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陈云的空军情结

  • 时间:   2018-09-19      
  • 作者:   张伊丽      
  • 来源:   行知部落     
  • 浏览人数:  837

image.png

1949年11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正式创建。早在1927年和1935年,中国共产党曾先后选调过近20人,到苏联红军航空学校学习航空技术。但由于中国共产党当时不具备航空条件,这些人后来大多改了行。回顾空军建设和战斗的历程,其辉煌的战绩令人振奋,其独具特色的孕育过程,更是让人心潮澎湃。在创建我军第一支红色航空队的历史扉页中,陈云的名字赫然入目。 
   
  一、搞好统战,“借鸡生蛋” 
   
  1937年4月,陈云从苏联回国,援接西路军余部进入新疆。就在西路军进新疆前,党中央根据斯大林关于中国共产党应建立现代化武器装备的独立部队,要打通国际交通线的精神,曾经有过组织总支队去苏联学习现代军事技术的决定。为了给赴苏学习打基础,在西路军进驻迪化,生活、思想、组织编制都稳定下来之后,陈云号召大家努力学习文化,为今后赴苏学习创造条件。但总支队建立不久,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中国抗日战争全面展开,国内外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因此,中共中央撤销了原决定,让总支队留迪化学习。陈云向总支队传达了党中央“严守纪律,安心学习”的指示,并号召全体指战员要抓紧一切时间学习军事技术、政治理论、科学文化,要使“新兵营”成为一所培养红军人才的学校,并由此开启了组建红色航空队的希望之门。 
  1937年深秋,在“新兵营”已学习了汽车、大炮、装甲车、军医等技术的基础上,陈云又设想着为党训练一批掌握航空技术的年轻干部。陈云在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途中曾亲眼目睹英勇善战的战士们惨死在敌机下的悲惨画面;在苏联,陈云也亲身见证了强大空军对保家卫国的重要作用。由此,陈云深深感到建设一支空军的重要性。 
  有了这样的想法,陈云先找到苏联军事顾问了解情况,知道苏联在新疆与当地的“新疆王”盛世才联系密切。盛世才原是东北军的军官,后到新疆边防督办公署任参谋处长等职。1933年4月,盛世才用武力夺取了新疆的最高权力。为了保持在新疆的统治,盛世才伪装进步,向苏联寻求援助。对于苏联来说,一个稳定而亲苏的新疆地方政权对它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可以使与新疆接壤达3000多公里的中苏边境平安无事。另一方面,为了得到苏联政府的军事援助和经济援助,盛世才答应了苏方“亲苏必须反帝”的政策。更为重要的是,盛世才在苏联的帮助下已经组建了自己的新疆航空队,而且聘有苏联教官执教。据苏方统计:盛世才的航空队共有飞机15架,其中有6架初级教练机,另有9架侦察轰炸机亦可用作教练机,苏联教官已帮其训练了两批飞行员和一期地面维修人员,准备明年春再培训一期飞行和机械人员。现有苏联飞行教官2人,机械、领航教官各1人,下期能训练飞行、机械人员各30名左右。 
  陈云得知此消息后,振奋不已,决定抓住这一契机,利用与盛世才的统战关系,“借鸡生蛋”。在苏方的协助下,陈云多次主动同盛世才交涉,请他的航空队限期为八路军培训50名空、地勤干部。对此,盛世才向陈云提出三项条件:第一,他的飞机不多,要求中国共产党出面请苏联再援助几架比较先进的飞机,用于培训共产党的飞行人员;学员要由50名减为45名,其中飞行25名,机械20名。第二,为八路军训练的这批飞行员毕业后,不要马上回延安,要他们帮助航空队把军威建立起来,因为他训练的头两批飞行员都是学生出身,胆子小,不愿意打仗。第三,要求中国共产党派一批得力干部在新疆工作,帮助发展文化教育,整理财政经济,卫戍边防。 
  经过慎重考虑,陈云认为这三条切实可行:首先,此举有利于发展同盛世才的合作关系,可以扩大统一战线,保持一条和苏联之间的物资运输与人员往来的通道。其次,这并不丧失原则,对八路军也是有利的。空军是很复杂的技术兵种,要建设自己的空军,必须及早培养人才。最后,考虑到当时苏联同国民党政府有外交关系,不可能为中国共产党培训成批的军事技术人才,尤其像训练飞行人员这样敏感的问题,他们更不会轻易答应。若能利用盛世才的航空队,为八路军培养一支既会驾驶飞机,又会维护飞机、修理飞机的航空技术队伍,不是比去苏联学习更便利吗?基于上述的分析,陈云答应了盛世才提出的条件,并和他达成了用盛世才的名义,以苏联的教官和装备,为八路军培养航空技术人才的协议。 
  协议达成了,教官、学校都有了,接下来的任务就是着手招收学员。招收飞行员,这是战争年代摆在我党领导干部面前的又一项崭新的课题,谁都没有经验,而陈云面对这一新问题,认真思考、周密部署,创造性地开展招飞工作,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二、积极动员,首次招飞 
   
  在当时艰苦卓绝的历史背景下,“新兵营”的许多战士都是贫苦农民出身,在年少时根本没有受教育的机会。参加革命后,战斗频繁,同敌人搏杀,与恶劣的自然环境斗争,他们威武不屈,视死如归,这些都习以为常。在陈云号召他们向“文化进军”时,让他们坐在教室里安安静静地学习,他们却有些不习惯,总觉得拿笔杆子比拿枪杆子还重,学习文化没有打仗痛快。学习驾驶飞机,更是他们做梦都不曾设想的。如今,当他们听闻陈云要选拔飞行员,个个面面相觑,担心自己文化低,掌握不了“先进”的飞行技术。 
  为了消除战士们的思想包袱,陈云首先在“新兵营”作了动员,向大家阐明了办航空队的重大意义:“我们在中央根据地、长征途中,吃了敌人空军多少苦头啊!许多英勇善战的好同志,没有倒在与敌人短兵相接的战场上,却惨死在敌机的轰炸下。贺子珍在贵州挨飞机轰炸,身中9块弹片。现在日本帝国主义又用飞机对我华北军民狂轰滥炸,制造了很多血案,如果我们党有一支自己的空军,就能从空中打击敌人,革命的胜利就会早日来到!空军是很复杂的技术兵种,我想,我们可以利用新疆的统战环境,借用盛世才的航空队,为我们党培养一支既会驾驶飞机,又会维护修理飞机的航空技术队伍。只要有了人才,再想办法通过国际援助获得飞机,我们的空军不就可以建立起来了吗!”陈云的一番话,都说到了战友们的心坎里,大家不由感慨万千、心驰神往,并暗暗发誓要努力学习飞行技术把敌人打得片甲不留。 
  动员结束后,陈云开始在“新兵营”内排队摸底,亲自找人谈话,预选学习航空技术的第一批学员。为了保证第一批航空队员的质量,陈云决定全部在共产党员中选拔,基本条件是:年轻,身体好,有一定文化。为了全面考察学员的各方面素质,陈云独具匠心地让学员读报考察其文化水平,让学员辨别怀表的滴答声考察其听力,让学员下棋拼杀考察智力,颇具传奇色彩。当年曾亲历这场特殊选拔考试的吕黎平,尽管当时就知道这次考试是组织上为了选拔飞行员,但是直到很久以后,他才真正意识到陈云首长亲自把关的这场难忘的考试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从此,吕黎平转战南北,与日益壮大的人民军队中的空军结下了不解之缘,并在建国后担任沈阳军区空军副司令员。 
   
  三、返回延安,认真汇报 
   
  11月下旬,陈云奉命回延安。临行前,他特别找有关同志郑重交代:有关学航空技术的问题,待我回延安请示党中央、毛泽东之后才能定下来,这里的400多人绝大多数是红四方面军的,考虑到这是我们党组建的第一支航空队,应由各个方面军的同志组成比较合适,准备再从延安挑选一些人来这里学航空技术。陈云把按条件精心挑选的30名年轻干部、战士推荐给接替他工作的邓发。邓发按照陈云的交代,对各大队预选的30余名学员于次年1月进行了体格检查,经苏联专家检查,合格者有25人。 
  陈云返回延安后,向党中央和毛泽东认真汇报了派人到盛世才航空队学习的意见及计划,得到中央批准。中央认为这是一件建设人民空军的大事,学员要分别从三个方面军中挑选;并决定由陈云和中央组织部负责这项工作。随后,陈云在延安军政大学、摩托学校选拔了18名学员,并亲自同他们谈话。陈云鼓励他们说:“你们将是第一批红色飞行师,是红色空军第一批骨干;不要怕文化低,不要怕人家看不起,要有坚强的毅力,刻苦学习,一定要把技术学到手;要搞好团结,遵守纪律,保持党的荣誉。党在困难的条件下办了那么多学校,目的是培养你们,希望你们掌握现代化技术,任何事情都是从不会到会的。过去你们这些放牛娃、种田出身的人不会打仗,不会做政治工作,通过学习都会了,因此对学习航空技术要有信心。”陈云还进一步举例说:“在苏联,我曾经问过一位空军飞机师,文化程度低的人能不能掌握航空技术,那位飞机师讲,只要不是石头,就能学会。这话说得多好啊!你们这些同志都不是石头,只要肯钻研,努力学习,是一定能够学好的。”一席话,既亲切,又朴实,说出了极为深刻的道理,鼓起了大家学习掌握航空技术的勇气。 
   
  四、壮大队伍,持续发展 
   
  1938年初,这18名学员从延安出发赴新疆迪化。出发前,陈云把他们集中到中央组织部,再次勉励大家要刻苦学习航空技术,取得良好成绩,圆满完成学习任务。同时,他嘱咐大家沿途应遵守纪律,并指定曾任过骑兵团政委的严振刚带队。3月10日,这支队伍千里迢迢来到迪化,与迪化的25名学员会合。一支在陈云精心组织下的红色航空学员队伍就这样诞生了。在这些同志中,从红一方面军选调的有16人,从红二方面军选调的有2人,从红四方面军选调的有24人,从红25军选调的有1人,充分体现了全军团结奋斗共创人民空军的精神。 
  这批年轻的红军干部没有辜负陈云的厚望。43名学员大多数只有小学文化水平,上第一堂课《飞行原理》时,一位姓王的教官发现没有一个学员是中学毕业的,连基本的物理公式都一窍不通,一气之下把讲义一夹就走了,再也没有来上过课。但学员们毫不示弱,通过刻苦学习和钻研,将自己文化底子薄弱的不足转化为发愤图强的动力,每天刻苦学习,从不放松要求。结果,在毕业考试时,无论是飞行专业还是地勤专业;无论是理论考核还是实践操作,人人名列前茅,将原来基础较好的盛世才学员远远地甩在后头。航空班的学员也完成了初、中级教练机的飞行训练,部分学员还完成了W―5、N―16型战斗机的科目。红色学员的学习成绩使盛世才的军官们大为震惊。 
  1939年冬,当机械班学员正式毕业时,他们已从不知飞机为何物到能维护修理三种飞机;1942年4月,飞行班学员也顺利完成初、中级教练机的飞行训练。飞行学员每人飞行超过300小时,飞过1000多个起落,4种飞机。他们成为我党的第一代空中骄子。 
  1939年9月和1940年2月,周恩来往返苏联经迪化时,代表党中央、毛泽东看望了在新疆航空队学习的同志们,认真听取了飞行班班长吕黎平、机械班班长严振刚的汇报,并询问了学员们的学习、生活情况。周恩来高兴而坚定地说:“不管怎么样,我们党迟早要建设自己的空军,暂时没飞机,就先培养技术人才嘛!你们40多名同志既有会飞行的,又有搞机械的,一旦有飞机就能形成战斗力,党中央对你们寄予很大希望。陈云同志做了件很好的事,将来建设我们自己的空军,有骨干、有种子了!”事实正是如此。1946年6月,这批学员返回延安后,组成了延安航空队。 
  初创时期的空军尽管部队不多,力量弱小,却勇敢地担负起各种作战任务,解放战争期间,这批学员在东北老航校东安镇为培养人民空军的飞行员和其他航空干部发挥了重要作用。1949年11月,解放军成立了人民空军,这批学员中的大部分走上军师级以上的领导岗位,在抗美援朝战场和国土防空作战中,发挥了骨干作用,贡献了他们的聪明才智,成为人民空军的栋梁之才。从50年代到60年代,国土防空成为空军在我国处于和平环境下的重要任务。在战斗中,空军不但经受了考验,取得了经验,而且获得了举世瞩目的战果。此外,人民空军更是时刻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积极参加和支援国家的工农业生产和社会公益建设,完成了科研试飞、航空物探、黄河炸冰、人工降雨等任务,并涌现出了学雷锋的光荣标兵朱伯儒等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英雄模范人物。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空军进入了改革发展时期。党中央、中央军委对空军非常重视,邓小平明确指出:“将来打起仗来,没有空军是不行的,没有制空权是不行的……今后作战,陆海空军,首先要有强大的空军。” 1984年5月18日,陈云由杭州飞返北京,在飞机上陈云为空军题词:把空军办好。进入21世纪,随着高技术时代的来临,空军作为一个高技术军种,在未来战争中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回顾历史,陈云当年的远见卓识,为创建我国人民空军做出了至关重要的基础性贡献,它将永远载入人民空军建设的光辉史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