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徐向前起草的致胡宗南信(一九三六年十月十八日)

           宗南学兄军长勋鉴:
        黄埔一别,忽已十年,回念旧情,宛然如昨。目前日寇大举进迫,西北垂危,山河震动,兄我双方亟宜弃嫌修好,走上抗日战线,为挽救国家民族于危亡而努力。敝部已奉苏维埃政府与红军军事委员会命令,对于贵军及其他国民党军队停止进攻,仅在贵军攻击时取自卫手段,一切问题均可商洽,总以和平方法达到停止内战一致抗日之目的。非畏贵军也,国难当前,实不欲自相残杀,伤国力长寇焰也;如不见谅,必欲一战而后快,则敝方部队已有相当之准备,迫不得已当立于自卫地位给予必要之还击。敝方各军仅为抗日之目的而斗争,深愿与贵军缔结同盟,携手前进。蒋〔3〕校长现已大有觉悟,甚为佩服。吾辈师生同学之间倘能尽弃前嫌,恢复国共两党之统一战线,共向我全民族最大敌人日本帝国主义决一死战,卫国卫民复仇雪耻,当在今日。吾兄高瞻远瞩,素为弟所钦敬,虽多年敌对,不难一旦言欢。兹特遣使携函征求吾兄高见,倘蒙惠予采纳,即乞停止贵方军事行动,静候敝党中央与蒋校长及贵党中央之谈判。如承派员驾临,敝部自当竭诚欢迎。时危祸急,率尔进言,叨在同门,知不认为唐突也。专此。顺叩戎绥!
        学弟 徐向前 手上
        十月十八日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抄件刊印。
    注释:
    〔1〕徐向前(一九○一——一九九○),山西五台人。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毕业生。当时任红军第四方面军 总指挥。
    〔2〕胡宗南,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毕业生,见本卷第450页注〔2〕。
    〔3〕蒋,指蒋介石,曾任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