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作战行动应以便利歼敌为标准(一九四七年三月六日)

        陈饶张黎,粟谭陈〔1〕,并告刘邓〔2〕:
        支午电〔3〕悉。你们主力五个纵队争取休整半月以上,甚为必要。至下一步行动,目前可从几个方案考虑,待敌情发展再行决定。但考虑行动应以便利歼敌为标准。不论什么地方,只要能大量歼敌,即是对于敌人之威胁与对于友军之配合,不必顾虑距离之远近。转入外线之时间现亦不必顾虑,因五师〔4〕主力一部已渡河到达太岳,一部正待机北渡,鄂西王树声〔5〕部一部已渡江去湘西,一部留原地。因此,中央原令你们提早转入外线援助五师之计划,现可改变,大约本年全部时间均可用于内线作战。我华东军在今后十个月内,以平均每月歼敌四个至五个旅,付出伤亡六千至七千人计算,共须歼敌四十至五十个旅,付出伤亡六万至七万人之多(明年的尚未计算在内)。你们须从长期作战的思想出发,并使广大干部建立此种思想,随时随地节省人力物力,方能战胜蒋介石,解决中国历史任务。在同样的长期作战任务下,我刘邓军现时亦须休整补充,恢复元气。其下一步行动,似以打黄河以北之王仲廉、孙震〔6〕两部,与华东作远距离之配合较为适宜。在一般情形下(特殊情况除外),刘邓军须在黄河以北,基本上解决王孙两部,并调动吴绍周〔7〕指挥之两个师到黄河以北给以歼灭,然后南下陇海较为有利,因黄河已放水,过去与现在情形已不相同。此外,你们的三纵似亦宜令其就地休整,以利尔后加入主力作战。对敌津浦集团〔8〕北进不要阻止,让其进至泰安一线,于我最为有利。王许〔9〕两纵如能歼灭八军夺取潍县〔10〕是很好的,但如果情况已不许可,则宜令其适时进入休整,务使尔后作战经常集中六十个团行动。
        军委
        寅鱼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释:
    〔1〕陈饶张黎,指陈毅、饶漱石、张云逸、黎玉,当时分别任华东军区司令员、政治委员、副司令员和副政治委员。粟谭,指粟裕、谭震林,当时分别任华东野战军副司令员和副政治委员。陈士榘(一九○九——一九九五),湖北钟祥人,当时任华东野战军参谋长。
    〔2〕刘邓,指刘伯承、邓小平,当时分别任晋冀鲁豫野战军司令员和政治委员。
    〔3〕指陈毅、饶漱石、张云逸、黎玉、粟裕、谭震林、陈士榘一九四七年三月四日午时给中共中央军委并刘伯承、邓小平、张鼎丞、邓子恢的电报。电报说:华东野战军现以五个纵队暴露于胶济线张店、周村之周围及淄博地区休整待机,以引诱南线敌人深入山地,造成尔后歼敌之有利条件。对今后作战,我们提出两个作战方案。第一,集中山东及刘邓军于津浦线之兖、济间与敌决战。第二,华东主力转鲁南线歼敌,建议刘邓军向东南进击,截断陇海,与华东部队形成对徐州之钳形攻击,迫津浦敌南返,而后我再全力于运动中歼灭南下之敌。但辗转南北需时较长,转入外线作战时间亦需推迟。
    〔4〕五师,指原新四军第五师,李先念任师长兼政治委员。
    〔5〕王树声,当时任鄂西北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6〕王仲廉,一九○三年生,江苏萧县(今属安徽)人,当时任国民党军整编第二十六军军长。孙震(一八九二——一九八五),四川成都人,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五绥靖区司令官。
    〔7〕吴绍周(一九○二——一九六六),贵州天柱人。当时任国民党军整编第八十五师师长。
    〔8〕指沿津浦路滕县、兖州段北犯之国民党军第七军和整编第十一师、第六十四师、第二十师等部。
    〔9〕王许,指王建安、许世友,当时分别任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和第九纵队司令员。
    〔10〕潍县,今潍坊市寒亭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