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时局近况的通知〔1〕(一九四四年七月十五日)

          各同志:
        兹将时局近况通知你们。
    (一)蒋〔2〕之军队由于其士兵是捆绑与购买来的,军官极其腐败与根本没有民族民主教育,提倡反共教育,因而大部分军队充满失败情绪,失去战斗意志。蒋军在河南、湖南作战中,绝大多数均不战而溃或一触即溃,损失在四十万以上。进攻河南敌军不过四个师团,蒋军近四十万,除少数武器较差、待遇较坏的杂牌军比较能作战外,几乎无不望风而逃。胡宗南〔3〕有十个师由陕、甘开入豫西参战,但是只有一二个师能打一下,其余都是一触即溃。河南人民,在蒋军残酷压迫下引起他们普遍地与军队对立,群众暴动围缴军队枪械。这些地方的共产党,早已被国民党摧残,但是这些地方的人民在对国民党失望后,希望中共军队到临抵抗敌军之心甚为强烈。
    (二)胡宗南已调动十个师入豫参战,对边区威胁减轻,但直接包围边区军队并未减少,封锁依然存在,一切反共行为依然继续。
    (三)英、美、苏记者到边区已一个多月,他们感到兴奋。但是蒋在事前沿途布置反共宣传,蒋又派一批人同来监视他们,进行破坏中共工作,但未达到目的,这些人现已离边区,他们出去后可能进行破坏宣传。但是英、美、苏三国主要记者尚留边区,他们愿意多看一看,并将赴晋西北参观。他们对英、美、苏的新闻报道有利于我们。
    (四)罗斯福〔4〕三次电蒋要求派美国军事代表团来延安,均被蒋拒绝;此次华莱士〔5〕来华,率美方在渝有关人员全体见蒋,正式提出罗斯福第四次电报,蒋始被迫答应。美军事人员十八人不日可到延安。
    (五)国共谈判无进展。关于党的问题,国民党虽在形式上说可以照抗战建国纲领办理,但是实际上仍不承认我党合法地位;关于军队问题,仅承认十个师即十万人的名义,其余三十七万军队、二百万民兵,均要解散;关于政权问题,只承认陕甘宁边区一处,对华北、华中、华南各敌后根据地代表八千六百万人民的民主政权,概不承认;我党被捕人员不肯释放;其他要求条件都不答应。林伯渠〔6〕同志尚在重庆,但是根本调整国共关系,要待蒋更困难及美方施以更大压力时才有希望。
    (六)国民党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机构,腐化达于极点,酝酿着极大危机。孙科、宋子文、于右任〔7〕及许多国民党党员均不满蒋及其集团的死硬政策,各中间党派及川、滇等省地方实力派更加不满。如果日本继续向内地作深入进攻,重庆可能发生重大事变。
    (七)我党在华北、华中、华南三大敌后战场,近几个月有新发展,消灭了许多敌伪军,夺回了许多土地。为克服物质困难,发展了广大的生产运动,今年天雨及时,粮食可望丰收。在人民面前,我党领导的敌后战场与国民党领导的正面战场间的区别,越来越明显了。一个在进攻,在发展,在巩固;一个在退却,在萎缩,在充满着危机。在敌人继续进攻情况下,这种区别会更显露出来。但是我党困难仍是很多的,日寇将向我们施行残酷进攻,经济困难依然极大,决不可粗心大意,失去警惕性。
    (八)对国民党问题,我们将继续谨慎处理方针,谈判虽无结果,但仍在进行中。
        毛泽东
        七月十五日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原件刊印。
    注释:
    〔1〕这份电报的发出时间是一九四四年七月十九日,发给李先念和中共中央华中局、山东分局、冀鲁豫分局、北方局、晋察冀分局、晋绥分局。
    〔2〕蒋,指蒋介石。
    〔3〕胡宗南,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三十四集团军总司令。
    〔4〕罗斯福,当时任美国总统。
    〔5〕华莱士,当时任美国副总统。一九四四年六月二十日到达重庆,进行“调解”国共关系的活动。
    〔6〕林伯渠,当时任中共中央委员、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是同国民党谈判的中共代表。
    〔7〕孙科,当时任国民党政府立法院院长。宋子文(一八九四——一九七一),广东文昌(今属海南)人,当时任国民党政府外交部部长。于右任,当时任国民党政府监察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