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中原五路突围中,为何说这一路是“最神奇的突围”?

  • 时间:   2018-05-24      
  • 作者:   笑薇说史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270

解放战争期间,中原军区在司令员李先念率领下完成了五路突围的战略大转移,在这五路中,有一支由李人林率领部队,自荆州突围,南渡长江,挺进湘川,被誉为“最为神奇的突围”。

1946年9月,新四军江汉军区独立旅一团团长李人林率部进入大洪山、桐柏山地区不久,国民党第72师两个旅、第66师一个旅和第199旅共4个正规旅,再加上湖北、河南的保安团等共5万兵力向李人林部扑来。

为了保存实力,更好地完成上级交给指战员们的牵制敌人、支援内线作战的任务,李人林部决定迅急渡过长江,日夜兼程向南急进,继续向敌后深入,像一把利剑插到敌人的胸膛里去。

之所以要南进湘鄂边,因为那里是老区,山高路险,有充分的回旋余地。根据当时的侦察情况,决定把渡口选择在江陵郝穴镇。

1.webp.jpg

1947年1月21日,正是农历的腊月三十。就在这冰雪封冻、寒气砭骨的日子里,指战员们的战士们赤脚穿着草鞋,从潜江县的杨马家场出发,在暮色苍茫中到达了离郝穴只有30里路的公议场。

李人林命令部队在这里宿营。除夕之夜,指战员们除了值勤站岗的哨兵外,都把枪抱在怀里打盹,陪着乡亲们“守岁”。夜深之后,李人林把各大队指挥员找来,开会研究抢渡长江的作战方案。

据各路侦察员的情报得知,敌人正忙于过年,毫无战斗准备,附近的老百姓也不知新四军过来了;郝穴地方虽小,守敌兵力却有数百人,加之四周筑有坚固的防御碉堡,若动用武力,势必会造成较大伤亡。

经过反复分析研究,最后决定用缴获的敌军服装化装,冒充国民党第66师补充团迷惑敌人,智取郝穴。

计议已定,李人林当即宣布作战命令:手枪队和第一大队负责智取郝穴后消灭镇上的敌人,第二大队负责收集、控制船只,带伤员先行渡江,抢占滩头阵地。

天刚破晓,公议场的人们便纷纷鸣放鞭炮,喜迎新年。这时,指战员们的部队整装出发了。化了装的战士们,由于长期没有理发,头发、胡子长长的,还真有点像蒋军抓来的“壮丁”。

就在这个出人意外的时刻———农历大年初一而又是风雪弥漫的早晨,指战员们神不知鬼不觉地靠近了郝穴。

2.webp.jpg

敌人在进入郝穴的必经之处、距郝穴东端约二华里的九华寺修了一座碉堡,堡里住有县自卫队的一个分队。分队长姓张。因为大年三十“守岁”,通宵赌博,士兵们都疲倦了,一个个睡得死猪一般。就是门前的两个哨兵,也无精打采地抱着枪站在那里打盹。

走在队伍前面的新四军战士是化了装的,身着清一色的国民党军服。大队长郑怀远穿着敌工兵营长服装,头戴大沿帽,身佩歪皮带,神气十足。

快接近敌碉堡时,敌哨兵发现了,慌忙喝问:“哪一部分的?”

郑怀远厉声答道:“国军66师补充团。”

敌哨兵又追问:“干什么的?”

郑怀远答道:“执行任务抓壮丁的。”

距离越来越近,敌哨兵见到了郑怀远大队长身着营长官服,忙立正敬礼。就在这一刹那,新四军战士飞快地上前缴了哨兵的枪。当问明碉堡里的敌人还在熟睡时,战士们立即冲进碉堡,收缴了敌人挂在墙壁上的全部枪支弹药。

当战士们喝令睡得正香的敌人起床集合时,他们还嘟囔着说:“大年初一的早晨,开什么玩笑!”直到睁开眼睛看见闪光的刺刀,才一个个吓得大喊大叫地从被窝里爬出来,颤抖着到指定地点集合。

拿下九华寺的敌人碉堡后,部队立即向郝穴前进。李人林命令部队分三路行动:一、二路按原计划不变,第三路由政工科长夏夔和肖健两人负责向郝穴商会借钱,筹集物资。

3.webp.jpg

执行消灭镇上敌人任务的郑怀远则领着一连人向设在镇内文昌宫附近的敌警察所走去,一会儿就到了。

郑怀远见门前只有一个卫兵,跑上去就揪住他的领口,打了两个耳光。嘴里还一边骂着:“狗东西,老子们在外面‘剿匪’,你们却在屋里过年,倒蛮安逸,你们的长官在哪里?”

那个卫兵捂着发烧的脸直往屋里退,走过天井,只见敌警察所长正在刷牙,满嘴白泡沫。那所长乜斜着眼,看见一支支乌黑的枪口对准着他,只得慢慢地举起了双手,手中端着的杯子也吓得掉在地上摔碎了。战士们迅速收缴了敌警察所的全部枪支,处理了俘虏,立即出来准备攻打伪县自卫大队部。

真是无巧不成书,新四军战士走出大门不远,竟碰见了手提茶礼给自卫队大队副丈母娘拜年的勤务兵。郑怀远一把抓住他,喝问他干什么去,这家伙脾气还蛮大,不耐烦地说:“我是大队副的勤务兵,你们是哪部分的?”

郑怀远把胸一拍,怒气冲冲地说:“老子是66师补充团的营长,你说是干什么的,快带老子见你们的大队副。”

那勤务兵见他这么凶,就乖乖地把这一连人带到了大队部。跨进队部大门,敌大队副正起床漱口。

郑怀远命令他打电话通知他的队伍集合,敌大队副看着郑怀远手中乌黑的枪口,只好乖乖地打电话通知他的部下到大队部集合,那些睡眼惺忪的敌保安队员都背着枪懒洋洋地走来,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全部当了俘虏。

4.webp.jpg

这次化装奇袭郝穴,只短短几个小时,未费一枪一弹,就俘敌300余人,缴获长短枪200余支,轻机枪12挺。

时近中午,第二大队在郝穴船民支持下组织了40多只木船,先头部队一帆风顺地驶抵对岸,战士们奋勇登陆,抢占滩头阵地,然后向纵深发展。

正当大部队准备上船时,江面上突然响起了一阵突突的马达声,李人林急忙拿起望远镜观察,只见两艘巡逻艇从下游急速向指战员们驶来,转眼间接近了新四军,大家可以清楚看到这两艘巡逻艇的甲板上都站着不少全副美式装备的敌人;同时,巡逻艇上的敌人也发现了指战员们这支部队。

这时战士们的心陡地一紧,相互对看了一眼,便纷纷解开枪套,准备战斗。在这个危急时刻,李人林下令全体战士要冷静,作好战斗准备,也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绝不轻易惊动敌人,以免暴露自己。

他望着敌艇,沉思片刻,想到指战员们有这么多的敌人军服作掩护,估计不会引起敌人怀疑,便断然命令道:“过,大大方方地过江!如果敌人发问,照旧回答。”

不料,敌巡逻艇行至郝穴码头,突然减速,在沿岸江面缓慢行驶观察。此时指战员们的部队正乘坐着一只只扬着风帆的小木船和敌艇擦身而过。他们急着回家过年根本没有心思找麻烦。

午后,指战员们的部队就这样如此大张旗鼓、大摇大摆地在敌人的眼皮下,全部胜利地渡过了长江。从进郝穴到渡江完毕,指战员们总共只用了4个多小时,就突破了敌人吹嘘的所谓固若金汤的长江防线。



来源:「笑薇说史」;责任编辑:陈龙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