讲得相当详细。他特别讲了在叶飞司令员的指挥下,在一师师长廖政国的具体指挥下,与二团方铭团长,共同围攻国民党75师,第六旅部及其所属第十八团和旅直属工兵营、炮兵营、通讯营、辎重营,以及区寿年增派的加强营驻常郭屯的详细战况。此次常郭屯围歼战,彻底歼灭驻该村守敌5000余人,并活捉了旅长李邦华、副旅长沈天祥。接着粟部长又讲了由叶飞司令员组织的七个团(经前段战斗,部队建制已经不全,兵员大减),由他统一指挥,攻击已被敌黄百韬兵团一个团占领的王老集村。7月5日晚,攻击王老集战斗打响,粟团长就亲临前沿指挥。战斗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敌我双方争夺的相当激烈。粟团长很是着急,带领指挥小组,再次靠前500公尺的一片小树林里指挥,不幸腿上中弹,他轻伤不下火线,经简单包扎后,就坐在地上指挥。经前半夜攻击,王老集终被攻开,但敌人仍在村子里与我军展开巷战。粟团长说,在关键时刻,我军总是在坚强的意志上硬过敌人,敌人一个团又两个连全部被歼。

    2月20日,粟部长又安排秦友三研究员于我们乘坐军科院的军车,去了海军司令部。与叶飞司令员一见面秦研究员便指着我们,对叶司令员介绍说,这是河南睢县县委派来调查睢杞战役情况的老孙、老曹同志。回过头,又指着叶司令员向我们介绍说:这就是你们渴望要见到的叶飞司令。

    一坐下,叶司令员就爽朗地说:“啊,你们可够快的呀,我在海军刚上班三天,你们就追来了。我见也司令员性格豪爽,便也幽默地接上说,还不是粟部长的信息灵,不然也找不到你这位大司令啊!叶司令又说,不到一个月,我从交通部调出,准备重返军队,到北线任职,还未上任,就又到了海军上班;了。

    几句题外话说完,便转入了正题。

    叶司令说,睢杞战役时,我任华野第一纵队司令员,战役打响前四天,也就是1948年6月23日的华野军事会议上,华野代司令、代政委粟裕同志,宣布我为睢杞战役前线指挥。我的指挥部开始设在睢县东关回族清真寺,在哪里三天,后又靠前转到睢县城西南约15华里的码头。总的来说,睢杞战役打的很艰苦,敌人25万人,我们20万人,力量对比就不平衡,是一场硬仗啊。要不是粟老总机动灵活指挥艺术高超,这种仗是很难打胜的。粟老总令一、四、六纵队打主攻,令三、八纵及中野十一纵打援,阻住从开封来的邱清泉兵团,又请中野刘、陈、邓部队在周家口牵制敌胡链兵团。战役后段,在睢县东又阻击从山东战场驰援的黄百韬兵团。可见战役紧迫、艰苦。还有一点应特别提出,战役后段,敌75师及新编21旅已基本消灭,还有72师被围困在睢县西北的铁佛寺。但这时,东边黄百韬兵团气势汹汹,驰援而来;西边,邱清泉兵团已从杞县西打到了杞县东距驻72师的铁佛寺只有大约15公里;南边敌胡链兵团,已从周家口甩开中夜,进至太康县,炮弹已打到我军的阵地上。怎么办?如果按原计划打下去,把72师全部歼灭,尚需二至三天时间,可三天以后,周围三面的敌人恐怕又将我军包围,前段的主动取得的胜利,将要变为被动,反而由胜利变成失败。在关乎战争成败的紧要时刻,我们的粟老总权衡利弊,当机立断,在6日反击一天后,于当晚主动撤离战场,而且,我军交替断后。7月7日天明,敌人才发觉战场上已没有了解放军的踪影。对于毛泽东军事战略、战术的理解和运用,粟老总可谓炉火纯青。

    时间已到了上午12点钟,叶司令喘了口气说,下午三点,我还要主持海军司令部一个军事会议,很抱歉,只能讲到次了。

    秦研究员客气地对叶司令说,就不打扰您了,我们现在回军科院。叶司令听了摆摆手说,我必须留你们吃顿饭。午餐虽然菜不多,但却是少而精,每人面前放一个大盘,里面分别放了两荤两素四样菜,味道鲜美可口,通讯员送来两瓶茅台酒,并随手打开了一瓶。叶司令客气又抱歉地说,因下午有会议,我只能喝一杯,可你们要尽兴地喝,我一定陪到底。

    2月21日,军科院粟部长又安排秦研究员陪我们去了中央军委。当时粟裕任军委常委,主持军委工作。

    我们一进军委,按照警卫员的安排,把军用吉普车停在了指定的位置,由专人把我们领进了粟老总办公室。我们刚进门,粟老总便从坐位上站起来朝我们走来。秦研究员赶紧走上前迎住他说,老总您好。接着,彼此握了手,分别在几个大沙发上坐下,我坐的位置正与老总对面,中间隔着一张长方形茶几。刚一见面,粟老总给我的印象是:他面目慈祥,和蔼可亲,头上黑白发参半,看上去约有70来岁,但精神饱满,身板硬朗,头脑灵活,思路清晰,语言流畅,是位典型的高级军事家。

    粟老总一见面,就热情洋溢地说,军科院粟部长在电话里告诉我,河南睢县老区来人要见我,这太好了,睢杞战役时,睢县人民对我们支援太大了,我非常欢迎你们来。之后,他口气一转又说,今天你们来的可真不是时候,现在正是对越自卫反击战,我不可能抽出太多的时间,那就只有简要的说说了。睢杞战役,是我向中央军委和毛主席建议,要在中原地区打开面的第一仗,因而,从战略战术上考虑得也最周密。睢杞战役紧张、激烈的程度不亚于淮海战役,在十天十夜的战斗中,我们神经绷得很紧,十天之内,也只睡了不到40个小时,多数时间是在指挥室疲劳得睁不开眼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一会。说睡也真说不上,多半被张震参谋长喊醒听汇报。

    粟老总谈兴正浓,被秘书打断:老总,前线有急电等您接。他听后用无奈的神情瞅瞅我们说,对不起,请稍等,我接了电话就回来。五分钟后,果然粟老总就回来了,他说,同志们很对不起,我们要开个紧急会。不过,也不让你们失望,我现在就安排当时的野战军作战处长,现任装甲兵总部的参谋长严振衡同志接待你们,并详细介绍。

    严振衡同志聪明干练,思维敏捷,一直跟着我任作战处长,参加过多次重要战役,掌握非常丰富的军事资料。现在你们就直接去装甲兵总部,我马上通知他。当我们站起要告别时,我很自然的瞅了一下手表,粟老总于我们交谈整整是30分钟。

    当天上午10点钟,秦研究员又陪同我们去了装甲兵总部严振衡参谋长办公室。一进门,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位约60多岁的军人,他精神抖擞,身材笔挺,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显示出一个军人特有的风度。

    大家一坐下,严参谋长就开门见山,爽朗的说,刚才粟老总亲自给我打电话,交代我尽可能详细地介绍睢杞战役的情况。遵照粟老总的指示,给你们介绍睢杞战役的战况。说着站起身来,走向用帷幕遮掩着的墙壁前,拉开后,露出一张足有两间房那么大的一张“中原地图”。他用指挥棒给我们指了睢杞战役的地理位置。而后又回到座位。

    参谋长说,说到睢杞战役,那是睢杞战役发起前的5月份,粟老总在黄河北的濮阳地区整军时,就运筹成熟于胸了。他根据当时敌我军事态势,慎密地制定了豫东战役的宏伟计划,令原在豫西的我三、八纵队向豫东南的淮阳转进,吸引敌邱清泉兵团自鲁西南南下,以掩护我军华野一兵团(即一、四、六纵和有关部队),从从濮阳大桑树地区,经旧范县渡过黄河。如敌邱清泉兵团回头北返堵截,我华野三、八纵队则尾敌北上,以南北夹击,求歼邱兵团于鲁西南地区。但军事形势瞬息万变,当敌发现我渡河部队的意图后,一面令邱兵团在鲁西南的定陶、成武一线固守,另又匆忙调苏北和豫东战场的83师、25师、72师及63师一个旅,向鲁西南地区集合,企图以优势兵力与我军背水一战。由于这一突然变化,歼灭密集敌人的条件已经消灭,机敏的粟老总遂放弃在鲁西南的歼敌计划,捕捉在开封歼敌的战机,攻克开封已成竹在胸。于是,粟老总当机立断,甩开鲁西南强大之敌,而令进至杞县的我三、八纵队,出敌不意,奔袭兵力薄弱的国民党河南省会开封。6月17日,开封战役发动,19日突破城垣,22日全城解放,全歼敌人近4万人,击毙66师师长李仲辛,活捉参谋长游凌云。

    严参谋长讲到此,缓了一口气说,一个省会城市被解放军攻破,蒋介石绝不会善罢甘休,于是迫不及待的在郑州召开军事会议,决定调集32个旅,集中中原战场所有机动兵力,在豫东与我军要进行一场主力决战,企图歼灭中原地区的解放军主力。敌除以进至徐州的25师改援兖州外,仍以邱兵团(调出25师,增辖83师),沿陇海路直逼开封,另以75师(附新编21旅)及刚由新安镇增援柳河的72师,组成第七兵团,由第六绥区中将副司令区寿年兼兵团司令,拟由民权地区、睢杞地区、3左翼迂回开封。

    然而,敌人增援开封的部署,已完全在粟老总的意料之中。粟老总遂令三、八纵队主动放弃开封,诱敌邱兵团于区兵团拉开距离,而后集中优势兵力围歼区兵团。

    6月26日,我三、八纵队撤出开封,进至通许一带,诱邱兵团南下。而后,我军转移会合,与正由豫南上蔡地区北上的我华野第10纵队及位于杞县两广纵队,组成阻援集团。同时,令原为开封战役打援的我华野一、四、六、十一纵及特种兵纵队,按计划转移到睢县、杞县、通许县、扶沟县一带,准备诱歼区寿年兵团。

    讲到这里,严参谋长停顿了一下,以赞扬的口吻说,我们的粟老总多年来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每逢一个大的作战计划在胸中形成后,总是先电告中央军委,同时也电告友邻部队,以互相配合,相互支援。

    粟老总还电告中原军区刘伯承、陈毅、邓小平诸首长,令秦基伟、黄镇的中野第九纵队进至郑州东南地区,阻击郑州东援之敌孙元良兵团,并尾追邱兵团钳制该敌,另以冀鲁豫军区和豫皖苏军区武装,破击徐州至民权间的铁路,直接配合华野作战,以中原野战军一部钳制平汉铁路南段胡链兵团和张*集团,华野第二兵团(即许世友、谭震林的山东兵团),继续包围兖州,以吸引敌25师北上,韦国清、**(即姬鹏飞)率领的华野第四兵团(即苏北兵团),以主力推向淮海,展开攻势。

    粟老总根据当时敌情的可能变化,拟定了两个作战方案:一是,如果敌人继续由睢县的河阳集、长岗攻击前进,我华野一纵由河阳集、长岗正西、向北攻击,四纵、六纵由杞县及杞南的付集之间,并肩向东挺进,中原十一纵,由民权北的程庄,经民权、兰考之间,兼程南下,由北向南出击,将敌区兵团,歼灭在睢县城西南码头为中心的地区。二是,如敌邱兵团徘徊于睢杞之间,我华野的第一、四、六纵,则分别跃进,将敌区兵团分割包围与睢杞地区予以歼灭。粟老总两次将着两个作战方案分别电告了中央军委和中原军区、中原野战军,并命令所属纵队做好战斗准备。6月25日10时,26日3时,中央军委两次复电,同意粟老总的部署。华野指挥部于26日正式下达命令,规定了待机位置及进入的时间。

    此时,敌人对我军的动向不明,因而,徐州“剿总”命令25师北上援救兖州之围,而又命令敌邱兵团于刘汝明部沿陇海路直奔开封。命令区兵团向睢杞地区前进,迫华野与通许、扶沟地区决战。

    6月26日,邱兵团第5军及刘汝明的68师、55师进入开封,新5军所属第200旅进入开封城南地区,83师驻兰封(今兰考县),作为机动兵力。敌区寿年的75师(附新编21旅),72师,自民权西北的野鸡岗,向睢县开进。因摸不清华野行动的意图,又怕冒进被歼灭,因此在抵达睢杞地区后举棋不定,踌蹉不前,这样就与邱兵团拉开了约40公里的距离,于是粟老总抓住战机,当机立断,命令突击集团各纵队按第二个方案对区兵团实施包围,分割。至29日,已将区兵团部及75师、新编21旅包围于睢县西北25华里的龙王店地区,将72师包围于铁佛寺地区,华野阻援部队控制了杞县至王固集一线,隔断了邱、区两兵团。29日,华野突击集团发起攻击,至30日,敌75师16旅及其所属第18团在常郭屯被歼灭。战役进展顺利,我华野正准备继续扫清残敌。战局瞬息万变,此时徐州“剿总”受蒋介石命令,又将北援兖州的25师调回,与第3快速纵队,交警第2纵队组成一个兵团,黄百韬任司令,长途奔驰来睢杞地区解救72师。黄兵团到达睢县城东北约15华里的帝丘店地区,距敌72师驻地铁佛寺仅有5公里。当时围歼75师残敌的战斗正激烈。7月1日晚,华野正总攻区兵团部及75师驻地龙王店,对敌72师正包围监视。在东西两面不到10公里,又有黄邱两兵团压过来,可谓战况万分紧急。在此紧要关头,粟老总深思熟虑,当机立断,调整部署,增强阻击力量,同时加速攻歼被围之敌。7月10日晚, 突击部队猛攻龙王店。7月2日凌晨3时攻开,全歼守敌,活捉中将兵团司令区寿年,中将75师师长沈澄年,兵团参谋长林義祥。之后,又攻开陈小楼,全歼新编21旅。至此,75师已大部被歼。西线,在杞县南和东,对敌邱兵团,华野正进行着顽强的阵地防御战,东线,华野阻击部队,也顽强地顶住了黄兵团的疯狂攻击。

    按预定作战计划,华野突击队又迅速全歼了敌75师第16旅驻榆厢铺、何吉屯的两个团,7月4、5、6三天,又歼灭黄百韬兵团3个多团。

    7月6日,西线,敌又投入了刘汝明的部队,其主力避开华野阻击正面,由我军阵地右侧,向民权尹店方向迂回攻击前进;东线,敌74师已进至宁陵县的西;张**团(临时组织吴绍周兵团与杨干才兵团),胡链兵团的先遣队已到达太康,其炮弹已落在我军的阵地上。这样,东西、南敌大军压境)如我军再打下去,势必由主动便被动,由即得的胜利变失败。在此紧要关头,我们的粟老总断然决定,6日晚命令我华野前线部队全线撤出战场,进入鲁西南和大别山预定地休整。我们粟老总这一神鬼莫测、灵活机动的战术,在古今战史上是个奇招。这次睢杞战役取得了歼敌近5万人的伟大胜利。

    严参谋长讲到此,睢杞战役的情况似乎已经讲完,但他却又提高了声音,敬仰地颂扬说:我们的粟老总组织、指挥的无数次战役,体现了他熟练的学习、掌握,并创造性的发展了毛泽东的军事思想,是我军几位最优秀的军事家之一,是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大将之首。

    严参谋长讲完之后,又特别给我们提供了一些应采访的将军名单,他们是:南京大军区副司令刘飞,南京警备区副司令黄兆高,浙江省卫生厅长王贯一,杭州市城建局长葛春和开封空降师长崔汉卿,杭州干休所离休干部陈宝富(睢杞战役龙王店时任副营长,攻击突破口前沿指挥)等十多人。

    严参谋长留我们共进了午餐,用的是中国十大名酒之一山西汾酒。

    当年,在北京虽然只作了三天采访,虽然距今已33年,但这次采访却给我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将军们的丰功伟绩、博大胸襟、光辉形象,至今仍留在我的心中。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