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位思考”莫如“换位体验”

文/劳 骥

不少时候,有些看法相左、意见对立,似乎很难兼容统一,但一站在对方立场上加以思考,就会看到个人意见的片面,寻找到各自看法的共同点,从而兼顾互补,形成一致意见。这种换位思考的做法,无疑极为必要。

然而,由于事物是矛盾的, 哪怕暂时形成“统一”,依然会产生新的矛盾。从这个意义上说,欲要不断解决新的矛盾,形成新的统一,就不仅需要换位思考,而且更需要“换位体验”。近日一则报道“谁在逼扶贫对象‘晒步数’”中说,为了解决山区农民扶贫易地搬迁安置问题,国家级贫困县四川达州宣汉县去年底在冒尖村建有新29 幢,但入住村民仅 6 户;在天坪村建起 20 栋水电安装齐全的新房,搬迁入住者只有 3 户。原因并非贫困农民不愿住新房,而是安置点周边土地已有归属,自己无地可种,无事可做,生活也无保障。如白天早起去老宅种地,晚上回安置点睡觉, 来回步行山路 20 公里,要耗时 4.5 小时,所以不得不返回老宅生活,安置房也因此大量空置。

这就清楚了。从换位思考来看,贫困农民“住老房怕塌”,搬迁安置盖新房应该是大得民心。但贫困户搬迁后无地种、无事干,“住新房怕饿”,只好住在老宅。“鞋子合适不合适,只有脚知道。”如若设置这些安置点时,决策者能够“换位体验”一下,脚踏实地去走一走、看一看、问一问,就很容易体谅到来回走 20 公里去种地的难处,就可能调整方案, 不至于把本应受到贫困户欢迎的“好事”办砸了。

“想要知道梨子的滋味, 就要亲口尝一尝。”譬如多有诟病的“就医难”问题,不仅坐在办公室里“换位思考”不会看到真实情况, 就是官员生病闹灾的走“ 绿色通道” 也不会体会到其中难处。如若以普通患者身份排队挂号交费、楼上楼下地跑上多趟,再当面感受一下医务人员的态度, 立马就会体会到难的程度。又如“乘车难”, 也只需要官员不露声色地便服乘车, 究竟多难也会了然于心。

前不久,连云港市委书记项雪龙骑公共自行车看了 11 个点,包括公厕、城区黑臭水体整改、老旧居民小区、公益广告牌,发现龙尾河西盐河水质较差、漂浮垃圾多,街头部分垃圾桶周围环境卫生差、老旧无物管小区卫生情况不好等问题。“换位体验”使他不再妄听那些全覆盖、无死角、完全整改之类的虚话, 一下子有针对性地解决了整改问题。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共产党就是为人民谋幸福的, 人民群众什么方面感觉不幸福、不快乐、不满意,我们就在哪方面下功夫,千方百计为群众排忧解难。”往往这些不幸福、不快乐、不满意” 的事情,正是领导干部急需亲自“换位体验”,才能查准症结、精准施治的地方。而那些听听汇报、泛泛议论抑或“猫盖屎”式地鼓捣一些迎检的花花形式,恐怕不仅于事无补, 甚至可能酿出不意祸患。

诚然,事事要求领导干部都能“换位体验”也不现实, 有的事情也不可能做到。但对于事关全局的重大事体,还是不要局限于一般的“换位思考”,而需要真正迈开双脚,来个实打实的“换位体验”,尽量获得第一手“带着露水珠”的情况, 再去商讨事情就会心里有根, 决策有准,落实有力。更何况, 情况总在不断地变化,老经验不能解决新问题。焦裕禄说过 的“吃别人嚼过的馍没有味道”,这话至今仍是不易之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