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取平绥战役〔1〕的胜利意义重大(一九四五年十月十六日)

        晋察冀、晋绥两局诸同志并告东北及晋冀鲁豫两局:
        即将开始的平绥战役,关系我党在北方的地位及争取全国和平局面,极为重大。蒋介石令傅作义〔2〕集结五万余人于归绥、集宁、大同之线,一俟陆运、空运、海运兵力集中北平、天津、秦皇岛等地,即将配合傅部进攻张垣〔3〕,并进攻沈阳、承德。而绥远〔4〕之毕克齐、归绥、武川、集宁、丰镇、陶林〔5〕、凉城、清水河等地或为我原有之解放区,或为我不久前所收复,均被傅部在日寇援助下,协同伪军王英、李守信〔6〕等所强占,并曾进占我兴和、尚义,迫近张垣。现兴和、尚义虽被我收复,其余各地仍在顽伪手中,并积极准备攻击张垣,企图切断我东北、华北、西北之通路。故此次平绥战役,系为收复失地打开交通路而战,具有充分之理由,望鼓励士气,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反共反人民之顽伪军,完成你们的神圣任务。至平绥战役胜利后,主力应迅速准备转移冀东、平西地区,执行严重的新任务。而以必要数量之得力部队,由大同南下,肃清阎〔7〕逆势力,直至太原附近,再依情势,考虑夺取太原问题。因阎逆不但长期勾结日寇,近更大举进攻我上党解放区,虽受到我上党战役〔8〕的严重打击,歼灭其主力三万余人,但其残部尚有六万以上,阎逆并丧心病狂,组织日寇数千人准备进攻自己的同胞,因此在不妨碍速援东北条件下,尽可能彻底歼灭阎逆残余,是完全必要与有理由的。
        中央
        酉铣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释:
    〔1〕平绥战役,也称绥远战役。日本投降后,驻绥远西部的国民党第十二战区司令长官傅作义调集所辖主力和收编的伪军共六万余人,进占被八路军包围的归绥(今呼和浩特市)和已被解放的武川、陶林、丰镇、集宁、兴和等城镇,企图夺占张家口,控制北平至归绥的铁路。一九四五年十月十八日,晋察冀军区和晋绥军区的部队对进犯的国民党军发起攻击,解放凉城、陶林、集宁等地,后围攻归绥、包头未克,于十二月中旬结束战役,共歼灭国民党军一万二千余人。
    〔2〕傅作义(一八九五——一九七四),山西临猗人。当时任国民党军第十二战区司令长官。
    〔3〕张垣,即张家口市。
    〔4〕绥远,即绥远省,见本卷第17页注〔3〕。
    〔5〕陶林,即陶林县,一九五四年撤销,辖区划归内蒙古自治区察哈尔右翼后旗和察哈尔右翼中旗。
    〔6〕王英(一八九四——一九五○),河北邢台人,原任伪绥西联军司令,抗日战争结束后所部被傅作义第十二战区收编,任暂编骑兵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李守信(一八九二——一九七○),内蒙古卓索图盟土默特右旗(今属包头市)人,原任伪蒙古军总司令,抗日战争结束后,被蒋介石任命为东北民众自卫军总司令。
    〔7〕阎,指阎锡山(一八八三——一九六○),山西五台县河边村(今属定襄)人。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二战区司令长官。
    〔8〕一九四五年八月中旬,国民党军阎锡山部集中十三个师的兵力,在日伪军配合下,侵入晋东南解放区的襄垣、屯留、长治、潞城等地。九月十日至十月十二日,晋冀鲁豫解放区军民展开自卫反击,共歼灭国民党军十一个师及一个挺进纵队三万五千余人,俘军长史泽波和师长多名。因山西东南部以长治为中心的地区古属上党郡,故这次战役称上党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