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共产国际解散问题的报告〔1〕(一九四三年五月二十六日)

        共产国际的解散,正如外国通讯社所报道的,是一件划时代的大事。从四天以来全世界各国,不论是反法西斯阵营中的还是法西斯侵略者阵营中的,不论何党何派,对此问题都加以极度注意,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共产国际为什么要解散呢?难道它不是为全世界工人阶级谋解放和为反法西斯战争尽力的吗?
        是的,它是这样的。共产国际是列宁手创的。在它存在的整个历史时期中,在帮助各国建立真正革命的工人阶级政党上,在组织反法西斯斗争的伟大事业上,有其极巨大的功劳。共产国际在中国人民中的影响,是很大的。其原因就在于,中国虽然是一个经济落后的国家,却在二十二年中连续不断地进行了三次伟大的革命运动,这就是北伐战争、土地革命战争和抗日战争,而共产国际对于这三次革命运动都给予了很大的帮助。在北伐战争前夜,共产国际帮助了孙中山先生及其领导下的国民党,促使国民党在一九二四年实行改组,并缔结了国共两党的合作。当时蒋介石先生曾衔中山先生之命到过莫斯科,国民党的代表还曾列席过共产国际的会议。这些就足以证明共产国际对中国革命的援助和在中国人民中的影响是何等巨大,再不必说对以后的土地革命战争和近年的抗日战争的援助了。
        革命是不能输出也不能输入的。虽然有共产国际的帮助,但中国共产党的产生及其发展,乃是由于中国本身有了觉悟的工人阶级,中国工人阶级自己创造了自己的党——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虽然还只有二十二年的历史,但却进行了三次伟大的革命运动。
        既然共产国际对中国以及各国有很大的功劳,那末,为什么又要宣布解散呢?按照马列主义的原则,革命的组织形式应该服从于革命斗争的需要,如果组织形式已经与斗争的需要不相适合时,则应取消这个组织形式。现在,共产国际这个革命的组织形式已经不适合斗争的需要了,如果还继续保存这个组织形式,便反而会妨碍各国革命斗争的发展。现在需要的是加强各国民族共产党,而无须这个国际的领导中心的必要了。其所以如此,主要的是由于以下三个理由:第一,因为各国内部以及各国之间的情况,都比过去更为复杂,其变化也更为迅速,统一的国际组织已无法适应这种非常复杂而且变化迅速的情况。正确的领导需要从仔细研究本国情况出发,这就更加要由各国共产党自己来做。远离各国实际斗争的共产国际,在过去情况比较单纯,变化比较还不很迅速的时候是适合的,现在就不适合了。第二,法西斯强盗在法西斯阵营和反法西斯阵营各民族之间划分了深刻的鸿沟,反法西斯国家中有社会主义的、资本主义的、殖民地的、半殖民地的各种类型的国家,法西斯国家及其附庸国中也有很大的差别,此外还有各种情况的中立国。为了迅速地和有效地组织一切国家的反法西斯斗争,国际性的集中组织早已感到不大适宜,这种情况至近来乃特别显著。第三,各国共产党的领导干部已经成长起来,他们在政治上已经成熟。以中国共产党为例可以说明这一点。中国共产党经过三次革命运动,这些革命运动是连续不断的,是非常复杂的,甚至比俄国革命还更复杂。在这些革命运动中,中国共产党已经有了自己的身经百炼的优秀干部。自一九三五年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以来,共产国际即没有干涉过中国共产党的内部问题,而中国共产党在整个抗日民族解放战争中的工作,是做得很好的。
        四天来各国对于解散共产国际的舆论,综合起来看是:反法西斯同盟各国的一切正义人士,对此举动都交口称誉。但法西斯国家却不同,一切血腥的侵略者,过去曾经订立过反对共产国际协定的,现在却似乎不愿意共产国际的解散,你们看奇怪不奇怪呢?他们都异常狼狈地在拼命指责共产国际的解散。在同盟国〔2〕中,例如斯德哥尔摩与伦敦两地社会民主党中的顽固派分子,从前以“受共产国际指令”为理由,拒绝本国共产党加入该党,现在却又不欢迎共产国际的解散,也算一件小小的怪事。
        现在全世界一切反法西斯国家的任务,在于使工人运动归于统一,以便有力地迅速地打败法西斯。此种工人运动中的顽固派,因为共产国际的解散使他们失去了借口,他们就很不高兴,甚至说各国共产党也应该解散。中国也许会有这一类毫无常识的议论出现,我们且看一看吧。但是我相信:全中国大多数正义人士是不会附和这种议论的,其理由就是因为这种议论缺乏任何起码的常识。共产国际的解散,不是为了削弱各国共产党,而是为了加强各国共产党,使各国共产党更加民族化,更加适应于反法西斯战争的需要。我党近年的整风运动,反对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和党八股这些不好的东西,就正是为了使中国共产党更加民族化〔3〕,更加适合抗战建国的需要。
        现在共产国际没有了,这就增加了我们的责任心。每个同志都要懂得自己担负了极大的责任。从这种责任心出发,就要发挥共产党人的创造力。我们正处在艰难的民族解放战争中,八路军、新四军在敌人后方抗拒着极其强大的敌人,我们的环境很艰苦,战争的时间还很长。但是这种长期的艰苦的斗争,正好锻炼我们自己,使我们用心地想一想,绝不粗枝大叶,自以为是;使我们认真去掉主观主义、宗派主义以及老一套的党八股作风,而拿出完全的负责的态度与高度的创造力来。
        有两种团结是绝对必要的:一种是党内的团结,一种是党同人民的团结。这些就是战胜艰难环境的无价之宝,全党同志必须珍爱这两个无价之宝。第一,全党同志必须团结在中央的周围,任何破坏团结的行为都是罪恶,只要共产党人团结一致,同心同德,任何强大的敌人,任何困难的环境,都会被我们战胜的。第二,全党同志都要善于团结人民群众,这里我想要请同志们学习近日《解放日报》报道的陈宗尧、左齐两位同志的榜样。陈宗尧同志是八路军第七一八团的团长,他率领全团走几百里路去背米,他不骑马,自己背米,马也驮米,全团指战员为他的精神所感动,人人精神百倍,无一个开小差。左齐同志是该团的政治委员,他在战争中失去了一只手,开荒时他拿不了锄头,就在营里替战士们做饭,挑上山去给战士们吃,使战士们感动得不可名状。我们全体党的干部,都要学习这两位同志的精神,和广大群众打成一片,克服一切脱离群众的官僚主义。我们共产党人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我们人人要有彻底的革命精神,我们不要有一时一刻脱离群众。只要我们不脱离群众,我们就一定会胜利。
        根据一九四三年五月二十八日《解放日报》刊印。
    注释:
    〔1〕这是毛泽东在中共中央书记处召集的延安干部大会上的报告。会议主要是传达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团《关于提议解散共产国际的决定》和《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共产国际执委主席团提议解散共产国际的决定》。共产国际即第三国际,一九一九年三月在列宁领导下成立。一九二二年中国共产党参加共产国际,成为它的一个支部。一九四三年五月二十日,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总书记季米特洛夫致电毛泽东,通报共产国际执委会主席团将于五月二十二日公布关于解散共产国际的提议,请中共中央急速讨论这一提议,并将意见告知。五月二十一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由毛泽东复电季米特洛夫,表示赞成共产国际执委会主席团的提议。五月二十六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共产国际执委主席团提议解散共产国际的决定》。六月十日,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决定共产国际正式宣告解散。
    〔2〕同盟国,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共同对德、意、日轴心国作战的中、苏、美、英、法等国家。
    〔3〕一九四三年五月二十六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共产国际执委主席团提议解散共产国际的决定》中指出:“中国共产党近年来所进行的反主观主义、反宗派主义、反党八股的整风运动,就是要使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一革命科学更进一步地和中国革命实践、中国历史、中国文化深相结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