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深切缅怀西路军历史研究开拓者麻昆老师

  • 时间:   2019-02-16      
  • 作者:   陈龙狮      
  • 来源:   红西路军研究工委     
  • 浏览人数:  2840

640.gif

麻琨同志治丧委员会暨麻琨同志亲属:

惊悉西路军历史研究著名专家、中共甘肃省委党史研究室离休干部、兰州西路军研究会名誉会长麻琨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2月13日不幸逝世!

微信图片_20190216153553.jpg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研究工作委员会全体同志,表示深切哀悼,并对麻琨同志亲属表示诚挚慰问!

麻琨老师是西路军历史研究的开拓者,是成果累累的西路军历史学者,他的逝世是西路军历史研究和党史研究的巨大损失!

我们将化悲痛为力量,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进一步深化西路军历史研究,弘扬西路军精神!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研究工作委员会全体同志!

          2019年2月13日

附件一:红西路军的娘家人

 

    提起麻琨的名字,上至徐向前、李先念等原红西路军的一些高级将领,下至流落在民间成为普通百姓的原西路军老战士都非常熟知。

 

    麻琨,字玉岗,甘肃渭源县上弯乡麻家大庄人,生于1931年,1945年3月加入“三八式”老革命李毅弘领导的西北青年救国会(简称青救会,是中国西北工作委员会领导的青年组织),1949年夏加入中共地下党,为秘密党员。解放前曾求学于临洮养正小学、兰州中学等学校,解放初在省委组织部介绍下进入西北人民革命大学兰州分校学习,第一期学习毕业。五十年代先后在定西、榆中、会川、酒泉和张掖地委工作。

 

    解放前他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概为党工作,迎接家乡解放;解放后一颗红心一股劲为新中国献力。但他的忘我求实品格却为“阶级斗争为纲”的岁月所不容,五十年代的政治运动中他受到难以预料的打击,被开除党籍、解除公职,1962年回乡,妻亡子散,在家乡贫瘠的土地上辛苦劳动改造,挣扎了18年,受尽磨难。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使他重新看到了希望,他被“平反”回到工作岗位,在张掖地区文化局、教育局工作。随后调党史办征集编辑史料。后在中共张掖地委、专署机关工会任主席。1987年调到甘肃省委党史委从事党史研究工作,任副处长、正处调研员,副研究员职称。1998年离休前后,又用六年时间编辑《甘肃大辞典》,至今仍离而不休,继续党史研究工作。

 

    从1983年起,他在张掖地委工作时,就寻访、搜集西路军的幸存者和西路军的有关资料,曾先后踏访300多位幸存者和170多位团以上西路军烈士家属和知情者,被他们亲切地称为“西路红军的娘家人”。

 

    麻琨先生在青少年时期就接受了共产党的主张,冒着国民党反动派的白色恐怖,积极从事青救会(据历史档案记载他为青救会宣传委员,地下发展会员10多人)和地下党的秘密活动,往返于渭源、临洮、兰州,传递党的指示和文件,迎接解放军的到来。刚一解放他就投入到接管国民党政权的工作中,进革命大学学习革命理论,后远离家乡到酒泉、张掖从事党的工作。那时他年轻有活力,敢说敢为,是出色的工作人员。五十年代初他在河西工作时就深知红军西路军流落失散人员之苦,改革开放后一段时间仍成为“被遗忘的角落”。他同情红军西路军的不幸遭遇,同情被遗弃在河西戈壁荒漠中苦苦挣扎的西路军战士,也不大相信一支数万人的西征队伍“是张国焘逃跑路线的产物”的说法,他暗下决心并着手收集这方面的资料。不久组织上调他到省委党史委专门从事西路军的调研工作,这使他喜出望外。从此他一头扎进这一意义重大而又艰巨的工作中。

 

    经过近十年的时间,行程数万里,访问数百位当事人,查阅了大量史料,由麻琨任主编、牟慧芬为副主编,反映红军西路军历史的大型文献《悲壮的征程》正式出版。文中收入大量史料和当事人文章,还收入珍贵照片百张,再现了红军西路军的真实历史面目。这本历史文献于1991年12月作为“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70周年,纪念红军西路军征战55周年”的献礼书,由甘肃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西路军总指挥、原国防部长、军委副主席徐向前为其题书名并题词“西路军的历史功绩是永不磨灭的”。

 

    麻琨先生是一个闲不住的人。1998年他离休前后,又一头扎进《甘肃大辞典》的编辑工作,《甘肃大辞典》是一部容古纳今、全面反映甘肃历史和现实情况、特别是改革开放成果的工具书,是一部综合性资料性辞典,收入辞条6000余条,300万字,涉及党、政、军、民、文、卫、科、教、商、贸、新闻出版、影视、科技、史、地、工、青等各行各业各个门类的一本大书,包罗万象,浩繁艰巨,工作量很大。麻琨作为编委和常务责任编辑,从一开始组织人马、行文征稿、收集资料就投入此项工作,以后又参与请专家审稿,编辑校对,复核事实等工作,直到2000年大辞典正式出版为止,才歇了一口气。

       生命不息,工作不止。作为一个有着5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从麻琨老师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老共产党员的赤胆忠心。


附件二:深切悼念麻琨老师


麻琨老师,一个历经天磨的铁汉驾鹤远去了!

知道这个消息是在2019年2月13日,下午一上班,习惯性翻开手机,浏览一下中午的微信消息,这是近几年的习惯了,唯恐一路上漏下什么重要消息和信息,耽误了事情,因为许多年轻人已经不打电话或者发信息了,现在,都是微信,忽然,一条微信映入眼帘,是甘肃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安永香发的,她很少在微信上发消息,所以,格外注意,消息说“原甘肃省委党史研究室离休干部、西路军历史研究专家麻琨同志因病治疗无效,于2019年2月13日中午2时去世,享年90岁。”仔细念完,震惊之余,又仔细看了一遍,我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心中格外难受,麻琨老师相交相识的一幕幕出现在眼前。

相同的人都有相同的坎坷,不同的人各有各的命运,各有各的幸福,1998年6月,历经了许多磨难,我终于拿着通知书来到张掖地委党史办报到了,从山丹一中中级老师,到山丹县最贫困的老军乡做教师,又做梦似的到了张掖地委上班,人生的磨难和经历,完全可以用跌宕起伏来形容,我是6月12号上的班,刚到办公室,当时还是科长的安永香主任,给我了几本书,其中,有一套是《悲壮的征程》,是上下册,还有就是中共张掖地委党史资料征集研究委员会编印的《红西路军史料》(1-----7辑),安永香主任给我简绍说,麻琨老师是这几本书的主要编辑老师,尤其是《悲壮的征程》近90万字,是西路军历史研究目前最权威的资料,要我好好研究学习。

现在20年过去了,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一样,当时安永香主任拿给我的书,到今天为止时时相伴在我身边,引领我走向西路军历史研究的道路,时时刻刻提醒我,我的老师中有麻琨、郝成铭、董汉河、朱永光,他们开辟的路,就是我要走的路。

我和麻琨老师的接触也多了起来。慢慢的,我知道了, 麻琨老师是一个历经磨难的铁汉,麻琨老师字玉岗,甘肃渭源县上弯乡麻家大庄人,生于1931年,1945年3月加入“三八式”老革命李毅弘领导的西北青年救国会(简称青救会,是中国西北工作委员会领导的青年组织),1949年夏加入中共地下党,为秘密党员。解放前曾求学于临洮养正小学、兰州中学等学校,解放初在省委组织部介绍下进入西北人民革命大学兰州分校学习,第一期学习毕业。五十年代先后在定西、榆中、会川、酒泉和张掖地委工作。他青年时代铁骨铮铮,一身正气,是河西解放,建党建政的见证人,他参加了祁连山北麓民族工作会议,担任秘书长等重要职务,承担会议记录等重要工作,他是肃南、肃北、阿克塞等自治县成立的见证人,1957年左右,因为河西走廊大规模出现人民群众非正常死亡的现象,麻琨老师和当时地委主要负责人,产生了激烈冲突,提出的一条条意见,也变成重要罪证,他被押到夹边沟劳动改造,九死一生,妻离子散,后在渭源县上弯乡劳动改造18年之久。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麻琨老师问题迟迟得不到平反,在张掖地委旧办公楼二楼,他穿着一件家中仅有的棉袄,白天上访,晚上就睡在办公楼二楼走道上,经历了人间少有的磨难,终于,在有关领导和革命大学同学的关心下,他获得了平反,落实了政策,开始了第二次生命。

麻琨老师的生命,散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他主动要求到新成立的中共张掖地委党史资料征集研究委员会工作,从1983年起,他在张掖地委工作时,就寻访、搜集西路军的幸存者和西路军的有关资料,曾先后踏访300多位幸存者和170多位团以上西路军烈士家属和知情者,被他们亲切地称为“西路红军的娘家人”。 麻琨先生在青少年时期就接受了共产党的主张,冒着国民党反动派的白色恐怖,积极从事青救会(据历史档案记载他为青救会宣传委员,地下发展会员10多人)和地下党的秘密活动,往返于渭源、临洮、兰州,传递党的指示和文件,迎接解放军的到来。刚一解放他就投入到接管国民党政权的工作中,进革命大学学习革命理论,后远离家乡到酒泉、张掖从事党的工作。那时他年轻有活力,敢说敢为,是出色的工作人员。五十年代初他在河西工作时就深知红军西路军流落失散人员之苦,改革开放后一段时间仍成为“被遗忘的角落”。他同情红军西路军的不幸遭遇,同情被遗弃在河西戈壁荒漠中苦苦挣扎的西路军战士,也不相信一支数万人的西征队伍“是张国焘逃跑路线的产物”的说法,他暗下决心并着手收集这方面的资料。他一头扎进这一意义重大而又艰巨的工作中。他带领刚刚参加工作的安永香主任,走遍了鄂豫皖、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山山水水,那时候,可以用历尽千辛万苦来形容,暴雨中,在大巴山的山道上,他们在风雨中前行,泥泞的道路相伴,征集来的资料,背在麻琨老师身上,为了省下那十几块钱的差旅费,舍不得一本本邮寄,总是积攒到一定时候,实在背不动了才寄出,为了找到一个幸存的西路军老战士,他们有时要走几十公里山路,在大别山、大巴山麻琨老师和安永香主任对广大西路军状况进行调查,来探望大家,西路军老战士反映异常强烈,看成是党中央和李先念主席、徐向前元帅等领导同志对他们的关怀,激动万分地表示对党和中央领导同志的感激,纷纷向麻琨老师、安永香倾诉衷肠、反映情况和提出愿望。都把麻琨老师、安永香看作“娘家人”,见面后有的欣喜万分,有的相抱痛哭,特别是被敌人活埋未死的同志,相见时抽泣得全身颤抖,哭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会儿回叙昔日的伤心事,一会儿又高唱当年的战斗歌曲,他们都把与他们的重逢和聚会,当成一个难得的节日。当地政府请那些老同志他们一起吃饭时,有的捧起碗就眼泪滚滚,说几十年来不仅没有到过这样的地方、吃过这样的饭。有的说自己的病一下就好了一大半,从此可以多活几年,再为党尽一点力量。麻琨、安永香调查西路军同志情况,引起了各级党委和政府有关部门的重视,特别是王定国、伍修权1983年10月向党中央并胡耀邦同志《西路军流落人员的情况调查》《给中央组织部并中央书记处调查建议》为解决原西路军留在西北地区同志的生活待遇与医疗问题,起了重要作用。1984年2月29日民政部、财政部、卫生部、总政治部下发《关于解决在乡西路军红军老战士称号和生活待遇问题的通知》,对解决西路军老战士称号和生活待遇起到决定作用,称号一律称为“西路军红军老战士”,生活待遇一律提高到35元,因战致残的全部发给残废抚恤金,所有西路军红军老战士医药费全部实报实销。王泉媛等人恢复了党籍,参加革命工作时间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实际参加革命时计算,享受了地级、县级等级别待遇。随着生活水平和工资待遇的提高,各级党委政府重视提高她们生活待遇,逐年增加她们生活待遇,使她们享受到了崇高政治待遇和较高生活待遇。

经过近十年的时间,行程数万里,访问数百位当事人,查阅了大量史料,由麻琨任主编、牟慧芬为副主编,反映红军西路军历史的大型文献《悲壮的征程》正式出版。文中收入大量史料和当事人文章,还收入珍贵照片百张,再现了红军西路军的真实历史面目。这本历史文献于1991年12月作为“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70周年,纪念红军西路军征战55周年”的献礼书,由甘肃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西路军总指挥、原国防部长、军委副主席徐向前为其题书名并题词“西路军的历史功绩是永不磨灭的”。而今,翻开近4000万字的西路军采访笔录和资料,每一页都是麻琨老师和那一代张掖党史工作者心血结晶,已经成为张掖历史主要组成部分,永远留在张掖历史的长河里!

在追认李彩云为革命烈士的过程中,麻琨老师伸张正义,奔走呼吁付出了很多心血。1992年4月底,麻琨老师亲自去北京,给中央有关领导送《悲壮的征程》,同时也带去了李彩云亲属写给李先念主席等领导的申诉信。当时李先念主席有病住院,当他收阅了书和信后,立即批示:(杨)白冰、(崔)乃夫同志,我看李彩云可以追认为烈士。(当时杨、崔二人分别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国家民政部部长,此批示是后来李先念秘书透露的)。很快1992年5月1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颁发了《革命烈士通知书》;就在同年7月李先念主席逝世,撤放骨灰的专机来到兰州后,麻琨处长告知了亲属先辈李彩云被追认为革命烈士的好消息,后来民政局颁发了《革命烈士证明书》。可是其中经历的人间冷暖和坎坎坷坷何其多也,他曾经攥着民政部某人的领子,要去李先念主席面前说理,他曾经被拒总政治部门外几天不得进去,酸甜苦辣今天已经随风飘去,烈士地下一定有知,他们给了麻琨老人一个幸福的晚年。

麻琨老师和省纪委李文信主任,作为修建西路军纪念馆的第一发起人和联络者,从2002年11月11日开始,先后提出了《关于军地共建西路军大型纪念馆的建议》和《关于在河西地区修建西路军大型纪念馆的情况汇报》,分别征求了原在河西五地市工作过的21位党政领导和西路军研究专家的意见和建议,他们一致同意在河西修建一个大型的西路军纪念馆,并联名在建议书上签了名。2005年10月以后麻琨和李文信等同志一起,共同为修建西路军纪念馆四处奔波,多方努力。7年来我们在争取修建西路军纪念馆的过程中做了大量的宣传和争取工作,向本省27位省级领导、56位省直、地市、兰州军区、国家有关部门的领导呈送了《建议》,争取得到他们的关心和支持;先后向在甘肃省担任过主要领导的宋平等领导和兰州军区、兰空、省军区、武警等10位将军及全国政协副主席刘延东、国防大学教授朱玉、红四方面军战史编委办公室等领导写了42封信件和汇报材料,并向各级领导呈送了85万多字的西路军纪念馆建设的有关材料;根据省上老同志的意愿和要求,麻琨同志向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起草了《关于在张掖市修建西路军纪念馆的建议》;2003年1月向省十届人大一次会议提出建议,将《建议》呈送“两会”,会议以398号建议(议案)转交省委宣传部、省财政厅和省测绘局办理。省委宣传部和省测绘局等部门专门开会研究落实办法,并向张掖市李希等代表发函作了答复,函中讲了建立西路军纪念馆的意义和作用以及今后打算要做的工作。省测绘局和麻琨老师、李文信主任共同研究绘制了《西路军战斗路线和主要战场示意图》;张掖市各族各界群众代表于2005年11月8日联名给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写了关于修建西路军纪念馆的建议,并向全市发了《致全市各族各界干部、群众代表的一封信》。张掖市、县广大干部群众要求修建西路军纪念馆的呼声越来越大;麻琨、甘肃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冯亚光、甘肃省军区离休干部郝成铭还去北京、西安、上海南京等地采访西路军老战士,并分别和23位红四方面军和西路军老战士就修西路军纪念馆的事分别征求他们的意见,这些老将军对修建西路军纪念馆表现出极大的兴趣,都非常激动和高兴,全部签名同意修建。根据他们的意愿,联名给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写了关于修建西路军纪念馆的建议;并向中央正式写了报告,经国家13个部委共同审定,同意在高台建立西路军纪念馆,并由国家投资1180万元(含中宣部200万元陈展费);多次向驻甘部队主要领导写信汇报,求得部队的支持。先后给兰州军区、省军区、兰空和武警的主要领导写信和呈送材料,并通过电话、去人与部队有关部门直接联系30多次,军政主要首长亲自过问、亲自批示,并召开会议专门研究,共捐资390万元。在中央、地方和部队的关心、支持下,建馆资金3700万元先后到位,使纪念馆主要工程按期完工。而今,河西走廊一座座高耸入云的西路军纪念碑,是西路军千古不朽革命精神的象征,麻琨老师已经早把自己化作纪念碑下那坚实的一块基石,西路军高高的纪念碑上一定有一个名字闪闪发光-----麻琨!!!

西路军历史是一座天空!麻琨老师就是天空中那颗最亮的星星!他一定会永远,照亮人类最悲壮,最奋斗,最抗争的那段历史,给我们留下,他不屈奋斗,永远不屈服的光辉榜样!

正如红军西路军研究工作委员会唁电所说:惊悉西路军历史研究著名专家、甘肃省委党史研究室离休干部、兰州西路军研究会名誉会长麻琨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2月13日不幸逝世!我们红军西路军研究工作委员会全体同志,深感震惊,万分悲痛!我们对麻琨同志亲属表示最诚挚慰问!麻琨老师是西路军历史研究的主要开拓者之一。多年来忍辱负重,兢兢业业,忠于信仰,忠于历史,成为硕果累累的西路军历史研究学者。他的逝世是西路军历史研究和党史研究的巨大损失!我们一定会继承麻琨老师的遗志,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进一步深化西路军历史研究,弘扬西路军精神!为国家民族的复兴奋斗!

英雄不朽,信仰永存!

微信图片_20190216120530.jpg

麻琨老师!您就是人间那个历经天磨,不屈不挠的铁汉!您永远活在我们西路军后代和西路军历史工作者心中!

 

陈金荣  2019年2月15日,写于张掖市委党史研究室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