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郭沫若〔1〕的信(一九四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沫若兄:
        大示读悉。奖饰过分,十分不敢当;但当努力学习,以副故人期望。武昌分手后,成天在工作堆里,没有读书钻研机会,故对于你的成就,觉得羡慕。你的《甲申三百年祭》〔2〕,我们把它当作整风文件看待。小胜即骄傲,大胜更骄傲,一次又一次吃亏,如何避免此种毛病,实在值得注意。倘能经过大手笔写一篇太平军经验,会是很有益的;但不敢作正式提议,恐怕太累你。最近看了《反正前后》〔3〕,和我那时在湖南经历的,几乎一模一样,不成熟的资产阶级革命,那样的结局是不可避免的。此次抗日战争,应该是成熟了的吧,国际条件是很好的,国内靠我们努力。我虽然兢兢业业,生怕出岔子,但说不定岔子从什么地方跑来;你看到了什么错误缺点,希望随时示知。你的史论、史剧有大益于中国人民,只嫌其少,不嫌其多,精神决不会白费的,希望继续努力。恩来同志到后,此间近情当已获悉,兹不一一。我们大家都想和你见面,不知有此机会否?
        谨祝
        健康、愉快与精神焕发!
        毛泽东上
        一九四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于延安
        根据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三年出版的《毛泽东书信选集》刊印。
    注释:
    〔1〕郭沫若,见本卷第89页注〔2〕。
    〔2〕《甲申三百年祭》,是郭沫若一九四四年三月在重庆《新华日报》发表的著名史论著作。文中叙述了明末李自成农民起义军在攻入北京推翻明朝以后,若干首领腐化并发生宗派斗争,以致陷于失败的过程。一九四四年四月十二日,毛泽东在延安高级干部会议上说:“近日我们印了郭沫若论李自成的文章,也是叫同志们引为鉴戒,不要重犯胜利时骄傲的错误。”
    〔3〕《反正前后》,是郭沫若一九二九年写的反映自己一九一○年至一九一一年生活经历的作品,一九二九年八月由上海现代书局出版。“反正”,指辛亥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