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审干的九条方针和在敌后的八项政策(一九四三年七月三十日)

         德怀〔1〕同志:
    (一)周、林〔2〕返延,七大准备开会,请你及罗、薄、聂、吕〔3〕来延参加大会,希预为布置。太行、太岳、北岳各区须重选代表若干,中央另有通知。
    (二)敌后整风有进步,可于七月九日北局关于整风经验及关于思想意识二文〔4〕见之(已交广播)。敌后整风请督促务于今年切实办完,以便从明春起开始全面审查干部,明年一年办完。
    (三)审查干部之方针为:一、首长负责;二、自己动手;三、领导骨干与广大群众相结合;四、一般号召与个别指导相结合;五、调查研究;六、分清是非轻重;七、争取失足者;八、培养干部;九、教育群众。必须拿这种实事求是的方针去和内战时期曾经损害过党的主观主义方针完全区别开来,这种主观主义方针就是逼、供、信三个字。其详另有说明。
    (四)蒋、胡〔5〕进攻边区计划,被我及时揭破,见我有备,被迫暂时停止,争取一年和平已有希望,但我军事防御准备绝不松懈。
    (五)望将延安民众大会通电、解放报社论〔6〕,及陈伯达、范文澜评《中国之命运》等文〔7〕多印广发,借此作一次广大深入的有计划的阶级教育,彻底揭破国民党的欺骗影响,不要把此事的重要性看低了。国民党思想在我们党内是相当严重地存在的。
    (六)前电所述六项政策,在敌后应加对敌斗争(反“扫荡”、反“蚕食”),再加阶级教育,成为八项政策,其次序是:一、对敌斗争;二、整顿三风;三、精兵简政;四、统一领导;五、拥政爱民;六、发展生产;七、审查干部;八、阶级教育(在陕甘宁边区,对敌斗争改称军事教育作为第八项)。
    (七)在群众中普遍的经常的任务则是战争、生产、教育三项。
    (八)阶级教育,即是统一战线中又团结又斗争的教育,不是离开统一战线的孤立的阶级教育,对外不提“阶级教育”名称。
        此电并告各中央局、中央分局及几个区党委负责同志。
        毛泽东
        午三十
        根据手稿刊印。
    注释:
    〔1〕德怀,即彭德怀,当时任中共中央北方局代理书记、八路军副总司令。
    〔2〕周,指周恩来。林,指林彪,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师长,一九四二年九月作为中共谈判代表动身赴重庆。一九四三年七月十六日,周恩来、林彪一行回到延安。
    〔3〕罗,指罗荣桓,当时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政治委员兼代师长、山东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薄,指薄一波,一九○八年生,山西定襄人,当时任中共中央太行分局副书记。聂,指聂荣臻,当时任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书记、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吕,指吕正操,一九○五年生,辽宁海城人,当时任八路军第三纵队司令员兼冀中军区司令员。
    〔4〕指中共中央北方局《关于整风经验的介绍》和第十八集团军总部直属机关学习委员会《关于思想意识问题》两文,分别发表在一九四三年八月二日和四日《解放日报》。
    〔5〕蒋,指蒋介石。胡,指胡宗南,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一战区第三十四集团军总司令。
    〔6〕通电和社论,见本卷第50页注〔9〕。
    〔7〕陈伯达,当时任中央政治研究室副主任。他写的《评<中国之命运>》一文,载一九四三年七月二十一日《解放日报》。范文澜,当时在中共中央宣传部工作,他写的评《中国之命运》的文章题为《谁革命?革谁的命?》,发表在一九四三年八月一日《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