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的基本特性及其他〔1〕(一九四三年十二月十七日)

     一、
        事物的历史是无穷的,事物与事物的相互关系是无穷的,因而其属性是无穷的。普通所谓“全面暴露”,实只其有限的一些部分、一些片断。
    二、
        最基本区别是人的社会性,人是制造工具的动物,人是从事社会生产的动物,人是阶级斗争的动物(一定历史时期),一句话,人是社会的动物,不是有无思想。一切动物都有精神现象,高等动物有感情、记忆,还有推理能力,人不过有高级精神现象,故不是最基本特征。
    三、
        原始人与猴子的区别只在能否制造工具一点上。自从人能制造石枪、木棒以从事生产,人才第一次与猴子及其他动物区别开来,不是因有较猴子高明的思想才与它们区别开来,这是唯物史观与唯心史观的分水岭。
    四、
        人的思想是历史地发生与发展着的,不是一开始就完备的,也永远不能完备。
    五、
        人是物质发展的一个高级形态,不是最终形态,它将来还要发展,不是什么万物之灵。人首先是社会的动物,资产阶级总是强调人的理性(精神),我们不应如此。
    六、
        人最初是不能将自己同外界区别的,是一个统一的宇宙观。随着人能制造较进步工具而有较进步生产,人才能逐渐使自己区别于自然界,并建立自己同自然界对立而又统一的宇宙观。这种宇宙观也是历史的,将来的对立统一观的内容与现在又将不同。
    七、
        当作人的特点、特性、特征,只是一个人的社会性——人是社会的动物,自然性、动物性等等不是人的特性。人是动物,不是植物、矿物,这是无疑的、无问题的。人是什么一种动物,这就成为问题,几十万年〔2〕直至资产阶级的费尔巴哈还解答得不正确,只待马克思才正确地答复了这个问题。即说人,它只有一种基本特性——社会性,不应说它有两种基本特性:一是动物性,一是社会性,这样说就不好了,就是二元论,实际就是唯心论。
    八、
        自从人脱离猴子那一天起,一切都是社会的,体质、聪明、本能一概是社会的,不能以在母腹中为先天,出生后才算后天。要说先天,那末,猴子是先天,整个人的历史都是后天。
        拿体质说,现在人的脑、手、五官,完全是在几十万年的劳动中改造过来了,带上社会性了,人的聪明与动物的聪明,人的本能与动物的本能,也完全两样了。
        人的五官、百体、聪明、能力本于遗传,人们往往把这叫作先天,以便与出生后的社会熏陶相区别。但人的一切遗传都是社会的,是在几十万年社会生产的结果,不指明这点就要堕入唯心论。
    九、
        所谓是非善恶是历史地发生与发展的,历史地发展的相对真理与绝对真理的统一,不同阶级的不同真理观,这就是我们的是非论。道德是人们经济生活与其他社会生活的要求的反映,不同阶级有不同的道德观,这就是我们的善恶论。把人性分为自然性、社会性两个侧面,并承认自然性是无善无恶的,就给唯心论开了后门。
    十、
        剥削阶级当着还能代表群众的时候,能够说出若干真理,如孔子〔3〕、苏格拉底〔4〕、资产阶级,这样看法才是历史的看法。
        王阳明〔5〕也有一些真理。
        孔孟〔6〕有一部分真理,全部否定是非历史的看法。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释:
    〔1〕这是毛泽东在刘少奇一九四三年六月二十八日关于人性、是非、善恶等问题给续范亭复信上写的批语的主要部分。毛泽东并就此写信给刘少奇,信中说:“一气看完了你这一篇,前后看了三遍。并且率直批上了我的意见。”“我也没有研究透彻,不能说我批的全都无错,还请你看后告我。”
    〔2〕迄今为止的考古发现证明,人类的历史至少有二百万年。〔3〕孔子(公元前五五一——前四七九),名丘,字仲尼,鲁国陬邑(今山东曲阜)人。春秋后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的创始人。
    〔4〕苏格拉底(公元前四六九——前三九九),古希腊唯心主义哲学家。〔5〕王阳明(一四七二——一五三八),原名王守仁,字伯安,浙江余姚人。明代唯心主义哲学家。
    〔6〕孟,指孟子(约公元前三七二——前二八九),名轲,字子舆,邹(今山东邹县)人。战国时期思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