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联合国日,保卫西安与西北!〔1〕(一九四四年六月十四日)

          今天是第三次联合国日,延安有热烈的民众大会,这个大会不但是一个庆祝大会,又是一个动员民众保卫西安,保卫陕西与西北的大会。
        一九四二年罗斯福总统发起以每年今日为联合国日,全世界反法西斯各国都在这天作纪念,今年是第三次了。过去的两年,是世界形势起巨大变化的两年,包括两个巨大的事变。第一个是在一九四二年十一月,苏联红军从斯大林格勒〔2〕开始进攻,扭转了世界的历史,随后又有英、美在北非与太平洋的进攻,把联合国〔3〕的防御与退却形势,转变到了进攻形势,苏联红军的伟绩,起了决定作用。第二个是本月六日英、美联军开辟了第二战场〔4〕,使进攻转到了决战阶段,英勇的盟军正在法境作艰苦的但是胜利的战斗,它的影响将及于全世界。我们在中国纪念联合国日,不要忘了苏、美、英人民的艰苦奋斗,不要忘了斯大林元帅、罗斯福总统与丘吉尔首相的英明领导和他们所指道路之正确。
        欧洲与太平洋早已转入进攻,欧洲且已进入决战阶段,但是日寇还在向中国进攻,中国不但还没有转入进攻的迹象,而且还不能停止退却,这是今天中国的新形势。从四月十八日开始,日寇相继发动向河南、湖南与广东的进攻,洛阳失陷,长沙岌岌可危,其中最严重的是河南战事。在这个战场上,洛阳失守以前,敌以攻击第一战区蒋鼎文〔5〕将军及汤恩伯〔6〕将军统率下的三十余万军队为主要目的,以洛阳失陷而告一段落。本月初旬,又开始第二个战役,敌以向部署在灵宝、虢略、官道口线的第八战区胡宗南〔7〕将军统率下的军队进攻为主要目的。截至本日为止所获情况,该线业已不守,敌向潼关前进,显有攻陕目的。据闻西安已下令疏散,西北处在极大的威胁中。中国纪念联合国日,却和欧洲及太平洋处于相反的情况,那边在进攻,这边在退却。
        中国境内也有两种情况,敌后战场在进攻,正面战场在退却。中国从抗战开始,即形成了两个战场,敌后战场与正面战场。一九三七年七月至一九三八年十月武汉失守,敌主力向正面战场进攻,但是八路军、新四军却向敌后前进,开辟了几个广大的敌后战场。武汉失守后,敌人开始改变其战争政策,对国民党正面战场以政治诱降为主,以军事进攻为辅,而逐渐移转其主力于敌后对付共产党,直至今年三月,整整五年半时间,主要的打击力量都落在共产党及敌后人民身上。最高峰时,六十万日军及九十万伪军的总数中,共产党担负的几达四分之三。然而我们是没有任何接济的,各抗日根据地又是被敌人分割了的。五年半中,敌对正面战场只作过几次战役性质的作战,都是早去晚归,并无战略的与占领性质的进攻。国民党统治人士在此期间的政策,是招架与观战的政策,敌来招架,敌去袖手,而注其全力于防制人民、压迫民主与反对共产党。这个政策,贯彻于其一切党、政、军机构中,顽固执着,不愿稍变,以迄今日。
        但是敌情起了变化,四月十八日以后,过去以政治诱降为主的政策,改变为以军事进攻为主的政策。敌人所以出此,全为救死,但是敌人今天并未丧失战斗力。可是我们的政府与国民党统治人士,却因长期执行不适宜的政策,而陷于几乎丧失战斗力与束手无策的境地,军队不战而溃,或一触即溃,军队官兵脱节,军民之间又脱节,作战五十余日而退入潼关,西安震动,又在准备退却。
        敌后战场以一九四一及一九四二两年为最困难时期,在敌人主力重击之下,根据地人口由一万万下落到五千万,军队缩小了,土地也缩小了。但是我们坚持奋斗,执行了中共中央的各项适宜的政策,打退了敌人一切进攻,终于站稳了脚。一九四三年及今年则举行广泛的进攻,又从敌人魔手下夺回了大批的土地,解放了广大的人民,根据地人口又上升到八千多万。八路军、新四军恢复元气,并且发展了,华北、华中、华南三大敌后战场合计,共有正规军与游击队四十七万,民兵二百万,主要的是经验丰富了,质量提高了。敌人原欲摧毁敌后战场,再攻正面战场,但是不可能了,为救死计,被迫着同时挑起这两个战场在肩上。
        这本是极好的形势,只要我们的政府及国民党统治人士愿意修改自己的政策,就能振奋士气,击退敌人进攻。有如此坚强与如此广大的敌后战场存在,只要正面稍作有力的回击,即足退敌。敌人并不多,截至目前止,豫、湘、粤三处进攻部队合计不过十几个师团,难道以倾国之力还不能给它打回去吗?而无如至今还只看到自己的退却。
        这是完全没有理由的。为什么共产党能够站住,能够进攻(虽然现在尚不是战略性的进攻,尚不能攻破大城市),国民党反而不能站住,不能进攻呢?
        原因很简单,共产党坚持团结与民主,共产党团结了华北、华中、华南一切敌后战场的各界人民,实行民主,依靠人民,在那里充满抗敌卫国的爱国精神与再接再厉的朝气,对于全国则力求团结,无论国民党的政策如何反动,总是愿意和它改善关系。国民党不然,就其统治人士来说,今天为止,尚毫无反省与择善的意图,没有团结与民主方针,反而天天诬蔑共产党为“奸党”,诬蔑八路军、新四军为“奸军”,诬蔑抗日民主地区为“奸区”,自大骄傲,不可一世,已属中外皆知。只知伸手向同盟国〔8〕要东西,满心依赖同盟国打日本,很少自力更生的意图与计划。以此而求胜敌,岂非缘木求鱼?
        中国正面战场现在已处于极端严重的状态,我们希望我们的政府及国民党统治人士即刻进行严肃的自我批评,修改自己的政策,从今天起,与民更始,则事尚可为。目前最严重的任务是保卫西安,保卫陕西与西北。这是今天一条唯一的国际通道,此处若失,则威胁四川。我们共产党人始终希望国民党作好,我们及全国人民均希望国共两党改善关系,解决悬案,重新进入一个新的时期,我们希望我们的政府及国民党统治人士不要再使人民失望了。这种希望,美、英、苏各国同样迫切。记者团〔9〕诸君已经来延安,华莱士〔10〕副总统即将到中国,我们希望他们能起促进的作用,帮助中国人民解决团结与民主的问题,借以克服中国正面战场存在的危机。要医治中国
        这个时症,再无他药,惟有团结与民主,离了这些,军事危机是
        无法解决的。乘此联合国日纪念,谨致我们共产党人的热望。
        根据一九四四年六月十四日《解放日报》刊印。
    注释:
    〔1〕这是毛泽东为《解放日报》写的社论。
    〔2〕斯大林格勒,即今伏尔加格勒。
    〔3〕这里指同盟国。
    〔4〕第二战场,见本卷第7页注〔3〕。〔5〕蒋鼎文(一八九五——一九七四),浙江诸暨人。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一战区司令长官。
    〔6〕汤恩伯,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鲁苏豫皖边区总司令。
    〔7〕胡宗南,当时任国民党军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
    〔8〕同盟国,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共同对德、意、日轴心国作战的中、苏、美、英、法等国家。
    〔9〕记者团,指中外记者西北参观团。见本卷第171页注〔1〕。
    〔10〕华莱士(一八八八——一九六五),当时任美国副总统。一九四四年六月二十日抵重庆,进行“调解”国共关系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