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国庆
    • 弘扬延安精神研讨会
    • 纪念毛泽东逝世43周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中共早期(1924-1949)航空工作初探

  • 时间:   2018-05-04      
  • 作者:   清 石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5404

1.webp.jpg


目  录


前言

中共早期航空人员及航空组织机构示意图

 

一、 中共早期航空人员的培养与发展

    (1)借巢育鹰集中培养,筑巢育鹰战略储备

    (2)国军航校潜伏精英,抗日战场功勋卓著

        (3)起义归来震撼敌营,积极策反迅速发展

        (4)不拘一格化敌为友,尽心竭力培育雄鹰


    二、中共早期创建的十二个航空组织机构

我军航校发展三部曲

东北老航校筹建三步曲


   三、人民空军创建的成功秘籍

早期培养航空人才,借巢育鹰播下火种。

派遣精英进入航校,潜伏空军策反立功。

筑巢育鹰储备人才, 持续培养磨练骨干。

汇聚各路航空英才,凝聚力量开创奋斗。

执行政策勇敢坚定,传承红军抗大作风。

 

  

2.webp.jpg


 

前 言

 

1949年11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正式成立。人民空军的横空出世,绝非一年之功,它经历了一个长时间的、艰难曲折的孕育发展过程。

长久以来,空军一直是战争中科技含量最高的综合性军种,而航空人才的培养是空军最重要的基础,特别是飞行员,更是精英中的精英,被誉为天之骄子。飞行训练中的高淘汰、高危险、高成本,使得培养一个真正能够在空中作战的飞行员十分不易,没有航空学校严格的学习、训练、培养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综合性的航空专业人才是空军建立之本,要建空军先建航校,这是世界各国空军建设的基本规律和走过的成功道路。

中国共产党的发展空军之梦很早就开始了。从1924年开始,到1949年11月11日人民空军成立之前的二十五年之中,中国共产党在航空人员的战略性培养、特别派遣进入国民党空军中的地下党、建立系列航空组织机构等多方位开展了大量并富有成效的工作。

空军成立之前的二十五年之中,中国共产党从“借巢育鹰”到“筑巢育鹰”,仅在我军东北老航校成立之前,就在国民党、苏联等航校和我军航空培养机构中培养、招收了八批航空人员,建立了十二个我军航空人员培养、航空工作管理和领导的组织机构,在国民党航校和空军为我军发展了许多优秀航空人员,汇聚了众多国内外航空人才,为人民空军的建立打下了坚实的航空人才储备、航空实践经验和航空物质基础。正是因为中国共产党二十五年来开展大量航空工作的厚积薄发,人民空军才能在新中国刚一建立就能立马成军,并迅速发展,一战鸣天下,东北老航校也才能在一个月之中裂变为六个空军航校(不久又增加到七个),创造世界航空史上的奇迹。

本文初步探索人民空军成立之前的二十五年中,中国共产党建立的航空组织机构、对航空人员的培养、发展和汇聚,探寻中国共产党二十五年来高瞻远瞩、坚忍不拔、接力追逐的空军之梦,探述中共早期航空人进行的艰苦卓绝奋斗历程,探究那些我们后人不该忘记的历史史实,以史明志,以史清浊,不忘初心,团结前行。

本文记述中共早期建立的十二个航空组织机构,皆是在中共的直接领导下,拥有上级组织的领导和管理,拥有对领导人的正式任命,编在我军当时的组织管理序列之内;不包括没有上级组织正式确定的组织建制、只是传统俗称的人员团体。另外,东北老航校时期在各地建立的许多下属机构也不在此单独记述。

 

 

中共早期航空人员及航空组织机构(1924-1949)     

  

3.webp.jpg


(一)中共早期航空人员的培养与发展

 

(1)借巢育鹰集中培养,筑巢育鹰战略储备

 

在我军航校成立之前,中共就曾已经集中培养了八批航空人员。

 

中共培养第一批航空学员:

1924年9月,孙中山在广州东山大沙头革命航空基地仿效苏联军队办学模式创办“广东军事飞机学校”(1926年后数次易名,一般称之为“广东航空学校”)。中国共产党积极参与孙中山创办的飞行学校,在飞行学校及学校下属飞机队等机构中均设有中共党代表,并派一些共产党员进入航校学习。学校由苏联将军李糜兼校长,聘请苏联、德国空军军官任教官。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广东航空学校共办了两期航空训练班,这两期都有中共学员。

1924年9月,广东航空学校成立时,中共派共产党员刘云、冯洵(冯达飞)、万鹏、郭一予等人进入航校第一期学习航空飞行。第一期11名学员中有6名是中共党员。同期还有党的培养对象唐铎、王翱(王凤仪)、王勋(王叔铭)。1925年8月,他们由航校送到苏联航校继续深造,唐铎、王翱、王勋在苏联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刘云是我国航空史上最早的共产党员,在航校学习期间,与冯达飞、唐铎等人共同参加了东征军阀陈烔明、平定刘杨叛乱的空中实战。刘云后任中共长江局红军总参谋长,因叛徒出卖,英勇就义。

冯达飞参加了百色起义和长征,是曾驾机参战投弹的红军飞行员,又从福建漳州驾机飞瑞金红军,后任红八军代军长、新四军第二支队副司令员,皖南事变被捕后英勇就义。

唐铎毕业后留苏空军,参加苏联卫国战争身经百战,指挥苏军战机鏖战德军,战功卓著,荣获苏联列宁勋章等4枚勋章、3枚奖章,被授予苏联空军中校军衔。1953年唐铎回国后参加创建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担任空军工程系系主任。1955年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后任辽宁大学副书记、副校长。

 

中共培养第二批航空学员:

1925年7月,选派共产党员常乾坤、徐介藩、李乾元、黎鸿峰(越南籍)、金震一(朝籍)、刘铁仙(朝籍)等六人进入广东航空学校第二期学习飞行,1926年,广东航校派常乾坤、徐介藩、李乾元、黎鸿峰等10人送苏联深造。1938年9月,常乾坤回国到达新疆。

 

中共培养的第三批航空学员:

从1927年下半年大革命失败到1937年的十年中,中国共产党担负起领导中国新民主义革命的重任,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中创建工农红军,展开土地革命,建立地方的人民民主政权,经历了五次反“围剿”和长征的艰难岁月,高举抗日的旗帜,推动全国抗日救亡的浪潮,促进中国全面抗战局面的形成。中共在建军的同时,继续利用苏联和国民党的航校选派了两批航空学习人员,为以后建立自己的空军继续做人才的战略储备。在此期间,中共工农红军建立了第一个航空组织机构,并组织实施了对敌打击的空中军事行动。

1927年9月,中共选派已在苏联学习的王弼、岳少文、蒋余材、罗国器、钱均等12名中共党员和爱国进步青年进入苏联空军航校,学习飞行和航空机务工程专业。

 

中共培养的第四批航空学员:

1935年,中共从在苏联学习的中国学员中选派刘风、王琏、李凡、王春、刘武、辛尼亭、孙毅卿共七人进入苏联第三航校学习飞行。辛尼亭和刘武学习中途被淘汰。1938年10月,王琏、李凡、王春毕业回国到达新疆。刘风和奥古辽夫1939年5月毕业,奥古辽夫留在共产国际,刘风回到新疆。


中共培养的第五批航空学员:

1938年3月,在陈云等中央领导同志倡导下,我党从西路军余部到达新疆后组建的新兵营中选出25人和延安选派14人,共43人,化名进入国民党新疆督办盛世才的“新疆边防督办公署航空队”学习飞行和航空机械,他们全是来自原红军一、二、四方面军和25军团的干部。毕业后都暂留在盛世才航空队工作。1942年6月,盛世才翻脸,将这批人员软禁,后又关进监狱一年零九个月。

1946年7月,抗日战争胜利后,在中央全力营救下,顽强坚持斗争、历经磨练的31位学员获释回到延安。他们是:方子翼、方华、方槐、吕黎平、陈熙、夏伯勋、刘忠惠、张毅、安志敏、袁彬、赵群、黎明、杨业德、李奎、胡子昆等15名飞行人员;严振刚、朱火华、丁圆、刘子立、刘子宁、周绍光、金生、周立范、云甫、黄思深、王东汉、陈御风、王云清、陈旭、曹麟辉、吴峰等16名机械专业人员。 1946年9月20日,八路军总部将这批航空人员组成“八路军总部航空队”,从延安去东北,参加东北航校的建设。

 

中共培养的第六批航空学员:

1938年,新疆迪化(乌鲁木齐)成为中共航空人员集中学习和聚集之地:

抗日战争爆发后,在苏联学习航空的常乾坤、王弼、刘风等十余位同志向中共中央报告,提出回国参加抗战和航空建设。经批准,1938年9月至1939年5月,常乾坤、王弼和李凡、王琏、王春、王田、刘风先后分批回国,到达新疆迪化八路军办事处。

中共驻新疆代表邓发拟利用与新疆军阀盛世才统一战线的时机,将从苏联回来的我军航空人员派进盛世才的“新疆督办公署航空队”任教官,试图在参与教学的同时,对在盛世才航空队学习的我军学员加强组织联系和领导,但遭到盛世才的拒绝,他严防共产党渗入到他航空队的教员队伍,以免对他掌控航空队带来威胁。

1938年8月,八路军干部郑德、林征、吴元任等八人到达迪化,但他们没能按计划进入盛世才航空队学习航空。

经中央批准,新疆八路军办事处决定将从苏联回来的航空人员和延安来的八路军学员组成一个航空训练班,由从苏联回来的资深航空专家常乾坤、王弼任教,担任航空理论课教员,王弼讲航空发动机,常乾坤讲飞行原理和领航技术。航空班学员:郑德(任班长,曾在国民党航校学过航空)、李凡、刘风、王琏、王春、王田、林征、吴元任、周元清、叶远之、李春华、任平、王占山、陈凤岐。他们边学习边等待进入盛世才航空队的时机。

1940年1月,“新兵营”的人撤回延安,航空班的林征、吴元任等从延安来的学员也一同回到延安。

1940年10月,按照中央要求,航空训练班的其他人员分批撤回延安,途中郑德,李凡被国民党逮捕,英勇牺牲;常乾坤、王弼、刘风、王琏到达延安。

 

中共培养的第七批航空学员:

1941年1月,中央批准了王弼、常乾坤的建议,成立军委航空学校(“第18集团军工程学校”),因没有飞机,主要是培养航空机务人才。3月6日,中央军委任命王弼为学校校长,丁秋生为政治委员,常乾坤为教务主任。

3月10日,工程学校在延安安塞县侯家门村成立,刘风和王琏任助教。学校学员是从延安抗大、八路军等各单位中挑选招收身体好、觉悟高、有一定文化程度、年轻的我军100名优秀干部(有的是航空专业人员):熊焰、吴元任、郦少安、杨闻天、陈炎、张旺镜、李昌国、龙定燎、刘玉堤、夏云超、穆兆源、梁毅、李欣、刘心、丁力、路夫、盛卡夫、石文玉、高见明、刘毅、杨百川、刘达、霍树亭、徐达林、王再德、蒋树亚、程志远、张官朝、辛克、孔建伟、鲁挺、冯浩、谢文清、刘耀西、李松生、胥德林、时作雨、高世坤、赵施军、左龙、关舟、王真、陆炎、赵庆和、张成德、赵锐、赵天林、傅德昌、陈发、潘明珍、吴显达、张天宇、卢得信、李煕川、刘枫、王英、王汉民、徐文煜、白布佳、邓秀江、范希更、谢家彬、陈凤岐、陈燕、邓友、宋维贤、贺树林、李子麟、袁国璋、吕大明、刘云奇、三宝、常克、苏克、易林堂、李玉海、张天恩、裴士珍、史久一、吕学坡、石振藩、庞士林、褚致雅、诸卓平、李忠、张凤岐、马杰三、韩鸿儒、贾献图、魏恒仓、张子英、李建斌、阎志贤、周效臣、薛唐勤、王志诚、程志广、冉正全、张靖韩、郭东泉、尚文英、罗俊才、贾献图。

 

中共培养的第八批航空学员:

1945年12月初,在中共东北局、东总的领导下,从山东抗大一分校到东北的一千多名学员中精选林虎、张积慧、徐登昆、韩明阳、牟敦康、孟进、张宪志、何培元、张建华等105人,进入东北人民自治军航空队(沈阳航空队),编为航空学员队,姚峻任队长兼指导员。1946年1月,在沈阳航空队基础上成立的东北民主联军航空总队接收了通化炮校选送的5名毕业学员,后又从华东新四军和解放区的山东大学陆续选调来30多名优秀的学生学员。因上述这些学员进入沈阳航空队和航空总队的时间间隔不长,即统算为一批。

中共集中选派学习航空的这八批人员,在创建中共好航校和空军的历史征途中均发挥了领导和重要骨干作用。

 

(2)国军航校潜伏精英,抗日战场功勋卓著

 

在整个十四年的抗日战争期间,中共除了集中外派选送人员学习航空外,中共及各地党组织也不断选派中共中的青年党员精英进入国民党航空学校学习航空技术,加入国民党空军,英勇战斗在抗日前线;同时也储备一些自己的航空人才,带动和支持一些航空知识青年投入延安阵营。

1938年,中共博古、董必武等中央领导直接指示党员魏坚、郭佩珊去报考国民党航校。抗日时期中,中共各地党组织陆续选派吴恺、梁帮和、徐兆文、吕云荪、薛介民、李裕等一些共产党员考入国民党各地航校学习航空技术。梁帮和后来顺利通过陈纳德的严格考核,成为首批选送美国深造的留学生。魏坚考入国民党成都军士飞行学校第二期学习飞行。魏坚、许景煌毕业后回到延安,后参加创建东北老航校。

在国民党中央航空学校毕业的有21名中共地下党员:郑少愚、徐兆文、吴恺、薛介民、赵良章、毛履武、谢派芬、邢海帆、赵大海、刘沧洲、吕明、禹庆荣、俞渤、王玉珂、刘继广、魏雄英、郝桂桥、唐宛体、李裕、刁光弟。其中两名在抗战期间牺牲,1名成为人民空军少将,其他人也都为人民空军的发展壮大作出了重要贡献。

中共派进国民党航校的潜伏学员和在校发展的中共党员毕业后,继续留在国民党空军中的潜伏者,英勇参加打击日寇的空中战斗,并立下卓越战功,有的人英勇献身,大部分人在解放战争中组织起义回到我军;因各种原因无法继续潜伏在国民党航校和空军,在地下党组织安排下,1938年前后陆续撤出,汇集延安,成为我军的宝贵航空种子。

郑少愚,1935年加入中共,笕桥中央航校毕业。抗战中参加广州、南京、武汉、成都、重庆等地空战,击落日机5架,指挥、配合友机击落敌机数十架,5次负伤,战机负伤30多次,是中国当时的五大王牌飞行员之一;1939年任国民党空军主力四大队大队长、“中美空军联合指挥部”副总指挥,与总指挥陈纳德的飞虎队并肩作战。周恩来曾有意培养郑少愚为将来我军的空军司令。1942年,郑少愚前往印度接收美国飞机,因飞机失事殉国,年仅29岁。

郭佩0珊,抗战中在昆明空军修理厂为美军成功改良B-25D轰炸机,大大提高了飞机的作战性能,在滇西战役中取得重创日军的辉煌战果,受到英美盟军的高度赞赏,连晋三级为中校,提为总工程师并获重奖。抗战胜利后,郭佩珊利用有利身份和美军要求,将美军留在云南的270架飞机全部彻底报废,如按照国民党当局要求对这些飞机进行维修,至少能有170架飞机可进入国民党空军助其内战;在云南解放前夕组织起义空军歼敌中也做出重要特殊贡献。郭佩珊在中国抗战和解放战争中都立下了大功。郭佩珊解放后任科学出版社副社长、中科院物理所副所长兼党委书记等职。

徐兆文,1944年从美国受训回国到中美空军混合团第三大队,几十次英勇参加对日空中作战,屡立战功。徐兆文后向党中央提供了国民党空军非常重要的情报,又立大功。1948年7月,徐兆文在执行任务中,因飞机故障在解放区迫降,无法再回国民党空军,返回革命队伍,后任空军第10军军长。

 

在抗日救国的烽火年代中,为在空中打击日寇,保家卫国,中国各地许多爱国青年踊跃进入大学和国民党航校学习航空技术。如:徐昌裕、许锡贊、油江、熊焰、张开柣、杨劲夫、顾光旭、张光初、欧阳翼、许景煌、谢挺杨、张仲铭、郦少安等人,进入上海交大航空系、南昌航校、成都军士飞行学校等国民党航校学习。他们之中一些人是由中共地下党支持下进入航校学习的,一些人在学校期间加入了共产党。

抗战胜利后,在国民党空军、航校、工厂中的共产党员们开展大量积极有效的工作,在争取和发展国民党的航空人员方面开展了大量工作,为人民空军和新中国航空事业的建设立下卓越历史功绩。

 

中共这些英勇机智的航空人员在国民党空军及航校中发展了众多地下党员,为中共秘密聚集了一批技能优良、拥有抗日战功的航空人员。

吕云荪(原名吕涛,后更名吕明),1947-1948年在中央航校担任飞行教官,在进步教学员中开展团结教育工作,秘密发展了飞行教官赵立品(赵大海)、邢文卓(邢海帆)、谢派芬和飞行员刘沧洲、刘启明为中共党员,成立了以吕云荪为书记的中央航校地下党支部。1948年7月,中共地下党安排邢文卓、赵立品、刘沧洲等一批党员脱离中央航校,进入河北阜平解放区。这些飞行员都很不简单。如邢海帆,在抗日战争期间参加过数十次驾机对空、对地作战,击毁日本占领区20多个火车头,炸毁日舰数艘,击毁击伤日机8架,战功卓著;是开国大典空军17架受阅飞机的空中总领队;朝鲜战争时任空军副团长,曾一次战斗就击落美机2架。

林城,国民党空军南京第四医院军医,在国民党空军中发展了20余名中共党员:一、通过发展中央航校毕业的飞行员唐宛体,又发展了中央航校的俞渤(俞兆海)、禹庆荣、魏雄英(魏建亮)、王玉珂、刁光第(刁国柱)等人入党。俞渤又发展了八大队领航轰炸员周作舟、飞行员郝桂桥入党,建立了地下党支部。禹庆荣介绍刘继广、王玉珂等人入党。 二、通过空军军士飞行学校毕业的飞行员薛介民,发展了朱璧谱、刘帮荣、赵良璋、毛履武、飞行员李振兴(李鼎臣)、地勤人员钱启明、人事科长林为霖等人入党。其中的赵良瑋成为著名谍战英雄,是"北平五烈士"之一。

中共派进国民党航校的地下党员和在校发展的中共党员在抗日战争、建设航校、人民空军和新中国航空事业中都发挥了重要骨干作用,一些人在革命斗争中英勇献身,许多人成为后来创建空军老航校、人民空军和新中国航空事业中的专家和领导干部,有的成为航空战线的杰出领头人。还有在解放后继续潜伏在台湾国民党军队中的中共航空精英,更是在用信仰、意志和生命演绎历史的无名英雄。

 

 (3)起义归来震撼敌营,积极策反迅速发展 


“8.20”扬州起义惊朝野,蔡云翔机组驾机飞延安


1945年8月20日,汪伪空军少校教官蔡云翔、飞行员于飞、张华、顾青、空勤机械师陈明秋、田杰6人,从扬州驾驶汪伪空军“建国号”专机飞抵延安,成为八路军拥有的第一架飞机。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王若飞等中央领导人亲切接见起义机组,热烈欢迎他们来到延安,叶剑英宣布将"建国"号飞机更名为八路军的“820”号飞机。到延安后,他们都编入延安军委航空组。

“8.20”起义是著名“扬州起义”的第一行动。“扬州起义”在一年之前就由蔡云翔和何健生开始秘密联系,与白起(白景丰,扬州航空处少将主任)、于飞、吉翔、秦传家等人共同组织策划,历经周折联系到新四军后,在苏浙军区粟裕司令员及延安党中央的直接领导下取得起义成功。

蔡云翔等六人驾机飞到延安后,白起和何健生、陈静山等人分两路抵达新四军根据地。十月份秦传家从南京到达江苏淮阴新四军军部。1945年底,他们汇聚在通化的沈阳航空队,成为聚集在东北老航校最早的一批航空人员,他们拥有很好的飞行技术、管理经验和飞机维修技术,是当时沈阳航空队及随后的航空总队、东北老航校中飞行训练教学和飞机维修的重要骨干力量,在航校建设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刘善本驾机起义举义旗,反内战带动同仁归人民


1946年6月26日,全面内战爆发的当日,国民党空军第八大队上尉飞行员刘善本毅然驾机起义飞向延安,给国民党统治集团沉重打击,带动不愿参加内战的国民党军官兵投奔光明,受到党和人民的热烈欢迎。毛泽东对他给予高度评价,周恩来称赞他是"国民党空军驾机起义的带头人"。

随着刘善本在国民党空军中首举义旗,加之中共地下党积极有效的策反工作,大批国民党航空人员陆续起义汇聚我军。

刘善本到达东北老航校后即被东总任命为航校副校长,后任空军一航校首任校长、空军师长、空军学院副教育长等职,授予空军少将军衔。

 

  潜伏者率领群鹰飞红营,众精英驾机起义变共军


解放战争后期,解放军相继展开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潜伏在国民党空军的一些中共地下党员和发展的航空人员,按组织要求回到解放区,带领一大批国民党空军人员参加起义,机智有序地脱离国民党军,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我党宝贵的航空骨干,他们都为人民空军的组建和发展壮大作出了重要贡献。

1948年6月,邢海帆、赵大海准备驾机起义。因延安、邯郸等机场已被破坏,中央令他们从地面撤离,8月抵达西柏坡。

从1948年9月-1949年12月,国民党空军中61名空、地勤人员驾机24架先后起义,分别从北平、汉口、南京、上海、杭州、青岛、西安等地飞向解放区。另13名飞行人员,因受条件限制选择从地面起义。中央航校毕业的飞行人员就先后有34人起义加入我军。

1948年9月,多次参加过英勇对日作战的国民党空军上尉分队长杨培光,自北平驾驶P-51战斗机起义,在我军四平机场降落。国民党空军轰炸部队上尉分队长邓仲卿,也经我地下党组织介绍到华北军区航空处报到。

1948年12月16日,为配合人民解放军战略决战,俞渤在南京地下党的指挥下,与飞行员郝桂桥、陈九英,轰炸员周作舟、领航员张祖礼,登上外挂5枚吨级炸弹的B-24型轰炸机强行起飞,拟轰炸机场和总统府,虽因投弹系统故障,炸弹全部偏落郊外,但震惊南京朝野。起义后,俞渤等人驾机飞赴沈阳,加入我军东北航校。

1949年1月3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飞行教官中共党员谢派芬,按地下党组织要求,与中尉飞行教官蒋声翰驾驶C-46型运输机起义,说服机务人员李葆华、田维初、荀富贵等3人,成功飞抵解放区郑州机场。

2月19日,魏雄英率机组4人起义,驾C-46型运输机从上海飞往济南。

3月7日,王玉珂、刘继广、禹庆荣驾"蚊"式轰炸机从上海飞往石家庄;唐宛体率机组3人,驾C-47型运输机从汉口飞往北平,因天气恶劣无法辨别航向,最终在赤峰上空油料耗尽,被迫弃机跳伞。

4月9日,刁光第率机组共7人驾C-46型运输机从上海飞往济南。

6月15日,毛履武驾P-47型战斗机从汉中经安阳飞抵南苑机场。

 

1949年以后的国民党空军中成建制的集体起义行动:


伞兵第3团起义:1949年4月13日,团长刘农峻与中共地下党密切配合举行起义,率该团3个营、5个直属连共计2500余人,在乘坦克登陆舰驶离上海撤往闽台的途中掌控了部队,驶入解放区。

 

"两台"起义:1949年4月22日,国民党空军南京机场431电台和指挥塔台(简称“两台”)起义。起义由地下党张荣甫(国民党军空军通信大队机务士)负责,罗贤朴(431电台代理台长)具体组织,他们发展了20多个人。4月20日晚,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22日早晨,罗贤朴带领大家起义,中断机场通信联络,携带全套密码本和部分通信器材撤出机场,迫使国民党当局终止空中撤逃计划。当日下午,他们又返回机场,保护航空通信器材和航油。

 

雷达研究所起义:1948年12月,掌握新式雷达装备和军事技术的国民党国防部雷达研究所所长葛正权受中共地下党员影响,有意拖延迁台,将雷研所从南京迁到杭州。5月3日,他们举行起义,雷达、车辆等所有物资完好地回到人民手中。成为组建我军第一个雷达营和雷达部队的技术力量基础。

 

"两航"起义:1949年5月,国民党中央航空公司、中国航空公司(“两航”)起义在周恩来亲自指挥下进行,罗青長下迖指令,两航起义核心小组:吕明、查夷平、朱汉明、何凤元、陆元斌、陈耀寰,由呂明统一指挥起义。“两航”总经理陈卓林、刘敬宜于11月9日,率“两航”飞机80余架、员工2000余人,通电宣布起义,12架飞机从香港起飞,经停济南,分抵北京、天津。这是我党成功策动国民党航空界集体起义的一次重大行动,切断了国民党西南运输线,带动香港27家官僚资本企业、机构相继起义。当晚,周恩来专门举行欢迎仪式。

 

昆明、新疆等地国民党空军人员起义:1949年9月25日,新疆第259供应中队300余人、2架飞机,在队长余平想、副队长刘剑雄率领下随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起义。12月9日,昆明国民党空军1000余人、13架飞机,随云南省主席兼保安司令卢汉起义,担任起义空军副司令的郭佩珊组织起义空军轰炸敌机场,在昆明保卫战中作出了特殊的重要贡献。

 

在人民空军成立前后,国民党空军共有4000余名官兵、“两航”员工2000余人、128架飞机起义,使我军迅速汇聚了大量航空人才和武器装备。众多的起义航空人员在建设空军老航校和人民空军的前期征途中发挥出巨大作用,他们的重大贡献在我军空军历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


(4)不拘一格化敌为友,尽心竭力培育雄鹰

 

1945年10月上旬,东总接收了归降我军的日本关东军王牌飞行部队--第二航空军团第四教练飞行大队,大队长林弥一郎少佐。这支队伍技术装备齐全,飞行人员技术好,拥有近二十人能训练飞行员的资深飞行员和飞行教官,还有机械师等各类地面保障人员,共计三百多人,是一支富有飞行训练经验和一定作战能力的飞行部队。林弥一郎飞行技术极佳,能团结部下,在该部队中有很高的威望。

党中央一直就有办航校的准备,积极筹备航空人才。日本投降后,9月2日至10月15日,党中央已陆续从延安派出三批早已储备的航空干部,赶赴东北筹建航校。东北局领导认为收编这支日本航空队伍,有助于加快航校建设,于是迅速开展系列工作。

10月中旬,东北局、东总领导彭真、林彪、伍修权等人在沈阳集体召见林弥一郎及其飞行队的主要军官,向他们阐述我党政策,争取他们为我军服务。会上,东总伍修权参谋长把自己的珍贵手枪赠送林弥一郎以表诚意,令他感动不已,愿诚心率全队航空人员为我军建设航校工作。

1945年10月下旬,东北局和东总正式收编这支日本航空队,组建“东北人民自治军航空队”(沈阳航空队),派延安来的黄乃一、刘风、蔡云翔等八个中国人领导和管理这三百多个旧日本航空军人组成的航空队,这是中国共产党自成立后拥有和直接领导的第一支既有飞机又有航空人员的航空队。这些日本航空人员在飞行训练和维修飞机方面都是高手,他们跟随林保毅成为沈阳航空队搜集航材、维修飞机的主要技术力量。

在以后的航空总队和航校建设中的飞行教学和飞机维修两项最主要的技术工作,日本航空人员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技术骨干作用。东北老航校培养出来的一大批空军英雄和航空人员身上都倾注有这些日本航空人员付出的心血。

在东总及航校的领导下,林保毅等日本飞行教官和机务人员为航校建设尽心尽力,为航校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甚至许多人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当大队长吴凯驾驶飞机在起飞时起火燃烧无法从机舱逃脱时,是教员井上猛不顾生命危险奋力将吴凯救出;当敌机要轰炸机场的紧要关头,是司机佐渡忠义驾驶汽车向远离飞机方向疾驶,引诱敌机向自己扫射以保护航校二十余架飞机免遭损失;当沈阳航空队、航空总队、航校几次搬家时,大部分飞机都是由日本飞行员进行飞行转场,没有一个驾机出逃;当我军战斗中被围困,是教员长谷川正受命驾驶练习机突破炮火封锁,向被围困的解放军投掷急需地图,驾驶飞机参加我军剿匪的作战行动;当没有航空燃油,是日本机务人员与中国同志一起研究用酒精代替汽油,解决了日本人以前损失了31个飞行员都没有研究出来的油料替代难题,又是日本飞行员黑田和白起副校长冒着生命危险进行试飞而取得成功……

许多普通的日本人也心甘情愿地为航校建设吃苦耐劳,勤恳奉献,甚至流血牺牲。航校追认为“国际主义烈士”的机械兵新海弘在他的中国徒弟遭烈火吞噬之际,奋不顾身救下徒弟,牺牲了自己。航校的几十位日本航空人员就牺牲或因病去世,永远留在了中国的土地上。日本友人在当时极为艰苦的条件下,尽职尽责,甚至流血牺牲,与中国同志并肩艰苦奋斗,与中国共产党人一起创造了航空界绝无仅有的奇迹。

在这支日本航空技术人员队伍中,像林保毅、常谷川正、筒井重雄、黑田等许多受到日本军国主义教育毒害多年的旧日本军人,能够被中共所感化,甚至真正转变了立场,成为革命阵线中的一员。他们在回日本以后,自发组织“航七会”、“中国归国者友好会”、“日中平和友好会”等团体组织,积极开展中日民间友好交流活动,为中日友好做出了巨大贡献。这些日本朋友对东北老航校怀有特别深厚的感情,1986年打着“东北老航校日本老战士回娘家团”的旗帜参加访华纪念老航校40周年活动,得到老航校战友们和中国空军的热烈欢迎。在中国驻日使馆组织的聚会上,他们还集体高唱解放军军歌、“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我们不仅感叹:当年前辈们是用什么样的力量能够感化、教育、转变了受日本军国主义教育毒害多年的日本军人?

在极为艰难险恶的战争环境下,沈阳航空队能取得成功、壮大并发展到航空总队,充分表现出中国共产党人建设空军的强大自信、坚强领导和卓越才能。

 

来源:「清  石」;责任编辑:陈龙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