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国庆
    • 弘扬延安精神研讨会
    • 纪念毛泽东逝世43周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发扬延安“硅谷”创新精神

  • 时间:   2019-04-08      
  • 作者:   崔建东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2762

当前,我国正处在发展的战略转折关键时刻,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所讲:我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的时候,是一个愈进愈难、愈进愈险而又不进则退、非进不可的时候。

由于中国经过70年经济发展的突飞猛进、40年改革开放的日新月异,严然已经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由于中国制造在某些领域已经名列前茅,这是西方一些大国所不愿看到的。他们一直认为中国这个社会主义国家是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吞并全球的最后的、“吞食的最为丰富的晚餐”。但结果却是事与愿违,因此,他们恼羞成怒的设置种种瓶颈限制中国的发展。

图片1.png

中国第一支自制步枪即世界第一支轻型化步枪

由于我国一些部门和单位受拿来主义、泊来思想、墨守成规等思维的影响和束缚,我们在一些核心技术上与西方发达国家差距很大,众所周知的芯片就是一例。因此,才出现了一些西方大国动不动就敢对我实行限制和制约的封锁;也正是由于在一些产品上我们技不如人,正如一名记者针对国防装备制造存在的问题,在报道中所写的那样:由于装备门槛低,国内民企一拥而上,甚至在国外展会上互相压价的尴尬局面。这些,严重影响了我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

随着我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越来越多的企业将走出国门、走向世界,面临的困难可想而知,甚至要面临可能难以突破的瓶颈,怎么办?笔者认为要有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坚定信念,要坚持我国自力更生、自主创新、自我发展的光荣传统,尤其是要发扬延安“硅谷”创新创意创造精神。

提起硅谷,人们往往想到的是美国的硅谷,因为,美国的硅谷早已经成为世界创新创意创造的冠名和象征。因此,说起硅谷,美国人浑身上下充满着自豪和骄傲;外国人浑身上下充满着崇拜和向往;中国人浑身上下充满着追赶和超越......

然而,如果,不考虑先进的科研设施设备,不考虑地名,单从创新创意创造这个意义和角度上讲,其实,中国延安的“硅谷”比美国的硅谷早了几十年。

延安“硅谷”诞生于硝烟弥漫的抗日战争时期。

延安“硅谷”的诞生和延安“硅谷”创新精神,要从中国第一支自制步枪谈起。

七七事变爆发后,国共合作开始了艰苦的抗日战争,但是,国民党不发共产党军队的军饷和武器弹药,至使共产党军队作战步履维艰。但由于是国共合作,共产党及所属八路军、新四军等抗日队伍,既不能打土豪,又不能剿劣绅,军饷只能自筹,武器弹药只好向日本鬼子夺取,但是,往往为了夺取枪支弹药,牺牲的代价太大,为此,党中央毛主席发出指示,必须建立自己的兵工厂,自己动手制造武器。中国第一支自制步枪就是在这个时候,在延安开始自己制造的。

提起中国自制步枪,人们往往想到的、提到的、看到的是汉阳造、沈阳造、太原造和巩县中正式,其实,这几种五花八门的步枪都是外国图纸、中国仿制的,挨不上中国自行设计、发明创造和制造的边。而真正的中国第一支自制步枪,即中国第一支自行发明创造、自己画图、自己设计制造的“无名式马步枪”,则是诞生于1939年4月25日,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陕甘宁边区,由陕甘宁边区机器厂枪械修造部制造诞生的,主要设计制造者刘贵福由此获得了毛泽东主席:“刘贵福同志,你是生产战线上的英雄”的题词褒奖。

图片2.png

现在,这种步枪的其中一支,珍藏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它比德国的突击步枪早了4年,比美国的小口径步枪早了27年,是世界上枪支专家公认的世界轻型化步枪的始祖,一直到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这种枪的某些性能仍然领先世界新潮流,比如,折叠式三棱刺刀在枪下方,用按键扣合,拼刺时可随手甩出,有利于拼刺刀等等。后来,这种枪由刘贵福等在黄涯洞兵工厂进行了进一步改进,加上了可调枪准星和防尘罩,被彭德怀命名为“八一式马步枪”,深受前方将士的欢迎。“八一式马步枪”其中的一支也收藏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无名式”马步枪和“八一式”马步枪,在庆祝我军建军90周年时,被列为《波澜壮阔90年·难忘的90个第一》其中的一个第一,2018年被国家命名为中国第一枪。

图片3.png

1944年8月,美国驻延安观察组最后一任组长克利福德·扬率美国驻延安观察组到延安,党中央毛主席将一支“八一式马步枪”送给克利福德·扬,克利福德·扬十分喜欢,克利福德·扬见到这支枪后,惊讶地说:没想到在山沟沟里能制造出世界一流的新型步枪。党中央毛主席之所以将一支“八一式马步枪”,作为接待美国观察组的珍贵礼物送给克利福德·扬,充分说明“八一式马步枪”在党中央毛主席心中的分量。现在,这支枪被美国波士顿著名华裔轻型枪支收藏家徐林所收藏。据徐林介绍,这支枪至今完好,是他收藏的步枪中最好的一支,80年了,仍然使用自如。

中国第一支自制步枪的发明和制造,最为难能可贵之处,是发明制造者刘贵福们在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在设备不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自己发明、自己动手、自己创造、自己制造”的创新精神,土法上马,在一双双布满血泡和老茧的手上制造出来的。其创新创意创造精神是现在的美国硅谷所无法比拟的。

中国第一支自制步枪的主要设计发明者刘贵福,没有套用现成的图纸,而是在参考了世界各国的各种各样的步枪、马枪,什么老套筒、什么德国毛瑟枪、什么日本的三八大盖、什么捷克式等等,还有中国仿造的汉阳造、沈阳造、太原造和巩县中正式等等,反复对比这些枪的优缺点:汉阳造长笨、三八大盖刺刀不好、捷克式零件太多不实用等的基础上,反复学习了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得出八路军主要进行的是运动战、游击战、麻雀战,八路军使用的步枪必须适应八路军流动性、灵活性、方便性的作战特点、必须适合八路军近战夜战的作战形式:即马枪短小、轻便、灵活机动,步枪火力猛、射程远,只有将马枪、步枪的优点结合起来,既缩短步枪不必要的射程、又克服马枪射程太短的缺点,减轻枪体重量(采用挖空式枪托),再配上折叠式三棱刺刀,才能便于携带,才能适合急行军、游击战、肉搏战的结论。由此,在反复讨论、反复试验、反复探索中,中国第一支自制步枪即“无名式马步枪”终于诞生了,该枪口径7.9毫米,短而轻,长不到一米,比一般步枪短100至200毫米,枪重仅3.36公斤,近似马枪,后坐力小,但枪身和刺刀总长超过三八大盖,折叠式三棱刺刀,拼刺刀占尽优势,因此,在延安工展会获奖,由此,引起了毛泽东主席的高度称赞并题词,毛主席还亲自拿枪瞄准。

没有造枪的钢材,刘贵福们就用日本鬼子的铁路钢轨,钢轨上部造枪管,中部造枪支零件,底部造刺刀。精打细算,物尽其用。

在仅有的几台枪械制造机器均没有动力设备无法开动的困难面前,他们想出了用人力摇动转轮带动机器运转的土办法:即在每台机床前都设置个自制的大轮子,工人摇起大论子,用皮带带动机器旋转。制造枪管要用枪管深孔钻床,由于日本人严密控制,买也买不到,怎么办,在这看似常人不可逾越的困难面前,刘贵福们集思广益、土法上马,制造出了中国(也可以说是世界上)首台自制土洋结合的枪管深孔钻床:即在一个长条板凳的前面架起一个石头磨盘,安上摇把,负责枪管钻孔的工人像“磨剪子炝菜刀”的师傅那样,骑在长条板凳上,把枪管毛坯插在磨盘中心孔里,用肩膀将钻头顶在枪管毛坯的中心上,钻头是在一根细长的铁杆的前端焊上刀头,另一个人摇动磨盘飞快旋转,带动枪管毛坯转动,钻头渐渐前进,进入枪管的深部,直至贯通,就是靠着这台自制的土洋结合的枪管深孔钻床,刘贵福们,竟然制造出了中国第一支自制步枪以及中国第一支自制步枪的许许多多的“兄弟姐妹们”。

当时,延安没有专用的枪械金属零件表面防锈处理设备,他们们又发明创造出一种巧妙、实用、简单的“烤蓝”工艺:即在火炉里铺上一层烟煤,控制好适当的温度,把金属零件放在烟煤上,金属零件经过加热、烟熏、氧化,再反复用皮油在表面上擦,使金属零件表面上形成一层黝黑锃亮的薄膜,达到了枪械金属零件的防锈要求,而且防锈能力相当好。

膛线(来复线)是枪管制造的一个关键环节。可是没有膛线机,怎样才能准确无误地加工出设计标准的膛线呢?

刘贵福带领研发小组,一边采用冷压法,一边反复研究、试验,尤其是在对中国“第一枪”的改进期间,研发小组经过反复研究、试验,景绍彬想出个“土办法”,就是利用纺机的原理,让木工自制了一台纺车式土镟床,利用刀具拉伸配合枪管旋转的切削操作,成功地按照设计缠角完成了规定导程360度的旋转膛线。

刘贵福根据这个操作,后来设计制造出专用的拉线机和钻床,用机械一次旋镗,即能拉出四条标准膛线,完成一根枪管的膛线制造,从而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为后来“八一式”马步枪的制式化从手工制造到机械化生产,奠定了技术基础。这个土造的膛线机比国民党从德国进口的都好用。

所以,中国第一支自制步枪的制造和诞生,是在极其艰难困苦中产生的、是在缺机少器、标新立异、创新创意中诞生的。中国第一支自制步枪的制造和诞生,既深深体现了八路军的自力更生,也深深体现了共产党的艰苦奋斗,更深深体现了军工们的科技创新。中国第一支自步枪的制造和诞生,始终贯穿着艰苦、吃苦、刻苦,科学、科研、科技,创意、创新、创造这一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与时俱进的发明创造主线。

2004年,我在参观延安茶坊村原兵工厂遗址时,当地的老百姓和老军工亲切的称之为延安“硅谷”。什么是延安“硅谷”精神,有条件造武器,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造武器,自力更生、自主创新、自己制造,这就是延安“硅谷”精神。

在延安那么艰苦卓绝的环境中,在条件那么差的窑洞里,之所以能诞生有条件造武器,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造武器,自力更生、自主创新、自己制造的延安“硅谷”创新创意创造精神,是源于党中央毛主席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自力更生的思想路线,是在充分尊重人才、充分尊重创新、充分尊重科学的三个充分尊重的基础上形成的(其实,过去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仅仅理解为解决了穿衣吃饭,是片面了;实际上,各根据地,八仙过海各显其能,自己动手制造武器,解决了八路军、新四军缺枪少炮的大困难,在抗日战争期间,各根据地生产的枪支、小炮、手榴弹、地雷等各种各样各种的武器装备深受战士们的欢迎,尤其是“八一式马步枪”被战士们亲切地称之为我们的小马枪。解放战争,太原解放后,彭德怀拿起太原造步枪,连连摇头,连声说:不如我们的八一式,不如我们的八一式):


一是充分尊重人才

习近平总书记说:人才是第一资源。古往今来,人才都是富国之本、兴邦大计。抗日战争爆发后,在党中央毛主席抗日路线的感召下,大批爱国人士集聚延安,他们当中有爱国华侨、有爱国学生、有爱国专家、有爱国教授、有爱国军工、有爱国奇才等等,不亚于现在美国的硅谷人才济济......党中央毛主席知人善任,采取了发现人才、吸引人才、招纳人才、尊重人才、相信人才、使用人才的人才战略,极大的激励了这些爱国人才报效祖国的拳拳之心。

刘贵福等就是这个时候来到延安,当时的延安物资极度匮乏,朱德总司令一个月的津贴只有5元钱,然而,却发给刘贵福28元。兵工厂的厂长、政委和原来的工人吃的是杂粮,而给刘贵福等新来的技术骨干吃的是白馍,这使得刘贵福等人感慨万分,刘贵福说,在国民党统治区,国民党不把他们当人看,而在延安,共产党却把他们视为座上宾、掌上宝。从此,刘贵福等人夜以继日地全心全意、全力以赴投入到“无名式”马步枪的研制中。很快,造出了中国第一支自制步枪,并引领世界步枪发展新潮流。正是由于这支枪的先进性,克利福德·扬在接到“八一式马步枪”这支珍贵的礼物后,才说出了没想到在中国的山沟沟里,竟然造出了世界一流步枪的感叹。

几十年后的美国硅谷,他们采取的发现人才、吸引人才、招纳人才、尊重人才、相信人才、使用人才的硅谷人才战略,就好比延安“硅谷”人才战略的翻版——他们在世界各地广招人才,他们高薪聘请科技人才,他们大胆使用创新人才,优先接受这些人才加入美国籍,方方面面开绿灯、开先河。所以说,在实施人才战略上,美国硅谷是步了几十年前延安“硅谷”的后尘。


二是充分尊重创新

延安“硅谷”之所以能在艰苦卓绝的条件下造出了先进的武器装备,一方面是由于延安“硅谷”人才汇集、一方面正是源于延安“硅谷”成千上万次的自主发明创造,一方面正是集于党中央毛主席充分尊重延安“硅谷”的创新。由延安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安塞县人民政府、延安市文物研究所,2001年,在茶坊村为陕甘宁边区机器厂旧址所写的简介标牌,详细记载了陕甘宁边区机器厂作为为八路军制造武器装备延安“硅谷”一个基地的部分发明纪录:陕甘宁边区机器厂1938年3月迁至此地,先后制造出车床、铣床、刨床、钻床、螺旋压力机、弹簧锤、砂轮机等机器,并研制成功无名式马步枪、60毫米口径掷弹筒、氯酸钾等,改装成功高射机枪,为人民军队兵工事业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在武器的研制过程中,由于制造武器的材料奇缺,往往在制造武器的过程中,研制人员既想一改常规方法的制作,又想标新立异加入新的做法,但又怕由于失败造成不必要的材料浪费,因为,当时制造武器的主要原材料是日本鬼子的铁路钢轨,而每一根钢轨,都是战士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因此,研制人员时常犹犹豫豫,举步维艰。这时,延安军工局的领导和兵工厂的领导给大家做动员:要敢于创新,要善于冒险,要勇于发明,不要怕失败,不要怕浪费,成功、成绩归你们,失败、浪费的责任我们来承担,此后,在延安和其他抗日根据地制造武器装备的“硅谷”里,掀起了自主创新、发明创造的新高潮。比如,当年名扬各根据地的延安“赵占魁运动”中的赵占魁的创新创造。赵占魁是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的特等劳动英雄,党中央、毛主席曾号召边区和各抗日根据地的工厂企业职工“向模范工人赵占魁学习”。赵占魁1938年初来到延安参加革命,赵占魁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在延安茶坊“硅谷”基地,他用心钻研技术,虚心向大学生、技术人员请教、求教,并经常主动提出改进生产的建议。例如他曾建议用大飞轮带动鼓风机代替人力拉的大风箱,后来又改为用汽车发动机烧木炭来带动鼓风机,解决了当时生产上的大问题。1944年,赵占魁用麻钱提锌,得锌率达到18%,为炼成三七黄铜,提供了原料;他还成功地用一斤焦炭化五斤铁,使提炼灰生铁由原来的80%达到100%;1946年1月8日《解放日报》以《边区工业界新创造》为题,报道了赵占魁用麻钱提锌制造子弹皮的事迹,在全国解放区引起了轰动。

图片5.png

郭栋才,日本东京工业大学机械系本科和研究生。1939年7月参加八路军,1940年10月,彭德怀要求八路军军工部研制、仿制日军的掷弹筒。郭栋才接到任务后立即组织研制、仿制。掷弹筒是由炮筒、文管、击针、方螺纹丝杆、花轮、底座板等组成,炮筒里有来复线,炮弹有紫铜弹带而无尾翼,被称为“光屁股”弹。由于八路军既没有炮筒来复线加工设备,也没有紫铜无法制作炮弹弹带,所以,单纯的复制、仿制日本掷弹筒不可行,只能重新设计和试制新的炮。

郭栋才等经过反复研究后,决定因陋就简、因地制宜研制没有来复线的滑膛炮。炮筒的长度400毫米(掷弹筒的长度是280毫米),炮管的内径为50毫米(俗称50小炮)。由于50小炮没有来复线,因此,必须使用带尾翼的炮弹;后来,郭栋才等又取消了螺丝杆改为扳机发火;再后来,郭栋才等将弹丸改成迫击炮弹式,可外加药包,使50小炮射程提高到近千米;再后来,郭栋才等又加装了特殊的发火装置,使50小炮可以平射。这就是八路军发明创造的50小炮,50小炮是一种既可以曲射,又可以平射的新式小炮,其威力大大超越日本的掷弹筒。

正是在不断创新,鼓励冒险,宽容失败,尊重创新的延安“硅谷”精神精髓的引领下,八路军在层出不穷创新创意发明创造中制造了大量的先进的武器装备,以50小炮为例,从1940年下半年到1945年8月的5年里,仅八路军“硅谷”基地生产的既能曲射又能平射的令日本鬼子闻炮丧胆的50小炮,就生产了2500门之多,当时,八路军主力部队每一个战斗班都配备了一门,装备了近30个团,极大的提高了八路军的战斗力,50小炮打的日本鬼子晕头转向......

历史就是一个轮回,谁能想到、谁能料到:集体合作,鼓励冒险,宽容失败、尊重创新的延安“硅谷”创新精神的精髓,也在几十年后成为美国硅谷文化的基本内涵。


三是充分尊重科学

充分尊重人才、充分尊重创新,必然形成了上上下下充分尊重科学的好风气。例如,如何从适合工厂科学化管理抓起,改变当时的工厂军事化管理为工厂正规化管理,就是最为典型的尊重科学的例子。提起新中国计件工资和标准化生产,人们往往误以为开始于1980年代的改革开放,其实,1939年代的八路军延安“硅谷”是始作俑者,是改革当时的工厂军事化管理为工厂正规化管理的最为重要的举措之一。

1939年7月,原本定在延安大批量生产“无名式”马步枪,由于延安缺少制造武器装备的材料,在生产了156支后,党中央毛主席决定在紧靠正太、平汉、同蒲、白晋铁路,煤铁资源丰富的晋冀豫根据地发展八路军兵工厂,批量生产“无名式”马步枪及其他武器装备。于是,刘贵福身背一支“无名式”马步枪,与其他技术骨干来到了太行山八路军军工部,到后第二天,刘贵福与封域中两人就深入黄涯洞兵工厂——也称为黄涯洞“硅谷”基地进行实地考察。

刘贵福、封域中考察回来后,立即向八路军总部军工部领导建议:取消工厂军事化管理制度,建立工厂严格的劳动纪律和各种管理制度,实行工资制和按件工资制,统一步枪和手榴弹样式一致的生产,这样做,可以迅速提高军工产品的质量和数量。军工部领导立即召集军工部所属各所、厂领导开会讨论。在取得一致意见后立即上报八路军总部。1940年4月6日,彭德怀采纳了八路军军工部的意见,对军工部工厂管理工作做出了《基本改变工厂管理制度》的指示。

实施计件工资和标准化生产后,迅速提高了八路军军工产品的质量和数量,据不完全统计,黄涯洞兵工厂从1940年至1945年,共生产“八一式”马步枪近1万支,子弹厂从建厂到1949年全国解放,共生产复装子弹778万发、全新子弹52万发,有力地支援了前线。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之间,抗日战争胜利已经过去70多年了,历史的车轮也已驶进了21世纪,然而,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发明创造的精神必须发扬,尤其是在中国第一支自制步枪的发明创造、制造和诞生中,其中的独立自主、艰苦奋斗、奋发图强的创意、创新、创造精神——即延安“硅谷”精神,值得当前中国制造业深层次地学习和借鉴。因为,中国的制造业只大而不强的状况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拖累了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因此,在“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中,在当前众多的中国制造与发达国家制造的对比、对照、对峙中,重温中国第一支自制步枪的制造和诞生,学习中国第一支自制步枪的发明创造精神,既有着深刻的历史意义,又有着深层的现实意义,更有着深远的未来意义。

落后不怕、困难不怕、艰苦不怕,只要勇于自力更生、甘于艰苦奋斗、敢于科学创新,就能知难而上、知难而进、知难而取、奋发图强、以弱胜强。

我们要学习中国第一支自制步枪制造者们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各种困难,在设备不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自己动手、自己制造、自己创新,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创造研制中国第一支自制步枪的刻苦精神、自立精神和创新精神——即延安“硅谷”创新精神,利用、使用、应用现在比抗日战争时期不知道要好上几百倍、几千倍、几万倍的科研、科技、科学条件,刻苦钻研、发奋工作、克服困难,为中国制造的优质、优良、优秀,为中国制造的创新发展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尽职尽责,为中国制造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而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自主创新、奋发图强。


北京军事战略研究学者  崔建东

2019年3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