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弘扬延安精神研讨会
    • 中秋佳节
    • 纪念毛泽东逝世43周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严歌苓:我为什么写《芳华》

  • 时间:   2017-12-17      
  • 作者:   人民文学出版社      
  • 来源: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490

编者按: 昨天冯小刚导演的电影《芳华》公映,当日票房过亿圆大关,成为票房冠军。笔者也挤出时间看了首映,感觉不错,让我们回忆起当年的蹉跎岁月。其实,影片好坏与剧本好坏有着非常的关系,笔者看到作者严歌苓【我为什么写《芳华》】一文,特此分享给大家。陈龙狮



严歌苓近照  Photo by 周鹏


写《芳华》的起因,其实太自然了。我从12岁到25岁都在军队里度过,从小跳舞,后来成了部队的创作员。《芳华》里的故事,是我的一段青春经历,里面的人物有我从小到大接触的战友们的影子。

大概在四年前,冯小刚导演跟我说:我们俩拍一个文工团的电影吧,你我都是文工团的,我现在特别怀念那段生活。

我说好啊。


他讲了对这部电影的大致想法,我答应先写写看。关于我自己的故事、人物,这部小说一定要发自内心,才能写好。

我想起关于我战友的那些真实的事情,那些给我所谓的纳博科夫式灵感战栗的东西。我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跳舞跳了8年,后来又当了5年创作员,这段时间,我和战友们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练功在一起,朝夕相处。回忆起来,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情景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所以,这部《芳华》可以说是最贴近我自己、最贴近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写这个故事,我用了不同于过去我常用的叙述手法和架构,书中有一个人讲述过去的事,这个人很像我自己,但她并不是我。

我用这样的手法来写,其实是想探索新的叙事手法和新的小说结构。在美国读艺术硕士的时候,我学过各种不同的小说形式,认为形式美和形式的独特,已经能让小说在一定程度上成功了,所以,我采用了这样一个新的形式。第三人称这种写法,我已经有点疲惫了。我写过很多本书,如果要找一个理由说服我自己再多写一本,那叙述方式的创新就是其中一个理由。

读书的时候,曾有一位教授到我们学校来教俄国和欧洲经典小说,他总是挑战我们说:世界上出了成千上万的小说,你有理由认定你自己写的那本可以出吗?我常常想到这句话,可能我一生都在回答这个问题,这本《芳华》有诞生的理由。


电影《芳华》将于12月15日公映

《芳华》是一个虚构的故事,我在叙述人和我自己之间游离、变换,似乎是真的,又似乎是假的。占取了一个虚实之间的便宜,所以讲了大量的真话,也讲了很多我对当年的一些战友,尤其是何小曼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很多对青春里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有很长时间,我一直在想,人群里对一个弱者的迫害欲是从哪里来的,这是我们人性中的一个弱点,也正是由于这样的一个现象,导致了4个女兵不同的命运。


黄轩出演《芳华》男主人公刘峰

《芳华》的男主人公是那个时代的英雄模范式人物,那个时候,平凡即伟大,每个人帮每个人的忙。他是英雄,因为他平凡,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程度,但是他又是具有美德的人。

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爱?可不可以爆发一个男性对女性的接触?恰恰是这样的接触改变了我们所有人命运的走向……这些思考就是我写这部小说的起因、过程。

写完《芳华》以后,我跟小刚导演说:我把小说发给你,但可能这不是你想要的那个文工团的小说,虽然故事是发生在文工团里,但它也写到了人性的弱点。

小刚看完后,非常喜欢,于是我帮他做了电影的编剧。在此之前,我已经很多年不编剧我自己的小说了。

《芳华》电影拍得非常美,我觉得现在看青春爱情片的观众们看后会觉得满足。我们那个时候的爱情是被禁锢的,男女之间的触碰也是禁锢的,由于禁锢而产生的这种美真的非常动人,会让人感觉,原来任何情感,任何美的东西都是带有一点哀愁的。

先说到这里,谢谢大家。

*本文整理自上海书展《芳华》读者见面会。




  • 严歌苓的最新长篇

  • 文工团女演员严歌苓的青春记忆

  • 国内十亿票房导演冯小刚同名电影,黄轩主演

  • 将在2017年12月15日上映

  • 致老炮们逝去的青春年华

  • 感动冯小刚、触动他流泪的文工团年轻演员的人生故事


来源:「人民文学出版社」;责任编辑:陈龙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