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邓华司令员在志愿军总部的日子里(中)

  • 时间:   2018-04-02      
  • 作者:   刘波 邓穗 张宏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1796

【编者按:朝鲜国家元首金正恩应国家主席习近平邀请来华访问,将中朝友谊再度提升。所以,不少国人再次回忆抗美援朝的往事。本文再现了如今的和平、幸福生活都是靠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团结奋斗、浴血奋战、英勇牺牲换来的。请大家阅读当年的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司令员邓华将军的一些往事(本文依据大型文献纪录片《邓华上将》手稿编撰),分为上(组建十三兵团班子、抗美援朝开战前的谋划、指挥横城反击战)、中(建言停止第六次战役、建言就地停战谈判、指挥上甘岭战役)、下(西海岸抗登陆、巧于秒算的知识型将军、指挥金城反击战)三个部分连载,您就能明白今天的和平与幸福生活是靠志愿军打出来的!编辑陈龙狮】


5ac19fe5947f323ca033d38f

邓华上将 ,1910.4.28-1980.7.3,享年71岁

 

四、建言停止第六次战役

 

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根据毛泽东的指示,要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拟制准备第6次战役的作战计划,预定先以第一梯队10个军发起战役反击,集中兵力歼灭美军第三师和土耳其旅。第二步,伺机歼灭美二十五师(两个团)和南朝鲜军第二师。另以5个师作为战役第二梯队,视情况继续发展战果。

志司作战处遵照彭总的意图和指示,即拟制了第6次战役预定方案,准备待朝鲜雨季过后实施。


2.png



当时,邓华作为志愿军代表参加开城停战谈判,他根据自己在前方所了解到的新情况,在8月26日从开城向彭德怀和中央军委报告"当前敌人已有强大纵深的坚固防守,而且又是现代的立体防御,是不可小视的。如我以现有力量和装备进行攻击,其结果有三:一为攻破了敌阵,部分歼灭了敌人;二为攻破了敌阵,赶走了敌人;三为未攻破敌阵,而被迫撤离战斗。不管哪一结果,伤亡和消耗均会很大,尤其是后者,对我是很不利的。……相反的,如敌离开他的阵地,大举向我进攻,我以现有力量装备是可以将其打垮,而求得部分歼灭的,代价也不会很大。"

邓华这一建议被采纳了。随后,敌军在9月间发动“秋季攻势”,离开其阵地,“送货上门”,中朝人民军队在粉碎敌人夏秋季攻势中,歼敌25万,超过了运动战时期5个战役歼敌数字的总和,而我方的损失则大大小于前5个战役。

中央军委、毛主席、彭德怀停止预定在9月发起的进攻规模更大的第6次战役。联想到第5次战役没有听邓华的劝阻,彭德怀曾感慨地说:“不听邓华言,吃亏在眼前!” 

不打第6次战役是完全正确的。有的军事观察家甚至认为:这是抗美援朝战争取得胜利的一个重要关键。 

还是在第5次战役第一阶段作战期间。

一天中午午饭时分,彭总和邓华边吃饭边聊天。

“总部领导的位子,是不是重新排一下。陈赓同志要来,我看第一副司令兼副政治委员,就由他担任好了。我自己则任第三副司令员兼第十三兵团司令,主要抓第十三兵团,第二副司令则由第九兵团司令宋时轮担任。”邓华主动提出,要把自己的位子往后排。

“你怎么撂担子了呢,不行,不行!”彭总不同意,回绝了他:“这不用你考虑,是组织上的事。”

但邓华还是坚持自己的主张,5月15日以个人名义,向中央军委总干部部并毛泽东主席拍发了电报,把他向彭总说过的志司副司令位子安排意见说了,建议军委采纳。

对于邓华提出的排位子问题,彭总也委实斟酌了一番。一切考虑停当,5月27日,彭总执笔拟稿,向毛泽东主席发电:“惟便于联系各野战军,志司似应增加陈赓为第二副司令员,宋时轮为第三副司令员。”

6月1日,中央军委复电,同意彭总建议,任命陈赓为志愿军第二副司令员,宋时轮为第三副司令员。这意味着从军委到彭总都同意邓华第一副司令员的位子不变。

让位一事,显出邓华的胸襟与风格。后来李达到志愿军总部任参谋长后,邓华考虑到李达是知名的军事家,又比自己年长5岁。此时是志愿军代司令员和代政治委员的邓华,处处尊重他,遇到开会,入场时他总对李达说:“诸葛先生请。”还尊称他为“您老人家”,有一次,邓华招呼吃饭,对李达说:“您老人家,吃饭啰!” 

 

五、建言就地停战谈判 

 

5次战役把不可一世的美军打到了谈判桌上。1951年6月23日,苏联驻联合国代表提出“交战双方应该谈判停火休战”的建议。6月30日,“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奉美国政府之命发表声明,同意进行停战谈判。7月1日,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与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通知李奇微,同意派代表与美方会晤。

经过双方代表商定,1951年7月10日,在我方一侧的开城开始举行朝、中方代表与美方“联合国军”代表的停战谈判。

在前台参加谈判的,则由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派出代表,组成朝中方面的停战谈判代表团。

朝中方面的首席谈判代表是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南日大将。

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委派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兼副政委邓华和参谋长解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参加停战谈判的代表。

谈判一开始,美方为了抢占上风,就设置了重重障碍。刚谈到正式议题划分军事分界线问题时,就出现了激烈的争执。我方提出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恢复交战前的状态。美方拒绝这一合理建议,并且蛮横地提出要求朝中方面让出1.2万平方公里土地,作为对他们“海空优势的补偿”。这种狂妄荒谬的要求,被我方代表驳得体无完肤,美方代表理屈词穷,恼羞成怒,竟然公开威胁:“让炸弹、大炮和机关枪去辩论吧!”但8、9月间的这种“辩论”,却因志愿军的英勇战斗损失达15万余人,不得不因损失惨重而停止进攻。

邓华鉴于美方恃强固执的态度和敌我双方阵地位置等实际情况。于8月上旬在代表团内部提出了就地停战的设想,因当时我方仍然坚持以三八线为谈判目标,故搁置未提。8月18日,邓华致电毛主席和彭总,建议我方不再坚持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就地停战,以双方实际接触线为军事分界线。他在电报中说:“就地停战我方亦不吃亏,因临津江以西、三八线以南面积虽小,但人口财富较多,战略上敌阵地离元山较近,易登陆,但我阵地离汉城更近,亦易抚敌侧背。”  

邓华的这一建议是很高明的,它与以三八线为界没有实质性区别,但它合乎国际战争中停战的惯例,使对方无懈可击,而我方也不吃亏。因为当时我方已解放了三八线以南的  津半岛、延安半岛和开城地区。从战略上看,敌人虽离元山近一些,易于配合其海军登陆,但我离汉城更近,对敌心脏威胁更大。    

毛泽东和彭德怀对邓华的建议深表赞同. 邓华的建议被作为中朝代表团的正式提案提交美方,因为完全出乎美方意料,美方对此措手不及。然而,因为邓华提议逻辑缜密,完全符合国际停战惯例,即使美方想否定也找不出否定的借口。这个方案一公布,美国报刊就说:“共产党的建议使盟方处于尴尬的境地。”“暴露出盟军司令部是希望战斗的一方。”尽管美方代表耍尽花招,但最后不得不接受这一方案。11月27日,双方就军事分界线问题达成了协议。

到1953年7月最后一次划分界线时,志愿军总共向南推进了332平方公里,此时的美方已回天无力,只好在《朝鲜停战协议》书上签字确认。

1952年4月7日,彭总奉命回国治病,后来即在北京主持中央军委的日常工作,由陈赓代理志愿军司令兼代理政委。

5月31日  邓华回到志愿军司令部。

6月1日至9日 邓华参加志愿军党委会和志愿军兵团干部会议,作题为《调整部署,加强纵深工事,坚决粉碎敌人的进攻》的报告。

6月11日,陈赓奉命调回国。

6月13日,邓华被中央军委任命为志愿军代司令员和代政委,全面主持志愿军工作。同时,邓华以志愿军和人民军联合司令部副司令员的身份统一指挥中朝联军作战,直到朝鲜战争结束。

 

六、指挥上甘岭战役


3.png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谷香两岸……”一曲《我的祖国》让人想到上甘岭战役。这一仗的胜利几乎家喻户晓,但今天却极少有人知道指挥这场震惊世界的上甘岭战役的正是邓华。 

1952年9月18日开始至10月5日,志愿军代司令员兼代政委、志愿军和人民军联合司令部副司令员邓华与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联合司令部首长在正面第一线展开志愿军7个军、人民军2个军团,向敌进行秋季战术反击作战,并取得了很大的胜利。

毛泽东主席对这次战术反击作了很高的评价,他在10月24日给志愿军领导人的电报中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敌人在我军连续打击下,已失去了先机进攻之利,并逐渐丧失了战场上的主动权。敌人为了夺回主动权,调整部署, 1952年10月14日凌晨4时许,范佛里特指挥美军对上甘岭发动了突然攻击。当时在这2个高地上,志愿军第十五军四十五师各有1个连防守。 

当驻守这一地区的第十五军秦基伟军长打来电话,报告战事情况时,邓华代司令激动地说:

“我们等着他进攻等了四个多月了!送上门来了,好啊!” 邓华下了死命令:“坚决守住阵地,粉碎敌人的任何进攻!”“原定反击注字洞南山暂不进行,四十五师应迅速到五圣山集结,集中力量反击敌人进犯。” 邓华在电话中最后向秦基伟说:“号称地下长城的坑道体系能否发挥作用,到了接受检验的时候了。”

有了邓华的命令,秦基伟号令全军:即便十五军战至最后一人,也决不放弃上甘岭一寸土地!

为了确保上甘岭,邓华一面下令十五军严防死守,一面命令刚刚打完反击战路过五圣山的志愿军第十二军停止北返,就地加入上甘岭战斗。邓华还决定,将原定10月中旬结束的第二阶段全线性战术反击延长到10月底,并令东、西两线我志愿军同时出动,对敌10余处阵地发起攻击,以使敌全线告急,顾此失彼。10月21日,邓华打电话给十五军军长秦基伟,对前线部队进一步鼓励动员,他说:“目前敌人成营成团向我钢铁阵地冲锋,这是敌人用兵上的错误,是歼灭敌人于阵地外的好时机,应抓紧这一时机,大量杀伤敌人。我们后方部队全力支援你们,继续坚决地战斗下去,可制敌人于死地!” 

美军志在必得,我志愿军寸土不让。阵地反复易手,坑道坚不可摧。我志愿军从表面阵地转移到坑道工事,再从坑道工事发动反击夺回阵地,如此激烈的阵地争夺战在上甘岭战役里总共上演了59次之多!志愿军顽强的战斗意志和灵活多变的战术表现,亮瞎了范佛里特的双眼,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原本设计只需两小时便可以结束的战斗居然打出了整整43天!在此期间,他先后调集兵力6万余人,大炮300余门,坦克170多辆,出动飞机3000多架次,在志愿军两个连总共3.7平方公里的阵地上,倾下炮弹190余万发,炸弹5000余枚,炮火密度远超第二次世界大战最高水平。在敌人的狂轰滥炸下,我志愿军阵地被平均削低2米,土石被炸松1到2米,许多坑道被打短了5到6米……,除了使用原子弹的权力不在他手上以外,这位前美国西点军校毕业生、美军山地战专家范佛里特,把他能够想到的所有打击手段和所有攻防战术全都使用上了,但最后失败者居然还会是他!

在43天的惨烈阵地争夺战中,我志愿军击退敌人冲锋900多次,共毙伤敌军25000多人。在与美韩军的生死大厮杀中,我志愿军阵亡烈士也达7100余人,伤8500余人,涌现出黄继光等一大批甘洒热血写春秋的战斗英雄!10月30日,我志愿军在强大炮火的支援下,对敌人发起总反攻,夺回所有敌占阵地,以完胜战绩结束上甘岭战役。

上甘岭战役,这场“1952年最大最血腥的对抗”被许多军事教科书誉为坚守防御作战的光辉范例,在中国战史上也是极具重要性的战役。 


4.png


邓华代司令员在上甘岭战役总结报告《1952年秋季有限目的的进攻与上甘岭防御战役》中亲手书写:

“我军经过1952年春夏季一系列巩固阵地斗争,初步取得了依托坑道攻防作战的经验,特别是以坑道为骨干支援点式的防御体系形成后,阵地多趋巩固,东西海岸也重点构筑坑道工事增强了翼侧防御。同时由于后方的改善,交通运输效率之增大, 供应补给有了保障,必要的物资、器材有了储备。特种兵,特别是炮兵逐渐加强,兵员大大充实,士气饱满,求战情绪高涨,这就使我军不仅可以胜利地进行坚守防御,并且具备了依托阵地实施进攻的有利条件。”

因此可见,1952年我志愿军与美韩军最大规模最强硬度的一场激烈对抗战,经志愿军最艰苦卓绝的战斗取得的上甘岭战役的胜利,不是偶然的,是邓华代司令员精心组织和指挥的志愿军依托坑道进行阵地作战的杰作。表面上43天的胜利,来自于志愿军两年多秣马厉兵的坚持之功。 

    上甘岭战役我志愿军之所以能够顶住美韩军不惜血本的狂猛攻击守住阵地,“地下长城”功不可没!作为志愿军在朝鲜前线的最高指挥员,邓华为上甘岭战役胜利乃至为整个抗美援朝战争胜利所作出了重要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上甘岭战役后一个月,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宣布退役,心灰意冷回到美国。最终,"联合国军"前线指挥官克拉克沮丧地被迫宣布:"联军在三角山(即597.9高地)是被打败了!" 有鉴于上甘岭战役的惨痛教训,并下令“联合国军”停止制定任何针对志愿军的大规模进攻作战计划。

上甘岭战役的失利,让美国总统杜鲁门连任梦想落空,只得黯然落选。 

1952年10月14日至11月6日,是由第十五军四十五师、二十九师坚守上甘岭2个高地坑道。后期即从11月6日至11月25日,上甘岭2个高地,即由十二军三十一师、三十四师坚守。(十二军11月1日即已开始投入战斗)。2个军大约各坚守一半的时间,2个军每天夜晚都投入2个连,上到2个高地去轮换作战,每昼夜都是经过极为惨烈的战斗。

上甘岭战役,上靠邓华等志司首长的统一指挥协调,下靠战场上十五军、十二军的浴血奋战。在邓华等志司首长统一部署、组织、指挥下,由2个军以上的兵力,依靠志司炮兵指挥部集中大量的炮兵部队、高射炮兵等部队有力的支援,以及志愿军后勤司令部的大力的后勤供应保障下,才使上甘岭2个面积只有3.7平方公里的小高地的战斗,坚守了43天,发展成战役规模的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