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人物风采 刘少奇与红军长征

第4章:人物风采 刘少奇与红军长征/李桂芳    长征前,刘少奇已经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是党内有名的工运领袖和白区的党务工作者,在党内有很高的政治地位。长征前夕,他被编人部队负责政治工作心长征初期,刘少奇先后担任红八军团和红五军团中共中央代表,督促军团实施党的命令和指示,参与军团的领导工作。1934年10月22日,当红军突破国民党军在赣南设置的第一道封锁线时,刘少奇接到周恩来、博古电令:“刘少奇参加中央红军第八军团领导工作,任中共中央代表。”于是在行军途中前去上任。红八军团是中央红军突围前夕,即1934年9月组成的主力部队,7000余人,军团长周昆,罩挝被飘d,担任红军长征的侧后卫。刘少奇到达八军团后,一面同大家每日一起艰苦行军,一面以他特有的严谨作风督促检查各项工作。莫文骅回忆自己在红八军团的经历时说:长征开始前,我由五军团调到八军团,担任八军团政治部宣传部长。我是在突破第一道封锁线时,在行军途中才认识刘少奇的。那时他穿着一身普通军服,有时骑马,有时步行。我因为做团队的宣传鼓动工作,跑前跑后,很快就认识了刘少奇。一天,因我跑路多,脚上起了泡,感染后脚肿了,走路一拐一拐的,刘少奇看见了,执意要把他骑的马让给我骑。开始我觉得少奇是中央首长,我怎么能骑首长的马呢?后来又想到腿脚一时好不了,不能走路就会掉队,一旦掉了队,就有被俘的危险,想到这些我就接受了。他在《二十年打个来回》一书中写道:“在这样困难的时候,少奇同志给我这匹马,的确是雪中送炭,这不仅是对我的关怀,也是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过湘江后,由于红八军团在行军作战中减员很大,中革军委决定撤销其番号,将剩余人员编人红五军团。与此同时,军委第一、第二纵队合编为军委纵队,原红五军团的党中央代表陈云改任军委纵队政治委员,刘少奇便转任红五军团的党中央代表。鉴于情况严重,在部队进人贵州边界时,刘少奇组织红五军团部队清理所有多余的文件,集中起来烧毁。这段日子,是红军处境极为艰难且非常痛苦的时期,身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的刘少奇目睹了推行“左”倾路线的领导人几乎已经把革命引向绝境,异常焦急,同时也为他随后在遵义会议上坚决支持以毛泽段椎恼仿废叩於怂枷牖      1935年l月中旬,遵义会议前夕,负责这次会议组织工作的周恩来打电报通知随红五军团行动的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刘少奇和红五军团政委李卓然:“十五日开政治局会议,你们应于明(十四)日来遵义城。”l月15日至17日,在遵义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刘少奇也在会上发了言,旗帜鲜明地支持毛泽东的正确意见,揭露和批评了王明“左”倾错误路线。刘少奇过去在白区工作,因坚持白区工作的正确方针,屡次遭到“左”倾教条主义的打击。因而,他对“左”倾错误的危害是有切身体会和深刻认识的。在会上,刘少奇指出,四中全会以来,中央在饲ぷ魃戏噶搜现卮砦螅绕涫窃诰抡铰哉绞醯确矫妫恢醒朐诎浊ぷ魃贤噶搜现卮砦螅贾掳浊と嗽硕偷车淖橹獾搅思蟮钠苹岛退鹗АK康髡獠皇歉霰鸬拇砦螅笾醒胱鞒鋈婕焯郑觳樗闹腥嵋岳矗乇鹗俏逯腥岷螅浊退涨车穆废呤欠裾贰R蛭笔被嵋榧逼刃枰饩龅氖蔷挛侍猓杂谡温废呶侍馕茨苷箍致邸5跎倨婕馊竦靥岢隽苏飧鑫侍猓从沉怂羁痰亩床炝τ胝紊系拿羧窈陀缕U飧鑫侍馐侵醒牒炀酱锷卤币院螅谕咭けせ嵋樯辖饩龅摹     1966年10月,当刘少奇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时,毛泽东仍然动情地回忆,在遵义会议上,刘少奇表现是不错的,在那个时候,这还是很宝贵的。1980年5月17日,邓小平在追悼刘少奇的大会上代表中共中央致的悼词中,明确指出:“1935年1月,在决定中国革命命运的遵义会议上,刘少奇同志坚定地支持了毛泽东同志所代表的正确路线。”王首道在追念刘少奇的文章中指出,在遵义会议上,“少奇同志坚决支持了确立毛泽东同志在中央的正确领导”。当时在中共中央工作的吴亮也回忆说:“少奇同志参加了遵义会议,在会上支持毛泽东同志,起了不小作用。”     遵义会议结束后,中央红军各部在紧张的行军作战途中,先后传达了遵义会议精神。刘少奇以中央代表的身份向红五军团传达了会议精神。据红五军团干部谢良回忆,这天,在军团长董振堂的陪同下,在五军团驻地召开的排以上干部会议上,刘少奇传达了遵义会议召开的情况和会议决议的基本内容。当刘少奇以兴奋的心情宣布:党中央最近在遵义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纠正了“左”倾错误的军事领导,毛主席又回到中央领导岗位来时,会场上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1935年2月上旬,刘少奇被调往红三军团任政治部主任。当时,红三军团的军团长是彭德怀,政治委员是杨尚昆,刘少奇到任后就积极地抓政治思想工作。3月,三军团在贵州鸭溪召开团以上政工干部工作座谈会,研究干部和战士的思想情况。刘少奇在会上就党的支部工作、干部工作、思想政治工作和党的建设问题作了发言。会后将红三军团干部战士的思想情况,写成文字材料,向中央作了报告。     1935年6月,在四川懋功地区红一方面军同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这本来是大好的革命形势,但却发生了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的罪恶活动。6月26日到28日,党中央在两河口举行了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红军的战略方针和行动方向问题。刘少奇在会上发言,坚决支持毛泽东、周恩来北上创建川陕甘根据地的正确意见,不同意张国焘南打成都的主张。他还分析了在川陕甘建立根据地的有利条件,认为川陕甘不仅地区辽阔,便于向东发展,而且有利于通过蒙古和新疆同共产国际取得联系。两河口会议后,刘少奇离开三军团,坏搅酥醒搿     7月中旬,红军进人四川松潘一带。为了筹集粮食准备过草地,中央决定成立筹粮委员会,由刘少奇任主任,杨尚昆、曾传六任副主任。那一带是藏民区,地广人稀,筹粮极为困难。刘少奇为首的委员会一面对指战员们的征粮进行指导,一面向藏族同胞展开说服动员,最后筹到了能满足部队最低需要的粮食,完成了这一当时堪称最为艰巨的任务。     在毛儿盖准备过草地时,刘少奇预见到前面的路途将十分困难,过去集中在中央纵队一起行军的女同志将很难自己相互照顾。于是他向参加一方面军长征的几十个女同志作了动员,要她们分散到各个军团去,如遇困难还可以由那些男同志帮助。事后证明,正是由于采取了这样的措施,除了随四方面军南下的以外,这些女同志都安全走过了艰难险恶的草地。     8月下旬,刘少奇随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及右路军踏上了征服草地的艰难途程。他们在能陷没人的沼泽泥潭中整整搏斗了七八个昼夜,终于摆脱了茫茫草地的困苦和威胁,到达了巴西(今属四川若尔盖)。9月2日,刘少奇出席在巴西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他在会上发言,同意毛泽东作的关于红一方面军行动方针的报告,并认为红一方面军需要有较长时间的休息和整顿。还提出,红一、四方面军会合后,应该注意溶合两个方面军的宝贵经验。10月19日,刘少奇和毛泽东、周恩来等一起胜利到达陕北吴起镇。至此,红一方面军长征胜利结束。刘少奇自始至终在极端困难的环境中,走完了两万五千里的长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