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革命死难烈士追悼大会上的演说(一九四五年六月十七日)

        同志们:
        今天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和延安人民的代表联合在这里开一个追悼大会,追悼几十年来中国革命队伍在各个战线上所牺牲的人。这些牺牲者,有几十万的共产党员、成百万的革命民主主义者。他们中间,有做军事工作的同志,有做各方面民众运动的同志,有做政权工作的同志,有做党务工作的同志,有做技术工作的同志,从很高职位的到火夫、马夫、战斗员、工人、农民都有。就是这样两部分人,共产主义者和革命民主主义者,团结起来同我们的敌人斗争。就是这样两部分人组成的队伍,开头是不大的,后来慢慢发展,到现在是相当大了。开头的路线、方针、政策、方法,都只是有一个方向,至于如何才能搞得更好、更正确,那是在长期奋斗中得到的,是从几十万的共产党员、成百万的革命民众的流血牺牲中得到的。这一次我们开了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共产党制定了一套建立一个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富强的新中国的路线、纲领、政策。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呢?不是从少数个人的头脑里想出来的和发明的,而是亿万中国人民在他们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几十年奋斗的结果,取得了经验,才形成我们现在七大的决议案和文件。
        中国有两大敌人、两座大山压迫我们四万万五千万人民,一座大山就是帝国主义,另一座大山就是封建主义,外国的压迫和中国的压迫,压得我们四万万五千万人民不能抬头,破坏了我们的生产力。中国人民的生产力是应该发展的,中国应该发展成为近代化的国家、丰衣足食的国家、富强的国家。这就要解放生产力,破坏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正是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束缚了中国人民的生产力,不破坏它们,中国就不能发展和进步,中国就有灭亡的危险。帝国主义早在一百年前就开始侵入中国。现在我们同日本帝国主义的战争已经打了八年,如果从九一八事变算起,就已经有十几年了,日本帝国主义是我们第一个大敌。中国内部的反动派,实际上是跟日本侵略者互相配合来压迫中国人民的。这些反动力量还很大,它们压迫全中国人民,束缚中国人民的生产力,使其不能发展。革命是干什么呢?就是要冲破这个压力,解放中国人民的生产力,解放中国人民,使他们得到自由。所以,首先就应该求得国家的独立,其次是民主。没有这两个东西,中国是不能统一和不能富强的。没有独立,那就还是受帝国主义的压迫,没有民主,那就还是受封建势力的压迫,那还有什么统一?在国民党里面有民主派,有反动派,现在掌权的是国民党的反动派,他们所说的统一中国,就是要使中国继续成为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半殖民地,继续成为封建制度统治的国家,不要独立,不要民主,使中国人民的生产力不能解放。我们现在的抗战还没有胜利,还要努力,要团结全国人民做很大的努力,才能战胜我们的敌人。但首先阻碍我们团结起来的,就是国民党的反动派。
        中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斗争是经过了好几个阶段的。太平天国之前,有反对英国侵略的广东平英团,后头有太平天国革命,有义和团运动,有辛亥革命,有五四运动,所有这些,都是带着群众性的民族主义的性质和民主主义的性质。这些运动的目标,在要求独立、要求民主这一点上跟我们是相同的。在这几十年的斗争中都还没有共产党,这些斗争是由别的团体和政党领导的。因为没有共产党,中国人民就没有一个能够代表他们利益的彻底的革命纲领,没有一个正确的领导者毫不动摇地始终如一地领导他们进行斗争。国民党是发生了变化的,孙中山时期的国民党和蒋介石时期的国民党是不同的,前者是奉行革命三民主义的国民党,后者是退步的走向反动的国民党。中国共产党对革命从来没有发生过动摇,也只有共产党才能不动摇,彻底地干下去,不怕死多少人,不怕牺牲。从一八四一年平英团在广东起义反对英帝国主义起,到现在一九四五年已经有一百零四年的历史了,在这一百零四年中,中国人被杀的有多少,被关的有多少,已计算不清了。中国自有共产党以来,在二十四年里,单共产党人就死了几十万,革命民主主义者跟我们一道反对外国的和中国的反革命势力,也成百万地牺牲了。反动派为了消灭革命力量,就采取杀人的办法,以为屠杀会使革命者退却,可以停止或缩小中国的革命运动。他们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但一切却和他们的主观愿望相反,事实是他们杀人越厉害,革命队伍发展就越大。我讲这是成正比例的,是一条规律,一条不可抗拒的规律。反动派的希望和企图是他们杀人越多革命队伍就越小,但是希望和结果是两回事。
        从国民党的历史上也可以证明上面所说的规律。清王朝和外国帝国主义曾经压迫国民党,是把国民党压迫小了还是大了呢?最后还不是爆发了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的统治。国民党拿帝国主义、封建势力曾经用来对付他们的办法来对付中国人民,压迫共产党、工人、农民、革命的知识分子。我说他们这就错了!他们的队伍开来得越多,他们自己就会变得越小,而我们的队伍就会越大。这是我们从几十年的历史中得出的一条结论。日本帝国主义杀了很多人,难道它是越杀的多越大吗?希特勒也是杀了很多人,难道他是越杀的多越大吗?不管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反动派,只要他们杀人越多,他们自己的力量就会越小,而革命的力量就会越大。
        我们建设的党是东方的共产党,我们建设的队伍是东方人民革命的队伍,我们是英勇奋斗的。想用杀人、压迫这一套来缩小我们,来消灭我们,那是不可能的。几十万的共产党人、成百万的革命民主主义者被屠杀了,但我们的队伍却有更多的几十万、几百万人起来继续战斗。拿中国共产党的三个时期来说吧,头一个时期发展到五万多党员,一巴掌被打散了,剩下的很少;第二个时期我们发展到三十万党员,又被打散了很多,剩下的也是很少;到抗日战争中我们就发展到一百二十多万党员。至于军队,同志们都知道,中国历史上没有红军,要说有就是明朝朱洪武〔1〕起过一次“红军”,他们打的旗子是红旗。有的人以为红军这个名称一定是外国来的,我说不一定,你就只知道外国的事情,中国祖宗的事情就不知道。一九二七年以后,国民党反动派压迫和屠杀人民,中国又产生了红军。这个红军是在先进政党领导下的,开头数目很小。我经常和一些同志讲:“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必巨”,这是古书《庄子》上讲的〔2〕。“作始”就是开头的时候,“简”就是很少,是简略的,“将毕”就是快结束的时候,“巨”就是巨大、伟大。这可以用来说明是有生命力的东西,有生命力的国家,有生命力的人民群众,有生命力的政党。中国革命力量现在“巨”了没有呢?在一八四一年,广东平英团的力量有好几万人,他们的口号是反对英国的侵略,但那时的人们没有料到他们的子孙、他们的后代将来会怎么样。孙中山搞出一个辛亥革命,也没有料到有五四运动,没有料到又产生了共产党。我们的前人没有料到世界会发生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这样重大的历史事变,更没有料到中国会进步到有共产党领导的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这样的队伍,同时他们也没有料到中国革命会这样长还没有胜利。他们那时在敌人压迫面前只是开始起来反抗,至于下文如何,我看是还没有考虑成熟。不像我们现在开七大这样,对历史经验进行了总结,对当前的形势和前途都有明确的认识,因此我们有巩固的信心。我们的前人没有预料到这些,也不能怪他们,他们那时还没有革命的社会科学、还没有马克思主义武装头脑。我们是用科学社会主义武装头脑的人,看清楚社会前途的人,我们比他们进步,我们要完成他们没有完成的事业。我们今天的公祭可以一直上溯到一八四一年平英团那些英雄们,也祭奠他们。平英团的反英斗争,太平天国运动,都是英勇的斗争。太平天国有几十万军队、成百万的农民,打了十三年,最后南京城被清兵攻破的时候,一个也不投降,统统放起火烧死了,太平天国就这样结束的。他们失败了,但他们是不屈服的失败,什么人要想屈服他们,那是不行的。平英团现在没有了,太平天国也没有了,义和团也没有了。但是平英团以后出了一个太平天国,太平天国以后出了一个义和团,义和团以后出了一个辛亥革命,辛亥革命以后出了一个共产党,因此有了北伐战争、土地革命、抗日战争。革命力量的这一部分或那一部分,可能被消灭,弄得不好就会被敌人消灭,被敌人屠杀,甚至可能几十万地被他们消灭,但是跟着却会有更多的人加入我们的队伍。我看见过这样的家庭,同志们一定也看见过许多这样的家庭,反动派杀掉了父亲,他的儿子,三个四个,甚至七个八个,还有女儿,统统加入共产党,统统跑到延安来了。所以,反动派杀人越多,革命队伍反而扩大了。
        我们今天开大会,我们是有信心的。烈士们是已经离开我们了,他们的责任交给了我们,我们要完成这个责任。同志们,现在同死难烈士他们进行斗争的那个时期是不同了,在两年到三年内中国要起变化,或者变得很坏,或者变得很好,总之是要起变化。日本帝国主义要被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被打倒以后,中国与外国的反动派又想要把我们打倒,把中国人民打倒,下决心要把中国一切人民的民主力量、革命力量统统消灭。那时或者就是这样的情况,那全国就是黑暗的,延安也是黑暗的,中国像沉到大海里去了,每天都是夜晚不见太阳,黑暗得很,要再过上几十年恐怖日子。这是一种可能性。或者是另外一种可能性,另外一个样子,那就是把黑暗势力压下去,把拿刀子杀人的人压下去。中外新闻记者们去年来延安的时候,问了我一些问题,就包括这方面的问题。我们是君子动口不动手的,但如果谁拿刀子杀人,要来杀我们,我们就有办法对付。我曾和国民党的联络参谋讲过:我们有一百支枪,你们有本领缴我们九十九支,我佩服你们,因为你们会打,我们不会打。一百支枪被你们缴去了九十九支,我们还剩下一支,用这一支枪,我们也要打下去。剩下一支枪了,你们说投降吧!我们说那不行,“投降”这个词在我们的字典里是没有的,在你们的字典里可能有。
        同志们,现在国际国内的形势很好。我们的人民,我们的朋友,真正的民主主义者,同我们共产主义者需要更懂得团结,更懂得共产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懂得了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我们就更能团结,人家就打不散我们。同志们要注意,将来是一定要打的,因为他们已经有准备了。现在,他们实际上是同民族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互相配合要消灭中国人民的革命力量,一切革命力量他们都想统统消灭。但是结果将像我在七大闭幕词中所讲的,革命一定要胜利,中国是中国人民的,不是反动派的。来延安的美国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我说给你开一张支票,你回到美国去,将来再见面时还是这些人,因为中国是人民的。这是一种前途。中国是反动派的,这是又一种前途。现在美国政府赫尔利〔3〕所实行的政策是反动的,是赞助中国反动派的。现在我们党有清醒的头脑,有正确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我们一定能胜利。我们有这样的信心,一定要把黑暗的中国从地球上除掉,建设一个光明的中国。这个光明的中国是烈士们长期奋斗的目标,他们虽然没有成功就牺牲了,但是他们给了我们经验教训。我们今天开追悼大会纪念他们,革命也还没有成功,但是明天我们就要成功。我们下决心要把中国变为人民的中国,要战胜一切外国的、中国的反动派,一切外国的、中国的压迫者,不战胜他们决不罢休。我们全党团结起来,解放区一万万的人民团结起来,沦陷区及其他区域的革命民主主义者团结起来,这个目的就一定能达到,不达到目的是不停止的!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讲话记录稿刊印。
    注释:
    〔1〕朱洪武,即朱元璋(一三二八——一三九八),濠州钟离(今安徽凤阳东)人,明朝的建立者。一三五二年参加郭子兴部起义军。起义军以红巾包头和红旗为号,故名红巾军,亦称红军或香军。一三六八年朱元璋称帝,建都南京,国号明,年号洪武。同年攻克大都(今北京),推翻元朝统治。
    〔2〕见《庄子·人间世》。
    〔3〕赫尔利,当时任美国驻中国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