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明节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黄华夫人何理良司长在纪念中美建交40周年迎春联谊会的发言

  • 时间:   2019-02-03      
  • 作者:   何理良      
  • 来源:   马晓力     
  • 浏览人数:  1637

640.gif

【编者按】2019年1月810:30-13:00,在北京国宾酒店二层国宾厅,由布什中美关系基金会、清华大学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环球人物杂志社联合主办,由国宾企业家俱乐部承办的“从延安到改革开放迎春联谊会”在此隆重举行,联谊活动嘉宾发言部分由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理事、中国社会治理研究会副会长、北京草原恋青年合唱团名誉团长马晓力主持。在联谊会上,有十三位领导、嘉宾发言。现将收集到的领导、嘉宾的讲话稿,将陆续刊登如下。天刊登黄华夫人、原外交部国际司副司长何理良的讲话稿。记者陈龙狮

发扬延安精神,继承老一辈在抗战中开创的中美友谊,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

IMG_7294.JPG

活动由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理事、中国社会治理研究会副会长、北京草原恋青年合唱团名誉团长马晓力主持

IMG_7349.JPG

原国务院副总理、外交部原部长黄华的夫人何理良讲话


各位领导/各位朋友/布什先生和方先生,你们好!

今天我很高兴和大家一起聚会,我愿意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在中美关系上面的经历和见闻。我的演讲题目是《纪念中美建交40周年》


我很高兴参加今天纪念中美建交40周年的集会。1970年代发生了许多重大事件。其中一件是中美关系正常化和两国建立外交关系。


1970年代初的中国国际环境是:中苏关系十分恶劣,中美关系处于敌对状态。腹背受敌的状态对中国十分不利。苏联在中苏、中蒙边境陈兵百万,两国边界经常发生军事冲突。尤其是1969年3月中苏边境在珍宝岛发生令世人瞩目的武装冲突,引起美国等许多国家的关注。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毛主席请叶剑英/陈毅/聂荣臻/徐向前四位元帅研究国际形势,并提出建议。四元帅经几次务虚,给中央提出报告:中苏矛盾大于中美矛盾,美苏矛盾大于中苏矛盾,应考虑改善同美关系。


尼克松于1969年1月20日就任美国总统。当时,他想在国际上显显身手。上任10天,他即指示其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努力同中国改善关系。不久后,他在一些场合表示,愿到中国去。基辛格是国际战略问题专家,主张国际关系平衡论,在改善同中国的关系上同尼克松的观点大致相同。


1970年1月20日,在中美大使级第135次会谈上,美方表示愿意同中方讨论台湾以及其他任何问题。后经双方同意决定,以更高级别的代表形式继续会谈。


1970年8月14日,应毛主席邀请到访中国的美国老记者埃德加-斯诺,在12月18日晚上采访了毛主席,得到了极重要的信息。毛主席说,我愿同尼克松谈,不论他作为总统来谈或者作为游客来都可以,要解决两国关系问题就得和他(尼克松)谈。毛主席的这一谈话被传到全国,大家都在静观重大事情的出现。为绝对保密,中方和白宫在两年内通过几次特别信使的传信后,尼克松决定派基辛格秘密访华。


1971年4月,黄华作为首任大使正准备赴任加拿大时,周恩来总理通知黄华推迟赴任,因为中央决定由周恩来/叶剑英(中央军委副主席)和黄华成立3人小组,接待基辛格7月间秘密来访。为保持绝对秘密,毛主席在汇报会上听说基辛格要在巴基斯坦首都北部山区秘密失踪时,毛说,黄华同志,你也失踪嘛!于是,已经接受过北欧几位大使设宴饯行的黄华躲入钓鱼台国宾馆4号楼(接待基辛格的中方班子的工作楼),阅读有关文件,为接待和谈判工作预备各种方案。


1971年是“文化大革命”全面内战的高潮时期,但毛主席和周总理稳握外事权。有关干部也对基辛格的秘密访问严格执行绝对保密的规定。大家记得,1970年4月底,,美国支持柬埔寨朗诺(集团)的政变,美军和南越军人从越南南部侵入柬埔寨。为此,毛主席发表5.20声明《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这一标语被制成巨大条幅挂在北京的马路两边和人民大会堂内。周总理为考虑基辛格的接待问题,曾向毛主席请示是否要撤除这些标语。毛主席为保证基辛格访问的秘密不泄露,回答称:一切保持现状,不要改动。


1971年7月9日中午,基辛格一行6人在章文晋司长等人的陪同下顺利降落在北京南苑机场,受到叶剑英/黄华/熊向晖(周总理特别助理)和(时任)外交部礼宾司司长韩叙的迎接。当基辛格看到沿路的红色条幅时,以为是中方对他一行的欢迎,听到翻译的传译后,感到很不自在。当晚,周总理到钓鱼台国宾馆5号楼看望基辛格并向他表示热情欢迎后,基辛格的紧张心情才完全消失。


周总理同基辛格在两天48小时内6次会面,举行了两次总计13个小时的会谈。周总理表示欢迎尼克松总统来访,愿同美国友好。重点谈了台湾问题,提出: 美国的军队和一切军事设施应从台湾撤走;美蒋共同防御条约是非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基辛格表示,美国不支持“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


1971年7月10日的下午和晚上,周总理因有重要外事活动,请黄华/章文晋和基辛格继续讨论中美关于尼克松应邀访华的公告。美方文稿强调,这次会谈涉及亚洲和世界和平等问题,尼克松的访问将对世界和平作出重大贡献,等等。中方文稿称,尼克松总统曾表示希望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邀请尼克松总统于1972年5月以前的适当时间访问中国。中方表示,台湾问题尚未解决,其他问题就(比较难)谈得拢。


关于尼克松来访,美方文稿说是应中国邀请,中方认为这不大符合事实,中方是同意邀请。基辛格不同意中方的方案,会谈暂停。因周总理参加金日成的来华访问活动,嘱咐黄华直接向毛主席汇报。晚上,黄华/章文晋向毛汇报,谈到基辛格认为中方方案是尼克松自己邀请自己访华时,毛主席大笑说,要改,要改。第二天早上会晤时,周总理提出增加“获悉”二字――这样一来就全盘皆通,不存在谁邀请谁的问题了。基辛格立即同意,并添加一句说“尼克松总统愉快地接受了这一邀请”。1971年7月11日中午,基辛格一行离京返美。


周总理考虑到当时我国广大干部群众反美情绪浓厚,公告的发表使中美关系正常化进程一下拉得很近,一般人可能一时思想准备不足,兄弟党更是如此。于是第二天,周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了由2000多名中高级干部参加的大会,作了3个多小时的时事报告。次日,又飞平壤/河内,向兄弟党解释中共中央的战略决策。


1971年7月15日,美国当地时间的22:30,公告由尼克松总统亲自向全美广播,这引起世界轰动。中国是1971年7月16日上午10: 30广播的。日本是公告宣布前一小时被通知的。这公告(在日本)被称为“尼克松冲击”,日本朝野迅即考虑同中国复交问题。


黄华在基辛格一行离京几天后,赴加拿大履新。我们在电视上看到尼克松于1972年2月21日~28日访华。看到毛主席会见了尼克松,周总理同尼克松会谈了几次。由乔冠华副外长同基辛格会谈上海公报。上海公报是中美间(自1949年以来的)第一个重要协约。虽然是意向性的,但开启了中美关系正常化进程。当时,美方表示对一个中国的原则不持异议,同意从台湾海峡撤出3万人的美国军事力量,美中双方和平共处。尼克松对访华很满意,说一周改变了世界。当周总理向毛主席汇报后,毛说,我看还是世界改变了他。


1971年10月25日晚,第26届联合国大会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通过23国提案的第2758号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席位,驱逐(台湾)蒋介石的代表。这是中国和第三世界的历史性伟大胜利。(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吴丹即刻发电通知中国外交部并希望中国派代表团参加大会。毛主席在几小时内即召集有关同志开会,讨论如何回应联合国秘书长等事。有位高官表示,中国不应派代表团,因为联合国大会没有取消诬蔑中共为侵略者的决议。毛主席说,人家第三世界抬着轿子来请你了,你还能不去?


于是,中方组成了以乔冠华为团长、黄华为副团长的代表团,于1971年11月11日抵达纽约出席大会,受到全体与会各国代表(包括投票反对23国提案的美国常驻代表老布什在内的代表)的热烈欢迎。关于常驻联合国代表(大使级)人选问题,毛主席建议由熊向晖同志任常驻代表,因他在陕北战事中对我军的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毛主席十分赞赏他。但考虑到他曾在我党隐蔽战线上的阅历,周总理提议由黄华担任,毛主席立即予以同意。在联合国期间,黄华大使仍同基辛格在纽约进行了两年的秘密接触。


1976年10月6日,“四人邦”被逮捕,文革结束,全国欢腾。1976年12月初,黄华接到中央命令,要他在10天之内结束常驻联合国代表工作,返回北京。黄华到京后才得知,中央任命他担任外交部长一职。外交部用较短时间实行部内的拨乱反正,使全体干部集中精力执行外交业务。


1977年7月,中央决定恢复邓小平同志的全部职务,出任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主持中央工作,并主管外交。邓副总理十分关注缔结中日和平友好条约这一战略性问题,于1978年10月访日后,邓副总理花费了许多精力于中美关系正常化问题。


1977年夏,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就向卡特总统建议,加快同中国建交的速度。1977年8月24日,邓副总理会见了美国国务卿万斯,表示如果要建交,(美方就要与台湾)废约/撤军/断交。为了照顾现实,可允许美同台湾之间非官方的民间来往。


1978年5月,布热津斯基来华访问,邓小平表示,在台湾问题上,我们不承担义务,不

承诺只用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


1978年7月,黄华外长被授权同美方的伍德科克大使为推动两国建交事宜会谈3次。


1978年9月19日,卡特总统向我驻美联络处主任柴泽民大使表示,双方需要抓住时机加快建交进度。


1978年10月30日,布热津斯基对柴泽民大使说,按照美国国内政治现实,为使美中关系取得进展,当年12月前后是一个特殊的机遇。否则拖到来年,(美国)国会先讨论其他问题,中美建交将被推迟,可能出现困难。


1978年12月14日,美方谈判代表伍德科克大使要求紧急会见邓副总理,建议12月15日宣布建交,并且希望邓副总理于1979年1月赴美访问。邓副总理当即作出决定,签订建立外交关系文件,并从1979年1月1日开始两国正式外交关系。


1979年1月28日,己未羊年大年初一,邓小平副总理访问美国,受到美国官方和人民的热烈欢迎和接待。邓小平所到之处刮起“邓旋风”,邓的访美之行十分成功。


中美建立正式的国家关系,有利于改善我国国际环境,有利于两国的经济交往,有利于增进两国之间的深入了解,有利于世界和平与发展。黄华副总理兼外交部长于1982年经过同美方艰苦谈判,达成关于美国售台武器问题的“8.17公报”。美方承诺逐年减少售台防御性武器,最终停售。但事实上美方以种种借口,公报并没有得以执行,(武器售台)反而逐年在增加,我方多次强烈抗议。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由于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人民的勤劳苦干,善于学习及精益求精的精神,(逐步)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上越走越富强/文明。中国将继续改革开放,进一步发展,以对人类作出更大的贡献。


中美建交40年来,关系总体是良好的,但难免有时出现种种矛盾。但中国是独立自强的民族,不允许任何力量对之欺凌霸道。我国愿同世界各国和平平等地相处,合作协商,使世界和中美关系处于良好状态,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贡献。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