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南北通船通航通邮诸事当作一件大事去做(一九四九年二月十五日)

          彭叶〔1〕,并告总前委、天津市委、华北局,并发各局、各前委:
        丑文〔2〕电悉。
        为了(一)恢复南北商业联系,发展生产;(二)使南方各大城市资产阶级了解我党政策措施,便利我们在占领南方各大城市时孤立国民党,顺利地接收管理和发展各大城市的生产;(三)使轮船、飞机、邮政、电报从国民党手中转入我们手中等项目的,我们对于不论何种轮船业,民航公司(中航、央航〔3〕),都应当允许其先在平、津、秦皇岛恢复通航。北平电讯局未停,天津电讯局亦应准备恢复通电。平、津与南方邮务、交通亦应恢复。银行、钱庄、邮局及商家的汇兑,亦应恢复。在通船、通航、通邮、通电、通汇之后,我们的检查不可过严。对付特务,主要应从群众工作和内线工作方面去取得成绩,而不要从限制交通、通讯方面去求成绩。京、沪、汉等地的国民党必然会利用我们恢复交通、通讯派遣一些特务来平、津,并互相联络。但平、津方面增加了一些特务,京、沪、汉方面即减少了一些特务,特务总数并不因此增加。而京、沪、汉诸地几个月之后即是属于我们的。因此,你们对于南北通船、通航、通邮、通电、通汇诸事,应当看作一件大事去做,而不应当采取消极态度。此次南京代表团回去对我影响极好。现在上海代表团又来了,将来武汉、长沙亦可能派代表团来。这些代表团都是资产阶级及绅士们的代表,其中有些是国民党人。他们处在国民党灭亡在即、我军即将占领全国的形势下,不得不向我们找出路。这是有利于我们发展的现象,故应好好地应付这些代表团。并由总前委及董薄〔4〕、彭叶共同负责研讨并提出对于南北通船、通航、通邮、通电、通汇诸事的具体办法报告我们批准,以便与上海代表及魏文瀚、金山〔5〕等解决问题。
        中央
        删亥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释:
    〔1〕彭,指彭真,一九○二年生,山西曲沃人,当时任中共北平市委书记。叶,指叶剑英,当时任北平市市长。
    〔2〕丑文,即二月十二日。
    〔3〕中航、央航,即国民党政府的两个民用航空公司:中国航空公司、中央航空公司。
    〔4〕董,指董必武(一八八六——一九七五),湖北黄安(今红安)人,当时任华北人民政府主席。薄,指薄一波,当时任华北人民政府副主席。
    〔5〕魏文瀚(一八九六——?),天津市人,当时任上海市轮船业同业公会理事长,被推为赴北平参加南北通航谈判的代表。金山(一九一一——一九八二),湖南沅陵人,当时是清华电影公司经理,受中共中央委派参加南北通航谈判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