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国庆
    • 弘扬延安精神研讨会
    • 纪念毛泽东逝世43周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惠宁:祸福得丧付造物 无尽思念送远行

  • 时间:   2019-03-07      
  • 作者:   胡山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12041

我这个人,也无足轻重,就是潇洒一点,追求自由的人格,仅此而已。

—— 陈小鲁


2019年2月28日是陈毅元帅的后人陈小鲁去世周年忌日。笔者有幸与共和国开国大将粟裕的女儿粟惠宁取得联系,听大姐谈起对爱人陈小鲁的思念之情。

粟裕新合影.jpg

1979年怀抱幼子的粟惠宁大姐与陈小鲁、粟寒生(后左)同父亲粟裕、母亲楚青留念

回望和陈小鲁共同走过的43年,粟大姐感慨,真要感谢父母之命——四十多年前,当母亲问她是否愿意与小鲁约会时,她脑海中的他,只是一位常在粟家与二哥寒生下围棋的青涩兄长。

天安门合影.jpg

1976年粟惠宁和陈小鲁在天安门悼念周恩来总理

当他们决心携手同行、共度今生的时候,陈小鲁很郑重地问粟大姐:我们都是军人,身各一方,每年只有一个月相聚。人生苦短,为欢几何?你愿意与我假期里探访九州、周游四海吗?粟大姐也认真地点头回答:我愿意!

父母兄妹.jpg

陈小鲁和他的父母、兄妹在一起

感谢苍天眷顾,几十年来,他们风风雨雨,不改初衷,不仅携手行遍神州大地,更得以到访四海三极。

联合国小.jpg

1992年陈小鲁转业后赴美国讲学,恰逢粟惠宁去联合国开会,与陈小鲁在联合国代表团工作的妹妹丛军(左一)留念

粟大姐坦言,说实话,她觉得与小鲁并不般配。曾经有位老妈妈对她妈说:小鲁是个有外交官气质的大度青年,你女儿跟他,能行吗?她笑着说,幸好陈小鲁宽容大度,阅历深博,容得下她这微末之芥。

陈小鲁.jpg

曾经有位老大姐称他们是“神仙伴侣”。粟大姐认为,自己只能算是生活伴侣,无法企及他的追求和境界。

老子与儿子.jpg

但是,46年的交集,43年的婚姻,15年的携手周游世界,他们还是幸福愉快的。

北极小裁剪.jpg

粟大姐谈到,自己跟陈小鲁虽然差距颇大,追求各异,但在家庭生活中倒是琴瑟和鸣,相濡以沫。

海南三亚.jpg

粟大姐慨叹,回想起来,陈小鲁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月,应该是他们全家最幸福和美的日子。

苏联小.jpg

2012年白俄罗斯-明斯克-斯大林防线留念

他们跟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在海南省三亚共度新春佳节,共享天伦之乐。

3.jpg

远离纷扰的俗世,撇清污秽的谗言,阐明清者自清的立场,管它昏媒谄吏的评说。朝大彻大悟,转眼撒手人寰,倒也干脆利落。

7.jpg

喜怒哀乐,人之常情。祸福得丧,人生常态。生老病死,人世必然。陈小鲁的一生,是丰富多彩的一生,是率性自由的一生,也是跌宕起伏的一生。

8.jpg

从一个家教醇厚、热血正直的青年,经过文化革命神鬼颠倒的思想冲击,受到解放军英雄部队的教育锤炼,再到派驻英国后得以从宏观战略的角度分析判断国际局势,陈小鲁逐渐成长为会独立思考、有大局观念、敢仗义执言、能担当重任的政界新秀,直至直接参与上层结构改革设计。

1.jpg

一朝风云变幻,又被打落尘埃。陈小鲁毅然割裂枷锁,弃政下海。但他善良大度的秉性,难以适应商海的混沌沉浮,毕竟还是选择了退出,只做个旁观者提供咨询建议。

粟裕画像.jpg

2017年粟裕大将诞辰110周年观看父亲画像

近十年来,陈小鲁把主要精力投入到社会公益事业中,为老区发展,为兴教助残,为申张正义,为振兴中华尽一己之力。

然而,他丰富的阅历、敏锐的分析、前瞻的思维、独特的见解、爽朗的性格,却赢得了与他交好者、合作者、旁观者的尊重和敬佩,感染着三教九流的受众,成为受人尊敬、又常招诋毁的公认的社会活动家。

陈小鲁单照.jpg

粟大姐深情地表示,自己深深地爱着小鲁,因为他有一颗童真、质朴的心,对大千世界充满好奇心,对平凡、简朴的生活甘之如饴,对权力、金钱视如过眼云烟,对朋友、晚辈都鼎力相助。

小鲁墓碑.jpg

粟大姐有时常想,陈小鲁跟一千年前的苏东坡何其相似乃尔?!

东坡先生三次被贬黄州、惠州、儋州,但能以潇洒旷达的态度和深挚的淑世情怀对待人生坎坷。

“祸福得丧,付与造物!”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头百姓,东坡都能与他们推心置腹。

小鲁雕塑.jpg

陈小鲁也是三次遭人诬陷,第一次是文革,第二次是六四,第三次是安邦,他也最终在东坡先生屈居四年的海南岛撒手人寰。但陈小鲁一直是问心无愧,坦坦荡荡,乐观旷达。心底无私天地宽,陈小鲁不阿谀权贵,不违言从众,不动摇信仰,不诋毁他人。

9.jpg

陈小鲁,有这么多的亲人、战友、朋友怀念他、喜欢他,他的这一世,没有虚度!

他活得率性、纯真,活得充实、丰满,活得酒脱、自由。

他的一生,是大写的“人”。

最后合影.jpg

2018年2月三亚全家的最后一张合影 

时光荏苒,至今粟大姐仍不觉得小鲁已经离去!在她的心里,小鲁只是远走不归,踏上了另一段遥远的旅途……

蜜月庐山剪切.jpg

1975年9月,粟惠宁与陈小鲁庐山蜜月留念

在天比翼,在地连理,无尽思念,此恨绵绵,今生有幸,来生再期! 

陈毅四子女.jpg

陈毅子女(左起)陈昊苏、陈丹淮、陈小鲁、丛军

昊苏诗词小.jpg

新四军研究会.jpg

大姐与新四军研究会领导张光东、乔泰阳、刘华苏、张晓龙、王小戬、杨抗美、邓小燕、张怀旗等合影

粟惠宁大姐与胡山.jpg二战和平文化中心倡议人胡山(笔者)与大姐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