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中共顶级特工中的“美人特工黄慕兰”之故事

  • 时间:   2019-02-13      
  • 作者:   孙岩      
  • 来源:   品山文史     
  • 浏览人数:  2987

640.gif

共中央特科的女特工,从学识、才智到颜值,绝对是世界情报机构中登峰造极的一个群体。本篇所写黄慕兰之传奇,足与情报史上几位最著名的美女间谍“月亮女神”辛西娅、“印度公主”艾娜雅特等媲美。

她以绝代的美貌,令无数优秀男士倾倒,郭沫若的长篇小说《骑士》、茅盾的长篇小说《蚀》,都把她化身为书中的女主人公;她又以出众的机智和才干,在当时最高领导人叛变的危急关头,如顾顺章事件时的钱壮飞一样,救了中共中央和周恩来。


微信图片_20190213144357.jpg

青年黄慕兰

 

1931年6月22日下午,24岁的黄慕兰,与正热烈追求她的陈志皋一同去看电影,先在法租界的一家咖啡馆小坐。

陈志皋出自海宁陈家,是传说中乾隆生父陈阁老的七世孙,比黄慕兰还小二岁,却已是上海赫赫有名的大律师、中国律师公会的常务理事。

黄慕兰出身浏阳名儒之家。父亲黄颖初是黄兴、蔡锷等人的老师,与谭嗣同、唐才常并称浏阳三杰。

这时的黄慕兰以名媛身份,周旋于上海的上流社会,绝代的美貌风姿让不知多少优秀男士拜倒。陈志皋就是她的一个忠实追求者。

但黄慕兰的真正身份,是中共中央书记处机要秘书,兼任中央特科的情报员,在周恩来直接领导下工作。


微信图片_20190213144406.jpg

上个世纪30年代初黄慕兰以学生形象从事地下工作


黄慕兰和陈志皋在咖啡馆,碰到陈志皋留学法国时的同学曹炳生。

曹炳生在法租界工部局做翻译,叹说事务繁多,上午法租界巡捕房抓到一个共产党的大头头,是南京国民政府悬赏十万大洋要抓的,正在办引渡手续。

黄慕兰暗吃一惊,不动声色地套问,得知这个被捕的大头头是湖北人、五十多岁、酒糟鼻、镶一口金牙齿,一只手是四个手指……

黄慕兰紧张地思索被捕的是什么人,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人——吻合这些特征的,南京国民政府还悬赏十万大洋的,只有一个人:向XX。

当她再探问出:这个人刚一坐上电椅就招了供,把中共中央主要人员全供了出来时,顿时激出了一身冷汗:如果真是向XX的话,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将面临灭顶之灾。特别是周恩来,这几天因敌人缉捕,向XX正要从上海撤往江西苏区,临时隐藏在法租界小沙渡路周恩来的寓所!

黄慕兰推说身体不适不再去看电影,马上让陈志皋开车把她送回家,立即打电话找来了中央特科的负责人潘汉年。

潘汉年听了情况,也认为被捕叛变的十之八九就是向XX。他一刻也不敢耽搁,急忙跑到小沙渡路,向周恩来报告。

周恩来和邓颖超立即离开小沙渡路的寓所,住进了一家旅馆,并安排中共中央机构和成员紧急转移。

周恩来派特科红队队员在他的住所附近侦察。几个小时后,就见一队国民党特务,押着一个人来到小沙渡路周恩来的住所,用钥匙打开门,冲了进去!

周恩来的寓所共有三把钥匙,除了周恩来和邓颖超各持一把,另一把在向XX手里。被捕叛变的,就是向XX!

两个月前顾顺章叛变(1931年4月),虽然有钱壮飞、李克农紧急报警,还是有几十个地下机关遭到破坏,数百人被捕。而这次中共中央的主要机构和人员都及时转移,最高领导人的叛变几乎没有造成什么损失,这在中共地下工作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黄慕兰像“龙潭三杰”一样救了中共中央和周恩来,化解了一场灾难。


微信图片_20190213144542.jpg

黄慕兰与陈志皋及其子女

 

黄慕兰从19岁投身妇女运动,就以绝顶的美貌和出众的活动能力,让宋庆龄、何香凝等妇女领袖为之赞叹,让柳亚子、沈钧儒等社会名流为之倾倒。

她的美貌比肩蝴蝶、阮玲玉;在国共上层的影响力,还要超过陆小曼、林徽因等一代名媛;即在30年代上海的文化圈,她是郭沫若、矛盾、夏衍等文豪心中的女神,张爱玲等民国四大才女也有所不及。

由于黄慕兰这种独一无二的资质,1931年周恩来派她担任中国人民革命互济总会的营救部长,由潘汉年与她单线联系。

互济总会是一个以救济贫苦民众为号召的社会组织,前身是“中国济难会”,幕后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是中共中央和赤色救济国际,当时有80多万会员,总部设在上海。

黄慕兰到互济总会工作,主要任务是营救被捕的中共人员。互济总会聘请的律师就是陈志皋,而陈志皋一直锲而不舍地追求黄慕兰。

陈志皋的父亲陈其寿曾为前清的二品大员,时任上海刑庭庭长,是司法界一言九鼎的人物,陈志皋本身也是中国律师公会的常务理事。为了利用陈志皋的关系营救被捕人员,1933年,上海的中共临时中央局指示黄慕兰与陈志皋结婚,同时让她“脱党成婚”。

黄慕兰自传说她是“奉命脱党成婚”。笔者未能查到黄慕兰“奉命脱党”的原由与性质。有人撰文质疑,认为应是周恩来指示“党组织与黄慕兰脱离关系”。但1931年底周恩来已离开上海到中央苏区。由于上海的中共中央机构1932年遭到严重破坏,中央苏区与上海的党组织以及共产国际失去联系,因此周恩来无法做这样的指示。

黄慕兰告诉陈志皋:自己是个脱离了共产党组织的人。两人在1935年举行了婚礼,建立了一段与特殊工作联结的特殊婚姻。

在陈志皋及其父亲的帮助下,黄慕兰先后营救过关向应、陈赓、任弼时夫人陈琮英、廖承志等中共领导人。


微信图片_20190213144650.jpg

1984年8月,邓颖超在中南海会见黄慕兰(左二,时年78岁)和儿子宛昌杰、儿媳徐淑琴

 

互济总会成立于1929年,国民政府察觉到它是中共操纵的组织后,1934年将之取缔。之后黄慕兰担任上海通易信托公司常务董事兼副总经理、全国赈济委员会特派员等职务,继续在上海坚持为中共工作,以慈善家、银行家、国民党特派员等身份,参与了营救“七君子”沈钧儒、章乃器、邹韬奋、史良、李公朴、王造时、沙千里出狱,香港文化名人大撤退等重大行动。

期间她几次要求到延安工作,1942年还带着两个女儿前往重庆见周恩来和邓颖超,表达自己想前往延安参加战斗的愿望。周恩来亲切地让黄慕兰的女儿称他为舅舅,但不同意她前往延安,说“你几次要求到延安去,我们都未同意,难道只有调到延安去,才是革命工作吗?在白区工作,只有比在延安更艰苦和危险。”

按照周恩来和中共南方局的指示,黄慕兰回到上海,继续为中共从事上层的统战工作。但新中国建立后,她却因地下工作时期慈善家、银行家、国民党特派员等身份,“奉命脱党”的历史,以及牵涉到潘汉年冤案中,于1955年被捕,判为“叛徒、特务、反革命”,关入秦城监狱。

黄慕兰在特科工作时的一些老同事帮她上诉,一直没有结果。连地下工作时领导她的高级领导人(周恩来?),也无能为力,不能过问。直到文革结束后,在邓颖超的帮助下,1980年她的冤狱才得以平反。


微信图片_20190213144742.jpg

2010年,104岁的黄慕兰在写作

 

黄慕兰自19岁投身妇女运动,又成为中共中央特科的重要成员,从北伐战争、南昌起义、上海早期工人运动,到抗日战争、国共内战,一直是重要的参与者。被周恩来誉为“我党一部百科全书”。陈赓也说:“慕兰的一生是中国革命曲折发展的反映。”

与情报史上几位最著名的美女间谍“月亮女神”辛西娅、“印度公主”艾娜雅特等媲美。黄慕兰二十多年革命生涯最不同寻常的,可能在世界情报史上并无二例的:她是一个“专门救人”的顶级特工,救助了不计其数的中共党人、进步人士和贫苦民众。或许因为此,上天也最不同寻常的给绝代红颜以长寿——黄慕兰105岁还思维清晰地撰写回忆录,享年110岁。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