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湘南起义英烈后代和众多红色历史专家云集耒阳

  • 时间:   2018-11-13      
  • 作者:   朱文科 文学村      
  • 来源:   朱文科 文学村     
  • 浏览人数:  757

image.png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11月9日,湘南起义红色文化座谈暨后代联谊文艺晚会在耒阳市举行。活动由耒阳市民间文艺家协会、湖南省红色文化研究院衡阳工作办、耒阳市中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主办,市文化馆、市老科协康复医院协办。陈毅元帅之子陈昊苏、朱德元帅外孙刘建少将、开国上将萧克侄孙萧石英、开国中将谭冠三之子谭戎生分别发来贺诗、贺信。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当天上午10时30分,来自广西、广东、湖北、江西、香港以及湖南长沙、郴州、衡阳等地的湘南起义英烈后代们,在耒阳市民协主席朱文科率领下,到烈士陵园敬献花圈,祭典革命先烈。伍若兰烈士的侄儿伍天晓主持仪式。谢维俊烈士的后人、原中共耒阳市委副书记谢秋生宣读了祭文。仪式结束后,英烈后代们前往伍若兰故居参观。

image.png

  下午3时,湘南起义红色文化座谈会在蔡伦国际大酒店举行。会议由朱文科主持,逐一介绍了与会嘉宾。原耒阳市政府党组成员、市人民法院院长谭宪初致欢迎词。开国少将郑效峰之子郑南东宣读了陈毅元帅之子陈昊苏的贺信贺诗,朱毛井冈山会师开路总指挥、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副秘书长曹传礼宣读了开国中将谭冠三之子谭戎生大校的贺信,并作了十分精彩的发言。朱德夫人伍若兰烈士的侄儿伍天晓、红二十军政委陈东日烈士的外孙、宜章县侨联主席彭国亮、八路军一一五师代师长陈光之孙陈家明、陈芬烈士的侄孙陈正国、中共湖南省委特派员刘明初烈士之孙刘永杰、永兴县许玉山烈士的孙女、郴州市红色文化协会常务副会长许艳芳、伍若兰的姨外甥、湘南游击队第七大队宣传股长李启庆之子李百祥、红二十一军军长胡少海的外孙女黄曼玲、红军独立团政委许郁之孙许红、湘南学联首届总干事、中共江西省委书记贺恕烈士的侄孙贺洪日等英烈后代先后发言,湖南省红色文化研究院衡阳工作办主任邱毅、郴州市文史研究会会长刘专可、红色历史研究专家、蛇博士陈远辉、湘南学联纪念馆副馆长文坚群、郴州市红色文化协会会长林军旗、耒阳市民协常务副主席、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梁莹玉等专家,先后结合朱文科的红色著作发言,交流湘南起义红色历史,座谈朱文科的红色著作《血色幽兰》《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充分肯定了朱文科这两部红色著作的独特艺术价值与史料价值,同时就湘南起义的历史意义与宣传、耒阳红色旅游资源的开发保护和利用,提出了很好的建议。 原耒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纪琪、市委副书记谢秋生出席并讲话 。


image.png


image.png

    

【座谈会现场】  


 耒阳是伟大发明家蔡伦的故里,是千年古县,更是革命老区。从湘南起义到井冈山革命斗争,从红军长征到八年抗战,从解放战争到新中国成立,两万余名英雄的耒阳儿女,为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英雄赞歌,塑造了一座座永垂不朽的历史丰碑。烈士们不畏牺牲的精神光照千秋,烈士们义薄云天的情怀永载史册。今天这个活动,对于宣传湘南起义、传承红色基因,具有重大的意义。我们的英烈后代、亲属们,要自觉行动起来,继承先烈的优良品质,传承先烈的宝贵精神,利用自己的条件,深入机关、学校、企业、社区,宣讲湘南起义,传播湘南起义,推动红色文化资源的保护、开发和利用。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出席这次活动的英烈后代、亲属有:湘南学联重要领导人、朱毛井冈山会师开路总指挥、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副秘书长曹传礼,谢维俊烈士的亲属、原中共耒阳市委副书记谢秋生,开国上将邓华的孙媳妇李平英;开国中将谭冠三的侄儿谭术武;朱德元帅夫人、红四军宣传队长伍若兰的侄儿伍天晓;伍若兰的姨外甥、湘南游击队七大队宣传股长李启庆之子李百祥;无产阶级革命家邓中夏烈士的后人邓海堂;红八军军长李天柱烈士之孙李致善;红九军政委高静山之孙高小辉;红十二军、二十一军军长伍中豪烈士的侄女伍曼丽、外甥刘克恒;红十四军军长何昆之孙何照速;红二十军政委陈东日的外孙、宜章县侨联主席彭国亮;红二十军军长刘铁超之孙刘碧成、刘碧林、曾外孙陈晓光;红二十一军军长胡少海的外孙女黄曼玲、黄虹玲;八路军115师代师长陈光将军的孙子、红八师政委简载文之子简昌录;宜章县年关暴动联谊会会长陈家明;陈芬、毛泽建烈士的侄孙陈正国;中共江西省委书记贺恕的侄孙贺洪日、外甥龙成交、外孙欧阳玄;耒阳县苏维埃政府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红四军三十一团一营营长周访的外孙女谢恒、外孙谢力强、谷井文;耒阳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刘泰之孙刘祥安;湘南特委军事委员朱瑛的外孙张朱蓓;开国上将杨至诚的夫人、女红军伍道清(化名伍飞悦)的长孙任大福、彭继忠、曾孙女彭露、曾外孙张文武;中共湖南省委特派员刘明初之孙刘永杰;刘明初烈士的曾外孙曹圣剑;红军独立团政委许郁之孙许红;郴州地区行署专员黄平之子黄志文;红四军三十二团代理团长黎宗任之子黎家告;中共永兴县委委员、永兴县苏维埃政府九区区委书记许玉山烈士的孙女许继芳、许艳芳;湘南特委交通站站长彭太保的孙女彭敬;湘南游击队曹亨灿烈士的后代曹利建;文法伦烈士外甥谷新则;女红军刘鹣的亲属吴承和、吴承卫;红四军连长谢朝光烈士之曾孙谢海斌;湘南游击队队长李育勉之曾外孙李晓文;中共地下联络员周常景烈士之孙、湘南游击队十九大队战士周从嘉之子周菊生;湘南特委书记王涛的警卫员、华野炮兵营营长胡照之子胡智亮;湘南游击队副队长张开贵烈士外孙曹国生;永兴县八区苏维埃政府主席李藩周的曾孙李思瑶;耒阳县苏维埃政府副主席李树一的曾孙李海波;湘南游击队朱显义烈士的侄儿朱文俊、外甥谷满江;湘南游击队文化宣传干事唐师谓之子罗昀;湘南游击队宋彪之女宋亚莉;湘南起义安仁区委宣传委员候镇过之孙候书林;永兴县湘南游击队烈士梁太诗之孙梁建廷;宜章县老红军吴绪龙的儿媳汤苏琴;红四军二十九团营党代表杨子达、营长杨子通的侄孙媳李润菊;宜章县独立营营长余经邦之孙余新国;女红军白零媛之孙余润旺、余小元。

image.png     

出席这次活动的专家学者有:红色历史学者陈远辉(蛇博士)、郴州市文史研究会会长刘专可、郴州市红色文化协会会长林军旗、湖南省红色文化研究院衡阳工作办主任邱毅、湘南学联纪念馆副馆长文坚群、宜章县政协文史委主任李安牛,党史专家吴丽琳,吴冠东,苏勇、蒋万马。耒阳市杂文学会名誉会长谭功宝。耒阳市民协主席台成员、理事会成员参加了这次活动。衡阳电视台、衡阳公共频道、衡阳新闻网、衡阳日报、耒阳电视台、《今日耒阳》等媒体记者到场采访。

image.png

    

当天晚上7时30分,在国学艺术学校四楼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文艺演出。英烈后代们采取红色诗歌朗诵、红色歌舞、独唱以及合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形式,表达对党的无限深情,对先烈的缅怀之情。


image.png

【女诗人谢玲玲朗诵她创作的诗歌《湘南起义英烈颂》】


传承红色基因,宣传湘南起义

伍天晓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我们湘南起义后代欢聚一堂,在耒阳举行湘南起义红色文化座谈会,邀请了这么多的领导、专家、教授、作家、诗人出席。这是一次很好的红色文化交流活动,是一次红色文化的盛会。首先,我们要感谢朱文科同志,感谢他为宣传湘南起义做出的贡献,感谢他为这次红色聚会做了大量的工作。正如习近平总书记讲的:“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这就是我们这次聚会的宗旨。

耒阳市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千年古县,是一块具有丰富革命历史的红土地,1928年春,朱德、陈毅坐镇耒阳指挥了伟大的湘南起义,时间长达三个多月,涌现出成千上万的英烈,他们的英勇无畏的事迹可歌可泣。同时,在这里也留下了朱德元帅青年时代的革命足迹,见证了他和我的姑妈伍若兰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演绎出古往今来男女相爱的最高境界——为了爱情可以奉献一切,乃至生命。这几年,朱文科同志怀着对革命先烈的敬仰之情,作为本土作家,这几年在宣传湘南起义方面不惜余力,到处采访英烈后代和搜集史料,前些年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了长篇小说《血色幽兰》,专门反映朱德和伍若兰的革命爱情,前不久,朱文科的传记文学《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出版,《衡阳日报》文化周刊从今年9月起,开设了“湘南起义人物史”专栏,专门连载朱文科的《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朱文科同志还在报刊经常发表红色题材的作品。这些作品对宣传湘南起义,宣传红色耒阳,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借此机会,我向朱文科同志表示崇高的敬意!

今年,在耒阳市委、市政府的重视下,伍若兰故居得到了修缮,当前耒阳市财政非常艰难,能够挤出资金进行修缮,借此机会,我要感谢耒阳市史志办、文体广新局和文物局的领导,为伍若兰故居修缮做出了大量的工作。我还要感谢所有关心、支持伍若兰故居建设的同志们,为了伍若兰故居的保护和修缮,连续多年奔走呼吁。我相信,今天我们的座谈会,对于促进耒阳的红色资源保护开发,起到积极的作用。同时,我也有个建议,是否请市领导和相关部门把伍中豪纪念广场尽快建设投入,促进耒阳的红色旅游,推动耒阳经济转型发展。

最后,衷心祝愿各位领导、嘉宾和湘南起义的英雄烈士后代,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谢谢大家!

image.png

【伍天晓,朱德元帅夫人、红四军政治部宣传队长伍若兰烈士的侄儿,定居耒阳。】

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刘永杰

 

尊敬各位领导、各位来宾、湘南起义的英烈后代们:

下午好!

我是湘南起义永兴县主要领导人之一,中共湖南省委特派员,著名烈士刘明初之孙,我叫刘永杰。

金秋送爽,桂花飄香。今天,我们湘南起义的英烈后代相邀耒水江畔,来到美丽的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有着悠久历史的文化名城—耒阳。首先,我要感谢耒阳朋友们的盛情接待,你们的辛劳和付出让我们能夠相聚耒阳,互递友情,亲如兄弟,共同交流湘南起义红色历史。

文字是传承历史的载体,耒阳的大作家朱文科先生用他辛勤的汗水创作出两部反映湘南起义的红色著作《血色幽兰》《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他用朴实与白描的笔法给我们展示了波兰壮阔的湘南起义历史画卷。特别是《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通过90多位参加湘南起义重要人物的传记全面呈现了湘南起义的历史全貌,为宣传与今后更深入的研究湘南起义发挥了重要作用。当我读朱文科先生这两本红色著作时,发现两本书的序都是陈毅元帅的儿子、中国对外友好协会会长陈昊苏会长为其作的序。陈会长高度评价:“这些传记汇集成书,就是一部反映湘南起义相当完整而且全面的光荣历史,也是一座丰碑,必将与江山辉映,永远屹立在读者的心扉。”

《明月初照映山河》是《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其中一篇写我爷爷刘明初烈士的传记,看到爷爷在湘南起义中为掩护战友向井冈山转移时由于叛徒的出卖不幸被捕,壮烈牺牲,时年26岁。朱文科在书中写到:“刘明初的牺牲之壮烈,在湘南起义英烈中都是罕见的,这位党和人民的好儿子,在敌人的屠刀面前,表现出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英勇气概。”读到这里,潸然泪下,同时也为爷爷的英勇气概感到骄傲和自豪。

湘南起义的后代们,参加湘南起义或从湘南跟随朱德、陈毅一起上井冈山的英雄烈士们,像我爷爷刘明初烈士一样的英雄有许许多多,刘木、许玉山、尹子韶、王尔琢、胡少海、伍中……他们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以及巾国英雄毛泽建、伍若兰他们的英名与日月同辉。

回顾湘南起义的历史,在我们党和我们的民族危亡之际,是先烈们以“万里崎岖,为国效命”的担当,为党和人民的利益,英雄们不惜流血献身。他们中大多数的人生如同夏花一般,短暂而绚烂,却将最美的一瞬留在了世间。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如今,我们的国家正奔赴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新长征路上,习主席强调,实现我们的目标,需要英雄,需要英雄精神。我们湘南起义的后辈们更当从先辈的精神中汲取动力和滋养,提振精气神、集聚正能量,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image.png

【刘永杰,永兴县著名烈士刘明初之孙,定居深圳。】

 

缅怀革命先烈,发展红色经济

李百祥

 

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下午好!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缅怀革命烈士,发展红色经济》。在此抛砖引玉,敬请大家指教。

1928年1月,朱德率南昌起义部队转战广东,进军湘南举行湘南起义取得胜利。2月中旬,起义部队进入耒阳。大革命时期湘南、耒阳一大批青年学生在湖南三师、湘南学联革命环境的影响中,受到了共产党理论思想的教育,他们投身参与大革命。

大革命时期湘南,耒阳广大工人农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参与大革命。1927年长沙“马日事变”后,他们的革命事业受到打击,公开的革命活动转为地下活动。现在,朱德的队伍来了,他们立即投身参与湘南起义,成为朱德部队强有力的支持者和生力军。朱德领导的起义部队司令部设在耒阳水东江梁家祠堂,在这里持续40多天时间,直至4月中旬撤离耒阳。

湘南起义期间,军队和党组织充分发动人民,向人民讲解革命道理,巩固、发展了大革命时期建立的湘南十多个县,区,乡的苏维埃政府,插标分田分地把人民的革命热潮推向了新的高度。为保卫胜利果实,耒阳人民纷纷参军。跟随朱德上井冈山。郑效峰将军时年12岁,跟着父亲上了井冈山。耒阳发行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色政府第一张货币:《耒阳县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劳动券》,劳动券上有刘泰任主席,徐鹤、李树一任副主席三个人的签名。这是湘南起义所独有的革命业绩!有了湘南起义,才能有朱德毛泽东井冈山会师。才有巩固的井冈山根据地,才有辉煌的井冈山时代。才有了共产党建立的新中国!

我们今天纪念湘南起义九十周年,我们更是深深地怀念为革命而英勇牺牲的烈士,烈士们舍身取义坚贞不屈的革命精神,永远鼓励着我们奋勇向前,永远鼓励着我们勤奋工作,永远鼓励着我们以烈士精神为榜样不停地净化我们的思想,坚定我们的世界观!

朱文科同志继承革命前辈的革命精神,坚持不懈地热爱红色文化研究工作,坚持不懈地探索发掘革命烈士红色历史,写出了《血色幽兰:耒阳儿女上井冈》《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化作幽兰吐芬芳》等一系列红色题材文学作品。

朱文科同志的创作系统地叙述了湘南起义;使人们对湘南起义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朱文科同志以业余时间作出了专业工作者的辉煌的成绩!我们为此对他表示崇高的敬佩!对他表示热情的掌声!

   耒阳山青水秀,地面丹霞、冰川、紫岩、红壤、沃土, 地底溶洞、钟乳、阴河、暗湖, 地质条件丰富多彩;耒阳物产丰富,人文资源渊远深厚,神农创耒独一无二,红色革命历史永放光芒!这是耒阳人民的宝贵财富,我们决不能让宝贵资源闲置,浪费!好多地方为资源贫乏在想方设法挖掘资源。有些人文历史资源稀缺的地方则把潘金莲、西门庆都炒得沸沸扬扬,争夺他们的故乡权。耒阳交通发达,高速铁路,高速公路,国道,省道,县道,乡道,村道,四通八达。是最好的发展旅游事业的好地方。

   纪念湘南起义九十周年、 研究湘南起义红色文化、缅怀革命先烈舍生取义的大无畏革命精神、研讨朱文科同志系列红色著作、是耒阳人民发展向上的大好时机,耒阳一定能借此东风更加发展更加发达!

耒阳的面貌一定更秀丽,更辉煌,更美好 !耒阳人民的生活一定更幸福!

  谢谢大家!

image.png


【李百祥,朱德夫人、红四军政治部宣传队长伍若兰烈士的姨外甥,湘南游击队第七大队宣传股长李启庆之子,耒阳二中退休教师。】

 

我不能忘记

许红

 

各位领导、专家,各位英烈后代们:
  大家下午好!我是红军独立团团政委许郁嫡孙许红,我演讲的题目是《我不能忘记》。
  今年是伟大的湘南起义九十周年。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湘南起义的烽火硝烟,虽已远去,但英烈们的浴血奋战、英勇事迹和革命精神却融入了我的心中。湖南作家朱文科的传记文学《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书中描写了湘南起义中九十多位革命前辈的真实的英雄故事,这当中基本上都是知识分子。他们前赴后继,抛头颅洒热血。他们的英勇触动了我的心弦,他们的离去让我流下了眼泪,他们的丰功伟绩将永垂青史!
  习近平总书记说:“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一切民族英雄都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他们的事迹和精神都是激励我们前行的强大力量。”朱文科在这部书的后记中一针见血地指出,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很多人的价值观扭曲了,失去了正确的信仰。人们不再怀念为新中国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先烈,甚至歪曲、诋毁英雄人物。我赞同他的观点:“一个失去英雄情怀的民族是危险的,一个没有英雄气质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历史将永远铭记,1928年的湘南大地,有这样一群无畏的共产党人,有这样一群特殊的知识分子,有这样一群血性的民众,用传统坚硬的骨头,敲响一曲时代的英雄壮歌。他们的事迹我们不应该忘记,他们的精神需要弘扬与传承。

我不会忘记,我是中华民族的子孙;我不会忘记,战火洗礼后的长城是即将腾飞的巨龙;我不会忘记,五千年的历史文化源远流长;我不会忘记,九十年的峥嵘岁月,饱含着无数英雄的笑脸和踏过滚滚烽烟的壮烈足迹;我不会忘记,用鲜血染红的旗帜、用灵魂谱写的美丽华章。

我更不会忘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image.png

【许红,红军独立团政委许郁之孙,现居衡阳。】

 

挖掘红色文化 推动经济发展

  陈远辉

 

各位来宾,各位英烈后代,专家、作家:

首先热烈祝贺湘南起义红色文化座谈会于2018年11年9日在耒阳市举行,也感谢组委会和朱文科先生的盛情邀请,才使我有机会参加此次盛会。我非常赞赏朱文科先生的一句话,“传承红色基因,凝聚红色情谊,宣传红色历史。”

为什么我们要讲红色历史?为什么我们要开展红色旅游?因为我们讲红色历史就是要唤起人们的爱国情怀,要热爱我们的祖国,热爱我们的民族,让人们认识到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使我们的国家兴旺强大,才能使人们幸福安康、才能不受强盗的欺凌。

我们宣传红色历史就可以开展红色旅游,不但可以向人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还可以带动一方的经济飞跃发展,使老百姓脱贫致富。

利用好红色文化资源为当地的经验发展服务,我想,这应该是我们这一代人应该做而且做得到的事业。耒阳的朱文科先生就做得很好,他撰写的红色长篇历史小说《血色幽兰》,传记文学《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纪实文学《化作幽兰吐芬芳》等大作,对宣传湘南起义、传承红色文化有着非常重大的贡献。正如陈毅元帅的长子、原国家广播电影电视部副部长、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陈昊苏先生的评价:“这些传记汇集成书,就是一部反映湘南起义相当完整而且全面的光荣历史,也是一座丰碑,必将与江山辉映,永远屹立在读者的心扉。”

耒阳是一块红色的土地,不但是湘南起义的主战场之一,也是井冈山朱毛会师的决策地和主力部队的出发地。朱德曾经坐镇耒阳46天,指挥湘南起义部队在湘南各地的战斗以及各县的武装暴动,20余位开国将帅和许多的红军名将都曾经参加过湘南起义部队在耒阳的几场经典战役,为他们的成长和积累战斗经验起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同样,我所在的宜章县莽山洞,是湘南起义的决策地。是一块能利用红色资源开展红色旅游为当地经济发展服务的风水宝地。

——井冈山干部学院教授黄仲芳编著的《湘南暴动史要》第三章第二节就以“莽山洞决策”为标题进行了详细的叙述。书中写道:“莽山洞决策,…是湘南暴动的前奏曲。”

——国务院参事李奇中时任朱德部140团第一营营长兼教导大队队长,在《朱德同志与湘南起义》写道:“朱德同志当晚约集大家商定,待队伍到了湖南宜章县的莽山洞后再确定下一步行动。…于是,决定搞湘南暴动,…。”李奇中还在《湘南暴动史稿》的修改意见中说道:“……走了三天到莽山洞,到这里才决定湘南暴动。

——开国中将赵镕湘南起义时是朱德部队的书记长,在《跟随朱军长战湘南》写道:“我们驻扎在莽山洞时,宜章县委派胡世俭、高静山和毛科文等同志前来联系,向朱军长等同志汇报宜章城里敌人的兵力部署及城防情况。朱军长得知敌人防守空虚的消息以后,决定智取宜章…。”

开国上将杨至成曾是湘南起义军的连长,在《艰苦转战》写道:“当时,原想到仁化,渡过河去到东江与广州起义军会师的。但到达仁化鸡笼圩附近的江边时,发现方鼎英的部队正沿着浈水开向南雄,后面的大队还在源源而来,往前去不行了,便折头向北,在距乐昌十华里处的长来圩渡过北江进入了湘南的宜章地区。”

开国大将粟裕在《粟裕回忆录》写道:“在部队进入宜章县境,与湘南特委、宜章县委取得联系后,…决定在湘南举行暴动。”

开国元帅朱德在《从南昌起义到上井冈山》写道:“我们脱离范部,从韶关北上,计划去湘南找一块根据地。这时,龚楚已来到我们部队,便由他引路带我们到了宜章县的杨家寨子。”又写道:“我们进到杨家寨子后,就决定首先组织宜章暴动。”

从这些参加过湘南暴动并且到达过莽山洞的将帅们和当事人的回忆录中可以认定:湘南起义的决策地就在湖南省宜章县的莽山洞。

宜章年关暴动是湘南暴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也是湘南暴动的前奏曲,宜章暴动打响了湘南暴动的第一枪,迈出了湘南暴动的第一步。宜章暴动的成功为湘南暴动的全面暴发奠定了基础。

我们要利用湘南起义这块红色的金字招牌,为当地的经济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如何利用好红色资源,是一个重大课题,也是我们大家共同努力的方向。我们要继承先烈们的光荣传统,在习近平总书记的领导下,在当地政府的带动下,利用宣传红色文化这个契机,开发当地的红色文化资源,发展红色旅游和经济生产,使老百姓脱贫致富真正过上幸福生活。

image.png

【陈远辉,湖南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蛇博士,研究红色历史的专家。】


论湘南学联的地位以及深化湘南起义红色文化

文坚群

 

一、湘南学联的成员在湘南起义中的重要地位

发生于1928年初的湘南起义,是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之后,我党领导的又一次声势浩大具有开创意义的武装起义。在湘南起义这场伟大斗争中,湘南学联的成员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中坚作用。

一是在党的组织建设方面,起义之前,湘南各县的县委(或特支)均已恢复或建立,湘南学联的许多成员被选或被上级党委指定为领导成员,不少人还担任书记,如郴县的夏明震,宜章的胡世俭,耒阳的邓宗海,永兴的李一鼎,资兴的黄义藻,桂阳的何汉,临武的贺辉庭,嘉禾的黄益善,桂东的陈奇,衡阳的肖觉先,衡山的陈芬,江华的韦汉等等都是。这就为起义奠定了坚实的领导基础。

二是在政权建设方面,湘南许多县建立了工农兵苏维埃政府,湘南学联的成员起到了骨干作用。许多人被选进领导班子,不少人还被选为主席,如:宜章的毛科文、吴汉杰,郴县的李才佳,耒阳的刘泰,永兴的刘木,安仁的唐时雍(即唐天际),桂东的陈奇等。

三是在军事指挥人才方面,湘南学联许多成员在湘南起义中成了赤卫队、工农革命军的指挥员。他们不仅积极参加湘南起义,有的还参加秋收起义、南昌起义、广州起义。在起义中英勇善战,累建奇功,不少人还参加了井冈山斗争,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成了我军的优秀指挥员和著名的军事家。

湘南起义之后,朱德、陈毅率领湘南起义部队上了井冈山,同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汇合,组成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简称红四军),辖3个师,军长朱德,兼第十师师长;党代表毛泽东,兼第十一师师长;政治部主任陈毅,兼第十二师师长;参谋长是王尔琢;军委秘书长是衡阳第三师范学生黄益善(古田会议被选为前委委员)。红四军有8个团,团长、党代表共16名,湘南学生占10名,直接在衡阳读书的占5名,如三师范的黄克诚、李一鼎、黄义藻,三中的邓宗海,成章的刘泰。至于担任副团长和营、连、排长的湘南学生,则数不胜数。

值得一提的是,红四军中还有许多女将是衡阳三女师的学生,如伍若兰、毛泽建、吴仲廉、彭儒、彭镜秋、曾志、段子英等等。由湖南知名作家朱文科创作的历史小说《血色幽兰》,就是国内首部反映从湘南起义到井冈山会师、巾帼英雄伍若兰等耒阳儿女的长篇纪实文学作品。全书再现了1928年春朱德坐镇耒阳指挥湘南起义,率领近万农军上井冈山会师创建红四军、转战赣南,开辟中央苏区的光辉历史。书中特别突出了这些巾帼英雄群体。

湘南学联,从1919年6月创建,至1927年5月“沁日事变”结束,历经8年共16届。她,功勋显赫;她,群星璀灿。翻开湘南革命英名录,学运骨干占了300多。其中有:参加共产主义小组的邓中夏、李启汉、陈为人、何孟雄;有心社创始人,湘南学联两届总干事,安源、水口山两次大罢工领导人,黄埔军校一期高材生,北伐名将蒋先云;有著名学运、工运领袖黄静源、唐朝英;有安源工运领袖、中共三届中央执委朱少连;有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总会委员长唐鉴;有在牺牲时写下“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就义诗而饮誉中外的夏明翰;有在湘南暴动中建立卓越功勋的胡少海;有参加井冈山和湘、鄂、赣斗争的名将陈奇、曾中生、李天柱;有坚持正确路线而被错整为所谓“邓毛谢古反党集团”之一的谢维俊;有同李大钊一起上绞刑的方伯务;有同王荷波一起就义同埋一穴同共一碑的北方区委刘惕庄、杨鹤云;有抗日名将谢翰文、王涛;有女中豪杰何宝珍、伍若兰、卜仁贞、朱近之;有夫妇(刘泰夫妇和李一鼎夫妇,蒋先云、李袛欣夫妇)、兄弟(曾令钧、曾令铨)、兄妹(戴彦玺、戴彦凤)、姐妹(李洁、李广)、叔侄(罗子平、罗俊逸)都为革命献身的;有为革命奋斗终身并献出5个儿女的贺恕、朱舜华夫妇。还有更为悲壮的,如:夏明翰和弟弟夏明震、夏明霹、妹妹夏明衡、外甥邬一之,皆为革命就义;第三师范校长、湘南学联指导者、被称为革命摇篮的保姆蒋啸青与儿子蒋乐群、弟弟蒋次青、堂弟蒋式令、妹夫谢维俊等,均为革命成仁。

湘南学联16届、11名总干事(有3人连任两届,1人连任三届)中,有7人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被称为湘南学联核心的核心一一三师范“心社”,共有成员30人,其中烈士有21人,占2/3强。

总之,湘南学联不仅为马克思主义在湘南地区的传播、党团组织的建立、工农运动的兴起以及整个革命运动的开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且,为革命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人才。不仅有许多湘南学联成员,为革命事业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先后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成了中华民族史册上百世流芳的著名烈士;而且有许多学联成员在建国后成为我党政军高级领导人,如:陶铸、黄克诚、江华、曾希圣、张经武、张平化,伍云甫、张际春、唐天际、曾志、周里等等。这是湘南学联为中国革命贡献的一笔宝贵财富。她为革命立下的功勋永不磨灭!

二、如何深化湘南起义红色文化活动

一是与文学艺术作品结合,挖掘红色基因。现在反映湘南起义历史的红色书刊出版了不少,以湘南起义为题材的文学作品也很多,目前影响最大的还是湖南知名作家朱文科的历史小说《血色幽兰》。全书38万余字,由中央文献出版社于2013年7月出版,是国内首部反映从湘南起义到井冈山会师、突出巾帼英雄伍若兰等耒阳儿女的长篇纪实文学。全书再现了1928年春朱德坐镇耒阳指挥湘南起义,率领近万农军上井冈山会师创建红四军、转战赣南,开辟中央苏区的光辉历史。作者以全新的角度展示波澜壮阔的场面,用纪实文学的手法,成功塑造了以伍若兰、段子英为代表的一批耒阳儿女英勇斗争的感人艺术形象,歌颂了共产党人对事业和爱情忠贞不渝、勇于牺牲、视死如归的高贵品质。该书以大量篇幅反映了朱德、伍若兰的生死恋情,穿插了贵州省唯一的开国上将杨至成与耒阳姑娘伍道清、著名红军将领王展程与段子英的爱情故事,揭秘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同时,热情讴歌了伍若兰、邓宗海、刘泰、谭冠三、王紫峰、郑效峰、刘显宜、资凤、谢维俊、徐鹤、蒋啸青、伍中豪、李天柱等一批耒阳儿女的英雄事迹,是一幅英雄儿女的群雕图,对宣传、推介湘南起义,提高革命老区的知名度,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前不久,朱文科再次出版一部关于湘南起义的文学作品——传记文学《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这是一部颇具特色的著作。朱文科选择90多位湘南起义的参加者,包括从湘南起义走出的开国将帅、后来在人民军队中担任过重要领导职务的同志,以及在湘南起义进程中和以后革命战争岁月里牺牲了的著名烈士。这本书为英雄们立传,重点是介绍他们在湘南起义中的经历,表彰他们在湘南起义中创建的英雄伟绩。正如陈毅元帅之子陈昊苏在序言中的评价:“这些传记汇集成书,就是一部反映湘南起义相当完整而且全面的光荣历史。湘南起义的丰碑,将会永远伴随江山胜迹的留存而为一代又一代的青年所铭记,进入永恒。《湘南起义英雄传》也是一座丰碑,与江山辉映,屹立在读者的心扉。”

二是与展览演出活动结合,传承红色内涵。湘南学联旧址作为红色文化教育的重要基地,几十年不间断坚持每年开展 1-2 个专题的流动展览进学校、进机关、进部队、进社区、进企业,宣传湘南学联、宣传湘南起义,充分挖掘和有效发挥其蕴含的精神特质、教育价值和育人功能。

三是与观众参观教育相结合,弘扬红色精神。彰显红色资源的独特功效,已成为湘南学联纪念馆进行党性党纪教育的一大亮点。2017年 8 月份开始,我们开启了微党课、微故事活动。每年接待观众 20 万人次以上,与南华大学、衡阳师院等四十余所学校签约挂牌,部分职工被聘为校外辅导员。传承红色文化,共筑精神家园。我们将不忘初心,打响湘南学联旧址红色文化品牌,为实现中国梦提供强大的精神支撑。明年是湘南学生联合会成立100周年,我们将举办一系列纪念活动,欢迎各位英烈后代、专家、作家莅临指导。

image.png

【文坚群,湘南学联纪念馆副馆长。】  


挖掘红色资源,助推耒阳发展

——在湘南起义红色文化座谈会上的发言

  王国炜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英烈后代:

大家好!

我是王国炜,来自于衡阳市委党校,耒阳人,非常感谢朱文科先生以及会议举办方的诚挚邀请,前来参加湘南起义红色文化座谈会暨朱文科红色作品研讨会。能够回到家乡与大家一起学习交流,我倍感荣幸。下面,就朱文科红色作品以及挖掘湘南起义红色文化资源谈一些阅读体会和不成熟的思考。

一、阅读朱文科先生红色作品的体会

我对湘南起义的了解和研究还是源于去年我们党校专门成立了六大重大课题,研究和挖掘衡阳市的红色文化资源,加强学员的党性教育,并借此了解衡阳市开发、利用和保护红色资源的现状,希望能够取得一定研究成果,为市委市政府以及各县市区开发、利用和保护红色资源,助推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决策参考,因为我是耒阳人,因此我负责“湘南起义在耒阳”这一项目,前期取得了一点成绩,“湘南起义在耒阳”的专题课在衡阳品牌节目石鼓书院大讲坛开讲,“井冈山会师,从这里出发——湘南起义从这里出发”已入选省委组织部和省委党校评选的第一党性教育精品课。在备课的过程中阅读了湘南起义的相关著作,当然也阅读了朱文科先生的许多作品,主要还是他的《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这本书,这本书有几个鲜明的特点: 

第一,视角独特,引人入胜。《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是朱文科先生为纪念湘南起义暨井冈山朱毛会师九十周年而作,是一部反映湘南起义英雄人物的传记文学。我们讲纪传体的开山鼻祖是司马迁,他的《史记》被鲁迅称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朱文科先生的《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有其遗风,主要采用散文纪实的艺术手法,为90多位历史人物立传,包括从湘南起义中走出的开国将帅、在党和人民军队中担任过重要领导职务的同志、在湘南起义进程中和以后革命战争岁月牺牲的有影响的烈士,重点是介绍他们在湘南起义中创建的英雄伟绩。与其他研究湘南起义的著作相比,视角独特,文字优美,人物形象刻画鲜活,引人入胜。

第二,内容详实,史料丰富。朱文科先生十几年如一日研究湘南起义,笔耕不辍,足迹踏遍粤北、湘南地区20多个市县以及江西、四川、重庆、北京、广州、深圳、香港、中山、东莞等地,自费采访和搜集史料,发表文史散文近百篇,掌握了很多弥足珍贵的历史资料,在《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如对许多革命先辈的细节描述,这是建立在掌握充分的史料基础之上的。

第三,内涵隽永,价值深刻。《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中将帅和英烈所展示出来的精神风貌、高尚品格,是涵养底蕴文气,砥砺情操,促进人格修养的巨大财富,这些革命先辈以其高贵的精神品格,有助于培养出高尚的追求、博大的胸怀和抵御名利权钱诱惑的浩然正气,有助于砥砺前行,不断奋斗。生命的价值不在于得到多少,而在于对使命的担当。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永远是共产党人的不懈追求。该书的出版,对于宣传湘南起义、传承红色基因有着积极的意义,是一部革命英雄主义教育的优秀读本。

以上是我阅读朱文科先生《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这本书的一点点心得体会,接下来,谈谈挖掘耒阳文化资源(主要是红色文化资源),助推耒阳发展的几点浅薄看法。

二,挖掘耒阳红色文化资源的几点思考

第一,挖掘湘南起义的文化价值

湘南起义是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之后,我们党的历史上发动的一次成功的武装起义,具有丰富的文化价值,这个是需要我们去不断挖掘的。

1.历史价值。湘南起义中的耒阳,在建党、建军、建政、分配土地等各个方面进行了实践探索,取得了不俗的成就,它为开辟武装斗争和土地革命相结合、军事斗争和农民运动相结合的中国革命新道路提供了实践经验;耒阳人民在湘南起义中所表现出来英勇无畏的革命精神,震撼了国民党反动派,牵制了大量敌人,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赢得了机会,万名优秀儿女上井冈,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输送了大量军政人才,壮大了军事力量,开创了革命斗争新局面;在耒阳的革命斗争和军队建设实践中,朱德将马克思主义军队学说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对人民军队的建设规律进行了伟大探索,提出了一系列党的军队建设理论和原则,为开拓党的军队建设新境界做出了重要贡献。

2.精神价值。革命先烈在血雨腥风中表现出来的对党、对共产主义事业、对人民群众无比忠诚的精神,在探索中国革命道路中表现出来的坚定不移的理想信念、实事求是的革命品格、为人民服务的革命情怀、开拓创新的革命精神,仍然是我们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正是因为革命先辈有着无比坚定的理想信念,才能够在革命处于低潮、敌人非常强大的恶劣环境下,揭竿而起;正是因为革命先辈有着实事求是的革命品格,才能够实现革命战略和军事战略的转变,探索出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正是因为革命先辈有着为人民服务的革命情怀,才能够在短时间内动员成千上万的群众,投身革命的洪流,将红旗插遍湘南的山山水水,为广大人民群众的解放事业而浴血奋战;正是因为革命先辈有着开拓创新的革命精神,才能够在政权建设、土地革命、农民运动、军队创建等多方面推动革命事业不断前行。

3.社会价值。这主要体现在开展群众工作方面,在那样一种恶劣的环境下,能够动员那么多群众参加革命,这是值得借鉴的。在今天的耒阳经济社会发展中,如何动员群众参加经济社会发展,如何动员群众投身精准脱贫的攻坚战中,打赢脱贫攻坚战;在今天有些领导干部不作为,不敢担当,如何激发他们干事创业的积极性,敢于担当,积极作为,强化执行力等等,都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

第二,讲好千年耒阳的英雄故事

耒阳具有2000多年的历史,是“千年古县”“荆楚名区”,源远流长的历史,沉淀着深厚的文化底蕴,滋养着独特的人文性格,凝聚着坚韧的耒阳精神,耒阳人民在历史长河中绘就了精彩的历史画卷,流传着许许多多的传奇故事。特别是在湘南起义爆发前后,千年耒阳精神陶冶塑造的耒阳人民,像深埋在地底的岩浆般奔涌而出,汇聚成一股股斗争、探索、创造、牺牲的革命洪流,书写出一部部荡气回肠的英雄史诗,谱写出一曲曲可歌可泣的英雄赞歌。这些英雄的故事是值得我们去讲述的,而且要把它讲好,这是耒阳发展的一副好牌,是我们必须要打好的宣传牌、形象牌、文化牌,我们就要去挖掘这样一些故事,把他讲好,朱文科同志在这方面就为我们做出了榜样。

1.讲好发明故事,继承开创精神。神农创耒,耒阳,因为是炎帝创制耒耜的地方而得名,耒耜,是最古老的农具。它的出现,在当时是一次非常了不起的创新,大大提高了耕作效率,增加了农业收成,推动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这种敢为人先的开创精神,被耒阳人民一直传承下来,到了东汉时期,有一个耒阳人叫蔡伦,再次极大地影响了人类发展进程,他发明了造纸术,开创了人类文明的新纪元。湘南起义中,耒阳人民的开创精神再次得到集中体现,耒阳苏维埃政府发行的劳动券,是中共历史上第一张纸币,创建兵工厂、实行插标分田等革命活动,这些都是对中国革命的伟大探索。当前,耒阳经济社会发展所面临的问题,肯定有我们的思想不够开放,缺乏一定的开创精神有的一定的关系,同时,有些干部不敢为、怕担责,这与缺乏开拓创新的精神也有莫大关系。所以,我们要讲好发明故事,把耒阳人民一直以来所倡导的开创精神传承下去,发扬好。

2.讲好红色故事,弘扬革命精神。湘南起义中涌现出许许多多的革命英雄和英烈,邝鄘才能在湘南起义中,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用脚夹着毛笔在自首书上写下“杀了邝鄘,还有邝鄘”的豪言壮语,贺恕才能在白色恐怖中,承受失去五个孩子的打击和伤痛,说出“一不为名,二不为利,革命到底!”的铮铮誓言,这些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誓言生动表达了共产党人对远大理想的坚贞,我们要讲好这些故事,《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不仅讲述了将帅的传奇故事,也讲了大量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献身革命的故事,这本身是对革命精神的传承与弘扬。

3.讲好抗战故事,发扬爱国精神。耒阳在1939-1944年长达五年多时间是湖南省抗日指挥的大本营(省政府和九战区司令部驻地),肯定涌现出许多抗日英雄,演绎出许多传奇故事,我们也要挖掘出来,把这个故事讲好,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对于这段历史,像我都不太清楚,那么其他人更不清楚,这说明对于这段历史挖掘做的还远远不够。

第三,整合革命遗址的红色资源

耒阳的革命遗址非常多,也就意味着红色资源非常丰富,这是我们的优势,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劣势,一是资源分散,连贯性不够,品质不高,缺少精品线路(景区),也就是红色资源的整合力度不够;二是开发利用主体单一,单兵作战,主要依靠政府,市场主体参与程度不高;三是合作不够,社会资本运作不足,资源利用率较低等等,针对这种现状,我们应该要从整合资源入手:

1.提升开发高度。主要是做好顶层设计,做好开发、利用和保护规划,实现合作开发,湘南起义前前后后涉及三个省,多个市,几十个县,我们可以市县联动、市市联动、省市联动、省省联动,甚至可以争取纳入国家开发视野。

2.提升认可度、适用度。这里主要是确定重点开发、利用和保护区域,打造精品线路、精品景区,形成具有独、特、精的红色旅游品牌。

3.提升融合度。这里主要涉及到各方面的融合,一是区域融合,实现衡阳、郴州、井冈山的融合发展,也就涉及到多方联动合作,引起国家重视;二是资源融合,耒阳本身具有丰富的绿色资源(竹海)和红色资源(革命遗址),要实现绿色资源和红色资源的融合发展,资源融合的还涉及到政府资源与社会资源的融合,主要就是资本的融合;三是产业的融合,农耕和第三产业的融合,这里也涉及到农耕文化和革命文化的融合。

以上只是我个人不成熟的思考,抛砖引玉,还请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英烈后代批评指正。

我的发言完毕,谢谢大家!

【王国炜,中共衡阳市委党校党史专家。】


牢记历史,缅怀爷爷

许艳芳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亲爱的先烈后代们:

大家好!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聚会,缅怀我们的先烈,感到无比的自豪和无尚的荣光!

首先,我要感谢我们的红色作家朱文科先生,是他不辞劳苦创作了《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这部反映湘南起义英雄人物的传记文学,让后人有机会了解更多关于先烈们为了革命、为了新中国的诞生而英勇捐躯的的英雄事迹。为了我们这些湘南起义的后代们更好地相互交流,相互学习,相互激厉,在他的倡导下,创建了这个湘南起义英烈后代联谊群。在这里,我最初认识了刘永杰先生,是他告诉我,他的爷爷刘明初烈士与我爷爷许玉山烈士曾经是出生入死的战友。当我听到这句话时,我立即有了一种像在外流浪的孩子遇到了亲人般的感觉,又好像回到了这个红色大家庭。

从我懂事起,我们就没有享受过爷爷烈士光环的照耀。我的姐姐以优异成绩考上高中,却因家中地主成分剥夺了上学机会。我不满周岁体弱多病的弟弟,因妈妈的三叔邓军林(著名抗日将领)而受牵连,随妈妈一起流放到老家农村,由城市户口变为了农村户口。我在学校读书品学兼优,也因家中成分不好,在评“三好学生”、“红小兵”、“红卫兵”时被拒之门外。我那时真不理解,为什么革命先烈流血牺牲打下来的江山,烈士后代在社会连公平竞争的机会都没有。每当我迷茫的时候,爸爸总是用爷爷的革命精神激励我,要我们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不能给爷爷抹黑。要我们好好学习,学好本领才能将爷爷没有完成的事业做好。我坚信我们的党一定会认可我们的。有了爸爸的教育,有了爷爷的精神激励,我一直努力的工作,去做一个无愧于时代,

爷爷在1929年2月-9月,曾与何坤共事了大半年,1929年9月后爷爷听从党中央的委派,到南方局去工作。不久在广州不幸被捕,不幸牺牲,年仅29岁。在许郁爷爷《许郁回忆录》中,爷爷许玉山当年曾在永兴安福司接待了朱德,朱德在爷爷的办公地点住了两晚。爷爷参加了打通安仁路障,上井冈山与毛主席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会师,出发前在动员大会上爷爷代表县委上台讲了话,朱德临行前还给当地老百姓送了八床棉被。所有这些,回忆起来,历历在目。

同志们,时间有限,我就简单讲到这里,让我们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牢记历史,缅怀先烈;不忘初心,努力工作,做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

image.png

 【许艳芳,永兴县人,许玉山烈士的孙女,郴州市红色文化协会常务副会长。

image.png



image.png

泽润耒水传百世  芬香衡岳耀中华

——纪念革命先驱陈芬、毛泽建夫妇

陈正国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

     我发言的题目是《泽润耒水传百世  芬香衡岳耀中华》。

    七十余年岁月流逝,尘封不了他们的故事与精神,七十余年星耀中华,他们与无数先驱一起,用曾经的星星之火照耀着今天的复兴之路。

陈芬,1903年出生,湖南耒阳遥田人,湘南学联负责人,1923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耒阳党组织创始人之一,曾任湘南郴县、耒阳、衡山等地党组织及武装力量主要领导,1928年5月就义。

毛泽建,1905年出生,湖南湘潭县韶山冲人,毛泽东之堂妹(毛泽东牺牲的六位亲属中的第一位),1923年入党,大革命初期地方妇女运动的先驱与领导者,1929年8月就义。

从韶山冲到清水塘,从朗朗校园到故居祖祠,从耒水河畔到衡岳之颠,勇驱恶校长,智除土恶霸,巧歼白匪军,慷慨赴大义,毛泽建、陈芬夫妇在短暂的革命生涯里,凭一腔热血与无限忠诚,无惧白色恐怖,笑看生死艰难,在湘南这片大地上,引导了一波又一波绵延不绝、生生不息的红色大潮,演绎了一段又一段脍炙人口、流传至今的红色传奇。

 

为信仰,矢志不移立潮头

1905年10月,深秋季节,山菊花迎风盛开,父亲为刚出生的毛泽建取了个菊妹子的乳名。菊妹子六七岁时,由毛泽东的父母亲接过来当作亲生女儿抚养,毛泽东亲自为他取名毛泽建。1920年冬天,毛泽东把毛泽建带到长沙,安排进崇实女子职业学校就读。在大哥毛泽东的悉心教导下,毛泽建一面刻苦攻读,仅用两年半就完成了原本需要五六年时间的课程;一面积极投身到革命事业里,主动为文化书社送书籍报纸,为在清水塘秘密召开的会议站岗放哨,帮助工会刻印传单、张贴标语。磨砺中,毛泽建的思想逐渐成熟与升华,1923年成为了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

与毛泽建一样,陈芬也是出生在一个贫苦的乡村家庭。1919年,在族人的资助下,陈芬考取了衡阳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生性聪颖、多思善辩的他很快便以在学生运动中的积极表现,被推选为湘南学联负责人之一。1923年,陈芬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3年夏天,毛泽东为毛泽建改名为毛达湘,并助其考入衡阳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就在衡阳,陈芬与毛泽建因为共同的信仰与追求,相识、相知、相爱。1925年3月经毛泽东牵线搭桥,两人结为伉俪,成就一段革命夫妻的佳话。之后,夫妻俩受党组织委派,回到耒阳创办民治学校,组建中共耒阳党支部,陈芬先后任支部委员、中共耒阳地方执委会组织委员。

1926年3月,陈芬调任中共郴县地方执委会书记,发动群众与反动组织“左社”进行坚决斗争,狠狠打击士豪劣绅反动气焰,极大推动了全县工农运动的开展。而毛译建则到衡阳集兵滩农民讲习所工作,培训农运干部400多人,发展党员20多名,并深入神皇山等处开办农民夜校,发动组织农会,建立农民自卫队。她组织的神皇山农民协会被评为湖南省和衡阳县模范农协。她还和衡阳县委负责人一道组建衡北游击师,游击师人数多达上千人,多次夜袭挨户团,镇压土豪劣绅,灭了敌人气焰。

之后,陈芬和毛泽建夫妻俩在衡山县又一次并肩战斗在革命事业的第一线,陈芬任县委书记兼军委书记,毛泽建任县委妇运委员。在毛泽建、陈芬等的具体领导下,县委迅速地组织了衡山工农军游击队,他们贴布告,撒传单,破坏敌人的电讯设备,用土炸弹炸伪县政府,使得敌人惶惶不安。

1928年初,根据上级党委指示,衡山县委胜利领导了南岳武装暴动,并挫败了敌人反扑。但是中共湘南特委马上遭到敌人破坏,衡山县委也因叛徒出卖而暴露。为保存和积蓄革命力量,坚持斗争,毛泽建和陈芬等同志冲破敌人的重重封锁,于1928年3月来到耒阳县,参加了当时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暴动。毛泽建当时执意要上井冈山,毛泽谭首先找到自己亲爱的妹妹毛泽建,向其说明井冈山严峻的斗争形势,并指出留在地方开展游击斗争也是对井冈山革命工作的支持,于是毛泽建仍然留在耒阳工作,她和陈芬一起组织游击队,并分别担任游击队长与党代表。

 

舍身死,艰难百战建功勋

短暂的革命生涯从未掩盖毛泽建与陈芬的智慧与勇敢,除了面对白色恐怖,坚持开展艰苦卓绝的农运、武装斗争外,两人还留下了勇驱三女师校长欧鸣皋、智斗“蔡恶鬼”、巧歼钟亚阶等诸多流传至今的小故事。

勇驱发动校长欧鸣皋。欧鸣皋思想保守、老奸巨猾,在学生面前两面三刀,耍尽花招。时任中共三女师支部负责人的毛泽建以学校伙食越办越坏为突破口,与支部其他负责人秘密到伙食团了解情况,揭开了欧鸣皋伙同财务人员贪污学生伙食费的伪善面纱,并发动学生围住校长室,迫使欧鸣皋承认错误,答应改善学生伙食。随后,毛泽建又在欧鸣皋请来的讲法和尚面前据理力争,带领同学穷追不舍,高呼“我们要做国家的有用之才,而不是去做尼姑!”。当天下午,毛泽建带领进步同学英勇地冲进伪县政府衙门,强烈要求县长陈祺祥调走三女师校长欧鸣皋。陈棋祥考虑到此事己轰动了衡阳教育界,不得不向省府呈文,免去欧鸣皋的校长职务。

智斗土豪恶霸蔡恶鬼。毛泽建、陈芬夫妇回耒阳从事革命活动的时候,当地出了蔡庆煊(外号“蔡恶鬼”)催租抢人,并将佃户陈志秋毒打致死一事。毛泽建和陈芬了解情况后,义愤填膺,决定好好惩治一下“蔡恶鬼”。第二天一早,毛泽建和陈芬将“蔡恶鬼”打死佃户陈志秋罪责难逃”、“要为陈志秋鸣冤”等标语贴到集市上。毛泽建跑上集市戏台,声泪倶下地向大家诉说了陈志秋被打死的真相,数千愤怒群众在毛泽建和陈芬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朝“蔡恶鬼”家涌去。人们涌向各个房间寻找“蔡恶鬼”,却不见踪影。毛泽建来到一间杂屋,看到一具棺木搁在墙边,棺盖并未封严。他眼睛一亮,走过去朝棺木盖猛地一拍:“蔡庆煊,你还不出来吗?再不出来,我就把盖子封死。”只听棺木里传出一个颤抖的声音:“莫封死了,我就出来,我就出来!”“ 蔡恶鬼”出来后,毛泽建和陈芬勒令他负责陈志秋的全部安葬费,并赔偿陈家300块光洋。  |

巧歼匪首钟亚阶。1927年10月,毛泽建参与领导的衡北游击师,夜袭挨户团,严惩土豪劣绅,威名显赫。当地团防局长钟亚阶从县城借了一个连的人马,决心“围剿”游击师。毛泽建等人冷静分析,巧妙利用钟亚阶派出侦查的狗腿子,令其带回错误情报,对白狗子“诱而歼之”。这天晚上,钟亚阶带队爬山,快到山顶,只见松林里篝火闪现,还隐约传来碗碰碗的响声。敌人顿时机枪和步枪射个不停,好一阵后,松林里的火光全被打灭,敌人的子弹也大多消耗。钟亚阶跑进松林一看,却傻了眼,里面一具尸体也没有。原来,游击队在松林里布了疑兵阵,烧了一堆火,战士们假装发出吃饭的声音,然后把灌满煤油的楠竹筒点燃挂在树枝上,人马随后全都撤到后边的悬崖下埋伏。一阵射击,游击队把敌人打得尸横遍野,敌连长被活捉,钟亚阶被击毙。

 

洒热血,慷慨大义树丰碑

1928年初夏,毛泽建和陈芬领导游击队在耒阳县夏塘铺的一次作战中,陷于敌人重围,终因寡不敌众,他们两人先后被捕。

不久,年仅25岁的陈芬在耒阳敖山庙贯武桥上英勇就义。陈芬牺牲后不久,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派来部队,夜袭耒阳县团防局和所属挨户团,把毛泽建营救出狱。敌人随即拼凑力量反扑。为了不拖累同志们,保证部队安全转移,身怀有孕和负伤的毛泽建坚决要求留了下来,不幸再次被捕。初夏的一个深夜,在一间小破茅屋里的毛泽建,临盆分娩,生下一个男孩,后来被陈芬烈士的母亲和姐姐抱走。由于刚生下来就没有奶吃,这个烈士的后代也不幸夭亡。

敌人抓到毛泽建后,梦想从这个“共产党头目”和女游击队长身上捞到我党重要机密和军事行动计划,但毫无所获。在狱中一年多,尽管敌人对毛泽建施行种种酷刑,但毛泽建无所畏惧,毫不屈服。敌人又妄想用做官和金钱来引诱,毛泽建更是嗤之以鼻,坚贞不渝,她喊道“你打错算盘了,站在你面前的是毛泽东的妹妹、陈芬的妻子,要杀要砍,何必啰嗦!”

1929年8月20日,一无所获的敌人终于下了毒手。得知自己即将赶赴刑场,毛泽建内心唯一牵挂的便是自己的孩子,由于当时孩子早已夭折,为了达成她临刑前的愿望,她姐姐陈淑媛从村里人家借了一个同样大的孩子带到狱中,毛泽建紧紧抱着孩子不肯松开,了结心愿后她戴着脚镣手铐,从容不迫地来到刑场。她高呼:“乡亲们,杀了一个毛达湘,千万个毛达湘会站出来!”在壮烈的口号声中,优秀的共产党员、我国最早的女游击队长,时年24岁的毛泽建英勇地牺牲了。她也是毛泽东一家最早为革命作出牺牲的人。

有诗云“勇敢机智斗土豪,巧布疑兵歼恶狼。出生入死闯险关,革命火种撒南湘。夫妻碧血染云霞,丹心万古留芬芳。”陈芬、毛泽建夫妇,用他们短短的二十多年,点燃了中华民族的革命火种,唱响了湘南大地的革命序曲,埋骨青山,却终将永驻人心。陈芬、毛泽建作为毛泽东家人,是一对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是近代革命时期著名革命烈士先驱的优秀代表,是耒阳人民的好儿女,激励着一代又一代耒阳人民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image.png

【陈正国,陈芬烈士的侄孙,现居耒阳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