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华中部队整训的意见〔1〕(一九四四年八月二十二日)

           饶、张、赖〔2〕:
        十四日电悉。
    (一)华中部队整训应着重练兵、带兵、养兵、用兵四大项,而以练兵为中心。可参考张宗逊〔3〕关于冬季练兵的总结报告。其中经验,打破陈规,采用兵教兵、官教兵、兵教官群众运动的练兵办法,是突破历史的新创造。华中各地,应令在职的团级及团级以上干部,有十天左右时间讨论这种练兵新法,使他们学会练兵,保证获得优异的练兵成绩。练兵内容,着重提高战斗技术,着重把投弹、射击、刺杀、土工作业四大基本技术练好。同时,在干部中还应讨论带兵,去创造新的管理方法;讨论养兵,去保证增加生产,改善待遇,增强体力;讨论用兵,去增强作战指挥方法。这四样是当务之急,能在一年内解决得好,我军战斗力可提高数倍,便利去应付战局变化的需要。开这种练兵会,或在军部开会,或在各地分组开,应就便去做,负责师、旅干部应亲自主持。
    (二)关于培养团级干部,军部可办团级训练队,或称军事整风班亦可,吸收离职的旅、团级干部,并选一部优秀营级干部参加,时间不宜太长,课程可定为战术学、兵器学、筑城学、地形学、管理教育(带兵、练兵、养兵等军事行政事项)五大项,以提高干部的指挥艺术为中心。关于战术学习,最好采用总结过去战例的互相批评的整风座谈办法,就是要学生报告自己的作战经验,或提出若干问题让学生发表意见,举行辩论之后,然后加以总结。这种根据实践的启发式的具体学习,最合我军干部的需要。以前照本宣科的办法,既不易注入,且难切合实际。延安抗大,正准备冬季开办抗大教员训练班,先教好教员,四个月后再回去教学生,其课程也是上述几项。教员,此间无人派来,应由你们自己负责作教员,或在学生中培养和选拔教员,或即用学生教学生、发挥特长、学习特长的新办法,或就华中现有旧军人材,加以改造,作为教学助手。延安军教人材亦感缺乏,因此全靠你们自己负责去解决。
    (三)关于特种兵人员,如工兵之类,可在各抗大开办训练班。关于使用新武器、掌握新技术等教育,目前暂不强调,如果我们把练兵、带兵、养兵以及战术基础,做得很深入巩固,到了有新兵器之时,再来学习使用,也来得及的。
        以上提议,请你们按实况实施之。
        毛、刘、陈〔4〕
        未养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抄件刊印。
    注释:〔1〕由毛泽东、刘少奇、陈毅署名的这份电报的原稿,是由当时在延安的陈毅起草的。毛泽东在审阅时作了修改。修改后他写信给陈毅,谈了几点意见:“中央整训指示中有用兵一项,今年当然不能强调,应以练兵为主,但应提及。整训指示又规定一年整训主要靠今冬完成,因不但明春春耕到来后练不成,且恐时局变动得快,故团级以上干部讨论练兵办法不宜过久,去冬边区只用五天讨论五天下操,即完成了练兵动员。又高级训练班时间亦不宜太长,以便应付时局。”
    〔2〕饶,指饶漱石,当时任中共中央华中局代理书记、新四军代理政治委员。张,指张云逸(一八九二——一九七四),广东文昌(今属海南)人,当时任新四军副军长。赖,指赖传珠(一九一○——一九六五),江西赣县人,当时任新四军参谋长。
    〔3〕张宗逊,一九○八年生,陕西渭南人。当时任八路军第一二○师第三五八旅旅长。
    〔4〕陈,指陈毅,当时任新四军代理军长,已到延安准备出席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受中央委托与刘少奇共同指导华中地区新四军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