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反蒋不能并提(一九三六年九月八日)

          朱张任〔1〕同志:
        甲、来电收到。向西行动须求得苏联协助。我们已有几个电报给国际,并派邓发〔2〕经新疆去莫申请,他们正等邓发到后查明情形,即有回答。你们来电已经转去。九至十一月三个方面军的部署,即照商定办法执行。
        乙、中国最大敌人是日本帝国主义,抗日反蒋并提是错误的。我们从二月起开始改变此口号。三月南京有人来接洽。我们提出一般的条件再往南京。六月、八月南京又有两次来件。八月上旬政治局讨论了对南京的方针,大体见以前给你们的电报。然而我们的估计还是不足的,八月下旬国际有进一步指示。目前我们的联络代表又已出去向南京接洽,双方正式负责代表进行具体谈判问题,依情势看有成就之希望。在南京方面不单是我们问题,还有联俄问题。依南京发表蒋廷黻为驻苏大使看来,联俄问题也有成就之望。我们现已发表了中国共产党致中国国民党书〔3〕,这是我们新的宣言,包括了民主共和国、民主国会与民主政府等新的内容。国际对中国党的政治指示已到,政治局讨论之后即可告知你们。
        丙、你们不要提出打倒中央军及任何中国军队的口号,相反地要提出联合抗日口号。向毛、王〔4〕等部派出人员进行接洽,仅在我们必要占领的地方遇到他们的反对才与之作战,但同时进行宣传与接洽。希望你们依据这个方针,把自己的宣传工作改造一下。
        丁、对张学良〔5〕任何部分都不要取真正攻击态度,应向他的师、团、营长写信,向士兵作普遍宣传。在我们与南京谈判没有成就以前,张学良指挥下的西北各部,包括东北军在内,都还不能停止对我们的敌对行为。东北军之何、于〔6〕两部受我们影响尚少,何与蒋有联系,张不能以联红事告他,你们更要加紧工作。
        戊、你们提出的出川陕豫鄂方案,是一种向南京进攻的姿势,只在不能出西北及与南京谈判决裂之时,才是可行的与必须的。我们已把此点电告国际,我们向国际提出亦是出西北与不得已时出东南两方案。
        已、德怀〔7〕在前线指挥野战军,育英〔8〕在环县进行东北军工作,我们在保安。
        洛、恩、博、泽〔9〕
        一九三六年九月八日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抄件刊印。
  注释:
    〔1〕朱,指朱德。张,指张国焘(一八九七——一九七九),江西萍乡人。当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红军总政治委员。任,指任弼时(一九○四——一九五○),湖南湘阴人。当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红军第二方面军政治委员。
    〔2〕邓发(一九○六—— 一九四六),广东云浮人。当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3〕指一九三六年八月二十五日《中国共产党致中国国民党书》。见本卷第424——433页。
    〔4〕毛,指毛炳文(一八九一——一九七○),湖南湘乡人。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三十七军军长。王,指王均(一八九一—— 一九三六),云南呈贡人。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三军军长。
    〔5〕张学良,见本卷第371页注〔10〕。
    〔6〕何,指何柱国(一八九七——一九八五),广西容县人。当时任国民党军骑兵军军长。于,指于学忠,见本卷第371页注〔11〕。
    〔7〕德怀,即彭德怀,当时任红军西方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8〕育英,即林育英(一八九七——一九四二),又名张浩,湖北黄冈(今黄州市)人。曾任中华全国总工会驻赤色职工国际代表、中国共产党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成员,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回国到达陕北。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任中共中央白区工作委员会书记。一九三六年一月中央政治局决定林育英参加政治局的工作。
    〔9〕洛、恩、博、泽,指洛甫(张闻天)、周恩来、博古(秦邦宪)、毛泽东,他们当时都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