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假皮带的尴尬

 文/齐 夫

20 世纪 90 年代初,温州生产的假冒伪劣产品全国闻名,皮鞋只能穿一个星期,皮带只能用半个月。主管工业的副省长柴松岳在温州买了一条牛皮皮带,刚用不到一个月,打个喷嚏就把皮带震断了,还是当着几个女干部的面,让他尴尬万分,也成为浙江官场一个笑话。连当时的朱镕基总理都知道了,说这就是“报应”, 并且走到哪里讲到哪里,以此为例证,说明打击假冒伪劣的重要性。(2018 年 12 月 15 日 新浪财经)

在此之前,柴副省长其实也听说过温州假冒伪劣产品猖獗的反映,也发过几次指示要严肃查处,但毕竟没有亲身感受,没有切肤之痛,还多少有些疑问,真有说的那么严重吗?这一条假皮带才让他真真切切感知了温州产品造假的猖獗程度,连本省管工业的副省长都买了假货,普通百姓上当受骗的就可想而知了。有了这次皮带的尴尬,柴副省长终于明白什么叫假货猛于虎,这才痛下决心,带领有关部门采取断然措施,坚决打击,毫不手软,对假货彻底进行整治,釜底抽薪,斩草除根,终于刹住了温州的假货之风。

试想,如果没有微服私访, 没有遇到一条假皮带的尴尬, 柴副省长打假的决心还会不会这么大,意志会不会这么坚, 手段会不会这么硬,都不好说。这也充分说明,深入基层, 接触社会,“亲口尝尝梨子滋味”,掌握第一手材料的无比重要性。平心而论,做到了省长这个位置,日理万机,工作繁忙,很少有机会到市场上去购物,很少能听到街谈巷议,每天看到的都是材料汇总,数字集合。就是偶尔下一次基层, 也多半是浩浩荡荡,前呼后拥, 看的可能是事先安排好的“样板”,见的是训练有素的“群众”, 很难看到真实情况,了解到民瘼民意,洞察到问题症结所在。所以,就不免会在许多问题上出现上下认知偏差,官民感受迥异。你要向他汇报说看病难, 他会说“我怎么不觉得”;你要告诉他机关门难进,脸难看, 事难办,他会十分惊讶,我怎么看到的都是一脸笑颜呢?你要反映假货猖獗,泛滥成灾,他会满脸狐疑,我咋没碰上过呢?

这就不免使人想起晋惠帝司马衷,听到大臣报告灾民因没粮食吃大批饿死的消息, 他颇为诧异,居然问道:“百姓无粟米充饥,何不食肉糜?”成了千古笑谈,这里固然有晋惠帝智商偏低脑子不灵的因素, 也与他生于深宫,不接地气, 不近群众,不通常识,不了解社会有关。古今一理,即便是今天高智商、高学历的官员, 若长期脱离群众,高高在上, 沉溺于文山会海, 流连于大小衙门,不知民间疾苦,不识稼穑艰难, 同样会闹出晋惠帝那样的笑话, 遇到一条假皮带的尴尬。

要避免这种尴尬,还有一个办法。二战初,美军降落伞合格率为 99.9%,每一千个就有一个出事,军方要求必须达到 100%。厂方说达不到,军方就改变质检制度,从每批降落伞中随机挑出一个,首先让厂商负责人从飞机上跳下。于是奇迹出现了,不合格率很快降为零。这是管理学的一个著名案例,简单管用,有关部门不妨一试。果如是,那些次品都无法蒙混过关,更不用说假货泛滥成灾了。

当年,拿破仑兵败滑铁卢后,总结失败的教训时,没有归结于援兵的迟到,也没有抱怨运气不佳,而是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的根本错误, 可能是因为很久没有跟士兵们一起喝汤了!的确,一个统帅, 如果不了解真实下情,做不到知己知彼,如果没有和将士的心心相印,离开将士们的全力支持,没有高昂士气,任你指挥艺术再高超,战术理念再合理,武器装备再先进,也要打败仗。

因而,一些久居机关高位, 长期疏远民众的官员,不妨于百忙之中,轻车简从或只身单人,去市场买一条皮带, 跟农民工一起吃一顿饭,挤一次地铁公交,去医院看一次病,去机关办一回事,一定会大有发现,大有收获,大有觉悟,大受裨益——当然, 跳伞就算了,那毕竟需要长期的专业训练。