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用实事求是的态度研究宣传党史、军史和空军史 与钱均鹏先生商榷

  • 时间:   2018-11-13      
  • 作者:   蓝辛东      
  • 来源:   蓝辛东     
  • 浏览人数:  1784

11月10号,在光明军事网上见钱均鹏先生发表的《揭秘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独立创办的空军航空训练班》一文。文中给这个航空训练班在空军发展历史上的地位和作用给了评价。钱钧鹏先生给予这个航空训练班的历史评价实在不敢苟同,特以此文与你商榷。

image.png

一、研究历史问题必须弄清事实真相

对于任何历史上的问题予以评价,必须在弄清历史事实真相的基础上,根据历史事实给予评价,否则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中国共产党有了自己的武装力量。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后,中国共产党深刻的感到发展自己的空中武装力量的迫切性,并根据当时国内、国际的客观实际,有计划、有组织的开启了中国共产党创办自己的空军之路。下面就根据有关档案历史资料,把当时的历史事实复原。

 1、1937年11月份,陈云同志由新疆回到延安以后,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937年12月9号到14号 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12月10号陈云同志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汇报了西路军、新兵营的的情况,并提出了组建中共新疆航空队的设想和计划,得到了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批准。毛主席说这件事交给你(指陈云同志)来办。会后根据党中央政治局的意见和毛主席的指示,作为中央组织部长的陈云同志,在摩托学校和红军大学中,从原红1、2、4方面军和红25军的红军干部中挑选了19名红军干部(其中1名因病未入学),与原红西路军“新兵营”中挑选的25名红军干部汇合在新疆迪化,共43人组成了 中共新疆红军航空队(航空队、新疆航空队、中共新疆航空队、新疆红军航空队这几个称呼都是指1938年2月进入新疆督办公署航空队中的 飞行第三期和机械第二期中的43名红军干部,为了区别与盛世才新疆督办公署航空队在我党内部的称呼,在与党中央的往来电报上、党史、军史、空军史上均有这样称呼),进入新疆军阀盛世才的航空学校进行学习。历经四年半的艰苦努力学习和坐了近四年新疆盛世才与国民党的监狱,经过革命斗争的大浪淘沙(其间牺牲了四名同志),31名同志于1946年经毛主席和周总理与蒋介石的重庆谈判达成的协议,胜利返回延安,重新被任命为八路军总部航空队,参加了人民空军起步的建设。

 2、迪化航空训练班成立于1939年5月,即刘风从苏联回到迪化后。开始设在"新兵营",受新兵营领导,接着随新兵营参加了几个月的野营演习。中央驻新疆代表组织这个训练班的目的,是为了等待进入盛世才的新疆边防督办公署航空队,训练班人数最多时达十几个人。1940年1月初,新兵营329人撤回延安时,训练班的林征、吴元任等人即是其中撤走成员。剩余航空骨干与朝鲜族青年王天(从苏联返回,自愿要求学习航空)继续留在迪化,由“新兵营”转到迪化八路军办事处,等待进入盛世才航空队的机会。1940年7月,除了班长郑德等7名骨干与王天外,其他人员被中共驻新疆党代表派遣武装押送新闻纸返回延安。时至1940年11月,留迪化班长郑德等骨干和王天,进入盛世才航空队已无望,遂奉命返回延安。途中郑德、李凡牺牲,王春不知所终,王天跑出了国民党集中营。王弼、常乾坤、刘风、王琏等回到了延安,向中组部报到,分配了工作。 

 

image.png


二、科学准确的下历史结论

 在先生写的《揭秘中国共产党独立创办第一个航空训练班……》中,对宣传这个航空训练班的存在没有异义,但与钱先生给出性质的结论大相径庭。钱先生在文章中写道:“这是中国共产党独立创办的第一个航空训练班,也是党独立创办人民空军的起点和基点。”,“从此开启了中国共产党独立创建航空事业的征程。”,“中国共产党的航空事业要单独创建的一个新起点。”,“这是我党第一次自己独立办航空训练组织、筑巢育鹰的初步尝试。”。

  假如按钱先生所说,1939年5月份成立的这个航空训练班是“第一个”,又说是“起点和基点”,并且“从此开启了中国共产党独立创建航空事业的征程。”那么请问钱先生是如何看待和评价1937年12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对于培养自己的航空人员等有关问题所做的的决议?又是如何看待和评价1938年2月份根据党中央的指示,中共新疆航空队正式进入新疆边防督办公署航空队的呢?从时间上来讲,1937年12月份与1938年2月份这两个时间比1939年5月份 成立的这个航空训练班要早一年多。钱先生的评价不错,但好像带错了帽子。钱先生如果不是一种历史上的无知,那么请问钱先生把1937年12月份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关于组织党的空中武装力量的决定置于何地?把中共新疆航空队1938年2月份根据党中央的指示,成功的进入了盛世才的航空队置于何地?

钱先生在文章中把这个航空培训班称之为: 我党在新疆迪化独立自主的“筑巢育鹰”,把中共新疆航空队称之为:“借巢育鹰”。请问钱先生是否了解当时的国内国际形势,在当时我党所处的环境条件下,有“独立自主”、“筑巢育鹰”的可能吗?如果有这种可能,为何党中央不在延安“筑巢”而到新疆迪化去?如果没有这种可能性还要去“尝试”,钱先生是否也太低估了我党中央的智商。实际上不管中共新疆航空队还是迪化航空训练班,都是根据1937年12月份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的指示精神,根据当时苏共对中共的援助程度,中共与新疆军阀盛世才统一战线的具体情况,前、后而采取的行动而己,都属于“借巢育鹰”。所不同的是一个成功的进入了盛世才的航空队,一个因为盛世才阻挠而没有进去返回了延安。钱先生把本来同一个性质的一件事情(只不过前后顺序不同),用“借巢”和“筑巢”加以区分,这样的区分在党史和军史上、历史档案上有什么依据吗?钱先生能自圆其说吗?

image.png

三、不能犯低级错误

历史是由后人评价的,但是要想评价历史首先要准确的了解历史,要准确的把握整个历史的脉络,所列举的历史事实要有历史档案和史料支撑。对于评价中国共产党的各个历史时期的政策,绝不能脱离当时的环境和条件。历史不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各取所需、断章取义、胡编乱造、任意发挥和评价,此种乱象在历史研究的问题上都是属于最低级的错误。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1937年12月会议,批准了陈云同志关于我党航空力量建设的建议,陈云同志对空军初期建设功不可没,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对人民空军建设的高瞻远瞩。钱先生如果想评价人民空军的历史,首先要了解中国革命的历史、人民空军建设的历史,绝不容许杜撰和戏说。尤其是在目前传承红色基因、讲好空军故事的前提下,对人民空军的历史,应该本着实事求是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来解读和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