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弘扬延安精神研讨会
    • 中秋佳节
    • 纪念毛泽东逝世43周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对越反击战,解放军功勋团团长的儿子乘坦克冲锋,不幸壮烈牺牲

  • 时间:   2018-03-23      
  • 作者:   腾讯军事      
  • 来源:   腾讯军事     
  • 浏览人数:  735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第二阶段,成都军区第50军149师奉命归昆明军区指挥,冒雨进入战场,向越北重镇沙巴县地区发展进攻,歼击负隅顽抗的越军主力步兵师316A师。

  1979年3月1日凌晨,149师先头步兵446团2营在进至通向沙巴公路的4号桥东北侧时,突遭越军伏击,伤亡较大。然而该营不愧是曾经在62年痛击阿三的功勋劲旅,全营指战员在被动中顽强奋战,打得勇猛灵活,经过9小时35分钟战斗攻占4号桥东北无名高地,终于摆脱了不利态势,站住了脚,为师主力进入战斗奠定了基础。战斗中该营共毙敌153人,缴获各种枪支30支(挺)、40毫米榴弹发射器4具、40火箭筒7具、60迫击炮3门、82迫击炮3门、各种枪弹16400发、各种炮弹525发。战后,该营荣立集体二等功。

1.jpg

  先头团在4号桥反伏击战斗取得胜利后,打主攻的步兵445团(欠2营)配属昆明军区独立坦克团一个连进入战斗,沿公路向沙巴县城实施主要突击。3月2日早晨,战斗打响。

  丢失4号桥东北无名高地后,残余越军退守4号桥西南无名高地,约有近两个连兵力。越军依托有利地形,重点扼守高地向4号桥方向伸出的4条山背(编为1-4号高地),形成正面宽约1000米、纵深约800米的防御阵地。越军在各阵地上构筑了32个土木质地堡、50余个明暗火力点,各山背由下向上构筑了3-4道断续堑壕,并以交通壕相连接。各阵地上兵力少,火器多,暗火力点位置低矮,难以发现,以各种火器组成多层次交叉火力网,严密封锁了4号桥及附近的公路。另外,该高地东侧800米隔河相对的外约姆河东山上也有越军防守,构筑有82、60迫击炮和高射机枪发射阵地,形成有力的翼侧火力支援。

  当步兵445团尖刀连沿公路推进至4号桥东北侧约200米时,遭到外约姆河东山的越军高射机枪拦阻射击。该连连长立即组织火力进行掩护,同时命令全连采取疏散队形,拉开距离跑步通过4号桥。当进至4号桥以南500米的公路附近凹地时,又遭到公路西侧3号、4号高地上越军的猛烈射击,带尖刀排冲击的副连长中弹负伤。此后尖刀连多次组织攻击,均因地形不利,越军凭险扼守而进攻受挫。越军的交叉火力很猛,该连伤亡不小,连长也中弹身负重伤,仍在担架上指挥82无坐力炮压制敌人。指导员立即向全连提出“为烈士报仇,狠狠打击敌人”的口号进行鼓动,同时指定尖刀排长代理连长,调整组织,继续指挥全连勇猛冲杀。副指导员也带领弹药组和救护组前出,冒着枪林弹雨把弹药送往阵地,并把伤员一个个救护下来。

2.jpg

  鉴于战斗激烈胶着,为迅速打开道路,步兵445团又将一个步兵连和一个坦克连投入战斗,协同尖刀连围攻西南无名高地守敌。与此同时,从另一个方向推进的友邻步兵95团也向外约姆河东山之敌发起攻击,配合主攻团的战斗。

  在前一天进入战斗的先头步兵446团今天未担任主攻,而是以一部兵力保障进至4号桥指挥战斗的师前指安全,团主力继续向4号桥以北山地扩张。该团团长曹从连正在指挥战斗,从旁边经过了几辆搭乘步兵的坦克。曹从连看到,自己在445团当副班长的儿子曹辉也在坦克上,正向4号桥方向驶去。此时,前方4号桥西南无名高地和左侧外约姆河东山之敌用交叉火力严密封锁了桥头,情况非常危险。曹从连当即向曹辉他们喊了一句:“谁叫你们上坦克去的,下来!”然而曹辉和战友们没听见,还是坐在坦克上。大约前进了50米,坦克即将开上4号桥时,越军的重机枪突然向他们扫射,坦克上的5名战士都被掀了下来。结果四死一伤,包括曹辉光荣牺牲,年仅18岁。曹从连看着儿子牺牲在眼前,那是目眦尽裂,悲痛万分。他也是不管不顾了,提着一支冲锋枪就冲上了前沿……

3.jpg

  4号桥大血战最后以我军的胜利而告终,149师得以继续向沙巴县城发展进攻。到了战争结束回国后,指挥149师作战的第50军副军长刘广桐特意携夫人去了446团驻地,看望和慰问了痛失爱子的曹从连夫妇,并和他们举杯遥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