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理论园地 联系经济建设的实际学习陈云

第18章:理论园地 联系经济建设的实际学习陈云——学习“建设规模要和国力相适应”的一点体会/刘日新    “建设规模要和国力相适应”,这是陈云经济思想的一个重要观点,被实践反复证明是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     陈云指出:“经济稳定极为重要,建设的规模超过国家财力物力的可能,就是冒了,就会出现经济混乱;两者合适,经济就稳定。当然,如果保守了,妨碍了建设应有的速度也不好。但是,纠正保守比纠正冒进容易些,因为物资多了,增加建设是比较容易的;而财力物力不够,把建设规模搞大了,要压缩下来就不那么容易,还会造成严重浪费。”(《陈云文选》第3卷第52页)     陈云的经济思想并不是一贯得到尊重的,经济顺利发展时就不重视了,遇到困难时又想起来了,我国经济发展几度大的来回折腾,不能说与此没有关系。二十多年前,有人嫌陈云右倾保守,说什么不能被他的思想束缚手脚;现在,又有人批陈云几大平衡的思想,认为不合时宜。邓小平则赞扬陈云“在一系列问题上正确地总结了我国三十一年经济工作的经验教训,是我们今后长期的指导方针”。(《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54页),这一点我们千万不能忘记。     按照陈云“建设规模要和国力相适应”的观点,对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怎么看?为了说清问题,先让我们简单的回顾一下2003年的经济运行情况。当年国内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9.5%,其中工业总产值比上年增长27.2%,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比上年增长27.7%;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47.2%。面对当时的经济形势,经济学界对宏观经济走向展开激烈争辩。有些人认为,目前经济正处在“新一轮快速增长周期”,不存在过热的问题;另一些人则认为,经济已经过热,特别是投资规模过大,现在如不控制,继续大起,有朝一日会大落,给经济猿删薮笏鹗А     党中央和国务院分析了面临的形势,聆听了不同意见,在2004年3月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对当年经济的发展作出了果断的决策:坚持科学发展观,加强宏观调控,以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国务院对2004年的经济发展作了以下的降温规定:一是当年国内生产总值计划增长速度,由上年的9.1%降为7%;二是适当控制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坚决遏制部分行业和地区盲目投资,依法加强建设用地的管理,以求降低投资率;三是控制银行贷款,同时把广义货币供应量MZ的增长速度由上年的19.6%下调为17%;四是合理调整投资与消费的关系,逐步改变投资率偏高,消费率偏低的状况。     对200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实际结果,应当如何估计呢?有些人认为,由于采取了一系列宏观调控措施,“不知不觉把中国经济带人了十几年来发展最好的时期”。“中国经济正处在快速发展的平台上”,“经济运行中不健康、不稳定的因素已经得到抑制,避免了经济出现大起大落”。事实果真如此吗?     根据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摘要2005》的资料,2004年计划执行的结果,宏观经济几个主要指标如下:     1.国内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更快,实际达到9.5%,大大高于计划增长7%的目标。     2.财政收人达到2.64万亿元,财政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由上年的18.5%提高为19.3%。     3.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实际达到70073亿元,比上年增长26.1%;固定资产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高达51.2%,比上年高出3.9个百分点。     4.广义货币供应量MZ的增长由上年的19.6%降为14.9%;贷款余额的增长由上年的21.踢降为11.6%。     5.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由于市场商品供应充裕,只上升了3.9%,但比上年的1.2%高2.7个百分点。     6.投资与消费的关系没有得到改善,消费率还进一步降低。     从这些宏观经济主要指标来看,对当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一分为二的进行评价。首先,要看到好的一面:如农业,去年认真贯彻了中央一系列惠农政策,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农业获得大丰收,农业总产值比上年增长7.5%,这是七八年来没有的好事,但这包含有恢复性质。粮食总产量由上年减产527亿斤变为增产575亿斤,大大缓解了人们对吃饭问题的担心。清理开发区非法圈地、滥占耕地,大大保护基本农田,取得了一定成效,耕地占用数比上年减少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执行得也比较好。财政收人的增长快于支出的增长,贷款只比上年增长11.6%,大大低于上年增长21.1%的幅度。广义货币供应量MZ只增长14.9%,低于计划增长17%的指标,从这些指标来看,目前宏观经济运行好的表现应充分肯定。     在看到经济好的一面的同时,也要看到存在严重问题的一面:     首先是经济过热的问题。国外有的“中国通”说,中国经济现在重新出现过热。如果从上述宏观经济主要指标连续进行观察,这不是重新出现过热,而是事实上的持续过热。实际上经济已经是大起了,不过大落尚未出现而已。     其次是投资规模过大的问题。去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比上年增长26.1%,规模大,速度高。投资率为51.2%,这就是说,全年的生产成果一半以上用来搞建设了。经济专家普遍认为,现在经济发展过分依赖于投资了,有些建设项目并不是很需要,并不都有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有经济学家估计,现在的固定资产投资中有三分之一是无效投资,估计可能不那么准确,但浪费确实是存在的。     现在投资体制改革了,不搞审批制,项目一般只需备案。目前每年新开工项目大批上马,投资大量增加。去年统计,新开工的项目15.2万个,占施工项目总数的70%以上;新开工项目投资4.9万亿元,占施工项目总投资的35.6%。由于新开工项目的增加,使在建规模不断膨胀。截止去年年末,全国投资50万元以上的在建项目总规模达13.76万亿元,按现在的建筑施工能力,即使一个新项目也不上,这些在建项目约需四年半时间才能全部建成,由此可见基本建设战线之长!在固定资产投资中,城乡都存在泡沫,泡沫一旦破没,造成的危害不可低估。例如,一些地方政府搞了许多所谓的“政绩工程”、“形象工程”等,投资无来源,出现许多工程拖欠款;由此进而拖欠农民工工资,使他们劳而不获,埋下了社会隐患,这些是我国经济建设史上从来没有过的。     房地产投资是我国建设投资中的一个大项,这个问题很值得注意。近年来它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在18%以上,去年共计1.3万多亿元,增长近30%。外商也竭力染指这个获利颇丰的领域,去年房地产开发利用外资增长34.2%,外汇热钱上千亿美元很多涌入了房地产业。应该指出,十几年来随着房地产业的发展,广大居民的居住条件有很大改善,但房地产业存在不健康的问题和泡沫也很大。建设的住房以盈利大的高档房居多,由于销售不出去,造成大量积压。     前几年媒体批露,全国空置面积达四亿多平方米,近年来空置的面积又年年增加,由此积压的资金估计至少有一两万亿元之多。一些房地产商雇人排队购买高档房,人为地制造房屋供不应求的假象。在这同时,一些大中城市也出现“购房团”,大肆炒房,进行房地产投机,牟取暴利;一旦出现风险,他们会把屯积的房子吐出来,危机就会爆发。由此可见,房地产业表面繁荣,实际上存在泡沫,其基础是很虚弱的。在许多城市房地产业一派兴旺,高楼大厦拔地而起的背后,而中小套型60——80平方米的经济适用房,则供应不足。2004年经济适用房投资占商品渍蹲实谋戎兀缮夏甑?.13%下降为4.61%。急需住房的普通老百姓、中低收人职工通宵达旦甚至几天几夜排队也买不着房,他们一肚子怨气。杜甫有诗曰:“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函需解决的一个民生问题。     当前建设规模过大,经济生活中出现了不稳定、不健康的问题,主要有:     —投资和消费的比例失调。投资率过高与国家的财力物力不相适应,导致经济不稳,还严重的挤了消费。     应当指出,我们的分析不能停留在总的投资和消费的比例这个层面上,因为现行统计方法,消费额包括居民消费和政府消费两部分,我国政府消费的规模很大,2004年绝对额达1.6万亿元以上,占消费总额的21.7%,将其扣除后,才能得出居民消费率。2004年同1978年相比,全国总人口增加了3亿3千多万人,但居民消费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份额却缩小了6.8个百分点。按照陈云“一要吃饭,二要建设”的思想,居民消费率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是第一位的问题。今年是“十五”计划期末,现在看来,主要生产建设指标都将完成和超额完成计划,唯独居民消费率完不成计划。在“经济发展最好的时期”,又是贯彻“以人为本”的精神,出现如此情况,难道还不应该引起重视吗?     特别是在全国人民平均进入小康水平的背后,贫富悬殊,两极分化的现象相当严重。据国家发改委同志主编的《中国居民收人分配年度报告2004》一书资料:2002年中,“最高收人1嘶的富裕家庭其财产总额占全部居民财产的45%,而最低收人1嘶的家庭相应比例仅为1.钱。”这就是说,贫富家庭财产相差32.1倍,这种状况表明,两极分化还不严重吗?邓小平晚年看到了我国社会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他说:“少部分人获得那么多财富,大多数人没有,这样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出问题。”他要求20世纪末解决这个问题。(《邓小平年谱》第1363一1364页)但是,一些部门和学者却对此或者采取驼鸟政策,或者站在富人一方,拒不承认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认为贫富悬殊尚处于可容忍的程度,解决问题慢慢来吧。事实上,这是关系到社会稳定不稳定的大问题。陈云当年说:“像我们这样一个有六亿人口大国,经济稳定极为重要。”(《陈云文选》第3卷第52页)现在我国已是十三亿人口的大国了,实际上这是一个关系到经济稳定,社会稳定,政治稳定的大问题。     —经济生活出现紧张。固定资产投资增多,基本建设战线拉长,这是目前全国煤、电、油、运供求关系紧张,生产资料价格过快上涨的重要原因。陈云对上个世纪80年代前期工业总产值增长百分之十几、二十几感到不安,他引用邓小平的话说:“听起来可喜,但有不健康的因素”;他自己也说:“这样高的速度,是不可能搞下去的,因为目前我们的能源、交通、原材料等都很难适应这样高速度的需要。”“说到底,还是要有计划按比例地稳步前进,这样做,才是最决的速度。否则,造成种种紧张和失控,难免出现反复,结果反而镶,‘欲卿怀达’。”(《吃莆难 返?章第351页)―通货膨胀可能反弹。建设规模过大,靠的是大量的货币资金的支撑。货币供应过多,会引起通货膨胀爆发,可以说是经济上的一条定律,历史上屡见不鲜。目前影响消费物价指数的因素,粮价是趋稳,但影响上升的其他因素依然存在,所以央行认为当前通货膨胀的压力并未根本缓解。一旦气候适合,通货膨胀就有可能反弹。有人认为农业形势好,不会也不怕出现通货膨胀。其实这种理由似是而非,须知通货膨胀是一种货币现象。1984年农业大丰收,由于当年货币供应过多,下年爆发了改革开放后第一次通货膨胀。因此,绝不可存侥幸心理,何况对今年的农业,主管部门对增产增收还犯难呢!     总之,陈云提出的“建设规模要和国力相适应”,是经验之谈,被实践反复检验是正确的。在纪念陈云百岁诞辰的日子里,写一些歌颂的文章当然是必要的,更要注重密切联系实际学习陈云的经济思想,并在实践中加以运用,为当前的经济建设服务。上面的分析,由于自己学习尚不够深人,对当前经济情况的了解不很全面,看法不一定正确。如果千虑一得,上述体会能供有关领导部门参考,对促进我国经济健康发展有所裨益,那就不胜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