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财政预算问题给林伯渠〔1〕的信(一九四一年六月十三日、十五日)

           林老:
        预决算看了,今付还。
        此类情况,以后请随时通知我,我虽不能为你分忧,但人事调整方面可多少帮你的忙。
        今日所谈,系大政方针与人事政策,承你同意,以后必可办通。
        有两点还请注意:(一)凡必不可免之钱,予以慨允,使受者得所。将来要塌台,让他塌去(实际上不会塌的),此时不与(左齿右斤)(左齿右斤)计较。其原则就是“必不可免”四字。弱小部分,予以扶助,亦包括在此原则内。(二)不管是中央的,军队的,地方的,一概包揽,为之统筹。军队不分国军、地方军(不立此名目),一概统筹。此次预算内无军队部分,以后请添进去。是否有当,还请卓酌。
        并致谢老〔2〕。
        毛泽东
        六月十三日夜
        总之发展路线是完全正确的。
        又陈者:(一)追加预计,不可免的,因预先计划不可能,例如《解放日报》经费,在决定出报前没有人能预计者。故只能由你在预算中加重总预备费,尔后按需要(必不可免者)支用。(二)不必肯定边币只维持一千万,宜作千五百万之打算,较不束缚手足。(三)预计算中应把自力更生部分打进去,例如康生处〔3〕月用57,000元,只支12,000元,自筹45,000元,要把此数也打进去。大概公支只三分之一,自筹占三分之二。预计算中遗落此种部分是不合实际的。因此须与党、政、军各部分的实际状况密切联系,了解其情形,方能算计。尤其是军。(四)商品货币流通量成正比例说,亦不宜坚持,宜估计到许多新条件,还待今后研究。如持之过坚,将来不准,有损信誉。以上各点,就感想所及,书备考虑。
        毛泽东
        六月十五日
        根据手稿刊印。
    注释:
    〔1〕林伯渠,当时任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
    〔2〕谢老,指谢觉哉,当时任中共中央西北局副书记、中共陕甘宁边区政府党团书记、陕甘宁边区政府秘书长。
    〔3〕指当时康生任部长的中共中央社会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