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未能忘记 恶战前夕赠军鞋 长忆英烈袍泽情

第20章:未能忘记 恶战前夕赠军鞋 长忆英烈袍泽情/唐振华    60年前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改写了近代中国倍受外敌欺凌的历史。从此,中华民族的振兴,人民的解放,进人了新的历史阶段。“岂日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多年以来,作为当年那场战争的亲历者和见证人,每当吟诵起这首2500多年前的从军诗,我都为自己最初投笔从戎的人生选择感到欣慰,同时也深深思念那些往日里曾与自己朝夕相处的战友们朝夕相处的战友们。1943年牺牲于冀西春季反“扫荡”斗争中的晋察冀军区三分区骑兵团政委曾海庭同志,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曾送给我两双军鞋,留给我的更是一段永世无法忘却的同志情、战友义。     曾海庭同志,1914年出生于江西瑞金,1933年参加工农红军,经历过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我和他相识是在抗战中期,他从军区独立一师调任三分区骑兵团政委,我当时任唐县武装部部长。在1942年秋季反“蚕食”斗争中,唐县民兵一部与骑兵团相互配合,对直接威胁我北岳区根据地安全的日军老虎山据点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伏击袭扰战斗,给予敌人重大杀伤,破坏了日寇在此修建碉堡的计划。这次战斗受到了边区政府的通令嘉奖,从此我和曾海庭政委也建立起了日益深厚的战斗情谊。     1943年初,华北日军的“蚕食”和“跃进蚕食”计划相继遭受严重挫败,然而敌人并不死心。4月上旬,日军迅速集中精锐部队17个大队9000余人,加上附近几个县的伪军,策划对已转移至冀西抗日根据地唐县葛公、张合庄一带的我冀中军区领导机关和驻史家佐的我三分区司令部,发动出其不意的“辗转扫荡”,妄图一举摧毁我指挥机关、消灭我主力部队。4月29日前后,唐县县委接到上级发来的紧急电报,告知敌人即将对我发动大规模“扫荡”,指示县委机关在此次反“扫荡”斗争中要和当地部队一起行动。30日上午,我到骑兵团和曾海庭同志共同研究一菩卸木咛迨凳┓桨福詈笊潭ū至铰罚宦酚商谱影餐懦ご炝礁隽蚨狈较蜃匚饕斓妓嬲庖宦沸卸灰宦酚稍Mフ炱锉?个连和冀中军区干部教导队向西北方向转进。分别前,海庭同志不经意地发现我当时脚上穿的鞋子稍显破旧,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他拉住我,郑重其事地把两双军用布鞋塞到我手上,说道:“振华同志啊,我送给你两双鞋,一双是部队发给我的‘千层底’,一双是我们战士穿的。这次反‘扫荡’你带上也许会派上用场。根据我过去的经验,长途行军打仗没有鞋穿,可是不行。”因为军情紧急,我们在互道珍重之后,就匆匆告别了。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同他的这一次会面,竟成了最后的诀别!     事后我才得知,“五一”节那天清早,他带领所属部队从唐县豆铺村向西运动,不久便与从曲阳县来的一大股鬼子突然遭遇了。经过半天激战,我军大部终于突出重围,然而曾海庭和其他四、五十名同志却在这次战斗中壮烈殉国了!牺牲时年仅29岁。海庭同志一贯作战英勇、胆略过人。1939年在唐县明伏的一次遭遇战中,面对气势汹汹的大批日伪军,在我方部队已被冲散的危急关头,海庭同志临危不惧,与身边的一名战士迅速进人附近一个山洞,用枪、手榴弹和石块与敌人顽强拼杀,坚持了三、四个小时,毙伤多名敌人。直到援军赶到,方才化险为夷。他剐牟渴簦朴谧鋈说乃枷牍ぷ鳎钍芄俦鳎俏揖晃坏虏偶姹浮⑽奈渌挠判阒富釉薄K炅涑の?岁,我们真正互相熟悉的时间其实是很短的。但他身上那种对敌斗争的坚毅果决,那种对革命战友的真挚情感,足以成为我终生学习的楷模!     十分遗憾的是,那两双承载着深厚友情的军鞋没能保存下来。就在那次为期10天的空前残酷的反“辗转扫荡”斗争中,我竟然磨穿了3双鞋!然而这两双军鞋却始终被我珍藏在了内心的深处,伴随我一直走过后来漫漫的人生道路。(游京录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