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作战总结及今后计划(一九四七年七月十日)

      林、罗、高〔1〕:
      战略方针:
    (一)第一年作战,除山东外,一切区域均已将敌战略进攻停止,并已转入我军之进攻。敌在陕北虽尚有进攻能力,由于地形等条件,已变为游击性的,我军已能主动作战;东北及太行早已采取攻势;五台〔2〕自改善领导后亦能主动作战;山东敌集中攻我鲁中,估计亦难持久,我军将逐步转入攻势。
    (二)第一年我军共歼敌正规军九十七个半旅,七十八万人,歼伪军、保安部队等杂部三十四万人,共歼敌一百一十二万人。
    (三)敌军主力仍在南线〔3〕,连被歼者(其中大半已补充,惟人数不足,战力弱,一部在准备补充中)计算在内,共有一百五十四个旅,其中,山东(包括苏北)八十八个旅,太行二十六个旅,西北(包括晋南、榆林、宁夏,不包括兰州以西)四十个旅。北线〔4〕敌力较弱,共有六十四个旅(被歼者在内),其中,东北(不包括冀东、察〔5〕北)二十四个旅,五台及晋绥四十个旅(孙连仲〔6〕十五个旅,傅作义〔7〕十个旅,阎锡山〔8〈十五个旅)。敌后方守备兵力三十个旅,其中,新疆及甘西八个旅,湘、鄂、川、滇、黔五省十六个旅,东南各省及台湾六个旅。全国敌正规军二百四十八个旅,去年七月共有兵员一百八十余万人,一年作战被我歼灭七十八万人,补充六十万,逃亡二十万,现有兵员一百五十万人,今后一年准备补充一百万人。此外尚有特种部队(炮、工、辎、海、空)、伪军、交警〔9〕及保安部队等一百万人(被歼者除外),后方军事机关一百八十万人。一年作战,敌军士气已衰,厌战情绪高涨,民心尤为厌战,蒋政权在人民中已陷孤立。
    (四)我第二年作战应争取歼敌一百个正规旅及大量杂部,使敌由数量上的优势变为劣势,我则变为优势。
    (五)我军山东有二十七个头等旅;太行(不包括陈赓〔10〕)有十三个头等旅,十四个二等旅;西北有边区六个旅(其中四个是晋绥来的),陈赓四个旅,晋绥三个旅;五台有九个头等旅,四个二等旅;东北(包括察北、冀东)有头等二等三十二个旅。我全军共计一百一十二个旅(东北、山东两炮纵,东北、晋绥四个骑旅不在内),九十万人。此外,地方部队六十万人,军事机关四十万人。
    (六)第二年我军任务:山东、太行两区力求占领长江以北,西北方面力求占领甘、宁大部,北线我军力求占领中长、北宁〔11〕、平承、平石、平绥〔12〕、同蒲各路之大部及路上除平、津、沈以外各城,孤立平、津、沈,如能占领沈阳则更好。其中极重要的是占领平绥路,打通东北与华北联系,使华北、西北我军获得军火接济。
    (七)上述北线任务应以东北我军为主力,五台、晋绥为辅助完成之。
    (八)东北我军目前休整一个月至两个月,约于八九月间发动新攻势,以四个月至六个月时间占领中长、北宁两路之大部,相机夺取长春、四平、辽阳、锦州等城。如能顺利达成上述任务,约在明春即须以东北有力兵团,配合五台、晋绥进攻平绥路。待战争发展平绥附近时,五台、晋绥我军统一归林罗指挥作战。
    (九)在第二年计划顺利完成条件下,第三年,山东、太行两主力即可向长江以南发展;东北、五台我军,除留必要兵力攻击平、津、沈及其他第二年尚未占领之城市,并守备本地外,即可以相当数量之兵力加入西北及长江以南作战,而主要是加入西北,以期夺取西北各省及四川全省,巩固后方。
    (十)东北军事工业应全力接济关内。目前开始的一年内,你们必须用大力建立大规模军事工业。
    (十一)我军作战方针,仍如过去所确立者,先打分散孤立之敌,后打集中强大之敌;先取中等城市及广大乡村,后取大城市;以歼灭敌军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不以保守及夺取地方为主要目标,夺取地方是歼敌有生力量的结果,往往须反复多次才能最后夺取地方;每战集中绝对优势兵力,以一部打正面,以主力打迂回;以俘获敌人的全部武器与大部兵员(十分之九的士兵及少数下级官佐)补充自己,配合土地改革与发展生产,支持长期战争;今后作战,运动战的可能已减少,主要是攻击敌军阵地,必须用大力加强炮兵与工兵。
    (十二)以上是一年作战总结及今后计划。你们意见如何,盼告。
        毛泽东
        午灰
        根据手稿刊印。
    注释:
    〔1〕林,指林彪,当时任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兼政治委员。罗高,指罗荣桓、高岗,当时均任东北民主联军副政治委员。
    〔2〕指晋察冀地区。
    〔3〕南线,这里指华东、晋冀鲁豫、西北(包括晋南、榆林、宁夏,不包括兰州以西)诸战场。
    〔4〕北线,这里指东北、晋察冀、晋绥诸战场。
    〔5〕察,指察哈尔省,见本卷第10页注〔3〕。
    〔6〕孙连仲(一八九三——一九九○),河北雄县人。当时任国民党军保定绥靖公署主任。
    〔7〕傅作义,当时任国民党军张垣(张家口)绥靖公署主任。
    〔8〕阎锡山,当时任国民党军太原绥靖公署主任。
    〔9〕交警,指交通警察总队。见本卷第170页注〔3〕。
    〔10〕陈赓,当时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纵队司令员。
    〔11〕中长,即中长路。见本卷第243页注〔7〕。北宁,即北宁路,指北平经天津至沈阳的铁路,今京哈线北京至沈阳段。
    〔12〕平绥,即平绥路,指北平至绥远(今属内蒙古自治区)包头的铁路,今京包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