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干部的压力为什么这么大

文/汪金友

《半月谈》的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地方在推进工作的过程中,出现了“压力层层传导”,异化为“压力层层加码”的现象,让处于政策执行末端的基层干部,感觉“压力山大”。(7 月 25 日《半月谈》)

比如,一个计划一年多建成投产的项目,由于层层加码,到了负责落实的基层干部那里,已经压缩成要半年建成投产。而如果完全按照操作规程, 是很难在这么短的期限内完成任务的。所以西部地区某开发区管委会的一位干部向记者诉苦, 完不成,是我们的责任;出了问题,也是我们的责任。

某地给每个科级副科级干部,都分包了一个贫困户,不仅要求限期脱贫,而且要每天写出扶贫工作日记。其中包括贫困户这一天做了什么,自己这一天做了什么,扶贫工作有什么进度和效果等。一些扶贫干部为难,贫困户也不耐烦。有个基层干部,一次外出到有关部门开会,正巧有个检查组来查岗。见他上班时间没有在办公室,就给予了通报批评。他找批评者解释,我去某个部门开会,他们可以证明。而批评者说,如果你要外出, 就必须在办公室门前的牌子上说明去向。没有说明,就是违反了有关规章制度。

还有一些基层干部反映, 现在很多上级部门,都热衷于签订“责任状”,将责任加码下移,导致基层干部不堪重负。为此,《半月谈》记者提出, 一些地方的“领导履责”,实际变成了“层层卸责”和“层层不负责”。于是,有些地方的基层干部,就用五花八门的“形式主义”,来对付推卸责任的“官僚主义”。

“层层加码”,已经成为很多地方的一条主要工作方法。每当上边下达一项任务, 一些单位都把自己的“加重量” 和“提前量”加进去。既可以证明自己的重视和智慧, 又可以给本机关本部门本领导加上保险”。一旦圆满完成, 功劳属于自己;要是出了问题, 责任全在下边。所以,“层层加码”的实质,就是“层层卸责”。

这可苦了基层干部,首先, 是增加了一种不堪重负的心理压力。上边千条线,都对下边一根针。这也要提前达标,那也要圆满完成,所以几乎每天, 都处于焦急、焦虑和焦头烂额之中。还有,“层层”加的那些“码”,有很多都是“形式之码”、“ 无效之码” 和“ 画蛇添足之码”, 不仅增加很大的工作量, 而且让人无奈和心烦。为此,便有一些基层干部, 为了不出事,宁可不干事。推就动,不推就不动。只有消极被动,没有积极主动。也有的以形式主义应付官僚主义, 以自由主义对付教条主义。你有你的千条妙计,我有我的一定之规。

“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是一项重要的工作方法, 也是一条宝贵的工作经验。不仅保证了各项任务的贯彻落实,也激发了基层干部的主动性和自觉性。但无论哪一级领导和哪一项工作,都必须以实事求是和各负其责为前提。领导有领导的责任,基层有基层的责任。上级不能为了摆脱自己的责任而给基层“加码”, 基层也不能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而给上级“加水”。

检验基层工作的标准,是实效而不是形式。过大的压力, 反而会使基层干部无所适从。所以需要我们用宽广的眼光、包容的心态和改革的思路,给基层干部更多的自主权和活动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