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国两会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请跟共产党学习如何打造一支有血性的队伍!

  • 时间:   2019-02-16      
  • 作者:   金一南      
  • 来源:   军工圈     
  • 浏览人数:  1895

640.gif


2019年2月13日,正月初九,在致良知四合院为3.0企业新年开工而特别组织的“春雷浩荡”直播学习会上,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发表了特邀演讲——《团队的灵魂与血性》。

昨日之历史,今日之借鉴。金一南教授用2小时,历数中国近代以来那些深刻影响历史进程的队伍与将领,揭示他们兴衰背后的秘密,以下是演讲精编。

t01814464e272839905.jpg

金一南现场演讲精华(视频)

很多时候,我们泛泛地谈管理,学经济管理、企业管理,也学军队管理,其实管理的核心是什么?是建设一支有灵魂、有血性的队伍。

道理很简单,你能不能干成大事?不看宣言,看队伍;宣言好做,队伍难带。任何团体都能说出一些豪壮的宣言,谁去实现宣言?没有这样的队伍,万事皆空。

人多就是力量吗?

近代中国最糟糕的是什么?我们没有一支坚决捍卫国家利益的队伍。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大英帝国28条军舰,15000人的军队,这么点兵力,就把我们打得稀里哗啦,我们就签订了中英《南京条约》,割让香港,赔款2100万两白银。

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英军18,000人、法军7,200人长驱直入中国首都杀人放火,将圆明园付之一炬。

1894年甲午战争,一纸《马关条约》割让辽东半岛和台湾,赔款白银2亿两,开辟空前的割地赔款。

到了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我们的灾难达到高峰,八个国家打你,你说打得过吗?我们说,历史就怕细究,八国联军来了多少人?总兵力加起来18811人。我们的国土上,都是自己人,京津冀这一带,义和团五六十万,清军十五六万。八国联军就这一万多人,十天之内攻陷北京。最后签订《辛丑条约》,空前赔款4亿5000万两白银。

当时澳门报纸登了篇评论,里面有句话:“国中之兵70万之众,未必有1000人可用。”

一个被西方描述为GDP占世界三分之一的东方大国,面对坚船利炮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一而再、再而三地割地赔款、丧权辱国,为什么会这样?

一到关键时刻就不顶事,这是近代以来我们麻烦接着麻烦、灾难接着灾难的根源。

西奥多·罗斯福(第26任美国总统),中国很多人对他印象不错,他把美国获得的庚子赔款(辛丑条约赔款)的一部分返还中国,办了留美预备学校,今天的清华大学,曾经的燕京大学,还有协和医院。

我们战败了,一个战犯把钱返给我们,办教育办医疗,所以我们很多中国人对这个美国人印象不错。但是西奥多·罗斯福极度看不起中国人,下面是他的原话:


“要是我们重蹈中国的覆辙,自满自足,贪图自己疆域内的安宁享乐,渐渐地腐败堕落,对外部事务毫无兴趣,沉溺于纸醉金迷之中,忘掉了奋发向上、苦干冒险的高尚生活,整天忙于满足肉体暂时的欲望,那么毫无疑问,总有一天我们会突然面对中国今天已经出现的这一事实:畏惧战争、闭关锁国、贪图安宁享乐的民族,在其他好战、爱冒险民族的进攻面前,肯定是要衰败的。”


我觉得西奥多·罗斯福的话对我们是个警钟。他们认为什么叫高尚生活?奋发向上、苦干冒险,这叫高尚生活。我们今天很多人觉得什么叫高尚生活?灯红酒绿、纸醉金迷那叫高尚生活。你看我们平常的一些电视宣传、网络报道,欠缺这样的描述:苦干冒险、奋发向上这才叫高尚生活。

我们近代的结局就是不断被别人欺凌,不断被瓜分。孙中山感叹这么一句话:“四万万中国人,一盘散沙而已。”一盘散沙有什么力量吗?人多就是力量吗?什么力量都没有。

在中国,人人皆知卢沟桥是爆发抗日战争的地点。年年月月,参观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的人络绎不绝。如果有一天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突然发问: 战争怎么会在这儿爆发呢?这儿是中国和日本的分界线吗?

我们这些懂事的大人,该如何回答?

孩子问得对。卢沟桥并非边关塞外, 疆界海防,连万里长城的一处垛口也不是。它实实在在是在北京西南。虽然完全不是中日两国的分界线,但战争又确实在这里爆发。为什么战争尚未正式打响,鬼子已经抄到了京师以南、扼住了我们的咽喉?

至于1937年7月7日侵略者用多少兵力挑起卢沟桥事变,别说不懂事的孩子、连懂事的大人也很少知道了: 华北地区全部日军最高统计数字只有8400人。同一地区的中国军队有多少呢?仅宋哲元29军就不下10万。战争爆发之前,敌人不但已经如此深入了你的领土,还以如此少的兵力向你挑战、一个月时间令华北沦陷,查遍世界战争史,有没有这样的先例?

无独有偶,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同样如此。当时东北地区日军1万余人,张学良的东北军人数达19万。19万人也未阻止侵略军事变第二天就占领沈阳,一星期控制辽宁,三个月占领整个东北。

发动“七·七事变”的日本华北驻屯军,是八国联军侵华后清政府与英、美、俄、德、日、奥、法、意、荷、比、西十一国代表在北京签订《辛丑条约》,其中第九款规定: “中国应允诺诸国会同酌定数处,留兵驻守,以保京师至海道无断绝之虞。”从此在华北驻屯的外国军队有英、美、法、意、日五个国家,司令部都设在天津。最初约定驻军人数为8200人,日军400人。后来利用辛亥革命后中国政局动荡,日本明里将“清国驻屯军”改称“中国驻屯军”,暗中则扩大编制,一步步将驻屯军由数百人扩大到数千人。

中国有句老话叫“卧榻之上岂容他人酣睡”。国家本应拒对手于千里之外的核心区域,战争发生以前竟然人家已经久据于此,形成“卧榻之上他人可以酣睡”、“卧榻之上他人长期酣睡”的局面,这是多么创深痛巨的民族耻辱。

中国近代历史,往往是先一场悲剧衍生后一场悲剧,前一场灾难导致下一场灾难。正因为面对侵略一败再败,才签下这些丧权辱国的条款。正因为这些丧权辱国的条款,才酿成七·七事变前略者已经挺进到眼皮底下的局面。一个中国人,如果不了解当年中国政治有多么腐朽、中国军事有多么衰弱,就不会明白腐朽与衰弱要带来多么巨大且深重的灾难。

还有一组统计数字,南京大屠杀,进攻南京城的全部日军不到7万,我们且不说防御南京的部队全是蒋系最精锐部队,就说多少逃跑了,多少撤退了,多少来不及撤的,来不及跑的被日本鬼子捂在南京城内的10万,比日本鬼子人数还要多。

南京攻陷后,日军第十六师团长中岛今朝吾在日记中写道:

(中国军队)以1000人、5000人、10000人计的群体,连武装都来不及解除。他们已完全丧失了斗志,只是一群群地走来,他们现在对我军是安全的。

还是那句话,人多就是力量吗?一群任人屠宰的羔羊,伸着脖子等别人砍,就这种印象。

近代以来,一批一批人组建队伍,结果最后,每临国难队伍作鸟兽散。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开始组建自己的队伍。


多数人想分光吃净,少数人有远大抱负

1927年8月1号南昌起义,共产党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起初2万多人,20天之后剩1000人,就这么点力量了,毛泽东被逼无奈把队伍拉上井冈山。就这1000人还组建教导队。

我经常讲,一个人的远大抱负,绝不是你志得意满的时候展现,而是在你一文不名的时候。毛泽东当年就这点儿力量,他还办学校,培养自己的人才。

毛泽东讲“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时候,根据地还是一片穷困潦倒。什么叫力量?我们有句话,“多数人因看见而相信”,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少跟我吹,再说我也不信;但是大家注意,“唯少数人因相信而看见”,毛泽东相信,他最终看见,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美国人托夫勒把力量归结为三种形态:

1.暴力,谁的拳头大,谁当老大;

2.金钱,金钱能买通一切,金钱万能;

3.知识,知识就是力量。

我说托夫勒忘掉了第四种力量:来自信仰的力量。共产党就是这样一个极富信仰的团体,当初没有资源、没有什么良好的环境,最终胜利靠的就是信仰。

中国历史上有两种人最可怕:一是有信仰的书生,二是被逼上梁山的草寇。更可怕的是这两种人的结合。中国革命就是这两种人的结合,在中国近代舞台上演绎了轰轰烈烈波澜壮阔的图景。

但是大家注意,工农红军并不天然具有先进性,不是说红军军装一穿,红帽徽一顶,就是先进分子。红军创建初期,浓重存在的农村乡土观念、宗族观念、享乐观念、自由散漫等等,严重影响到党对红军队伍的领导,产生了诸多有悖于革命宗旨的倾向。比如,谁都不愿意到远离家乡的地方去打仗,老子就给自己打,不给别人打。这一倾向导致红军部队指挥调动困难,而且使部队成建制溃散。今天50个人,明天是否还有50个人都成问题。

贺龙元帅回忆当时的情况,说那时候的部队就像抓在手里的一把豆子,手一松就会散掉。

把这农民队伍带出来,难度非常大,历史上农民起义失败的比比皆是,这是历史轮回,共产党能不能走出这个轮回?这是极大的考验。

毛泽东说,必须改造队伍,这个队伍不改造,那是没办法的。毛泽东当时的原话讲:“对没收及分配土地的犹豫妥协,对经费的滥用和贪污,对白色势力的畏避或斗争不坚决。”当时发现井冈山时期有人贪污经费,反腐从井冈山开始就要反。

有一次,毛泽东的亲弟弟毛泽覃把猪贩当土豪打,要没收猪肉给部队改善生活,毛泽东知道以后非常生气,当街责骂毛泽覃,甚至要动手打他,没打成,被别人劝住了。这还引发了在场等候吃猪肉的众多官兵的强烈不满。

毛泽东为什么要打他弟弟?我们今天回顾那一幕,可以想象毛泽东当时面临这个情况,内心非常着急。当时很多人的想法就是分光吃净。中国历史上农民因为不堪忍受剥削压迫,揭竿而起,上山称王,从来不乏其人。不是落草为寇就是接受招安,个别成功当上皇帝的也只不过重复了封建王朝的新旧论题而已。毛泽东眼看自己拉起的这支队伍,要打家劫舍分光吃净,又滑到农民起义的历史轮回里去了。他一定要把队伍带出来,从这个历史轮回中解脱出来。

分光吃净,你改造什么世界啊?可能吗?完全不可能。从毛泽东不让大家吃猪肉可以看出,当时真正觉悟的不是多数,而是少数。这是一场少数人对多数人的引导和改造。多数人是要分光吃净的,少数人是有远大抱负的。

我们看今天也一样,多数人也要求分光吃净,今天有远大抱负的也仍然是少数人。

为什么讲古田会议使红军实现了凤凰涅槃?当年共产党对队伍的改造力度,前所未有。如果不赋予队伍灵魂与血性,就是一支分光吃净的队伍,这队伍不可能获得胜利。

领导层里面,一定要有先进少数。

古田会议实现了一支队伍的凤凰涅槃,让一支被别人称为草寇的队伍,获取了最先进的思想。大家看看这支队伍里的人,如果没有中国革命,他们可能永远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中国革命极大改变了他们的命运,他们反过来又改变了中华民族的命运。

这里我给大家讲众多农民将领中的一个,韩先楚。海南岛战役,没有韩先楚这样的将领,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过险关。1950年6月25号朝鲜战争爆发,(美国海军)第七舰队6月27号隔断台湾海峡,我们如果在6月27号之前不把海南岛打下来,(今天)不要说台湾问题,首先是海南岛问题,什么国际旅游岛建设,到海南躲避雾霾,你都要落空的。

但当年我们谁也不知道朝鲜战争要爆发,1950年1月10号毛泽东电令,争取春夏两季解决海南岛问题,海南岛作战时间推迟,原来是春季解决,后来发现不行,两次登陆作战失利,第一次攻击金门,9000人上岛无一返回,解放战争最大的损失。第二次登岛,三个连队上去,没人回来,全部损失。

登陆作战与陆上作战完全不一样。所以毛主席要推迟,武汉的林彪要推迟,广州的叶剑英元帅要推迟,15兵团司令邓华要推迟,等于韩先楚的四个上级都要推迟。

韩先楚估计无大问题可以打,给上面发电报要干,电报上去没人理。

然后3月31号韩先楚继续电报:大规模渡海作战条件已经成熟,可以打!电报继续没人理,发到最后,军政委都不跟他连署电报了,说老韩呐,咱提了好几次意见,上面都不回答,别一而再再而三不与中央保持一致了。

4月7号韩先楚个人电报致15兵团第四野战军,要求立即发起海南岛战役,如43军未准备好,愿率40军主力渡海作战,我打下来!韩先楚咄咄逼人。

什么叫队伍的灵魂与血性?仅仅是领导赋予的吗?领导怎么说我就怎么做,领导不说我也不做,你队伍就有灵魂血性了?你看看韩先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积极求战的。

什么叫领导者的意志?群众说向东,我向东,群众说向西我向西,群众说前进我跟着前进,群众说后退咱们就跟着撤,你这叫领导吗?你看韩先楚这领导,这仗老子一定要干下去!

4月10号,韩先楚说服了林彪,林彪说服了毛主席,毛主席电令叶帅,中央军委下达大举强渡作战命令。4月16号,海南岛战役开始,韩先楚率领登岛,韩先楚以军长的身份第一个登岛(这种勇气)。5月1日,海南岛全境解放,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6月27日第七舰队隔断台湾海峡。

就这么悬呐!就差了一个多月。没有韩先楚的积极主战,我们今天该怎么看海南岛?我们今天还能讨论海南岛的房地产和国际旅游岛的发展吗?

所以我经常讲,中国共产党凭什么获得胜利?仅仅凭领袖一个人吗?仅仅是我们听着领导的英明指示,我们就胜利了?这个队伍的灵魂与血性爆发出了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韩先楚说服了四级领导,15兵团、广东军事委员会、武汉的林彪指挥所和中央军委,全部说服,按照这意思干,干到底,干下来!这种将领,给这支队伍带来了最大的血性与灵魂。


“和平是最大的腐蚀剂”

从过去走来,我们已经长期和平。黑格尔说:“和平是最大的腐蚀剂。”

今天我们可以看见,市场经济的冲击,封建残余的发酵,思想防线崩塌,理想信念丢失,形式主义成风,贪污腐败蔓延,监督纠错缺位,队伍的灵魂与血性面临空前严峻的考验。今天有远大抱负的依然是少数,多数人还主张分光吃净。

在某些历史阶段,大多数人不具备远大理想和崇高追求了,没有关系,只要有我们的关键少数,主要领导,你有远大理想、崇高追求,你就能把你的队伍带出来。否则,你期待队伍自动产生,那你就等吧,永远等不来。

人是靠思想站立的,队伍是靠灵魂支撑的。有三个带队伍的杰出典范:


一个是成吉思汗,讲了句话“越不可越之山,则登其天;渡不可渡之河则达彼岸。”

一个是毛泽东,他讲“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一个是任正非,他讲“除了胜利我们已经无路可走。” 


美国今天倾国家之力对付我们一个民营企业华为,你翻翻世界历史有这样的先例吗?我给任总发了信息,跟任总讲:今天这个画面,华为不成为中国历史上和亚洲历史上最伟大的企业都不行了。任总跟我们讲,就这句话“除了胜利我们无路可走,我们必须胜利!”

你看这带队伍的人,成吉思汗带什么样的队伍,毛泽东带什么样的队伍,任正非带什么样的队伍?都是极其具有战斗力的,能打仗、打胜仗的队伍。

我们的队伍,要在不断的变革中不断地获得胜利,用自己的灵魂与血性,保证我们未来胜利的获得。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